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全能莊園 > 第1221章:你姐在不在家
    流放紀元深處,一朵白云飄飄蕩蕩向前飛行。

    它雖然看起來只是一朵云,但是飛行的速度非常快,剛看還在天邊,一眨眼就已經接近然后遠去。

    偶爾云朵飄動之中,隱約有一絲金光閃過,格外璀璨耀眼。

    但這一絲金光,卻一閃而逝,讓人認為會是錯覺。

    在莊園行宮飛行的沿線,一只只的戰爭巨犬悄悄目送,它的到來,然后又目送它的遠去。

    就算是想要跟蹤,也追蹤不到。

    它的速度,已經快到匪夷所思,超出了流放紀元里幾乎所有的飛行物。

    而如果有人能夠鉆進白云之中的話,一定能夠看到,數不盡的石蟻,正在爬上爬下,它們的口中叼著一顆顆的金色磚塊,用它們的唾液,將磚塊粘結、堆疊起來。

    而莊園行宮正在以令人驚訝的速度,由原來的“瓊樓玉宇”,變成“金碧輝煌”。

    這是貨真價實的“金碧輝煌”。

    這里的每一塊磚,都是由云金鑄造而成,雖然依然是空心的,但和之前的“藍石葉樹汁”比起來,其強度,何止增加了十倍?

    能夠扭曲空間,制造出來一個個的空間裂隙,淘金鎮的云金儲量,真的是太巨大了。

    而正是因為它的儲量太過豐富,足以將空間完全撕裂、扭曲,所以才難以開采。

    如果不是用前人留下的炸彈,將云上行宮炸掉,慢慢開采下去,想要湊夠將莊園行宮升級的材料,還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

    而與此同時,莊園行宮也在飛速地擴展規模。

    每天早上,莊不遠從主人房里出來,都能看到頭頂上的莊園行宮,比之前更大了,更雄偉了。

    也更猙獰了。

    一門巨大的云金鍛造的主炮,架設在莊園行宮的頂部。

    這主炮,是老轟隆根據閉鎖胸口的“滅莊者”仿造出來的。

    雖然還不如戰地工廠的“滅莊者”巨大,這門主炮同時還能作為磁暴云菌絲的聚能中樞。

    它發射出去的,不只是“滅莊者”的空間力量,同時射出去的,還有恐怖的電磁威能!

    這門主炮架設起來之后,老轟隆不止一次地深情撫摸著它:“真想看到這個小寶貝發威的樣子啊。”

    或許是因為莊園的港口造多了,又或者因為行宮主管老布朗是海軍出身,莊園行宮的造型,也奔著港口去了。

    它的主體形狀宛若彎月,在內灣里,停著一排排的核桃船。

    而航空母艦“幽遠號”,也停在這里。

    幽遠號上架設著的主炮“繁衍水晶”,怕是比“滅莊者”還要讓人聞風喪膽。

    而老布朗還有一個偉大的夢想,他夢想總有一天,這內灣港口里,會停滿不同的航空母艦!

    每一艘,都能像“幽遠號”一樣讓人聞風喪膽!

    這將會是他征服流放紀元,乃至征服宇宙的無敵大軍!

    幽遠號旁邊,同樣停泊在內灣的兇暴號上,突然傳來了一陣“吱吱!吱吱!”的叫聲。

    同時響起的,還有一陣陣的咆哮聲。

    “抓住他!”

    “別讓他跑了!”

    “這個混蛋,又來偷堅果!”

    “太囂張了,一個絨人而已,竟然那么囂張!”

    “給我抓住他!今天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突然,一個絨人從兇暴號的一側破窗而出,跳到了兇暴號的甲板上。

    他的背上還背著一個袋子,袋子里鼓鼓囊囊的,顯然裝了不少東西。

    “他跑到甲板上去了!”

    “快抓住他!”

    幾個巨絨人從那被撞破的窗戶里鉆了出來,還有幾個人從艙門里沖出來,對絨人圍追堵截。

    這只偷東西的絨人眼看不妙,發出了一陣急促的“吱吱”叫聲。

    整個莊園里,喜歡裝猴子,而且還整天把自己當猴子,吱吱叫個不停的絨人,估計就一個。

    毦笪。

    這家伙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不知道又哪根筋搭錯了,竟然跑來巨絨人的船上偷堅果。

    巨絨人和絨人,雖然是同宗同源,但是彼此之間,可是勢不兩立的,這些巨絨人見到了他,氣的是火冒三丈,眼看他就要被巨絨人抓住。

    就在此時,云層里突然飛出來一個肉呼呼的團子,“喳喳”地叫著。

    正是一只幼年莊園鳥。

    “早餐,接住我!”看到這莊園鳥,毦笪終于松了一口氣,他從欄桿上縱身一躍,躍入了云層之中。

    “該死!”

    “又讓他跑了!”

    這家伙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三番五次讓一只絨人得手,他們這些巨絨人的面子,往哪里擱!

    毦笪得意地“吱吱”叫著,回頭做了一個鬼臉,尾巴在空中得意地一甩,就要落到早餐的背上。

    就在此時,一只手突然從欄桿后面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他的尾巴。

    “哪里跑!”

    巨絨人將軍?匡威風凜凜地站在甲板上,一只手伸出,緊緊抓住了毦笪的尾巴。

    “你這只絨人,真是活膩歪了!竟然三番五次來我們船上偷東西,看我不好好教訓你一頓……”?匡拽著毦笪的尾巴,湊到了自己的面前,一張大臉上滿是憤怒。

    毦笪卻一臉的不在乎,呲牙咧嘴,滿是猴像。

    “好啊,你死到臨頭還囂張!”巨絨人都是暴脾氣,此時?匡氣得恨不得把毦笪的腦袋擰下來。

    他剛剛伸出了大手,就聽到一聲大喝:“住手!”

    ?戼從旁邊走了過來。

    “大人!”眾人慌忙行禮。

    “放開他!”?戼又道。

    “大人?”?匡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這家伙是個賊!”

    “不過是一袋堅果而已,他還是個孩子,教訓幾句就好了。”?戼心平氣和道。

    “大人?”別說?匡了,其他的巨絨人,都使勁揉了揉眼睛。

    這么心平氣和的人,真的是我們的莊園主?不是莊大人變得吧!

    “這小家伙是莊兄弟的兄弟,如果真傷到他,莊兄弟要生氣了,來來來,我把他送回去吧。”?戼一擺手,把毦笪接了過來。

    毦笪刺溜一聲,就順著?戼的胳膊,爬到了他的肩膀上,抱著他的腦袋,那不敬的樣子,差點把?匡氣炸了。

    “大膽!快從大人身上下來!”

    “哎哎哎,沒關系,沒關系。”?戼擺擺手,“對了,你再去拿點堅果來。”

    ?戼笑瞇瞇地從?匡的手中接過堅果,拎在手里,來到了地面。

    毦笪刺溜一聲想要逃跑。

    不過他怎么可能從?戼的手中逃走。

    ?戼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尾巴。

    “走吧,跟我去你家!對了,你姐在不在家?”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