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天下第九 > 第一一四零章 我叫寧城
    寧城站在這條灰色的河流旁邊微微皺眉,以他的神念,可以穿越界域,自然能瞬間知道燕霽去了什么地方,F在他的神念根本就掃不到燕霽,而這條灰色的河流卻能讓他的神念朦朦朧朧,看的不甚真切。

    這條河還帶著一些輪回氣息,顯然不簡單。燕霽所在的星球,應該只是一個尋常的仙界星球而已,一個仙界星球,竟然有阻礙他神念的輪回河?

    “給你三息時間,將剛才那個女子送上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睂幊嵌⒅矍斑@灰色的河流,他已經肯定,這條河是某一個大能的法寶。

    能施展這種帶著輪回氣息的法寶,絕對不是仙界修士,至少也是一名真正的造化境強者。

    原本只是細微波紋的灰色河流,在聽到寧城的話后,竟然咆哮起來,灰色的浪濤卷起十數丈,竟然直接轟向了河邊的寧城。

    這一刻寧城就感覺到周圍的空間一凝,很顯然,對方要通過空間鎖住他。

    寧城大怒,他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動手,是因為這人在燕霽所在的星球之中。而且寧城比誰都清楚,造化宇宙不是單打獨斗可以成功的。他寧城再強,也需要幫手。他強,浩瀚混沌之中,也有和他一樣明悟大道者。

    不說別的,造化圣道城的城主,就是這樣一個強者。

    現在他說理,對方竟然要欺他,寧城哪里還會再忍?他毫不猶豫的張手抓出了出去,一道又一道的灰濛道韻被寧城從這灰色長河之中抓了出來,咆哮的灰色大河在這瞬間似乎傻了眼,巨浪竟然就這樣凝固在空中。

    寧城可不會在意這些,僅僅是十數個呼吸時間,他手中就多了一個灰蒙的球體。這個球體中道韻流轉,充徹著輪回氣息。

    而此刻那灰色的河流卻變得清澈起來,寧城一張手,還沒有沉入水底的燕霽就被他卷了出來,落在了懷里。只是此刻燕霽臉色蒼白,雙目緊閉,氣息若有若無。

    寧城冷哼一聲,再次伸手抓向了那已經清澈的河流,被這輪回河流剝奪走的生機氣息再次落在了燕霽身上。燕霽的臉色就紅潤起來,呼吸也跟著平緩。

    一件衣服落在燕霽身上,還沒等寧城說話,這輪回河上所有的浪濤恢復平靜。一個惶恐的聲音傳來,“斬摩天無知之極,竟然冒犯道友,還請道友手下留情……”

    輪回河強大就是因為那灰色的輪回道則,現在寧城直接抓走了輪回道則,這條河和尋常河有個屁的區別?

    “斬摩天?你的實力應該不是這一界的吧?還有你這輪回河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寧城語氣平和,看起來火氣似乎已經發過了。

    斬摩天連忙答道,“我來自七界宇宙,當年宇宙大戰的時候淪落到這里。這條輪回河,本來是一界宇宙的輪回通道,被我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成了我的本命法寶。因為我的輪回河還沒有完善,所以我現在還無法現身和道友相見!

    寧城點點頭,“知道了,既然如此,你也不用輪回了……”

    斬摩天大驚,河水泛起了一陣陣的不規則浪花,他更是顫抖的叫道,“道友手下留情,我剛才并不知道……”

    只是他的話此刻已是多余的,寧城造化神槍轟了出去,整個輪回河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跟著一道血霧從輪回河中間炸開,一名還未凝實的男子從血霧中沖出來,只是這男子還沒有沖出輪回河范圍,就在虛空中化為血霧消失不見。

    不要說這個斬摩天煉化了一界宇宙的輪回通道來做法寶,就是斬摩天想要奪取燕霽的生息,就足以讓寧城殺斬摩天一千次了。

    燕霽的確是自己跳進河的,但斬摩天想要完整的輪回元神,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啊……”燕霽睜開了眼睛,當她發現自己是躺在另外一個男子懷中的時候,頓時驚叫出聲,就要掙扎起來。但是隨即她就發現,這個抱著自己的男子自己極為依賴。

