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辣文小說 > 【如水淫殤】 > 【如水淫殤】(24)
    作者:玫瑰圣騎士。

    2017/08/25——。

    第24章王子的背影。

    親愛的王子殿下啊,是對你的愛戀才讓受盡淫刑的奧黛麗有活下去的勇氣;親愛的王子殿下啊,你是否還記得為了帝國出征而被俘的玫瑰騎士;親愛的王子殿下啊,是否知道你的情人在敵人地獄般的軍營里光著屁股千人騎萬人跨的軍妓。

    請你不要忘記我們的海誓山盟來接你的未婚妻,她就在那,她就在那!那個渾身油光,戴著母狗頭套的大黑屄軍妓。

    我高喊的聲音顯然被嘈雜的馬蹄聲和金屬盔甲的摩擦聲湮滅,但是心有靈犀的安德烈還是抬頭望了望我的方向然后凝視著,并拍了拍正向他匯報戰況的副官,讓他也向我這個方向看來。我心中一陣歡喜,如果不是有鐵鏈鎖著我的腳踝,我恐怕已經跑過去了,就這樣這根鐵鏈也讓我拉的筆直。

    “那好像有個女人!备叽髱洑獾陌驳铝彝踝佑悬c疲憊的說道,一夜不眠的準備和作戰讓他有些疲勞。

    “安德烈大人,那個赤裸的女人應該是個魔族的軍妓。殿下,請看地圖,不過我們準備在魔族軍團完成集結前退出這里和這里!备惫夙樦驳铝抑钢姆较蚩戳艘谎,然后從新匯報工作說道。

    “她好像喊著什么?”安德烈繼續看著裸女的方向說道。

    “大人,那可能是個陷阱。那座軍營我們還沒有徹底攻陷。一個偵查的騎士可比敵人的軍妓重要多了!备惫偻送踝右谎壅f道,雖然他名義上安德烈王子的副官,但確是發起這次夜襲的實際總指揮。同事保護王子的安危對他來說也至關重要。

    “而且這些軍妓都和魔族簽訂了靈魂契約是魔族的忠仆,都是極端墮落的女人!备惫贁蒯斀罔F的說道。

    我等待著安德烈王子騎著白色的駿馬,用長槍挑開碎裂的木墻斬,斷禁錮我的鎖鏈,然后側腰抱著我將我放在馬上再瀟灑的撥馬返回軍營……。

    可是什么也沒有發生,安德烈僅僅是和他的副官看了我一眼后就繼續看著他那個該死的地圖,無論我喊破了嗓子也不再理會我,甚至都沒有派一個騎士來探查一下,我們的距離只有100米啊~不行,我得自救,這是我最后的機會!我破釜沉舟般的聚集起了僅有的22個單位的魔法能量,一個巨大的風刃術正在形成。

    “咔嚓”強大的魔法能量將碎裂的木墻都崩開,鎖著我腳踝的鐵鏈應聲而斷。

    我發瘋似的沖出木墻向著安德烈跑去。什么A類性奴中最最悲慘的行軍軍妓,什么戴著乳環陰環不許穿任何衣服,什么見到主人要媚笑肉穴要流出淫水,這些都將會像噩夢一樣離我而去,只要我能跑到安德烈身邊就好。

    我拖著腳上的斷開鐵鏈奔跑著,豐滿的乳房上下抖動,不過7天不間斷的被獸人輪奸讓我沒有辦法挎著大步奔跑。每次跨開步伐的時候,肉穴和小腹都痛得讓人窒息?墒俏疫是必須要跑,還有80米,安德烈我愛你,還有60米,父親我回來了。

    突然我的美腿不聽使喚的軟了下來,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疲憊,尿液順著我的大腿流下,我下身幾乎痛得麻木沒有了感覺,我低下俏臉,想用什么東西擦一下那羞辱的液體,可是我身無寸縷。我羞惱的皺著眉頭,然后咬著銀牙繼續挪步向前。

    “哦,不哇!”我感覺僅僅低頭了幾秒鐘,再次抬頭就在也看不到安德烈那陽光般的面孔了。在我面前的是十幾個陸戰騎士高舉著塔盾,幾個弓手舉著十字弓瞄著我……。

    “列陣,準備射擊!”一個陸戰騎士高喊道,剛才人類帝國方面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我施展了風刃術擊碎了木墻,而人類早已經失去魔法,那么這個赤身裸體戴著母狗黑皮頭套的女人是誰呢?

