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還看今朝 > 第五卷 第八十四節 天助
    兩個人一邊說著一邊走進市委大樓。

    陸健素來對沙正陽的政治和經濟嗅覺很信任,在經開區工作這一年多時間映證了無數個事實,也讓陸健對沙正陽在很多問題上的看法十分欽佩。

    “隨著改革開放帶來的經濟迅猛發展,沿海和內陸地區的差距越來越大,體現在內陸地區就是貧困地區,老少邊窮地區的情況讓人觸目驚心,中央恐怕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如何來解決這種發展不平衡,也應該要拿出一些具體的方略來,像轉移支付是不是應該向我們內陸地區傾斜呢?”

    沙正陽繼續道:“洪副總理是管金融和財政的,對工業這一塊也相當諳熟,他是專家,來我們中西部地區走一遭,肯定也是有為而來。”

    “解決貧困問題,終究還是要靠二三產業的發展,就目前來說,第二產業更為重要。”陸健也附和道:“但稅制改革之后,國地稅分流,中西部地區財力受到很大制約,發展經濟的各方面基礎設施改善急需大量資金,這就形成了惡性循環,中央應當要考慮這一點,尤其是在鐵路和高速公路這幾塊上,尤為重要。”

    兩個人就這樣說這話到了市委小會議室,參加會議的人數不多,除了經開區和真陽縣外,其他區縣并沒有參加,但是市委市政府領導卻來了不少,但還缺幾位,而市直機關中的公安、城建、計委、經貿委、交通等部門一把手都到了。

    看見沙正陽來,夏侯通也連忙招手,二人坐在了一塊兒。

    “馮書記主持開了一個簡短的碰頭會,說了一下大概,這才決定干脆先把工作研究一下,討論中央領導來宛州,我們把什么拿給中央領導看,要先把這個大原則確定下來,所以大家要來議一議。”

    夏侯通壓低聲音道:“因為中央領導來的目的主要有兩個,一是嘉州直轄,二是中西部地區的脫貧扶貧工作,同時要結合發展經濟來推進脫貧扶貧工作,前者和我們沒什么關系,主要是第二條,如何把發展經濟和脫貧扶貧結合起來。”

    “那市委有什么意見?”沙正陽顯得很云淡風輕,既然確定了看經開區和真陽,這是發展經濟的一面,估計看桐山和大野就是脫貧這一塊的工作了。

    “市委現在有分歧,看桐山和大野,恐怕很難讓領導滿意,雖然這兩縣都是國家級貧困縣,但問題是在脫貧上沒有太多的看點,老一套拿出來,只怕難以給領導留下深刻印象。”夏侯通皺著眉頭道。

    沙正陽看了看四周,桐山和大野的書記縣長還沒有到。

    “這樣一個機會,恐怕市里要考慮清楚,脫貧工作你不能光讓領導看到貧困的一面,還要看到你黨委政府為老百姓脫貧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那些成績,這才是關鍵。”沙正陽很冷靜,“從這個角度來說,桐山和大野都不合適。”

    “那正陽你覺得誰更合適?”一個聲音從后面傳過來,是葉和泰,站在他旁邊的是組織部長姚立波。

    沙正陽和夏侯通站起來,沙正陽笑了笑,“葉書記,姚部長。”

    “正陽,葉書記問你誰更合適,我們都很想知道這個答案呢。”姚立波也很年輕,當然不是相對沙正陽,而是相對于市委其他班子成員,剛滿四十,算得上是市委市府班子最年輕的成員了。

    “真陽。”沙正陽沒客氣。

    “哦?你覺得真陽在發展經濟和脫貧致富上做得很好?”葉和泰笑了起來。

    “要說做得好的地方也不少,但是要結合起來能看的,不多,另外,我個人覺得來的如果是洪副總理的話,恐怕省里和市里也還需要考慮一下當前國家正在推進的幾項重要工作,以及洪副總理分管的工作,或者說就是洪副總理正在抓的幾項工作,這樣可能更容易給領導留下深刻印象。”

    沙正陽的話讓葉和泰和姚立波都大為感興趣,只是這會兒馮士章和杜國建也進來了,會議馬上就要開始,葉和泰和姚立波都沒有再深問下去,只是點點頭就進了內圈那一層橢圓形的會議桌。

    會議先由杜國建介紹了一下中央領導可能近期要來宛州視察工作的情況,并具體介紹了領導此次來的主要目的,也談到了到宛州要看的內容,同時也點了這幾個區縣的名,讓他們介紹準備情況。

