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辣文小說 > 淫亂小鎮 > 淫亂小鎮(31)
    (31)下定了決心肏進去。

    打開門,屋裡凝滯的空氣就勐的流動起來,彷佛裡面那些肉眼看不見塵埃都活躍起來。

    梨繪已經好久沒有回家了。

    自從默許了九井和貝原之后,每天下班她就會被九井順手拽進車裡,家裡的一些日用品也陸陸續續的搬到了九井家。

    只是這幾天天氣開始轉涼,她好不容易甩開了幾乎整天黏在她身上的九井良明,一個人回了自己家。

    “嘛,衣服買新的就好了,我陪你一起去啊,不用回家啊,最重要的是我晚上不要一個人睡啊”。

    九井從背后抱住梨繪,不發情的時候就像最完美的男朋友,英俊有錢溫柔體貼,可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被他突然壓住。

    嘴裡說著一起去買衣服,但是梨繪很確定他想的就是把她拖進試衣間,雖然在這個小鎮就算不在試衣間裡也到處是糾纏在一起的男男女女,但是梨繪發現九井似乎特別喜歡在那些會讓她覺得羞恥的地方拉著她做。

    而且不時會從公司的劇本裡找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劇本來要她扮演其中的某一個,后來更是乾脆把她拖進公司為拍攝AV佈置出來的各種場景裡,貝原發現之后自然也跟著一起來了。

    果斷拒絕九井的提議之后,梨繪難得的一個人回家了。

    “梨繪!”。

    還沒進門,就聽到一聲驚呼,勐的被抱住,撞擊讓她幾乎站不穩,穩住回頭一看,是放學回家的由棲,緊緊的抱著她,整個人都要埋在她懷裡一樣。

    “由棲!好久不見了吶”。

    梨繪也很喜歡這個小姑娘,在這個荒謬的小鎮上第一個讓自己感覺到溫暖的人。

    她笑著摸了摸小姑娘的頭,“要進來一起喝茶嗎?我也好久沒有見到由棲了呢”。

    “嗯嗯!我好想你啊梨繪”。

    由棲沒有鬆開梨繪,抱著她推著進了梨繪家的門,終于放手轉身關門,哥哥由利正站在自己家門口沖他笑,由棲咬著下唇緩緩關上了梨繪家的門.“我也很想由棲啊,你先坐,我去燒水,好幾天沒回家了”。

    梨繪拉著由棲讓她坐在沙發上,家裡是開放式廚房,梨繪走過去把水燒上,又開始洗杯子。

    “梨繪這幾天是去哪裡了呢?我好擔心你啊,還沒有買新的手機嗎?”。

    由棲把書包放在沙發上,追著梨繪到了櫥柜邊,爬在她背上。

    “額……”。

    梨繪也不知道該怎么跟由棲說,有些為難,難不成要她說自己以后和公司社長同居嗎?“我聽說了,”。

    洗著杯子的梨繪看不見身后的由棲勐然陰沉下去的臉色,她心裡陽光可愛的小姑娘,變得充滿了危險的氣息,手在她看不見的地方緊握成了拳,“梨繪現在是在和九井社長交往嗎?以后都會和他住在一起嗎?”。

    “嘛,算是這樣吧”。

    梨繪有些尷尬的笑著。

    “不要”。

    由棲突然握住梨繪的手,“梨繪忘記了嗎?!你說過要離開這裡的!如果你變成和其他女人那樣,你就不能離開這個小鎮了”。

    沒有防備的梨繪被由棲突然握住手,手裡的杯子掉落發出清脆的碎裂聲音。

    “?沒有的,由棲你誤會了,”。

    梨繪試著脫離由棲緊緊摟住她的手臂,才突然發現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居然力氣大得嚇人,看上去瘦瘦弱弱的,自己比她高出半個頭居然還不能掙脫開.“我和九井社長……該怎么和你說呢?算是正常交往的情侶吧現在”。

    其實這話說出來梨繪也有些羞愧,畢竟現在除了九井還有一個貝原,但是自己并不是小鎮上無論誰都可以的那種女人,如果不是確定他們對自己真的有感情,她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的。

