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 第七章轟
    最上層的窗邊站著位身穿藍色衛衣的少年,下一層的欄邊站著位穿著白色長衫的公子。r/>

    r/>

    兩個人的視線隔著數百米的距離,在空曠的軍部大樓里相遇。r/>

    r/>

    沒有風起,也沒有劍鳴聲,更看不到什么火花,但有著無數多的內容。r/>

    r/>

    如果是別的故事、在別的類似經典場景里,下一刻他們會收回各自的視線,就此轉身離開,直至歷盡無數風波、很多歲月才會再次相遇,時隔多年想起當初的那次視線交匯,然后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把情節推向。r/>

    r/>

    那樣太麻煩,太浪費時間,井九不接受。r/>

    r/>

    他從窗邊消失,出現在沈云埋的身前。r/>

    r/>

    這次有微風起,藍色衛衣的帽子被掀到身后,露出了那張臉。r/>

    r/>

    沈云埋的手指剛剛離開冉寒冬的臉頰,指尖殘著余溫。r/>

    r/>

    他看著井九的臉,微微失神,然后流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說道“這么見面會不會太早了些?”r/>

    r/>

    井九沒有理會他這句話里隱著的意思,直接問道“你有權限?”r/>

    r/>

    先前在李將軍的辦公室里,他要求對方放了戰艦上的那些軍人,陳少校說自己沒有權限,那么你有嗎?r/>

    r/>

    沈云埋看著他微笑說道“我有啊!眗/>

    r/>

    這位星河聯盟最出色的公子確實生得極美,隨意一笑便有顛倒眾生的魅力。r/>

    r/>

    井九看了他兩眼,說道“你是飛升者的后人?”r/>

    r/>

    這句話準確的意思是,此人是朝天大陸的飛升者與星河聯盟人類的血脈。r/>

    r/>

    沈云埋說道“這里不是仙界,也不是什么上界,你要改一下習慣,那叫破繭者!眗/>

    r/>

    井九不在意這些,也沒有與對方認半個老鄉的想法,繼續問道“權限?”r/>

    r/>

    沈云埋確認了他的來意,看著他的眼睛說道“你與他們確實有些不同!眗/>

    r/>

    冉寒冬這時候才醒過神來,看了井九一眼,沉默地退到了遠處。r/>

    r/>

    沈云埋繼續說道“放人不可能,那些知道你秘密、知道我們秘密的人都要死,戰艦上的那些人已經死了!眗/>

    r/>

    井九說道“不會,如果他們死了,你也就死了!眗/>

    r/>

    這不是威脅也不是恐嚇,而是客觀敘述,平靜而有力量。r/>

    r/>

    “你知道我是誰嗎?”r/>

    r/>

    沈云埋的眉極好看地挑了挑,語氣忽變說道“這是不是很像反派常說的話?這種話確實沒有什么力量,只能徒惹嘲笑,但……我很有力量!眗/>

    r/>

    井九說道“我大概知道你是誰!眗/>

    r/>

    沈云埋抬手輕撫自己如瀑般的黑發,帶著些無趣的意味說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誰,那又怎么敢動我呢?就算你與那些破繭者不同,可能有些莫名其妙的勇氣,忽然想要動我,你又怎么動得了我呢?”r/>

    r/>

    不待井九說話,他嘆了口氣,繼續說道“你說這樣的人生是不是很沒意思?”r/>

    r/>

    無敵便會寂寞,寂寞便會如雪。r/>

    r/>

    這話聽著有些裝腔作勢,但如果真的一個人站在峰頂多年,確實會有些無聊,或者說孤單。r/>

    r/>

    井九想了想自己這兩世的人生,說道“還好!眗/>

    r/>

    他不會覺得無聊或者孤單,只是有時候會比較煩,能夠省麻煩的事,他都很歡迎。r/>

    r/>

    沈云埋流露出一抹有趣的神情,說道“破繭者都很驕傲,我也見過,但他們都不如你這樣……”r/>

    r/>

    他想了想應該如何形容井九身上的氣質,有些不確定說道“渾然天成?”r/>

    r/>

    “他們輸過!本耪f道“我沒有!眗/>

    r/>

    沈云埋感慨說道“我知道了,你身上流露出來的那種氣息不是渾然天成的驕傲,而是天然就能讓人不愉快!眗/>

    r/>

    井九問道“說完了?”r/>

    r/>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不然會讓我再次生出虛無的感覺,為了讓你更認真一些,這樣吧……”r/>

