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九二之商業大亨 > 第五百零七章 解密
    其實,只看了這個開頭,再聯系上陳實的反應,鄭佳怡就大致可以猜測出這位將要說什么,但她并沒有急于直接往下找自己最想看的那句話,慢慢的從頭讀起來。

    “我叫鄭……”喲,還是同姓。

    “叫什么就先不說,先瞞一瞞,但我想,如果我的這個帖子發了之后,能被不少人看到,可能不久之后,很多人就會知道我是誰,因為我們部門,姓鄭的,只有我一位,而那天的當事人,又正是我,”

    “我姓鄭,春節后才加入省紅會,當一個辦事員,”

    “但考慮到我這個帖子,違反了相關的紀律,最重要的是,違反了我們對捐贈人的承諾,我想,我應該很快就不再是紅會的一個辦事員……”

    這人,究竟是糾結,還是在吊人胃口?鄭佳怡想。

    “我姓鄭……”又來?

    “因為家里都在民政系統工作,畢業之后,我選擇到了紅會,成為一個辦事員,”

    “和我想象的一樣,紅會的工作,確實比較清閑,”鄭佳怡心說,看來你真可能會丟掉你的工作。

    “但我沒有想到,我加入不久,就將迎來我們最忙碌的一段時間,”

    “盡管已經做好了迎接繁忙工作的準備,盡管那些比我資深的同事,不論男女,都說看電視太難受,但在周三的那個早上,在剛上班之后,大家還是擠在部門里唯一的一臺電視機前,看著那些讓人揪心的畫面,”

    “我站在門口,看著不少在我原來的印象中,心腸其實有些趨冷的老同事——因為工作的緣故,他們接觸了太多不幸的事,在這個早上,又和昨天一樣,不是眼圈泛紅,就是忍不住抹眼淚,鼻子忍不住也有些酸,”

    鄭佳怡的鼻子也有些酸。

    “老實說,小學一年級,我爸那皮帶抽我的時候,初中一年級,人生第一次被幾個拿著棍棒的人堵在巷子里的時候,高中一年級,感覺他就是我的全世界的初戀女友甩了我的時候……”

    “我從來沒有掉過眼淚,”

    “我還是一個剛走上社會的大學生,前程遠大,但從那天開始,我才知道,我并不是沒有眼淚,我并不是不會流淚,”

    “解說的,明明不是倪萍,實際上,那些解說,我們幾乎都不聽,只是看著傳出來的那些畫面,我就經常忍不住雙手掩臉……”

    “為此,我人生第一次出門的時候帶上了手絹,而且還是三條,”

    “作為一個公務員家庭的獨生子女,其實我并不是一個特別富有同情心的人,坦白說,我也從來沒有設想過,會為一些素昧平生的人,獻出我自己的生命,我才二十四歲,我前途遠大,”

    “但那兩天,看著電視上的那些畫面,我經常會想著,我寧愿是我在那下面,我愿意一個換一個,替換出一個丈夫,或者是一個兒子來……我真的愿意,”

    “我真希望,我能在那里,我真希望,我能那么做,”

    “因為我覺得,如果能那么做,才是真正的幫到他們,幫到我們的那些同胞,我的同胞們……”

    “……就在我再一次把臉轉向墻的時候,我突然聽到有人問,‘同志’,”

    轉身一看,我看到了兩個老人站在我身后。

    我第一眼就能看出,這對老夫妻,應該是來自下面的鄉鎮,從他們的皮膚,從他們的手,從他們的穿著……他們肯定不是一直生活在城市中的人。

    到時他們身后跟著的四個男女,看起來很光鮮……一對子女看起來都有出息,所以應該也算有本事的鄉鎮老夫婦。

    要是在平常,我在這樣的時候被人撞見,不管他們是誰,不管他們的子女看起來多成功,我一般不會有好臉色。

    但是那天,看著他們的臉色,看著他們也有些紅的眼圈,我非常客氣,“叔叔,阿姨,你們有什么事?”

    “我們想向那邊捐些錢,”大爺說。

    “我們想表達一些我們的心意,”大媽用手擦了一下眼睛。

    里面的同事們也聽到了動靜,負責的金大姐走到門口跟他們招呼——在平常,她的態度也不會這么好,尤其那是一對穿著普通,看起來也普通的老年夫婦。

    但從那一天開始,那些曾經缺失的東西,又好像都回到了我們身上,好像從那天開始,一個眼神,就能讓我們覺得,我們都是一家人,都是親人……

    “小鄭,你先帶著大爺大媽去辦公室,我們一會就來,”

    我知道,他們是還想再看看,想知道我們空降軍的勇士,今天究竟能不能成功降下去,因為那會關系到后續的進程。

    我此時也沒有平常被資格老的同事吩咐做事時的不忿,客氣的把他們帶到辦公室。

    “叔叔阿姨,你們坐,喝茶還是喝水?”