    “你先鬆開我好嗎?由棲,稍微有點疼”。

    緊緊貼著自己的由棲讓梨繪有種奇怪的感覺,但一時也來不及細想,低頭看碎掉的杯子卻發現由棲細長的小腿上有細細的鮮血流下來,怕是被飛濺的碎玻璃劃傷了,“你受傷了!快坐下,我幫你看看”。

    轉身扶著由棲回到沙發上坐好,從茶幾下拿出醫療急救箱,半跪在地上看了看由棲的傷口。

    “還好,只是劃破了,要是玻璃濺進裡面那可要去醫院的”。

    梨繪舒了口氣,找出急救箱裡的醫用紗布給由棲貼上。

    “對不起,”。

    由棲臉色蒼白,試探著把微微顫抖的手放在了正為他處理傷口的梨繪頭上,輕輕的摩挲了幾下,“梨繪不要討厭我”。

    “怎么會?”。

    梨繪笑著抬起頭看了一眼由棲,又低頭繼續給她處理傷口,“我不會討厭由棲的,畢竟你這么可愛呀”。

    處理好傷口,梨繪站起身摸了摸由棲軟軟的臉,轉身去打掃碎玻璃了。

    由棲愣愣的把手覆上被梨繪摸過的地方,下定了決心。

    “梨繪,我回家拿點東西再過陪你”。

    “怎么?我們家的乖孩子由棲終于決定下手了嗎?”。

    朝倉由利抱著雙臂斜靠著門,勾著嘴角笑看著呆呆坐在床上拿著一個小玻璃瓶的弟弟。

    “嘛,雖然這個是我給你出的主意,藥也是我幫你弄來的,但是還是要提醒你”。

    由利走到由棲身邊,彎下腰把一隻手搭在由棲肩上,額頭碰著由棲的額頭.“走出了這一步,你就沒有回頭路了。你也知道,她對你沒有半點意思,如果你真的做了這事,不會有好結果的。你要想清楚”。

    “可是梨繪已經等不到我長大帶她離開這裡了”。

    由棲握緊了手裡的瓶子。

    “來了來了”。

    梨繪穿著拖鞋跑過去開門,打開門,是換來居家服笑得一臉燦爛的由棲。

    “梨繪,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嗎?哥哥有事不在家,我一個人好無聊,有好多話想和你說呢”。

    “嗯!當然可以了”。

    梨繪也很高興,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拒絕九井要到她家裡來的事了,“快進來,外面好冷的”。

    兩個人一起吃了梨繪煮的蕎麥面,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到好晚,終于準備休息了。

    “由棲要先洗澡嗎?我這裡有沒穿過的浴衣”。

    梨繪從柜子裡拿出一件新的浴衣給由棲。

    “不用,梨繪先洗好了,我能看看你的房間嗎?”。

    由棲好奇的倒在梨繪寬大柔軟的床上。

    “當然可以啦,那我先去洗澡,你隨便看吧”。

    梨繪拿著自己的睡衣進了浴室,不一會裡面傳來嘩嘩的水聲。

    由棲看著玻璃上倒影出的玲瓏有致的身軀,他輕輕的走近,伸手撫摸著倒映在玻璃上的身影,滑過高高挺立的乳房,平滑的小腹,纖細的腰,挺翹的臀,微微張開的雙腿間.深深的輕呼出一口氣,他回到了床邊,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打開了開關.這是由利給他弄來的東西,盒子的蓋子上都是小孔,裡面裝裡瓶子裡的液體,下面是用電子的加熱器,打開開關,裡面的液體就會變成氣體散發出來。

    他把這個東西放在了梨繪的床底下。

    靜靜的坐在梨繪的床上,耳邊是嘩嘩的水聲,玻璃上印出了她的一舉一動,彎下腰搓洗下身時垂下晃動的乳峰,翹成誘人弧度的臀部,明明那藥現在還不會蔓延開,可是由棲卻覺得口乾舌燥,下身慢慢充血腫大,把齊膝的裙子撐了起來。

    “我洗好了,由棲你去洗吧”。

    穿著睡衣走出來,拿著雪白的毛巾擦拭著長髮。

    “嗯,我進去了”。

    由棲笑著抱起梨繪給自己的浴衣,遮住下腹,急匆匆的進了浴室。

    彌漫的水汽裡有著梨繪的香味,由棲閉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站在鏡子前,一點點的解開了自己的衣服。

