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第五千一百零五章 意外收獲
    “當年……是我幫了你!痹拍樕系膬春萃嗜,死亡的氣息籠罩下,他眼露哀求的神色。

    楊開轉頭看看四周,頷首道“我不否認你幫了我,但是你的墨巢是怎么來的?你孵化墨巢那些資源是怎么來的?你真當我不知道嗎?你這里的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如今由我終結最為合適!”

    話落之時,蒼龍槍身微微一震,扎古整個爆裂開來,尸骨無存。

    雖說之前與扎古相處的不錯,楊開也正是借助他的力量賺取不少墨幣,打響了自己煉器的名聲,但那時候自己還披著墨徒的偽裝,扎古也只是在利用他而已,人墨殊途,楊開自不會跟他講什么道義。

    一位領主級的墨族在戰場上發揮的力量不小,楊開今日放過他,他日或許便有人族同胞死在他手上。

    扎古的領地才剛剛興起,此地也只有他一個領主而已,剩下的都是一些上不的臺面的雜魚,就連上位墨族都很少。

    扎古一死,那些墨族根本難擋楊開的攻伐,雖奮力反抗,卻也不過在短短半盞茶功夫全軍覆沒。

    待楊開離去時,領地上已無生機。

    楊開本打算將黑淵麾下的所有領主級墨巢全部摧毀,可在扎古這邊所見所聞卻讓他省了不少力氣。

    原來域主級墨巢被毀之后,其麾下所有子巢都會受到影響。

    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在他毀掉黑淵墨巢之后,墨族的反應比之前遲滯很多了。黑淵墨巢被毀,不但讓籠罩黑淵領地的情報網癱瘓,就連所有的子巢都枯萎,想必那些擁有自己封地的領主們此刻都焦頭爛額,縱有黑淵命令,恐怕也沒有心情去追蹤楊開的下落。

    不過保險起見,楊開還是去了另外一處領主的封地查探情況。

    看到的結果與扎古封地上的情景差不多,那里的領主級墨巢已經開始枯萎破敗,墨之力流逝,用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死去。

    楊開終于放下心。

    他也沒想到,自己毀掉黑淵墨巢,竟在無意間有了這么大的收獲,如此看來,墨巢之間的神秘聯系,既有好處,也有弊端。

    以此推斷,若是將王城的那一座墨巢給毀了,恐怕所有域主級墨巢都會枯萎,繼而引發整個暮光王主領地上的墨巢破敗。

    楊開不禁涌起一股沖動,殺回王城,毀掉那一座王主墨巢。

    然而這個念頭只是在腦海中轉了一下便被放棄,無他,以他如今的實力,趁著墨族后方兵力空虛之際,或許可以在域主們的領地上胡作非為,但若是沖進王城的話,那絕對是自投羅網,兇多吉少。

    王城之中,可有不止一位域主坐鎮。

    想到墨族王城,楊開不免想起陰陽關老祖,借助那古錢開辟出來的虛空甬道,陰陽關老祖親臨,救他于危難之間,與暮光王主交上了手,這么多天下來,也不知那兩位打的怎么樣了。

    老祖雖然實力強大,可那畢竟是在王城附近,孤身一人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不過這不是他需要擔憂的,王主和老祖的戰斗,以他如今的實力根本無法插手,或許八品開天可以在那樣的情況下助老祖一臂之力,七品還是太弱小了。

    前線那邊陰陽關大軍與墨族應該也交手了,情況如何楊開不清楚,不過按照兩族的實力對比來看,陰陽關大軍應該堅持不了多久就要退回關內,畢竟兩族人數上差距太大,而且墨族不懼損傷,相反,人族將士的性命卻是極為寶貴的,在虛空開辟戰場對人族來說太吃虧,依托陰陽關的話,可以極大地減少損失。

    陰陽關大軍這一次之所以沖殺出來,主要原因還是接應他的回歸,然而楊開之前根本沒辦法拖著傷殘之身繞過墨族大軍與陰陽關大軍匯合,陰陽關大軍的出擊注定要無功而返。

    所以楊開覺得如果自己所料不錯,此刻陰陽關大軍應該已經退回關內,而陰陽關也已經被墨族大軍包圍了,兩族之間已經進入了彼此極為熟悉的攻守之戰。

    無數年來,這樣的戰斗在人族每一處關隘一次次上演,無論是人族還是墨族,對這樣的戰斗已經極為熟悉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情況,那局勢對楊開就有利了。

