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爭鋒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諸力化劫爭在先
    張衍偉力一沖入劫力之內,很快察覺到了周圍有無數力量在向自己擠壓過來,若是任由這股力量侵襲入身,那么很可能就會被其逐入永寂之中。

    他只是舉動偉力,輕輕一掙,就將這股力量排斥在外,然而下一刻,這股力量卻是與偉力牽連到了一處,怎么也無法甩脫。

    他心中明白,一沾上劫力,那就沒退路了,必須與之斗爭到底,不是劫力將他消逐,就是自己將之壓下。

    這也是為何造化之靈和大德被封堵住的原因,他們除了彼此之間的斗戰,還要時時刻刻與劫力對抗,無力去做其他事。

    不過現在,他能感覺到,不管是造化之靈還是諸位大德,似乎誰都沒有與彼此較量的意思,各自都是盡力鎮壓劫力,想法窺見那背后所藏大道。故他也沒有去做多余之事,同樣開始推算劫力之中所包含的道法來。

    不過他并沒有忘記,那道人所言,在這里有他所需知曉的一切,故而在演算之中,也仍是在分神察看。

    很快,他目光微閃一下,卻是見得劫力駁雜之處,與別處劫力略有不同,便就把意念靠了過去。

    而此時此刻,由于三方圍堵劫力,自是引動了不小變化,使得諸有之中產生了劇烈震蕩。

    劫力在造化之精破碎后便一直存在,此后更是引動了萬世萬物的變化,這里最為明顯的,就是造化性靈遍布了整個諸有。可以說,除卻九洲之外,此刻所有現世之中的人道生靈皆算得上是造化性靈。

    不僅是這些,造化之精破碎之后更是造就了無數造化之地,從而形成了如今虛寂之格局。

    而這格局,很快又要發生改變了。

    不過這里也是相對而言,那些沒有攀附上造化之地的現世,哪怕有經歷了億萬載歲月,從天地之初到天地寂滅,放大到整個虛寂來看,也只是一瞬即滅而已,里間生靈也絲毫不會感覺到什么異狀。

    唯有與造化之地共存的現世,才可能感覺到這里變動。

    就如此刻布須天內外,凡是道行高深之人,都能感覺到冥冥之中有種與自己相關的變化正在發生著,但又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這是因為諸多大德、還有造化之靈與劫力的碰撞本就是足以撼動諸有,現在張衍也是加入進去,已然是牽動了大道之轉運了。

    無論你是大能修士還是一介凡人,只要還是在大道規序之下,那便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只能被動承受此事。

    其實大道規序還并沒有到真正改變的時候,若是等到機變一成,那反而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正如世人在眼中,認為天在上,地在下,頭為頂,腳為底一般,此為普遍常理,大部分人是不會去有所質疑的。

    可若是規序改換,那么這一切或許可能會就此顛倒過來,可因生在大道之中,眾人不會覺得奇怪,只會視此是理所當然之事。

    大多數凡塵卑下之人為生計勞苦,便是有感,也是很快就習以為常,只要不是牽涉到自己,他們既沒有這個心思,也沒有那個能力去改變這一切。而道行境界高深之人,對此卻是有所察覺,那原本熟悉的天地好似多出了幾分陌生之感。

    相覺等大德此時的感受更為直觀,他們能夠看到,張衍浩浩蕩蕩的法力充斥虛寂,并直接侵入了劫力之內。

    恒悟神情凝重,道:“玄元道友這是打算闖入劫力之中,直接去與造化之靈正身交鋒么?”

    相覺道行稍高一些,他傾力感應片刻,十分肯定道:“應該不是如此,而是去主動打散劫力。”

    微明一驚,道:“玄元道友為何要如此做?”

    不但是他,諸人也很是不解,在他們看來,在那缺失之道未能尋全的前提下,劫力自是延續時間越長越好,這樣才能有更多機會去做準備。

    閎都露出不屑之色,道:“爾等毫無眼力,分明是那劫力即將破散,造化之靈與那些同道正在瓜分劫力,以謀奪背后道法,玄元道友為了不使造化之靈奪取此法,這才加入了此局之中。若是按照你等所言,坐觀不動,萬一造化之靈勝出,那卻是平白讓其得勢。

    諸人一聽,這才恍然,這倒非是他們見識不夠,劫力背后自蘊大道他們也是知曉的,只是劫力太過厲害,不但封堵住了造化之靈,對他們偉力也一樣有壓制之力,平時恨不得遠離,又哪會去想謀奪道法?

    微明琢磨了一下,又看了看缺裂之地,道:“現下劫力衰敗,我等若是此刻取來劫力,是否可以從中截拿一部分道法呢?”