    “我是奧黛麗,奧黛麗·斯普魯!救救我啊~”我高喊道。為了證明我是奧黛麗,我甚至扭過嬌軀讓赤裸淫蕩的屁股對著那些陸戰騎士,好讓他們能看清我屁股上的烙印,姓名:奧黛麗;性格:生性淫蕩;懲罰:永世為娼;編號:A102,不過或許是因為身上涂滿油膏的作用,我的名字顯得很淡,只有A102很明顯的讓所有人都看到了。

    “不要亂,聽我命令準備射擊!她會魔法,她不是人類,她是刺客。她肯定不是奧黛麗小姐,美麗的奧黛麗小姐早已經戰死了!睅讉弓手聽到我的喊叫后有些遲疑,但是陸戰騎士長官堅定的說道。

    安德烈早已經跑得不知去向,不是他膽子小,而是面對魔族魔法師100米的距離太近了,即使身邊有人類強者保護,還是要以安全為重,作為帝國的繼承人必須要懂得保護自己。

    “哦,天啊。怎么辦啊~”我赤裸著身體跪在地上,前面是冰冷的箭矢的鐵尖,后面是行軍軍妓那淫蕩的地獄。

    “射擊!”陸戰騎士命令道。我沒想到居然死在了人類的手里,此時我已經沒有任何魔法單位用來防御了。

    我的身后傳來獸人的嘶吼聲,我回過頭去,弩箭大多數都射向了我身后的獸人士兵,只有幾只瞄準我的弩箭釘在在我身邊的沙地里。見到幾百名獸人拿著斧頭在獸人百夫長的帶領下沖了出來,“把我們的軍妓妹妹抓回去呀~”獸人百夫長高喊著。

    人類的夜襲軍隊撤退后,被人類襲擊而毀壞的營寨幾天的時間內就被修復。

    在血斧獸人營地中,死亡的獸人尸體需要集中焚燒,受傷的獸人需要魔法的治療,而其他的完好獸人也需要溫柔的軍妓肉體補償。

    一座帳篷中,一個戴著黑皮頭套,赤裸著嬌軀的女人躺在羊皮毯子上,兩個粗壯的獸人一前一后的分別用粗大的肉棒塞滿了女人的肉穴和肛門,在不停的抽插撞擊下,女人浪叫連連,興奮的淫水沾滿了大腿。她豐滿的雙乳被撞擊他肉穴的獸人狠狠揉搓著。

    女人完美的身材油膩的肌膚散發著性感的魅力,她美麗的長腿熱情的盤在獸人那粗大的腰部,只是那白皙的兩只赤足的腳踝處都鎖著黑色的鐵鏈,在每次瘋狂的抽插中都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

    人類的夜襲事件也已經過去了一周,獸人百夫長的獸人士兵也從708只減少為564只,除此以外一切都恢復了正常。我使用魔法斬斷鐵鏈逃跑的事并沒有被人發現,獸人士兵認為那是藍色神使與烏骨邪大人大戰的魔法余波造成的,目擊的人類也都退回了衛斯馬屈要塞,唯一麻煩的是那條鎖著我的鐵鏈斷掉了,然后頭腦簡單的獸人就給我的雙足腳踝都戴上了鐵鏈。

    巨大的失落讓我不知所措的淫蕩起來,我悉心的伺候每一個來和我肏屄的獸人,每天累得要死。極度的疲憊讓我覺得幾天前的那次逃亡不真實起來,好像那只是我在當行軍軍妓被強制交歡昏厥時做的春夢而已。

    不過上次被人類夜襲也讓整個魔族軍營開始重視訓練起來,圍城忌懈怠這是兵法里的話語,不過衛斯馬屈要塞那高達300英尺的城墻根本就無法攻克,也不能派遣炮灰獸人去求死。因此訓練更多的變成了長途的拉練。

    夜晚當我的嘴巴、肛門和肉穴里同時抽插著獸人的肉棒時,突然一聲集結號響,這些獸人戰士就拔出我肉穴里的肉棒停止性交,并且要在一刻鐘內備好行囊準備拉練。而我這個行軍軍妓自然也在拉練的訓練范圍內。我不明白一個赤身裸體的行軍軍妓為什么也要有考核指標,不過沒有人會聽取一個戴著黑頭套,成天被獸人肏得要死要活的妓女的抗議。

    我的行囊很簡單,地上的散發著淫水和精液酸澀味道的羊皮毯子,兩個陶罐一個是喝水的一個是接尿的,還有一根當作干糧的咸蘿卜就是我的全部家當。說道那兩個陶罐也是很讓人無奈,喝水的和接尿的陶罐居然做成了一模一樣,這經常會出現昨天還接尿的陶罐今天就被倒入了清水,雖然已經倒干了尿液但是喝起來還是有些惡心。不過嘴巴里也舔著尿騷味獸人肉棒的我很快就不太在意這個事了,交歡得大汗淋漓的時候,甚至還拿起過尿罐痛飲,當然最后是吐了。

