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天路殺神 > 第一二五八章 欺之以方
    當葉信緩步走出紅佛的書房時,外面已是艷陽高照,兩個人聊了整整一夜,在很多事情上達成了共識,而紅佛對葉信的稱呼亦由‘星主’變成了‘主上’,所謂萬事開頭難,或許叫第一聲的時候,紅佛很不情愿,內心非常抵觸,但叫著叫著,慢慢也就習慣了。

    葉信此次決定與紅佛開誠布公的談一次,是做了兩手準備的,談不攏,他必定會干掉紅佛,談得攏,他就要把紅佛豎立成典型、榜樣了。

    至于用紅佛的鮮血滋養寂滅之花的法門,葉信再沒提及過,看不清猜不透的威脅往往更有威懾力,而事實上他暫時拿紅佛是沒辦法的,只有淬煉出第五獄的降魔之力,才能對紅佛形成上位的壓制,只要他愿意,隨時可以重創紅佛的元神,可現在做不到。

    紅佛也再沒提起此事,似乎是認命了,當然,他的心防不是在舍出那滴鮮血之后就完全打開了,之所以談了這么久,是因為葉信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又嚇又拉,還要先說出自己的秘密,從各個角度一點點突破紅佛的心理防線,到了黎明時分,他們才進入到無話不談的情境。

    這時,紅佛也緩緩從書房中走出來,看著天空,他心中有一種兩世為人的感受。

    “如果太虛星主又找到你,你要盡可能拖延時間。”葉信說道。

    “主上可莫要打草驚蛇。”紅佛急忙說道:“邢旭泰亦能動用虛空之力,而且早到了爐火純青之境。”

    “這個我很久之前就有所懷疑了。”葉信說道:“雖然他在淬煉星魂時還不知道大劫幡和虛空法印的來源,但他不可能把鐘馗的神燼耗費一空,肯定要給自己留下一些。”

    “主上果真有見微知著之能。”紅佛說道。

    “所以我才會把所有的星殿都遷入上古遺跡,不給他趁虛而入的機會。”葉信說道:“對了,明佛這個人……你怎么看?”

    “明主可欺之以方。”紅佛說道。

    “呵呵……你看輕他了。”葉信搖了搖頭:“我可是知道他在下界干過什么勾當的。”

    “不然。”紅佛也在搖頭,和葉信天罪營那些老班底不同,謝恩、郝飛他們都把葉信當成神人,所以葉信說什么就是什么,而紅佛雖然在威逼利誘之下,不得不選擇低頭,但他心里是把此事當成了一樁買賣,你助我證道封神,我為你奔波賣命,可以服從,但不是為奴為仆,那么在他有不同意見的時候,會很自然的說出來。

    “哦?”葉信認真的看向紅佛。

    “在我剛剛與他相識之時的那個明主,與現在的明主,并不是同一個人,當年的高圣,與現在的紅佛,也不是一個人。”紅佛微笑著說道:“主上可能忽略了,流逝的時光會改變很多很多。”

    “這……倒是有些道理。”葉信有些被說動了,其實他算是一個合格的統帥,從不搞剛愎自用那一套,一直善于接受別人的不同意見,不過謝恩他們久處積威之下不敢亂說,從某種角度而言,他倒是更欣賞紅佛這樣的人。

    “那時候的明主是銳意進取的,極有膽量,前后只用了幾百年,便掃平光明界,并且把光明界改成了明界。”紅佛說道:“現在的明主,更趨向于守成,我不知道費了多少唇舌,誘導他謀奪大劫幡,可他一直無動于衷,等到大天劫有了換人的念頭,他才敢戰戰兢兢的跨出這一步。”

    “從銳意進取到守成,就是一個顛撲不破的輪回啊。”葉信明白了,也贊同紅佛的話:“年輕的勇氣遲早會喪失殆盡,然后從求變到求穩。”

    “有些人會變,有些人卻永遠不會變。”紅佛說道:“那邢旭泰就是不變的,或許……是因為目標的高低不同,邢旭泰還沒有達到目標,所以不變。”

    ****

    滅法世,坐在山巔上打坐的李歸元突然跳起身,前方一顆圓形水晶散發出了柔和的光芒,他大叫道:“成了!!”

    “成了?”一邊為李歸元護法的蘇百變眼神閃爍不定:“也就是說,以后我再不用苦苦忍耐了?”

    “是啊,我們都不用再忍耐了!”李歸元咬牙切齒的說道。

    李歸元和恒封圣鬧掰了,上一次李歸元要和恒封圣一起離開上古遺跡,恒封圣不想動,李歸元只得一人獨自出行,結果神跡再現,從那之后,恒封圣簡直是把李歸元當成了掃帚星,看到李歸元的身影便遠遠躲開,躲不開了也裝看不到,拒絕任何交流。

    李歸元在憤怒之余,也慶幸自己沒有對恒封圣全盤托出,但,他正在圖謀大事,真的需要一個朋友化解巨大的壓力,而就在這時,蘇百變走近了他,兩個人一拍即合,成了好朋友。

    他們對師東游同樣憎恨,對葉信同樣不滿,有著說不完的知心話,與恒封圣相比,李歸元更信任蘇百變,因為恒封圣從來沒有在背地里罵過葉信,而蘇百變在離開上古遺跡之后,咒罵聲始終不絕于耳,這樣的朋友不相信,那還去相信誰呢?