    閎都冷笑道:“不是我小看爾等,劫力豈是輕易能碰觸的?憑你等法力,以往稍加沾染,就會被逐入永寂之中,縱然現在偉力稍加恢復,可連造化之靈都被這劫力圍裹長久,想要窺見道法,那至少要有與造化之靈對抗之能。”

    相覺笑道:“微明道友也僅是如此一言而已,我輩一人之力固然無法對敵劫力,可若聯手起來,未必不能,只是玄元道友既然沒有與我說這等事,那我等只是在此等待便好,不然貿然上前,恐怕還會壞了大事。”

    穹霄天內,旦易神情異常嚴肅,他能感覺到,隨著那劫力被逐漸削弱,原本幾乎被完全消滅殆盡的造化之靈偉力又一次落入諸有之中,并且再度活躍了起來,繼而造化之靈道傳又開始在諸天萬界之中蔓延開來。

    布須天、鏡湖等地界還好說,畢竟這兩地各有真陽修士存在,在其等法力籠罩之地,俱能扭轉生靈認知,盡管這只能制壓一時,可眼下也是足夠了,但是其余現世,便就無法管束了,特別是那些依附于造化之地的現世,連大宗大派都是無有,根本沒有抵抗之力,若不設法阻礙,恐怕都會成為造化之靈的道場。

    正當他要有所動作之時,心中卻有所感,算了一算,道:“原來玄元道友還安排了這等后手,不過只憑這些力量恐怕還有所不足,”他稍作思索,忖道:“既然目的相同,那我便相助其等一把吧。”

    他一轉念,無數化身已是落到了諸多現世之中。

    演教總壇之內,高晟圖適才接到一道教祖諭令,這回卻是要全力對敵造化之靈,掃蕩其偉力存在的所有界域,且不必再顧忌其余宗派。

    他看罷之后,沒有任何遲疑,當即肅聲言道:“傳我諭令,召集各界分壇壇主前來總壇聚議、”

    在下達諭令之后,他便來至議事大殿之上,他身后是直插云霄,壁立萬仞的傳法道碑,而在前方,則是布滿了整齊堆砌起來的通靈玉璧,看去如山高大,有若城壁半圍。

    演教各處分壇由于都需人主持,那些壇主也不可能都是及時趕了過來,且這樣也太過耽誤正事,所以將身影照入通靈玉璧之中最為方便。

    只是半個時辰之后,玉璧之上靈光一閃,第一個壇主身影已是映現出來,并向高晟圖躬身執禮問候。

    就在此人出現數息之后,隨著一個個靈光閃爍的亮點出現,密密麻麻的人影也是自里浮現出來,很快,一條璀璨銀虹出現了在城壁之上。

    演教而今共是占據了九萬余處界天,若按每一界俱有一名壇主來算,那么至少也有九萬余人。

    因為各界情形格局不同,所以壇主修為有強有弱,有的化丹便可擔任,有的卻需凡蛻層次修士才能坐鎮。

    可不管身份修為高低,每一人都是代表了背后一界勢力,而此時此刻,卻都是聚在了一處。

    高晟圖看著眼前場景,也是涌起了一絲自傲之感,畢竟演教乃是他帶著門人弟子一同從無至有創立起來的。

    不過想及正事,他很快收斂起了這等情緒,看向眾人,沉聲言道:“造化之靈道法毒害生靈,只奉道,不奉生,此法每至一處,泯滅人智人性,視人若豬狗犬馬,供其宰割蹂躪,充當血食資糧,此等惡法,我演教當除之,今奉教祖諭令,喚各方教眾來此,便是一同剿殺此法!”

    諸多壇主都是神情凝肅聽著,雖然知道此事不好辦,可既然是教祖傳諭,那就沒有什么好言語的了,只管照做便是。

    半天之后,玉璧之上靈光各自散去,隨著一道道諭令傳遞下去,各界演教教眾便一同發動了起來。

    然而演教這一動,諸天宗派俱是緊張萬分。

    演教之前竭力克制,不與諸派沖突,甚至主動退出靈機豐盛之地,看去很好說話,但實際上真正知道演教勢力的人卻絕不敢做此想法,

    可以說,諸天萬界之中,只要有人道存身之地,就有演教蹤跡,尤其還有界門往來貫通,隨時隨地可以將這股力量擰合到一處,那就更是讓人驚怖了。

    何況演教除了沒有真陽大能坐鎮,幾乎能壓過世上絕大部分宗派,諸天之內,很少有能匹敵的對手。

    好在隨后傳來消息,確定演教只是為對付造化之靈道法,諸派這才放下心來,不過卻也紛紛收斂勢力,盡量避免在這個時候去觸怒演教。

    …………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