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辣文小說 > 淫妻被動進行時(同人續寫) > 【淫妻被動進行時(同人續寫)】(11)A
    2019年12月26日11、甜蜜周末(A)周五下午,我在錄音室忙完手邊的一個工作后抽出時間開始回聽這兩日的錄音,上次電影院的事情已經過去兩天,在這兩天里,我仔細梳理了一下目前的狀況,有了一些新的發現。

    首當其沖的是對于張婷的疑問。記得在第二次協議和妻子在辦公室做愛的時候,龍玉忠說曾聽說妻子比較保守,做愛姿勢和方式都比較單調,所以才定出了妻子和我在辦公室做愛要至少兩種花樣的協議。那時我就懷疑龍玉忠從哪里聽說的,現在看來張婷至少在那個時候就接觸了她們。張婷做愛喜歡各種花樣道具,我也多次向她提到妻子保守不像她那么大膽主動,這樣一來也就說得通為什么龍玉忠會不經意間透露出這樣的消息。

    但辦公室算起來已經是第二次,真正讓妻子淪陷的是在年前一星期的那次韓國行,在那里妻子被迷倒后,被兩個黑衣人拍下了裸露視頻,后來這個視頻就成了龍玉忠手里威脅妻子的籌碼。

    而在韓國行之前圣誕節的時候,躲在公廁里我的意外聽到龍玉忠和夏意的對話,除了對我妻子污言穢語外就是龍玉忠透露了調教我妻子的計劃,還提醒夏意不要透露口風,壞了好事。這么算起來張婷很有可能在那時就已經進入計劃,指導龍玉忠。

    甚至張婷就是整個策劃者,之所以不敢肯定張婷就是調教妻子的策劃者,是因為我實在想不通一個20出頭還沒畢業的丫頭是怎么指示龍玉忠這個城府頗深的人去心甘情愿執行這一系列計劃的。在張婷相處中我倆因為年齡和性格的原因,總給我一種爸爸和女兒的感覺,她的靈動天真實在不是裝能裝出來的。

    至于疑似執行張婷調教計劃,且具體發布實施計劃的龍玉忠,隨著幾次計劃的進行,我對他的疑問也是越來越多。

    之前我一直認為龍玉忠是個能忍又精于算計的人,之所以表現的比較平靜跟性格和行事作風有關,可這幾次協議下來,龍玉忠似乎也太能忍了,甚至連一絲那種對女人身體的留戀都沒表現出來,結合張婷的出現,也從側面肯定了這個計劃不是始于龍玉忠。

    更重要的是我感覺每次協議內容雖然都是龍玉忠訂的,極盡各種手段羞辱調教妻子,但龍玉忠的興趣似乎不在妻子身上,而在于調教行為本身和達成的效果如何。夏意則與他形成強烈對比,也佐證了我的判斷。

    每次協議夏意只在乎能占到妻子什么便宜,連一條絲襪一條內褲都不放過,還總耍各種小聰明靠近妻子,若不是龍玉忠,恐怕夏意早就把妻子強上了。

    最新找回所以龍玉忠到底為了什么,之前說一為得到妻子,二為錢,可就在電影院這次計劃的開始,龍玉忠在辦公室拒絕了妻子后面用錢抵消協議的想法,坦言不缺錢,只是家庭緣故不得不低調,這與之前對夏意說的調教妻子的目的不是自相矛盾了嗎,看來這恐怕只是他拉夏意入伙的說辭,真正的原因恐怕還是和張婷有關。

    至于龍玉忠拉夏意入伙也是有道理的,首先夏意是他的發小他比較信得過,之前他倆肯定多次一起調教過女人。其次是我發現龍玉忠調教妻子的時候,總喜歡把妻子用手銬鎖起來,我感覺這種拷不像是情趣SM時的捆綁,更像是有點怕我妻子,因此拷上了她才覺得有安全感,才敢調教妻子。

    他這種官二代,通常是有點欺軟怕硬的,我妻子也長年習慣了領導作風,和以往的那些百依百順地小女人不同,突然要調教這樣一個強勢的女人,龍玉忠心里是沒底的,拷上了多少能讓他有點安全感。否則就算妻子光著身子站在他面前,他也未必敢伸手摸一下。

    不過他叫上夏意就不同了,夏意可不管什么領導不領導的,是領導反而覺得玩起來更帶勁,在公司怕我老婆可到了床上確實一點不怯,正好成了龍玉忠調教妻子的打手。

    至于夏意暫時我還看不出有什么問題,現在看來只有他最正常,一如既往地對妻子的身體著迷,其實有時候覺得這種人也挺簡單的,把妻子的一條絲襪都當成寶貝,不知道的還以為得了什么值錢東西。唯一不好地就是毛手毛腳,口無遮攔,很容易壞事,永遠是計劃中一個不確定因素。

    最后就是我的妻子榮婉愔。在最初的幾次協議里妻子還能應付,可最近的兩次,從慶功會到電影院,妻子都有些招架不住,本來和我在一起很難享受到的高潮在他們手里都變成了家常便飯。

    讓我擔憂的是妻子到底是在偽裝,打算之后再奪回主動還是已經潛移默化地被改變了,前四次每次結束的時候,妻子還維持著領導的姿態。而慶功會廁所那次結束的時候,妻子像一個被強上的良家,崩潰大罵。而電影院這次結束又更進一步,妻子成了一個偷情后滿足又嬌羞的人妻,雖然有演給張婷看的成分,但由排斥變成了接受卻是不爭的事實。

    確實什么事情都是第一次比較難接受,之后再發生就會越來越容易。這就是所謂的“大膽觸底,多次試探”,在這個反復過程中漸漸使妻子褪去領導外殼,展現出女人真正的姿態,未知的是當“領導”外殼不在的時候,妻子的女人姿態是哪種,是專情亦或是淫蕩,但不管哪種形象,這個果實最終的享用人是我。

    我從始至終都愛著妻子,不僅沒有隨著時間變淡,反而越來越珍惜和妻子的相處時光,如果這樣一個愛著的女人,再把張婷那套也學了去,什么乳交、足交或者只穿個絲襪后庭再插個肛塞……實在不敢想下去了,一個愛著的人又剛好淫蕩,這是人世間最幸福最圓滿地事了吧,夫復何求!

    不過冷靜下來,目前出現的幾人中最讓我擔心的還是張婷。她的目的不明,鳩占鵲巢的事發生在張婷身上實在不太可能,我總覺得張婷另有所圖,不過一時也不知從何入手,不過按照之前與她的聊天,下周她就會回來領畢業證,到時候肯定要和我見面,到那個時候我倒是可以試探一下她。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