    “歸元兄,你能不能透個底,你這法器是怎么回事?”蘇百變說道。

    “百變,說實話,以你我的資質、閱歷,進境不應僅止于此,我們都被那葉信坑了。”李歸元長嘆道:“現在你我就算長了三頭六臂也斗不過他們,難有作為,但是,我認識了一些好兄弟!”

    “好兄弟?”蘇百變猶豫了一下:“歸元兄,這段時間我們天天在一起,也沒見到你的好兄弟啊?”

    “滅法世這么大,他們過不來。”李歸元俯身拾起了水晶球:“看到了么?今天……他們終于找來了!”

    “哦?”蘇百變挺起身向四下張望著:“他們什么時候到?”

    “不急,他們剛剛進入此界,第一件事是要建起一座法陣。”李歸元說道:“我等他們已經等了幾個月了,真是煎熬啊……”

    “還建什么法陣?直接過來不好么?”蘇百變說道。

    “百變,不用急,現在過來有什么用?”李歸元說道:“滅法世有無數分界,他們為了找到我,一直分散開四處奔走,今天好不容易到了此界,當然要建起法陣,否則等到滅法之暗來臨,那就又要失之交臂了。”

    “是這個道理。”蘇百變猶豫了一下:“歸元兄,你這法器是誰送給你的?”

    “自然是先祖了。”李歸元露出自嘲的笑容:“除了先祖,誰會理會我這失勢之人呢?!”

    ****

    吉祥天一川峽,一川仙君李逝川正在招待兩個朋友,隨身玉簡突然散發出波動,他拿起玉簡,釋放出神念,接著眉頭緊皺成一團,臉色也變得有些發苦。

    李逝川的朋友一個是來自寒門的寒奇錦,一個是擎天門的太夫人芍藥,他們相互對視了一眼,接著芍藥說道:“仙君,出了什么事?”

    “沒事。”李逝川勉強笑了笑:“我的朋友遇到了一點小麻煩,來,我們接著喝。”

    “仙君這是沒把我們當成朋友啊。”芍藥笑道:“一點都不爽利。”

    李逝川猶豫了一下:“那我……就請教請教兩位吧。”

    “請教可不敢,仙君請講。”寒奇錦說道。

    “有一件事,幾乎沒有成功的把握,此行恐怕要把身家性命都賠進去。”李逝川吞吞吐吐的說道,他不敢泄露太多秘密,但此刻又感覺六神無主,拿不定主意,而寒奇錦和芍藥都是他多年老友,所以想拐彎抹角問一問老朋友的看法:“兩位以為我該不該去?”

    “如果成了,仙君能得到多少好處?”寒奇錦說道。

    “這個……”李逝川突然語塞了,付諸一切,能換來的好像并不多,甚至還不如什么都沒發生,繼續跟著葉信混,每一次神之法身在前方殞落,他的境界都能攀升一大截,這個好處可是實實在在、明明白白的。

    “仙君,你修煉這么多年,都修煉什么了?”芍藥發出怪笑聲:“連身家性命都要賠進去?又拿不到多少好處,然后你還問我們該不該去?”

    “這是為了……大道!”李逝川說道。

    “仙君是要去對付邪路修士?”芍藥的表情變得凝重了。

    “此事與邪路修士無關。”李逝川搖頭道。

    “那叫什么狗屁大道?”芍藥叫道:“對天路而言,正邪不兩立,這是唯一的道,其他種種,不過是爭鋒斗勝搶食吃而已,表面上冠冕堂皇,背地里男盜女娼,別人看不透,你仙君還執迷不悟么?”

    李逝川無話可說,他總不能把自己的真實身份說出去,猶豫良久,咬了咬牙:“兩位以為那葉信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你……你想對那葉星主不利?”表現一直很潑辣的芍藥也被驚呆了。

    “不是,但此事確實與那葉星主有些關系。”李逝川急忙否認。

    芍藥死死的盯著李逝川,過了好半天,她沉聲說道:“仙君,不要干蠢事!葉星主已經接連斬殺兩位神之法身,風頭正盛,你啊……你說的大道我不懂,但我知道什么是大勢!”

    “不說別人,就說我吧,擎天門與葉星主是有過節的,可我都決定放下,去投奔葉星主,誰讓他說過欠我人情呢,老娘就賴上他了。仙君啊,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和老夜叉流年不利,因為搶那上古神兵受了傷,兩次盛宴都沒能趕上,仙君,你的運氣比我們好多了,能看得出來,你的進境已是今非昔比,這么做……是不是有些恩將仇報了?”寒奇錦慢吞吞的說道。

    “兩位誤會了,我怎么可能要對葉星主不利?”李逝川苦笑道:“何況以葉星主的修為,揮手之間我就會身殞道消的。”

    “你問我們兩個,不如去問問青佛紅佛,他們與你的關系一向很親近,或許他們能幫到你。”芍藥嘆了口氣,她看得出李逝川有些口不對心。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