    我也需要將一張毯子兩個陶罐和一根蘿卜打包,然后背好,最后等待看守將我腳上的兩根鏈子打開,再給我換一套連接脖子、手腕和腳踝的細鏈枷鎖后,我才能跑出去和“肏女騎士聯隊”的獸人們以及其他行軍軍妓立正站好等待著拉練開始的命令。

    獸人百夫長會告訴我們這次的目的地是哪里,往往是某個小山頂或者是某個小村莊,一般的距離都在15英里左右。然后我們這些行軍軍妓就戴著手銬腳鐐發出嘩啦啦的聲鎖鏈碰撞聲,在鞭子的驅趕下和那些強壯的獸人戰士一樣赤裸著身體逛蕩這奶子快速小跑著奔向目的地。我們行軍軍妓的考核標準和普通的獸人戰士一樣,即如果我們掉隊了將算作一只獸人士兵掉隊。而我們的標準的掉隊數是:零掉隊。

    我很痛恨我戴著的手銬腳鐐和脖鎖,戴上這些東西根本就不能大步奔跑,只能小跑。而戴著這些的規定更可笑:在拉練的時候要給A類性奴的行軍軍妓戴上規格為5磅重的連體鐐銬,其目的是防止其逃竄。我看到這個規矩就心中暗罵,究竟是讓我跑還是不讓我跑啊。于是我們6個行軍軍妓要忍受著剛剛被輪奸后肉穴的痛楚和腰肢的酸麻,以及手銬腳鐐脖鎖在奔跑中的摩擦與沉重,當然還有監督者的鞭子。跑到后來累得要死,我寧可去和地行龍交歡也不愿忍受這種苦楚了。

    衛斯馬屈要塞附近是很著名的風景區,我從12歲會騎馬的時候開始就經常和兄弟姐妹以及情侶安德烈在這里騎馬游蕩賞景。甚至可以說每一條鄉村小路我都開心的走過,綠色的泰馬爾山、藍色的多瑙湖、靜謐的紅樹林是我和安德烈流連忘返的地方。

    不過當我以魔族行軍軍妓的身份,光著身子背著行囊被迫拉練的時候,也經過了這些美景,但是這些曾經的美景在我眼里都變成了:“該死的綠毛的泰馬爾山,一會還要爬上去,我都要累死了!保骸白屓擞憛挼乃浪,要不是有這個湖,我們拉練就不用繞遠了,我的屁股都要被獸人的鞭子打裂開了!保骸肮菲t樹林,老娘戴著腳鐐還要被你們這些樹根絆倒,真想把這些樹根都砍了!”很顯然,當每天極度疲勞和極度羞辱的時候,再美麗的景色對我來說都是地獄。

    拉練回到軍營后,鋪好毯子放好尿罐和水罐,渾身香汗累得想吐的時候。雙腿卻又被粗暴的拉開,一根粗大的肉棒插入干涸的肉穴開始繼續耕耘起來……。

    不過經常的拉練也讓我認識了和我同樣在“肏女騎士聯隊”的5個其他行軍軍妓,規矩要求我們不能互相說話,但是通過近距離的觀察我依然發現她們的年紀都要比我大很多,也就是說雖然我是最先被抓被調教的,但居然還是軍妓中較年輕的。即使我們這些女人身上都涂抹了油膏繃緊了肌膚,但是我看到最大歲數的行軍軍妓也就是A-88777號,她至少有50歲了。據說再好的化妝品也不能消除女人脖子下的歲月皺紋,而就是那些堆疊的皺紋出賣了她。而且在她吃東西的時候,嘴角的皺紋也很明顯。

    我說了這么多其實是很同情這些年紀大的行軍軍妓,同時也痛恨為什么馴妓營會折磨這樣年紀的女人。A-88777如果真的50歲那么她在被俘前應該是某個大家族的貴婦人,有幾個年輕可愛的孩子,還有感情深厚的白發蒼蒼的丈夫,以及在貴族圈子里高尚的地位與幾個同樣富有的閨蜜?墒乾F在一切養尊處優的生活都沒有了,自己必須要拖著這個已經毫無激情的老邁胴體去過只有年輕女人才能承受的軍妓生活。她雖然身材保養不錯,贅肉和下腹的褶皺也都被油膏抹平,但是她的身體肌肉沒有我年輕身體那么扎實,特別是乳房總是軟塌塌的。