    “小伙子,鄭主任是吧,我們不喝,我們先把事辦了,”大媽說。

    看得出來,她和我媽一樣,是個急性子。

    “好的,”我還是給他們倆泡了杯茶。

    “我代表紅會感謝你們,”以前經常掛在嘴邊的話,這些天,我說得最真誠。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那邊的人……”大媽的眼睛又紅起來。

    還不等我抵給她紙巾,她的一個女兒就抵給她一張紙巾,真是個孝順的好姑娘。

    大爺看了那位應該是他們大兒子的人一眼,點了點頭。

    他們的大兒子拿著包來到我桌旁,“你好,我姓王,我協助馮先生夫婦完成他們的捐贈意愿,”

    這一看就是一個很精干的人。

    但是,他竟然不是這對夫婦的兒子?

    而且,搞得這么慎重,我隱隱覺得,好像要發生什么大事一樣。

    “你好,”我站起來和他握手,“請問,你們,哦,馮先生夫婦,是想捐錢,還是捐物?”

    “馮**、梅**(請原諒我暫時先隱去他們的名字)夫婦,希望以個人的名義,各自捐贈15億元,”

    那一刻,我是懵的,我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像是高一時候,不久前的晚上還給家里撒謊,偷偷溜出來和我一起看電影,然后在公交車上一直緊緊的拉著我的手,舍不得松開,我曾以為會是我全世界的姑娘,在半個月后那個驕陽似火的中午,非常平靜的跟我說分手,說她一直喜歡的,其實是我的好友那一刻一樣懵,一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過,那一次,我整個人是如墮冰窟,這一次,我整個人是暈乎乎的,好像是中暑了一樣。

    “多……少?”我清楚的記得,我當時的聲音,飄忽得厲害,我還記得,說話的時候,我已經坐了下去,因為,我有些站不住。

    “你沒聽錯,”那位精干的王先生說。

    “小伙子,在這樣的事面前,錢不算什么,只要能幫得到他們,”那位大爺說。

    我點點頭,在這樣的事面前,錢確實不算什么,但是,你們這錢,也太多了啊。

    我雖然業務水平一般般,但我明白,這一定應該是我們的系統,所收到的最大的一筆,不,最大的兩筆,不,應該是我們的慈善系統,所收到的最大的兩筆個人捐贈。

    我又看向王先生,因為我必須再確認一次。

    “是的,各自15億元人民幣,”

    我又扶了一下桌子,有些失禮的把他們丟在辦公室,“你們稍等,我打個電話,”

    我此前,并沒有經歷過類似的陣仗,我個人認為,這樣的捐贈,我們的領導,一定要親自到場,我甚至覺得,市里的領導,也應該親自到場。

    他們還想阻攔,但我表達了我的難處,“叔叔阿姨,這樣的事,我處理不了,”

    很快,幾分鐘后,平常在單位都很難碰面的領導們一路小跑著過來,辦公室站滿了人,我記得,我上司金大姐,此時都只能遠遠的站在走廊的那頭。

    我還記得,領導問了一句,“請問,兩位是馮總的……?”

    ……最后,我們在中午的時候,送走了這兩位夫婦,他們拒絕了所有的提議,比如,舉行一場捐贈儀式。

    他們只想著,能盡快幫上那邊,他們還再三叮囑,一定要替他們保密——抱歉,我沒做到。

    但現在看到網上的這么多言論,我想,我一定得說兩句。

    我想告訴大家,那對老夫婦,和馮一平馮總的父母同名,我還想告訴大家,馮總家的戶口本上,目前就他爸媽和他三個人,這樣平均下來,剛好每人捐贈10億元。

    以上,都是我真實的工作經歷,也許有人在看到數字之后,我覺得我是在編故事,但相信我,我還沒有編造一個涉及10位數的人民幣的故事的想象力。

    相關情況,大家完全可以求證,我姓鄭,我在省紅會工作,我想,你們電話一問,單位里就會知道我是誰。

    最后,我想說,因為工作的關系,我們見過太多盛大的儀式,對那樣的行為,我們也表示理解,但更讓我我們感動的,還是那天的那對夫婦……我敬重他們,我愛他們!

    所以很抱歉,我今天可能給你們帶來了麻煩。

    最最后,我想說,作為馮總的老鄉,我很榮幸,作為馮總的同胞,我很榮幸……

    我姓鄭,我將很快失去我在紅會的工作,歡迎不相信的人親自求證……

    …………

    鄭佳怡終于看到了最后,愣愣的坐在那里。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