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科幻小說 > 星臨諸天 > 第七百八十二章 太清玄都門覆滅
    r/>

    太清玄都門。r/>

    r/>

    大殿前的廣場上,這一代的掌教至尊君天正臉色蒼白地望著頭頂的天穹,萬里無云的湛藍晴空,此刻已經化為一片觸目驚心的血色。r/>

    r/>

    厚厚的血云深處,不時有粗達百丈的火龍自天而降,帶著神鬼辟易的威勢撞擊在護山大陣的光幕上,激蕩起重重漣漪,震耳欲聾的爆炸轟鳴聲震得修為不夠的弟子搖搖欲墜、肝膽俱裂!r/>

    r/>

    護山大陣已經全力開啟,整整七十二塊百丈高下、通體一片金紅、上有無數太古天書字符游走閃爍的石碑按照不同方位懸浮在半空中,共同撐起了厚達數十丈的光幕,將所有攻擊盡數擋下。r/>

    r/>

    這七十二塊石碑是一整套絕品法寶,在上古時代也是名氣頗大的重器,只是催動起來太耗法力,通常只有神仙才可以長時間發揮出它的全部威能。r/>

    r/>

    在過往的歲月里,太清玄都門的山門重地有多少年沒被人攻打過了?一萬年?兩萬年?抑或更久?r/>

    r/>

    作為元羅界天最強大的道統勢力,太清玄都門自然是高傲的,平素一直以元羅界天的玄門領袖自居,其他所有的道統與世家都應該服從他們的號令,否則就是大逆不道!r/>

    r/>

    然而今天,這家宗門的臉面卻被毫不留情地直接撕了下來、并一腳踩進泥地里!太皓星宮的那位新任掌教、一個據說成道不過百年的后生晚輩,竟然敢帶領門中精銳,前來圍攻太清玄都門。r/>

    r/>

    君天正只覺得心底的火焰熊熊燃燒,怒氣幾乎壓抑不!以他的眼界,太皓星宮在元羅界天充其量就一普通道統,整體實力和太清玄都門根本沒法比,那個秦烽居然就這樣帶人打上門來,他怎么敢?r/>

    r/>

    “……豎子!狂妄、狗膽、喪心病狂!”r/>

    r/>

    君天正嘴里喃喃地罵著,震怒恐懼的同時又有些困惑不解,太皓星宮什么時候擁有了如此可怕的力量?竟然可以一舉格殺自家的三位神仙老祖,還敢公然上門宣戰,難道他們從太虛星空深處找到了新的強大靠山嗎?r/>

    r/>

    “掌教,”r/>

    r/>

    一個核心長老急急地奔來,神色惶急地稟告著“來犯之敵的攻勢過于猛烈,護山大陣出現多處破損,恐怕守不了多久了!”r/>

    r/>

    君天正臉色一變,怒斥道“那還愣著干什么?趕緊令所有門人出動修補,再讓太上長老們協助防守,我就不信這家二流宗門真的可以攻破我們的護山大陣!”r/>

    r/>

    太清玄都門的開派祖師可是金仙修為,這套護山陣法從那時候建立、經過歷代太上長老們的持續優化改良,傳承到現在已是堅不可摧,理論上就是多位金仙聯手來圍攻,都可以支撐數年時間。r/>

    r/>

    “真、真的守不住了!”r/>

    r/>

    核心長老只是搖頭,眼神中的絕望之色掩飾不住,太皓星宮此番既然敢來,必定是做足了準備,豈會空手而歸?r/>

    r/>

    正在此刻,天空中的血云愈發濃密,蘊含著恐怖威能的火龍、雷球、庚金之氣凝聚成的利刃、方圓數丈的隕石如雨點般砸落,使得厚達數十丈的法陣光幕被層層削弱、驅動陣法全力運轉的靈石靈晶快速消耗著。r/>

    r/>

    “快……快將所有的太上長老們都請出來,調動宗門重器誓死還擊!給他們這群混蛋一點顏色看看!”r/>

    r/>

    君天正咬牙切齒地命令著,太清玄都門家大業大,秘境深處坐鎮的太上長老團,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遠勝于太皓星宮,正常情況下就是元羅界天的多家宗門道統傾力來犯,都不用過多忌憚,所以此刻的他依舊不曾完全失去信心。r/>

    r/>

    核心長老無奈地答應一聲,接過掌教令符匆匆而去。r/>

    r/>

    半空中。r/>

    r/>

    “這套陣法有些意思,比起太皓星宮的要強得多了!眗/>

    r/>

    秦烽盯著下方廣達百萬里、將整個太清玄都門主脈所有道場盡數包裹起來的大陣,或許心里有些不太服氣,不過以前的太皓星宮在這方面技不如人也是正常的。r/>

    r/>

    “主人不必介意,”r/>

    r/>

    艦靈羽澶說著“等到這場戰事結束,你就可以獲取足夠的資源對太皓星宮的護山大陣進行全面升級,或者將宗門重地整個搬遷到這里都是可以的,這地方比起太皓山脈可是要好多了呢!眗/>

    r/>

    “是這個道理!眗/>

    r/>

    秦烽點點頭,對身邊的天隕魔尊說著“繼續加強攻勢,我希望天黑之前看到這座大陣完全崩解!眗/>

    r/>

    天隕魔尊答應一聲,鼓蕩起全身法力,天空中落下的流星火雨又密集了數倍,秦烽與星暇、姬婉昕以及多位天仙長老也紛紛出手。r/>

    r/>

    尤其是他與艦靈羽澶配合,專挑護山大陣某些隱秘的薄弱處進行針對性攻擊,一道混沌星芒下去,往往就是厚達數丈的光幕潰散,駭得里面的太清玄都門長老們拼命運轉法力修補。r/>