    每次拉練我總是在鐵鏈撞擊聲中聽到她劇烈的喘息聲,還有在帳篷里被輪奸的時候,也能聽到她嘶啞的呼喊聲,那絕對不是高潮時的浪叫。

    她很可能活不久了。我很害怕,我害怕她或許就是將來的我……。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高頻率交歡的軍妓生活,拉練急行軍、沒有具體的睡眠時間、粗大的獸人肉棒等等。我甚至能夠記住幾個獸人的名字,當然不是通過眼睛記住的。那在陰道里抽插的肉棒的角度、深度和力度以及粗暴的喘息聲音讓我總是能記住哪只獸人肏屄特別強或者是哪只比較弱。

    失去了時間概念,如果不出帳篷甚至不知道是白天還是黑夜,唯一知道的就是肉穴里是否還插著肉棒。直到有一天遠方傳來了熾烈的號角聲,整個魔族軍團都歡呼起來。正在和我交歡的獸人們興奮的告訴我,魔族的援兵要來了。

    “A-102,出列!”獸人百夫長的聲音傳來,當我肉穴流著淫水和精液迷迷糊糊的走出來時,我發現了馴妓營的魔族馭奴者在營門口等著我。

    “很幸運,身材完美又年輕的A102,將以行軍軍妓的身份被編入迎接烏維婭帶領的圣族援軍的歡迎團。此時的烏維婭的軍團還在巨木鎮休整,3天內將抵達衛斯馬屈前線!蹦ё羼S奴者高傲的說道。

    為了迎接烏維婭魔族軍團的到來,魔族圍城軍團一方面加強了防御守備,另外就是開始籌備盛大的迎接儀式。而1200名身材年紀以及體力都優秀的行軍軍妓就在各個軍營里被抽調出來,然后通過地獄般的訓練出1000人,剩下的200人為淘汰名額。

    “噼啪~”“站穩了!”馴妓營里魔族的調教師用皮鞭抽打著我的屁股,此時我正在被要求訓練馬步。即赤裸的雙肩要扛著60磅的重物,然后赤足在沙地上以每次邁步都要求大腿與地面平行,小腿與地面垂直的方式行走,并且要挺直身體。此時正是夏天太陽最毒的時候,戴著黑皮頭套的我幾乎都要被曬暈了,可是每天還要光著身子這么訓練18個小時,還要不停的做著媚笑浪叫真是苦不堪然啊。

    旁邊有著200個刑罰架子,凡是因為各種原因被淘汰的行軍軍妓都被鎖在架子上,然后一頭頭狂暴的地行龍被牽過來,就當著我們的面和這個被淘汰的行軍軍妓媾和。女人的慘叫聲和地行龍暴虐的吼叫,讓我渾身肌肉緊繃,不得不媚笑著做好每一個動作。這些被淘汰的女人將陪伴著我們一直到3天的急訓結束后才會返回各自的營地,也就是說她們要和不同的地行龍交配3天,除了睡覺就是交配的整整3天。我覺得之后她們的肉穴將永遠的無法閉合了。

    3天地獄般的急訓終于結束了,烏維婭的魔族援軍將至。在巨木鎮通向衛斯馬屈的大路兩旁歡迎的隊伍開始集結。除了身穿銀甲的魔族禁衛騎士外,一群光著身子戴著黑皮頭套,咿咿呀呀的行軍軍妓也都跪趴在路旁。所有參與歡迎的行軍軍妓全部乳頭帶著重環,壓得乳頭下墜的那種乳環,跪在地上,雙手扒開肉穴保持這個姿勢直到烏維婭軍團的到來。

    嘹亮的軍號響起,烏維婭的軍團終于開了過來。1個小時的等待,又不能換姿勢,這讓我扒開肉穴的手指都發麻了,而且涼風直接灌入肉洞的感覺也十分的不舒服。

    扒開肉穴的我偷瞄著看到烏維婭軍團的人數并不多,大概只有3000人左右,1000人的正規魔族長戟士兵,剩下的2000人五花八門,有穿著黑色金絲長袍的黑暗精靈聯隊,也有拿著枯木法杖骨瘦如柴的黑巫師團隊,最奇怪的居然是一群騎著赤裸女人的全身都裹在灰斗篷里的小矮人。