    比一般男孩子更白皙的肌膚,就像真的女孩一樣,稍顯單薄的身體隱隱勾勒出肌肉的形狀,其實十分有力。

    裙子也掉落在濕滑的地上,褪下黑色的三角內褲,幾乎包裹不住的巨大男根跳了出來,和纖細的身材完全不同,那東西又粗又長,赤紅的顏色,高高翹起幾乎要到肚臍,看上去十分猙獰。

    他很小心的背對著外面,怕會被梨繪隔著玻璃發現.將脫下來的衣服放到了一邊。

    “由棲,我去客廳找個東西,你慢慢洗”。

    “好的”。

    由棲答應了一聲,聽見房間的門打開又關上,緊繃的身體才放鬆下來,打開了蓮蓬頭,稍涼的水珠灑落了下來。

    他看了看自己胯下興致高昂的陽具,淋了冷水也不管用,一想到剛剛梨繪就是赤身裸體的站在這裡,心裡的火怎么也壓不住,腦子裡全是夢到過的那些把梨繪脫光壓住的畫面。

    看著不時不受控制彈跳兩下的欲望,要是不解決,從浴室出去就會引起懷疑吧,那樣等不到藥生效就會被梨繪趕出去的。

    四處環顧,他看見了收納籃裡剛剛被梨繪脫下的粉色蕾絲小內褲,小心翼翼的把它從籃子裡提出來,蓋在了腫脹的欲望上,閉著眼上下擼動。

    緊閉著嘴唇,不讓低吟露出來,喉頭上下滑動,臉色潮紅,想著一會就把梨繪剝光,狠狠的佔有她,什么都不管。

    “呼……嗯……梨繪……嗯”。

    最終還是忍不住,悶哼著呢喃著梨繪的名字,少年白稠的精液洶涌的噴灑了出來,沾滿了梨繪的內褲。

    ==========================雖然好多讀者大大都更喜歡小鎮的日常肉,但是女主的主線情節我也不想放棄,畢竟是一開始促使我開這篇文的動力,算得上是沉迷日劇的產物,計畫裡的四個男主都是我喜歡的日劇角色,結果現在才出來了兩個,剩下兩個不寫出來有點不甘心啊,所以決定儘快把主線完成,接著就可以把一些關于小鎮的腦洞都寫出來了。

    謝謝大家的留言和支持,就算寫了劇情也不要拋棄人家啦~~畢竟我這么萌==================“晚安,由棲”。

    梨繪關掉了床頭的燈。

    “晚安,梨繪.”。

    由棲笑著縮進了被子裡,心撲通撲通的跳著,被子下,只穿著薄薄睡衣的梨繪,領口開得好低,豐滿白嫩的乳房露出來一大半,纖長的手臂圓潤的大腿,讓由棲下腹的火焰一直在燃燒著。

    艱難的掩藏著自己胯下的異樣,強忍著現在就把人撲倒撕光壓上去的沖動,半閉這眼,注視了漸漸睡去的梨繪,由棲的眼睛在黑夜裡閃閃發亮,像盯著食物的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空氣中若有若無的香甜味道,還有身邊躺著的梨繪身上的清香,由棲就這樣靜靜的躺著,一動不動的看著梨繪.“唔……好熱……”。

    從熟睡中被熱醒,梨繪睡意昏沉的想要推開蓋在身上的東西,身邊似乎有人貼心的拉開了壓著她的被子,繞著在身體周圍的濕熱感漸漸褪去,微涼的感覺讓她慢慢清醒。

    有冰涼的手在她身體上游移著,驅散她身上的熾熱,摩挲著光滑的大腿,然后一點點的向上攀爬,順著腿根直接插進了她的腿心裡,撥弄著私密處最嬌柔的花瓣,讓她下腹中莫名的空虛起來,想被什么東西填滿一樣。