    大野和桐山介紹的內容都乏善可陳,更多的是在介紹兩縣的自然地理環境不佳,脫貧面臨的困難,并沒有更多的介紹縣委縣政府在脫貧工作采取了哪些具體措施,具體取得了哪些明顯成效。

    馮士章和杜國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這光是介紹客觀條件惡劣,基層黨委政府和老百姓面臨的脫貧困境,這樣的視察參觀點有何意義?這不是故意在給市委抹黑,起碼也是工作業績欠缺的表現了。

    可問題是這一次洪副總理來看的主要方向就是如何解決脫貧致富中遇到的問題,你不可能讓洪副總理去看經開區的招商引資項目,看企業如何發展,而要讓經濟發展和脫貧致富結合起來。

    也不能說招商引資和企業發展與脫貧致富沒有一點關系,但是總感覺聯系不太緊密,缺了點兒什么。

    葉和泰、陰朝鳳、明永昌以及姚立波等人也都微微皺起眉頭,大家都感覺到中央領導這么來一趟不容易,但是卻不是來看經濟發展,而是看脫貧致富,這就有點兒錯位了。

    錢正和夏侯通也介紹了經開區和真陽縣準備的參觀點,主要都是以招商引資項目和企業為主,明永昌則重點提到了經過改制現在已經蒸蒸日上的高升電子和三洋若斯電器。

    會議散了,其他人都離開了,只剩下市委市政府班子成員。

    “我覺得這樣效果恐怕不太好。”葉和泰開門見山,“單純的看我們招商引資或者企業發展,我想洪副總理在漢都的印象會更深,如果說單純看貧困地區,夔塘和通河有幾個縣恐怕要比桐山和大野更艱苦,這樣我們恐怕很難在領導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

    “葉書記說得對,這樣選點,效果不佳,恐怕省里也不會滿意。”姚立波跟進,支持葉和泰的觀點。

    “問題是不看這些又能看什么?”陰朝鳳冷著臉。

    這準備方案是他來安排的,之前也是煞費苦心,但沒想到反響這么差。

    他也感覺到了馮士章和杜國建對此都不滿意,葉和泰和姚立波的觀點也不無道理,有漢都和嘉州的對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顯得十分平庸,宛州很難留下深刻印象。

    “我建議應該看把發展經濟和山區脫貧致富能夠緊密結合起來的項目或者區域。”葉和泰沒有理睬陰朝鳳的抱怨,沉聲道:“尤其是那些能夠一目了然立竿見影的項目,能夠切實解決農村脫貧,卻又能在經濟發展上有亮點的項目。”

    “如果是這樣,恐怕和農業相關的項目更能體現這一點。”錢正也皺起眉頭,“真陽縣倒是有幾個像樣的農業項目,也和我們經開區的工業項目息息相關,問題是就怕有些來不及了。”

    “我看可以一試。”副市長陳秀清也加入進來,“農業和農產品加工行業,本身就息息相關,而且直接帶動農村勞動力就業,雀巢和幾家食品企業都可以納入作為選擇項,而這些企業的原料都來自于真陽的現代化農業境地的建設。”

    “馮書記,杜市長,要不我建議把夏侯通和沙正陽叫回來,聽聽他們的意見,他們肯定要比我們這樣霧里看花一般更直觀真切。”葉和泰直接建議。

    他沒給陰朝鳳半點好臉色,這個家伙囿于私義,對沙正陽很百般刁難,這種關鍵時候,這個家伙也不敢亂來。

    馮士章有些遲疑,看了一眼杜國建。

    要論農業,的確只有真陽有幾塊值得一看的點,舊營蔬菜基地,藿集那邊的雀巢奶源基地,還有武城、火坪的馬鈴薯種植地,尤其是雀巢奶源基地和武城、火坪的馬鈴薯種植基地背后都有雀巢、百事和辛普勞等國際知名企業,這的確是一個值得一看的點。

    只是如果把經開區都丟開,也不看全市其他區縣,單單只看真陽,就未免有點兒過了,也不符合馮士章的意圖。

    正在猶豫間,市委辦副主任郭通才急匆匆的進來,把一份傳真遞給了馮士章,并在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馮士章一看,臉色微微一變,嘆了一口氣:“省里通知,中央領導到宛州只有半天時間,上午到,下午就要離開,嗯,通知夏侯通和沙正陽回來,就看真陽!”

    葉和泰心中也是一寬,這是天都在幫真陽和沙正陽。

    只有半天時間,就只能看真陽了,但選擇地點則可以放在藿集那邊的山區鄉鎮,無論你是奶牛養殖還是馬鈴薯種植,結合雀巢百事這些農產品深加工行業,都能作為脫貧致富的一個舉措。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