    仔細看了一下那些小矮人,即使已經是行軍軍妓見慣了男女交歡的我也不由得臊紅了俏臉,那哪里是騎著女人,分明是在女人屁股處綁了個舒服座椅,然后坐在椅子上,以肉棒插入女人的肉穴的方式將他們和那些赤裸女人連接在了一起,這些女人也很奇怪,上身哈腰與美腿撅成90度角。她們戴著豬頭式的鐵盔,金色的長發被綁成馬尾狀,尾端握在小矮人手中,于是她們只能俯下身子仰著頭的弓身前行,因為戴著頭盔我看不到她們的面容,但是從豐滿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和白皙的肌膚來看這些都是年輕的女人。女人的小臂上戴著金屬護腕,兩只手都拿著小圓盾,性感的小腿上也穿著堅固的金屬脛甲。不過四肢裹甲胄卻讓脆弱的嬌軀赤裸,那奇怪裝束同時還是有那么一絲的淫蕩。

    當這些人走過我身邊的時候,我必須要隨著軍樂左右搖擺著淫蕩的屁股,而肉穴里也需要不停的蠕動,很快干澀的肉穴就變得波光粼粼起來,這正是這些歡迎團的策劃組要求看到的。

    當最后一個披著斗篷的小矮人進入中央軍營后,我們這些行軍軍妓的第一個任務完成了。很快就開始了第二個歡迎任務,被帶到一座巨大無比的精鋼制成的步輦前面。這個步輦也是烏維婭剛剛運來,這步輦上面極大幾乎是個青紗構成的大帳篷,那青紗帳篷足夠裝下百人站立,旁邊有精鐵打造的階梯直通平地,鮮紅的地毯鋪在上面可以讓人上下走動。整個青紗帳的底座是黃金制成,邊緣還刻畫著美麗的符文,黃金底座上面每一根巨大帳篷的支撐桿都鍍著秘銀,那白亮的秘銀上滿是魔法符號,支撐桿螺旋而上連接在一只展翅欲飛的紫色青鳥雕塑上。青紗帳中雕梁畫棟、極盡奢華,紅木的桌椅、珊瑚木的大床、白玉的欄桿,幾乎就是一座設置齊全的豪宅。

    “根據編號,抬輦~”身后的魔族調教師驅趕著我說道。我赤身裸體扭動著屁股走到一個寫著A102的抬輦桿前,被迫將輦桿扛在香肩上,雙手也被拷在抬輦桿上,然后蹲在地上準備等待起輦。

    整整500個赤身裸體的行軍軍妓被迫扛著步輦,而另外500個行軍軍妓則按照她們的急訓要求,全部跪下雙手雙膝著地,肛門被插上各種顏色的翹尾巴,肉穴也被插上了假肉棒。每10人一組編成人形母犬隊,被一名犬夫牽著脖子上的韁繩在輦前拉車。更惡毒的是,每個人形母犬的陰唇連著扛輦女人奴的乳環上,500拉車母犬對應500扛輦女人奴,這樣人形母犬向前走,后面扛著輦的女人奴就要被拉扯著乳環跟著向前走。

    “起輦~”“噼啪!”隨著魔族馬夫的吆喝以及皮鞭抽打屁股的痛楚,我慢慢的扛起抬輦桿!鞍,哎呀!”那抬輦桿極重,我幾乎用盡力氣才將抬輦桿重重的抬起。500個扛輦女人奴在皮鞭抽打下,發出低沉的嬌呼聲才勉強抬起巨大的步輦。

    我一雙赤足幾乎陷入沙地幾分,渾身的肌肉繃緊,可見那巨輦的沉重。就在我紅著俏臉嬌喘著穩定肩膀上的抬輦桿時。烏維婭一聲嬌笑從中央大營走出,烏骨邪和魔族元帥楊豪爾分列兩旁,可見烏維婭的地位是如何超然。

    烏維婭有著高階魔族特有的灰色肌膚,雖然沒有人類肌膚白皙但看起來更加的柔滑細膩,那銀灰色的肌膚在陽光下泛著絲綢般的美麗光華;猶如銀河一樣閃著星光的銀色長發迎風微飄。烏維婭美睦流盼、一顰一笑之間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動人風韻,絕美的容顏毫無瑕疵更勝人族美女。她身穿設計精美的銀絲魔法黑袍,散發流肩站著步輦前,俏臉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轟,嘎吱~”“啊~”當烏維婭踏上步輦的時候,整個步輦上就好像被遠古泰坦巨人踏上了一只腳一樣,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緊接著是步輦桿被重力壓迫的承力聲,以及我們這些抬桿行軍軍妓的呻吟聲。

