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太古神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最后的對決
    天碑階梯之上的一幕給人強烈的沖擊感,八人站在十八階梯之上,一人立于十七階梯,這樣的盛景,過去十年未曾見過。

    “傳聞,中間九重階梯,考驗武道意志,武道意志不堅,沒有無所不破的決心,根本踏不上去,這批人的武道意志,不僅強大穩固,而且,皆都無比堅韌!敝T人心中暗道,但此刻,他們卻都停了下來,沒有人繼續往前了。

    十八,雙九之數,是一道坎,想要再往上一步,太難。

    否則,過去十年,三次天碑現,諸天才也不會皆都止步于此,這里,平過去十年記錄。

    時間緩緩的過去,九人,保持著同樣的動作,仿佛忘記了時間,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他們依舊在那,他們身上的武道意志,越來越強,十八層階梯,并非上去了就穩定,想要牢牢的站在那,武道意志要么堅守、要么突破,否則,依舊會被轟下來,更不用想沖擊十九階梯了。

    十八層階梯之上,他們在戰勝自我,他們的武道意志在變得更加堅韌,只要他們不敗,就會變強。

    “司徒破,三種武道意志都大圓滿了,他才元府八重境界,還未踏入九重,武道意志全部大圓滿,只要他的境界跨入元府九重,天命榜前三十六席位,必有他的位置!敝T人心中感嘆。

    司徒破本就是必成天驕的人物,如今又遇到了這天碑契機,焉能不牢牢抓住這次機會。

    此次天碑現,對強大的妖孽天才而言,是絕好的機會,對于庸碌之輩而言,則是噩夢,如同歐陽婷,天碑路,讓她看到自己是哪個層次的人。

    “歐陽震和臧冷峰要沖擊了!本驮谶@時候,人群只見歐陽震和臧冷峰都開始朝著最后九層階梯沖擊,他們邁出了自己的步伐。

    兩人,在天命榜上的排名,分別為第十以及十二位,相差兩位,因此,從剛開始,他們便有爭鋒之意。

    這最后的天碑九階,有著什么在等待著他們?

    歐陽震和臧冷峰,能否突破自我,突破過去十年的記錄?

    所有人,都在看著。

    “噗……”

    鮮血在虛空中飛灑,幾乎在同一剎那,歐陽震和臧冷峰被震飛了出去,直接從十八階梯之上,朝著回路飛回,有身影御空,分別將兩人身體接住,那是歐陽世家以及八方風雷宗的強者出手了,心中暗自嘆息一聲,終究,是沒能破了這記錄。

    不過,平記錄,也算是印證了他們的天資,畢竟過去十年,能到達十八層的人,也都是極為優秀的人物。

    玄嫣以及岳不凡看到這樣一幕,知道接下來他們將面臨最強的考驗。

    “睡夢古念,你攔不住我!

    就在此刻,一聲輕嘆聲傳出,隨即諸人看到十七層的秦問天動了,他的腳步落下,走上了十八層階梯,突兀間,武道意志動蕩。

    古念如力、古念如夢、古念如妖,瘋狂攻擊,但秦問天武道意志不滅,任由狂風暴雨襲來,任由那古念強過于他的意志,然他,不甘、不屈、不滅。

    他的腳步,穩如山岳,矗立于十八階梯之上,成為第九個,站在十八階梯之上的人。

    今日,九人,入十八階梯,然而此刻,實力最強的兩人,歐陽震以及臧冷峰,沖擊十九階梯失敗,只剩下七人還在天碑階梯之上,而且,全部在十八階梯。

    玄嫣終于下定決心,繼續往上沖擊,帶著無比強烈的執念,踏上了第十九階梯,然而剎那間,她便發出一道驚恐的慘叫聲,如同短線的風箏般,被拋飛了出去,很慘。

    玄嫣,沖擊十九階梯,宣告失敗,如今,還剩六人。

    再之后,岳不凡,也發起沖擊,同樣,失敗,還剩五人。

    天命榜上排名前三十六席位的四大天驕人物,全部,沖擊十九階梯失敗了,這樣的一幕,堪稱慘烈。

    司徒破、秦問天、歐陽狂生、楚莽、凡樂,這五人,還有希望嗎?

    “一步之遙,便是鴻溝,我踏出這一步,便可傲視群雄,我司徒破,不會輸、不能輸!彼就狡铺ь^看向天碑,那里,仿佛有他的身影。

    他司徒破,怎能敗給秦問天。

    他可以離開無雙界,但絕不能,是被逐出無雙界,他丟不起這臉面。

    蒼州城四天驕,沒有絕生劍派之人,他們都沖擊失敗了,他司徒破,不能敗,為自己,也為絕生劍派。

    他的心,從未有此刻這般堅韌,他的腳步,踏了出去,這一剎那,司徒破渾身冷汗涔涔,剎那,仿佛經歷了生死,他怒吼一聲,無盡力量爆發而出,最強的執念守住自身不滅,他是司徒破,他要贏。