    r/>

    太清玄都門方面不是沒有派出高手升空迎擊,只是在金仙大能面前,再多的力量都只是送菜而已,在前后二十余位天仙長老以及大批半步天仙、極天之境門人殞命,被星艦虛影吞噬獻祭之后,君天正便不敢再派出人手白白送死了。r/>

    r/>

    期間偶爾會有出門在外的弟子長老趕回山門救援,結果自不必多說,無論誰膽敢靠近都免不了一死。r/>

    r/>

    無奈之余,君天正倒是考慮過出面和談、以拖待變的心思,可惜秦烽根本不為所動,開戰之初就明確告知除非太清玄都門上下無條件投降、否則不會罷手,而且明言道儲君滄海和三位神仙長老都已被自己斬殺,如此血海深仇,導致事態已無任何轉圜余地。r/>

    r/>

    事到如今,君天正確實開始后悔起自己當初的沖動來,如果不是他過于寵愛兒子君滄海,輕信了這小子的蠱惑,請動三位神仙老祖去太皓星宮脅迫對方交出秦烽,宗門何至于會淪落到如此地步?r/>

    r/>

    只是世上沒有后悔藥,到了現在說什么都沒用了。r/>

    r/>

    “賊子,休得猖狂!”r/>

    r/>

    隨著怒斥聲,下面的山門中沖上來數道金光,為首的老者揮舞著一柄銀光燦然、宛如蛟龍的九節重锏,高亢的聲聲龍吟中,一道道長達千丈的蛟龍虛影沖著秦烽攻殺而至,居然也是一件中品靈寶。r/>

    r/>

    “寶物不錯,可你畢竟不是真正的金仙,這樣負隅頑抗又有什么意義呢?”r/>

    r/>

    天隕魔尊大手一抓,生生扛下了重锏的砸擊,秦烽輕盈地舒展裂空斷鈅戟,鋒銳無匹的戟影撕裂空間,將這位半步金仙、太清玄都門資歷最古老的太上長老當場格殺!r/>

    r/>

    下方的廣場中,掌教君天正雙眼一黑,險些當場暈厥過去,宗門的擎天柱石就這樣沒了,最后的一位神仙還要主持護山大陣,抽不開身,接下來還怎么打?r/>

    r/>

    “難道是天要滅我太清玄都門不成?”r/>

    r/>

    面如死灰的他喃喃自語著,其實這個問題早就有答案了,當天隕魔尊出現在秦烽身邊時起,他就明白以宗門的底蘊根基、絕對擋不住一位貨真價實的金仙長時間攻打,何況還有秦烽這個實際戰力不遜色于金仙的妖孽存在。r/>

    r/>

    “掌教,現在怎么辦?”r/>

    r/>

    眾多長老紛紛圍了過來,六神無主地問著,神色惶恐悲痛。r/>

    r/>

    “求援令信發出了嗎?”r/>

    r/>

    君天正咬牙問著“我太清玄都門可是元羅界天的正道盟主,太皓星宮膽敢進犯,必將受到所有正道宗門的一致圍攻!”r/>

    r/>

    長老們面面相覷,那些道統的當家人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在這種關鍵時刻有幾個肯為太清玄都門出頭?何況就算有道統愿意幫忙,大隊人馬一時半會也趕不過來,緩不濟急。r/>

    r/>

    君天正旋即反應過來,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為今之計只有拼死抵抗,保護部分精英弟子和女眷沖出去,只要能夠逃進太虛星空,太皓星宮就鞭長莫及!眗/>

    r/>

    長老們對望一眼,心情沉重地點點頭,目前也只有這樣了,讓一部分突出重圍逃命,竭盡所能地保存一些火種,將來低調隱居、安心休養生息恢復實力,等到數千年、數萬年后時機合適時,再看能不能回來復仇,重振宗門基業。r/>

    r/>

    方案已定,接下來就是商議安排哪些人選撤離了,部分太上長老,所有核心長老的后人以及女眷都是要走的,還有部分根骨出色、修為尚低的精英弟子也要送走,太清玄都門上百萬年積累下來的宗門庫藏,鎮派功法典籍等等,都不能留給敵人。r/>

    r/>

    宗門里有三艘初品靈寶級的天舟樓船,里面的洞天世界都相當廣闊,要裝下這些人和資源并不難,關鍵是需要時間。r/>

    r/>

    “我們大概還需要爭取半天左右,才能夠將所有東西搬完,主要是有些嬌貴的神藥、靈獸靈寵不好伺候,此外還有不少資源并不在山門,而是分散在其他大陸和據點別院中!币晃婚L老為難地道。r/>

    r/>

    君天正沒好氣地道“外面的那些東西已經顧不上了,不要去管它,只要把宗門里的東西都搬走就行,搬不走的就毀掉!一分都不能留給太皓星宮的混蛋!”r/>

    r/>

    “趕緊去,護山大陣堅持半天時間還是沒有問題的……”r/>

    r/>

    他的話音未落,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在成千上萬的弟子門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下,護山大陣那厚厚的光幕已經到了極限,正在緩緩崩解,化為大片大片的流光消散在空中。r/>

    r/>

    下一秒,鋪天蓋地的凌厲劍光籠罩全場,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絕于耳。r/>

    r/>

    r/>

    r/>

    r/>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