    “哎呦~,哎呀!敝亓客蝗坏臐u漸提高讓我嬌呼了一下,然后咬緊銀牙緊繃著身子奮力的堅持著,甚至就連肉穴里的肌肉也縮了起來。我看到前面的那個扛步輦桿年輕行軍軍妓寬肩細腰的裸背處背闊肌收緊蠕動著,松軟的美臀也縮成了兩團硬肉,原本美麗渾圓的小腿也繃緊成了線條優美的肌肉。那前面的赤裸女人喘著粗氣微微著叉開美腿,修長的大腿輕輕的抖動,一看就是用盡全力對抗著步輦的重量。

    “讓你們這些小淫奴也知道知道厲害!睘蹙S婭巧笑嫣然的抿嘴說道,就在我感覺即將崩潰時,香肩上的重量不再增加,顯然是烏維婭為了讓我們這些抬輦的行軍軍妓更加痛苦而施加的重力魔法,重力慢慢增加到我們這些本就因身無寸縷而羞臊苦楚的女人身上,直到我們被壓得快要崩潰但又不會摔倒的這個節點時保持了重量不再增加?梢姙蹙S婭這個美麗女魔族對人類女奴的狠毒與無情。

    我痛苦的看著烏維婭漫步走上步輦的青紗帳,先是邊走邊性感的脫掉了她的龍皮靴,露出美妙天成的赤足,灰色赤足那粉白色的腳趾甲在鮮紅地毯上格外的顯眼。烏維婭巧笑嫣然,美睦流光似得環顧了四周,最后再一邊掩嘴輕笑一邊解開她的魔法長袍,最后香肩一抖將袍子抖落塵埃。

    香肩玉乳、細腰豐臀除了一條輕紗制成的超短裙外烏維婭幾乎赤身裸體,那輕紗裙內隱約的粉紅肉縫讓所有看到這一幕的男人無不呼吸粗重起來。一雙美乳上同樣被穿著乳環,粉紅色乳頭上掛著的紅寶石乳環墜發出了強大的魔法能量,顯然是個不凡的魔導器。

    我嫉妒的看著烏維婭,其實我不認為她要比我美麗多少。如果我站在那里同樣會讓男人們如癡如醉,不過讓我痛恨的是,她的乳房是那么的健康自然,在裙中隱約的肉穴是那么的粉紅,而我也曾經這么美過。但讓我永世為娼的馴妓營酷刑,把我的肉穴變得肥大而深紅,乳頭也因為長期戴著沉重的乳環還有產奶的刑罰而變得粗壯發黑,以至于一看到我的裸體就會給人感覺,是個從很小年紀就做皮肉生意的老婊子了,其實2年前的我也是如烏維婭一般的干凈美麗呢。(懷念一下我生育前的美麗~)。

    烏維婭輕挑輕紗簾幕,走入青紗帳內,旋即可以看到曼妙的裸體身影躺在大床上翹起美腿將最后一件輕紗裙擺也脫了下來。魔族軍團發出了令人恐怖的呼喊聲,顯然烏維婭的舉動讓魔族軍團士氣大振。魔族果然和我們不一樣,如果是人類帝國沒有一個女貴族會在帝國的軍人前表現的如此淫蕩。當年帝國的底層士兵看我一眼都算失禮要被處罰呢。當然現在作為行軍軍妓,被強制一絲不掛的我是可以隨便看的,甚至我要媚笑著看回去以示鼓勵呢。我癡癡的想著,感覺肉穴里又濕潤了起來。

    “走!”“啪啪!”隨著魔族馭奴者的驅趕和吆喝下,步輦緩緩的移動開來,每個抬桿的行軍軍妓都要按照訓練的方式優雅的走著“馬步”,即要高高的抬起大腿與地面平行,小腿豎直。這種行走方式看起來很優雅,但實際卻十分的吃力,特別是還扛著一座步輦的時候。但是乳頭上的拉扯讓我不得不一邊呻吟著一邊優雅的行走。我咬著銀牙行走著,發現衛斯馬屈要塞正在我們的前方。

    “好重,啊~,痛啊~”我呻吟著喊道,巨大的重量幾乎讓步輦桿壓入我的香肩里,而乳頭的拉扯更是讓我心亂如麻。前面的母狗奴也并不好受,雖然不用抬桿,但幾乎所有的鞭子都抽打在她們的美臀上,讓她們浪叫連連。戰場上到處都是金屬武器和盔甲的碎片,甚至還有未清理的腐爛肉塊骨刺,雖然我的赤足被釋放了鋼化術,但每次踩到那些鋒銳的棱角我的赤足都痛得不行。但是在皮鞭的驅趕下,我必須按照鼓點行走,500個扛輦女人奴用統一的步伐哀吟著在她們的帝國要塞前以屈辱的姿勢裸體扭動著……。