    “咚……”又一步,穩穩扎根,司徒破,站在了第十九層上,一股恐怖的波浪席卷古路階梯,那背影深深的震撼著眾人的心靈。

    那是司徒破,絕生劍派司徒破,他站在了十九階梯之上,做到了歐陽震以及臧冷峰等人沒有做到的事情,他破了過去十年的記錄。

    他將成為,今日,最耀眼之人。

    這天碑古路,仿佛為他而開。

    “贏了!痹辣澳樕蠋е荒ㄐσ,這是他的男人司徒破,即便她自己受傷,此刻體內還在震蕩,但她不在乎,司徒破,成為了最耀眼之人,她看向了蒼王宮的人,看向了絕生劍派的人,他們,都會為司徒破而驕傲吧。

    她又看向了秦問天的身影,他的死期,即將到來。

    “看來,天命榜上,要出現一位強勢人物了!睔W陽震抬頭看著司徒破,低聲說道,玄嫣也輕輕的點了點頭,司徒破做到了她沒有做到的事情。

    “我若勝,不要再干涉我和玄心!本驮谶@時候,凡樂的話音陡然間傳來,使得玄嫣的瞳孔微微收縮了下,隨即她看到,凡樂的腳步,朝著第十九階梯邁步,他那顯得有些肥胖的身體微微顫抖著。

    “玄嫣,我必勝你!币宦暸,凡樂的雙腳同時落下了,轟隆的巨響聲傳出,他站在了十九階梯之上,這一刻的他仿佛不畏生死,那肥胖的身軀,在眾人的眼眸中,變得高大了起來。

    沒有人會想到,凡樂胖子,他走上了第十九層。

    “凡樂!”玄心看著那背影,美眸中噙著淡淡的熱水,噗嗤的聲響傳出,凡樂身上,鮮血飛濺,但他依舊站在那,不肯動搖。

    “玄嫣,我是否勝了?”

    凡樂的聲音飄來,玄嫣看著那不斷流血的身軀,她的心靈,深受震撼,張開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嘩啦……”鮮血繼續飛濺而出,凡樂的手臂仿佛都要斷裂。

    “師姐!毙目粗,淚水不斷流淌著,玄嫣輕輕的點頭,對著上空道:“我敗了!

    “嘭……”她的話音剛落,凡樂的身體也飛了下來,橫躺在虛空之中,玄心身體沖了出去,將凡樂借助,降落在地上之時,只見凡樂對著她笑著道:“玄心,你沒有看錯本天才吧!

    “恩,沒有,我沒有看錯!眱尚星鍦I灑落,滴在凡樂的臉上,凡樂眼眸一閉,帶著笑容,暈死過去。

    凡樂,成為了第二個破開記錄之人,雖然他只是停頓了很短暫的片刻,但畢竟,他站在了第十九層階梯之上,他破了過去十年記錄。

    楚莽,他也發起了沖擊,發出了一聲怒吼、咆哮,然而,他失敗了。

    雖敗,卻無悔,他做到了自己的極限。

    歐陽狂生,他同樣沖擊了,在他踏上十九層階梯的剎那,罵了一聲:“靠,老子不玩了!

    話音落下后,他也被震了下來,不過他卻是先有了防御,沒有受重傷,口中還罵罵咧咧道:“這天碑是人玩的嗎!

    太狠了,他感覺剛才都快死了,而且是真死,凡樂身上那凄慘的模樣,絕非是幻象。

    天碑階梯之上,只剩下最后兩人,十九層的司徒破、十八層的秦問天。

    這天碑本就為他們開啟,不知是否是巧合,最后,又只剩下了他們二人。

    只是,秦問天,真的能和司徒破展開對決嗎?

    那一步之遙,便是鴻溝,多少人,倒在了那一步。

    歐陽震、臧冷峰、玄嫣、岳不凡,他們都沒有沖擊上去,只有司徒破他做到了,凡樂,算是做到了半步,他為愛而戰,為不至于令玄心蒙羞而戰,他告訴了玄嫣、告訴了玄女殿、告訴了蒼州城的人,他凡樂,不比任何天才要差。

    司徒破站穩之后,回過頭,望了秦問天一眼,俯瞰著他,平靜說道:“一步之遙,便是一鴻溝,而我和你之間的鴻溝,絕對不止一步!

    話音落下,司徒破再度往上走出,踏上了第二十層階梯。

    “呼……”人群深吸口氣,內心震蕩,司徒破,還在那前行。

    而秦問天,卻在閉目,似乎還在十八層掙扎。

    這場對決,真的還有必要嗎?

    三天過去,秦問天依舊;十天過去,秦問天依舊;一個月過去,秦問天依舊!

    司徒破,踏上了二十一層,甩開了秦問天三層,三道不可逾越之鴻溝!

    然而他們卻發現,那閉目站在那的秦問天,身上的妖氣,似乎在漸漸變強,意志皆圓滿,方能抗衡天碑古念,那時,他將會以最強的狀態,往前沖擊!

    (未完待續。)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