    r/>

    沈云埋看著他認真說道“如果你輸了,鐘李子、江與夏還有那個花家的小姑娘都會死!眗/>

    r/>

    就在前一刻,他捏著冉寒冬的臉說,如果她父親死了,他就會強奸她。r/>

    r/>

    他當然不想強奸她,就像同樣不屑去殺那個星門女祭司的繼承者。r/>

    r/>

    這些只是他往桌上扔的籌碼。r/>

    r/>

    人生對他來說是一場無趣的游戲。r/>

    r/>

    井九沒有被這句話激怒。r/>

    r/>

    他的神情還是那樣的平靜,但不知道什么時候,右手已經舉了起來,向著前方點去。r/>

    r/>

    這個動作看似簡單、輕描淡寫,實際上卻是極其可怕,因為太快。r/>

    r/>

    軍部大樓里有無數人注意著這邊的動靜,有無數監控設備對準著這邊,但沒有一個人能夠看清他的出手,沒有一臺監控設備能夠捕捉到他的動作。r/>

    r/>

    那根修長的手指就像是一道最鋒利的劍,破開數十萬個空氣分子,摩擦出無數極細微的湍流。r/>

    r/>

    那些湍流里有還沒來得及發出的光芒,看著就像被高溫融化的玻離拉出的線。r/>

    r/>

    只有沈云埋看清楚了井九的動作,看到那根手指,也只有他來得及做些什么。r/>

    r/>

    衣袖輕飄,卻還沒有來得及真正飄起,只是邊緣剛剛生出第一道皺紋,他的右手也抬了起來。r/>

    r/>

    他的手指落在井九的肩頭。r/>

    r/>

    終究還是慢了一些。r/>

    r/>

    井九的手指落在了他的眉心。r/>

    r/>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了。r/>

    r/>

    但準確來說,時間從這一刻才開始按照正常的流速前行。r/>

    r/>

    這幕畫面落在所有人的眼里,所有監控設備里,絕對的靜止。r/>

    r/>

    就像是復古電影里那些拿著火銃在極短距離內瞄準對方的槍手。r/>

    r/>

    那兩根手指就像是兩把威力極其巨大的槍。r/>

    r/>

    兩個人仿佛同時摳動了扳機。r/>

    r/>

    轟的一聲巨響!r/>

    r/>

    那件白衣真正地飄了起來,像亂旗一樣卷動。r/>

    r/>

    沈云埋就像塊石頭,呼嘯破空,倒掠而去。r/>

    r/>

    劇烈的撞擊聲不停響起,極其密集,數道堅固的墻壁被接連撞斷,帶起一道煙塵。r/>

    r/>

    看到這幕畫面的人們,震驚的連驚呼都忘了,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r/>

    r/>

    軍部大樓里出現一條筆直的通道。r/>

    r/>

    煙塵漸斂,露出一道身影。r/>

    r/>

    沈云埋白衣微破,眼神略有惘然,很快平靜下來。r/>

    r/>

    他望向遠方那道藍色的身影,微微歪頭,忽然笑了笑,似乎覺得這一切很有意思。r/>

    r/>

    隨著這個動作,一滴血珠從他眉心溢出。r/>

    r/>

    那滴血被天光一照,帶著淡淡的金光。r/>

    r/>

    井九看了眼自己的左肩,藍衣上出現一道極小的細口。r/>

    r/>

    他抬頭望向遠處,心想有點意思。r/>

    r/>

    想完這句話,他便來到了沈云埋的身前,再次伸出手指,點向對方的眉心。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