    墨族大軍圍聚陰陽關外,前路便無封鎖,他完全可以悄悄潛行回戰場之外,待到兩族大戰,場面混亂之時找機會遁回關內。

    就如他當年與馮英帶領數百被救回來的墨徒殺回碧落關一樣。

    然而楊開并不打算這么做。

    毀掉黑淵墨巢,重創黑淵一脈,嘗到了甜頭,如今機會難得,楊開豈會錯過?如眼下這樣的機會,楊開估計自己也碰不到第二次。

    是以數日之后,楊開便已殺出了黑淵領,進入了另外一個域主的領地之中。

    他也不知這是屬于哪一位域主的領地,更不知這位域主的直屬領地在何處,不過沒什么關系,他直接找到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處領主領地,只身一人沖殺進去,大殺四方。

    不過小半日功夫,這領地上的墨族便被殺的丟盔棄甲,死傷慘重,許多墨族見勢不妙四散逃走,楊開也沒有追殺之意。

    對他來說,毀掉墨族的根基才是重中之重,殺傷墨族不過是順手為之,更何況,這領地上能出戰的墨族大多數都已經被征召,隨自家領主遠征去了,留守下來的算不得精銳。

    他徑直沖進了此地的墨巢之中。

    這是一座領主級的墨巢,通過與扎古那座墨巢對比,楊開發現基本上所有的墨巢,內部構造都差不多。

    墨巢內還有一些墨族在活動,對外界的變故似乎一無所知,見楊開一個人族沖進來,都顯得有些茫然。

    不過很快這些墨族便死在楊開手下。

    少頃,楊開站在一處空蕩蕩的腔室中,敞開了自身小乾坤的門戶,天地偉力立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牽引,被墨巢吞噬。

    以自身天地偉力為橋梁,楊開瞬間溝通了墨巢的意志。

    當初在扎古的墨巢中,楊開做過這種事,所以并不陌生。

    下一刻,楊開便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奇特的空間中,四周有許多游走的意志存在。

    這便是墨族以墨巢為根基形成的情報網的奧秘了。

    那許多意志顯然都是以領主墨巢的意志為載體進入這里的,他們可以在這里交流一切情報,以此迅速得知其他領主領地上的情況。

    楊開一個陌生的意志闖進來,并沒有引起太多墨族的注意,這里時不時地便會有一些陌生的意志進入,所以大家對此見怪不怪。

    楊開靜靜聆聽了片刻,發現沒得到什么有用的情報,他倒是很想從這些意志的交流中打探一下前方戰線的戰況,然而兩族戰線的情況,這些躲在后方的墨族顯然也無法得知。

    就在他準備開始自己的計劃的時候,忽然不遠處一個意志傳來一個訊念,那訊念沒有任何隱蔽的手段,明顯不介意其他意志察覺到。

    楊開很容易便從這訊念中感知到其中蘊含的意思。

    “王主大人與那人族還在交手,也不知能不能殺了她!

    旁邊立刻有別的意志回道“那人族女子可是陰陽關老祖,王主大人雖然厲害,但想要殺她恐怕不太容易,不過據說好幾位域主已經前去幫忙了,有幾位域主大人相助,那女子應該不是對手!

    “不,從戰況上來看,王主大人那邊似乎處于劣勢,縱然有幾位域主大人相助,也只與那人族女子打成平手而已!

    這個訊念傳出,周圍的墨族意志顯然都極為驚訝,其中一道意志問道“王主大人怎么會處于劣勢?這兩位已經交手過無數次了,每次都是勢均力敵,誰也沒辦法將對方怎么樣,這一次為何會這樣?”

    之前那意志回道“不清楚,只是之前那兩位的戰場忽然轉移到距離我們領地不遠處,我們領主大人看到的,不過也幸虧她們很快離去,否則我們的領土怕是保不住了,那兩位出手的余波可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

    “莫不是王主大人傷勢未愈?”

    “有這個可能!

    “不過如今王主大人得幾位域主相助,那人族老祖想來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

    幾個墨族的意志迅速交談著,很快便轉移了話題。

    雖然得到的情報不多,但最起碼眼下來看,老祖那邊沒什么大問題,倒是墨族王主處于劣勢讓楊開有些意外,那看起來不靠譜的陰陽關老祖竟這般強大?以一人之力獨斗墨族王主和幾位域主聯手。

    就是不知道最終能打成什么樣子。

    不過這也不是楊開能夠插手的,他如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沉浸心神,默默感知著。

    按扎古所說,這奇特的空間其實是一處域主墨巢意志所化的平臺,所有子巢的意志都可以輕松聯系,繼而讓各位領主在這里交流。

    若是如此的話,楊開覺得自己應該能利用這一點,窺探到域主墨巢所在的位置。

    wuliandianfeng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