    從記事起,燕霽還從未發現過這種情況。

    寧城此刻已經將燕霽放下,語氣柔和的說道,“燕霽,對不起……”

    燕霽已經裹住寧城的衣服站了起來,她驚異不已的看著寧城,好一會才說道,“我怎么會覺得你是我最親近的人?可我肯定從未見過你啊……不對,我見過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燕霽皺著眉頭,手扶著額頭,似乎陷入了困擾當中。

    寧城趕緊一道靜心決落在燕霽身上,語氣更是柔和的說道,“你不用多想,只要你能跨入仙帝境,隨時都可以回憶起來我們的過往。我叫寧城,是你的丈夫……”

    燕霽驚恐的后退了一步,她從來都不會接近任何男子,怎么可能有相公?因為她在開始修煉后,就有一種淡淡的體香。后來她查閱過很多修真資料和札記,懷疑自己擁有天香體。

    天香體的修士一旦暴露,那將再也沒有半點自由的空間,甚至生不如死。因為搶奪天香體的修士實在是太多了,可以說只要是一個修煉的,就不會不對天香體覬覦。

    寧城靜靜的看著燕霽,他愧對燕霽。如果當初不是為了搶奪那個造化之門位,無量宮主再強,也不能從他身邊殺了燕霽。

    “我總覺得我可以相信你,但請你不要說是我相公的話!比绻莿e人說是自己的相公,燕霽恐怕早就動手了?裳矍斑@個青年,燕霽始終覺得真是自己最親近的人,這是一種毫無來由的直覺。

    “燕霽,你就在這里證道仙帝吧,我幫你護法!睂幊歉惺艿某鰜,輪回重生后,燕霽修煉的也是極為艱苦。

    燕霽的資質絕對是頂級的,可因為修煉資源的匱乏,和上世一般,用過太多劣質的丹藥和雜質太多的下品仙晶。導致了現在卡在仙尊中期太長,幾乎是絕了自己的仙帝之路。

    “證道仙帝?”聽到寧城第二次讓自己證道仙帝,燕霽自嘲的笑了笑。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仙帝之路恐怕早已和她無緣了。事實她心里一樣有一種感應,一旦她證道仙帝,她將想起一件對她一生最重要的事情。

    也正因為如此,燕霽才瘋狂修煉,導致了修為進步很快,結果根基不穩,絕了自己的大道前景。

    寧城忽然抬手抓向了虛空之中,下一刻兩枚晶瑩剔透的道果就出現在寧城的手中。

    將這兩枚道果遞給燕霽,寧城語氣愈發溫柔起來,“燕霽,這兩枚道果你服了,我會給你布置一個聚靈神陣,你將在最短的時間內跨入仙帝境!

    “這是……”燕霽震驚的看著寧城手中的兩枚道果,她從未見過這種道果,可那淡淡的道果香味就讓她精神一振,甚至有了一種涅槃的感覺。她見過帝道果,那道韻氣息絕對沒有這種道果強大,甚至相差太遠。

    這種道果吃下去,她肯定能凈化自己的經脈和識海雜質。以她的資質,體內丹毒去掉,證道仙帝幾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蓪Ψ剿揪筒徽J識,如何可以用一個不認識人的道果?

    “對不起,我不認識你,我不能用你的道果,因為我無法給你什么!蹦呐聝刃纳钐帢O度渴望,燕霽依然是毫不猶豫的拒絕。

    寧城微微一笑,“我叫寧城,你現在不是很明白。等你服用了道果之后,你就明白了。你連死都不懼,自然也不會擔心區區兩枚道果!

    寧城沒有詢問燕霽為什么會主動投河,等燕霽跨入仙帝境界后,自然會想起之前的事情,然后會告訴他一切。

    寧城?怎么如此熟悉這個名字?寧城第一次報名的時候燕霽根本就沒有在意,直到這次寧城再報名,她終于覺察到了不同。

    (今天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

    tianxiadijiu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