    步輦在衛斯馬屈要塞大概1英里的地區停下轉向,并且好像示威似的開始平行于要塞外墻緩步行進。我甚至能看清衛斯馬屈要塞那幾個攻擊石塔上人類帝國士兵的面容。此時他們正欣賞著步輦上青紗帳內烏維婭裸體曼妙的艷麗舞姿,以及步輦下成百上千的裸女淫蕩扭動著的屁股和扛著步輦的女人奴的痛苦“馬步”。

    旋即一名騎士過來驅散了這些士兵,讓他們回到戰斗崗位。

    四名男性人類帝國的俘虜從階梯被驅趕上了步輦,他們赤身裸體各個身強力壯、肌肉健碩、挺著粗大的肉棒一看就是俘虜沒多久的人類騎士。剛進入青紗帳,烏維婭那曼妙的裸體身影離開大床就輕柔的靠了上去,然后四個精壯的人類和一個嬌小的女魔族就滾落在能躺下20人的珊瑚木白羽絨大床上。

    那大床上,烏維婭的裸身身影被四個大漢包圍著,她突然扭動嬌軀,騎在一個男人的身上,然后嬌吟著將男人粗大的肉棒套弄進肉穴里,并開始搖動豐滿的香乳和下面的人類合體交歡起來。突然前面拉車的500名打扮成母狗的行軍軍妓也同時浪叫起來,似乎隨著烏維婭肉穴的每次抽插,那500個母狗行軍軍妓的假肉棒也隨著抽插起來。

    雖然隔著青紗帳,但是我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幾乎每一個細節,包括烏維婭乳頭上的乳墜上下抖動都看得清楚。不到10秒鐘,烏維婭就嬌吟一聲,撲倒了另外一個大漢的身影,繼續騎到他的身上不停的扭動淫蕩的屁股交歡起來。而上一個男人躺在大床上一直抽搐飄飄欲仙般的似乎再也沒有別的動作。

    1分鐘后,四個干癟的尸體從青紗帳四面丟出,有一具干尸就被丟在了我的身旁。然后六個同樣壯碩的人類男性被驅趕進青紗帳,仿佛是被趕進屠宰場的公牛。

    “呀~”我驚恐的看著這個剛才還生龍活虎的男性人類俘虜的尸體,此時的他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生命活力。那干癟的樣子仿佛是在沙漠中被太陽暴曬了一周的死尸。不過和真正干尸不同的是,他的肌膚還很光滑濕潤顯然不是因為脫水而死,還有那粗大的肉棒依然挺翹著,肉棒上面掛著的汁液還未干涸不知道是精液還是烏維婭的淫水。最恐怖的是那尸體扭曲的面容,嘴巴好像在笑,而面容好像又是極端的恐懼,還有那雙永遠也無法閉合圓睜而渾濁的眼睛。

    “噼啪!”“好好抬輦,不許看!”我身后的魔族馭奴者用皮鞭奮力的抽打著我們這些嚇得花容失色的赤裸女人們。此時又有六具干尸被扔了出來,八個男性被趕進了青紗帳……。

    “嗖!”樹立在衛斯馬屈要塞的攻擊塔開火了,一支巨大的弩箭向步輦襲來,在那高速的破空聲中直奔青紗帳內和人類男性合體交歡的烏維婭。

    “咔嚓~”巨弩在距離步輦50碼處被一個粉紅色的能量護盾擋住,巨弩應聲折斷發出了巨大的響聲,震得我耳膜發痛。

    “哎呀,嗚嗚~”“嗯,啊~”前面不停被假肉棒抽插的500個母狗行軍軍妓突然高潮般的發出了浪叫,然后步輦的黃金底座的魔法符文突然亮了起來,緊接著螺旋的秘銀支撐也逐漸閃亮,隨著閃光烏維婭發出了女人叫春般的呻吟聲,最后青紗帳的頂端那個栩栩如生的青鳥雕像突然活了一般,青翼微展、張開尖嘴發出一團粉紅色的魔法火焰向那發射巨弩的攻擊塔急速飛去。

    “轟隆~”屹立在306英尺高的城墻上,重量足有50噸全部都由花崗巖修筑而成的攻擊塔,就被一只好像燕雀大小的魔法火焰擊碎,那飛散的石塊猶如水花般濺起了幾百英尺高,同時飛起的還有人類的殘肢斷臂……。

    “完蛋了!”我驚恐的看到這個場面赤裸的嬌軀微微顫抖自言自語的說道。

    以往魔族軍團對衛斯馬屈要塞圍而不攻就是因為缺少攻城的魔導器,在幾次攻擊的損兵折將后變成了如今的對峙局面,而現在這個淫蕩而奇怪的步輦居然就是傳說中的攻城魔導器了。這就意味著人類最后的防線也……。

    前面的500個母狗行軍軍妓出現了輕微的騷亂,幾十個跪爬的女人就好像脫力一樣趴在地上,任由魔族馭奴者如何鞭打也不動了,這些女人戴著黑皮頭套,累得香舌外吐、口水直流,仿佛是被五十個獸人輪奸后的樣子,看了讓人即同情又厭惡。

    “嘻嘻~,人類!還是快快投降吧!你們人類男人都是10秒就完蛋的孬種,而你們人類女人也都是只配給我們圣族光屁股拉車抬輦的賤母狗而已!睘蹙S婭那嬌滴滴的聲音從步輦內傳出,雖然嬌媚卻傳到了方圓10英里每個人的耳中。

    隨著她的聲音,又有幾具干尸被丟出,步輦的后面已經尸骨累累了。我感覺至少有上百的干尸被她丟出,可憐那些精壯的人類了。

    當第八個攻擊塔被擊毀的時候,衛斯馬屈要塞的大門洞開,幾千騎士穿著各種各樣的金屬盔甲手中挺著長矛沖向了步輦。而魔族軍團也準備好似的沖出營寨在步輦前列陣,一時間殺聲震天……。

    人類騎士與魔族地行龍騎士與獸人的狼騎兵在廣大的戰場上來回沖鋒,而步輦前烏維婭帶來的3000援軍也成半月形拱衛在步輦前百米處。

    “落輦!”魔族馭奴者命令到。

    “啊~哎呀!”我解脫般輕輕的嬌吟了一下,然后豐乳微顫的蹲下放下了極重的步輦,我看到香肩處被壓了兩道深深的凹痕,心想如果再抬一刻鐘或許整個肩胛骨會碎掉吧,之后按照訓練的動作極度恭順的雙膝跪地匍匐在地上,露出赤裸的屁股和曲線完美的腰肢裸背。我能感覺到地面在微微的顫動,那是雙方重騎兵奔跑的震顫。我本應該騎著戰馬舉著長槍與魔族進行最后的廝殺,而不是光著屁股露著肉穴的給魔族的首領抬著輦。

    人類的騎士們沒有和魔族的騎兵過多的糾纏,他們知道如果不能破壞魔族的攻城兵器(那個步輦),那么衛斯馬屈要塞將在今天變成一片瓦礫。所以他們僅僅派出幾個小隊與魔族騎兵糾纏,幾千騎兵依然列陣挺著長槍向烏維婭的步輦沖鋒過來。當然那幾個與魔族糾纏的小隊騎士基本是有死無生,這或許就是騎士的犧牲精神吧。

    我匍匐著聽到,人類騎士的沖鋒吶喊聲越來越近。偷眼觀看,在陽光下一道泛著金屬亮光的鐵流與烏維婭的防御軍團對撞起來,一股金屬扭曲被刺穿的聲音,以及各種悶哼聲震耳欲聾……。

    與此同時,一抹藍色的光華從人類沖鋒騎兵中突然飛起,好似藍色的流星飛向烏維婭那精致的步輦。

    “噼啪!不許偷看,跪地匍匐閉眼!薄把!”魔族馭奴者狠狠的抽打我的裸臀后命令道。我只好閉著美睦,咬著銀牙等待戰斗的結束。我是多么希望人類可以勝利呀,多么希望我可以參與這場戰爭啊,可是現在的我身體里已經沒有任何魔法單位了,我只能向其他的行軍軍妓一樣撅著淫蕩的屁股等待著注定的失敗。

    “來得好!”烏骨邪的聲音傳來,然后金鐵交擊的聲音好似旱地驚雷般的震動大地。攻擊產生的巨浪刮起了碎石細沙不停的吹打我赤裸的嬌軀,在混亂中我又偷偷瞄了幾眼,發現藍色的光球與烏金色以及鐵灰色的光球在天空中高速的飛舞著,顯然藍色神使以一敵二。藍色神使幾次想對步輦攻擊但是都被阻止,她有些惱羞成怒發出了女人不甘的嬌喝聲。那聲音我很熟悉,但是我又想不起是我的哪個老朋友了。

    “魔法侏儒申請更換母豬!”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

    “把你們最淫蕩的妓女征用給我!蹦莻聲音接著說道。

    “A86、A101、A102,出列!這里就屬你們編號最小,當妓女的時間最長,自然最淫蕩了!蹦ё羼S奴者的聲音傳來。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