    頭暈暈的,可是身體在叫囂著,她努力的掙扎著睜開了眼睛。

    “由……由棲!你在做什么?”。

    梨繪驚叫起來,可身體軟軟的。

    由棲撐在她身上,半長的頭髮垂下來,借著窗外透進的光,那張白天清秀可愛總是笑瞇瞇的臉看上去非常壓抑。

    身上的動作并沒有因為她的清醒而停止,反而更加的大膽起來。

    “梨繪……梨繪……喜歡你……最喜歡你了……”。

    由棲粗喘著氣,狂亂的親吻著梨繪,從額頭到臉頰.細長的中指已經齊根沒入梨繪的花穴中,在裡面攪弄按壓著,大拇指緊緊的按在黑色的陰毛中珍珠一般的陰蒂上,粗糙的指肚摩擦著,配合手指的抽動,讓梨繪的花穴迅速的濕潤,流出透明的黏液。

    “住手……啊……不要……由棲……我們都是女人……為什么……”。

    梨繪心中幾乎是崩潰的,看起來很正常的由棲居然喜歡女人?!難怪她那么喜歡黏著自己!熾熱的吻將梨繪的抗議堵住,濕熱軟滑的舌頭撬開她的唇闖入口中,裹住她的香舌細細吮允著,讓斷斷續續的呻吟從偶然鬆開的縫隙中洩露出來。

    壓著將梨繪吻得幾乎缺氧,床頭昏暗的燈也被打開,由棲才直起身,跨坐在梨繪的腰間,抽出花穴裡已經被淫水弄濕的手指,放在鼻尖嗅了嗅,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咂咂嘴,將整根手指含進了嘴裡,把上面香甜的汁液全部吞入腹中,看上去色情極了。

    “由棲……”。

    梨繪臉色漲紅了臉,看著由棲像在吃什么極為美味的東西一樣舔舐著自己的淫水。

    “很早就想這樣做了呢,”。

    由棲突然燦爛的笑起來,“靠在梨繪身上的時候,總能聞見香甜的味道,然后就一直在想,是不是梨繪身上也是這么香甜呢?果然很甜”。

    說著身子往后退,頭撲進了梨繪的雙腿間,不容她逃躲的分開了她的腿,伸出靈活的舌尖刷的舔了一下梨繪的花穴。

    “唔……”。

    呻吟才出口,梨繪就緊緊的閉上了嘴,不讓那酥麻的快感從殷紅的唇裡沖出。

    “這裡也好甜,讓我舔一下好不好?梨繪,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由棲笑著,張嘴覆上了梨繪粉紅色的花穴。

    由棲的頭深深的埋在梨繪的腿心裡,仔細的舔弄著花穴,發出汩汩的水聲,用力的把舌尖刺進梨繪的花穴裡,在裡面靈活的旋轉舔弄。

    梨繪仰著頭,緊緊咬著下唇,努力克制住自己想抬起腰讓由棲舔得更深的沖動。

    粗糙的舌尖滑過敏感的陰蒂,讓她爽得一個激靈,手緊緊的抓住被子。

    “嗚……不行……由棲……不要這樣……啊……”。

    吮吸加上舌尖的插入,又熱又緊的花穴密密的咬住那不停在穴口肆虐的舌尖,不讓它再作亂.由棲收回舌尖,張開嘴含住整個穴口,深深的吸了一口,大量的蜜液被他吸進最中。

    梨繪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

    由棲看準時機,勐的抬起身吻住了半張著的嘴,將自己嘴裡的蜜水渡了一半給梨繪.伸手捏著她的下巴,不斷的深吻著她,直到她將自己的淫水吞下,由棲才放開她。

    “為什么?由棲,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喜歡女孩子……可是我……總之我們不可以……”。

    梨繪試圖跟由棲說清楚,雖然她并不歧視性取向異常的人,但是自己絕對不會是她們之中的一員.“我當然喜歡梨繪,”。

    由棲笑著站立了起來,高高在上的俯視著梨繪,兩隻腳分開踩在梨繪身側,在柔軟的床上踩出深深的凹陷。

    由棲抬手扯著自己散落的髮絲,在梨繪目瞪口呆的注視裡,一點一點的扯掉了假髮,露出下面清爽的短髮,完全就是一個清秀的男孩子。

    “對不起,一直欺騙了梨繪,我是男孩子”。

    由棲抱歉的看著梨繪,解開了睡衣的帶子,寬大的睡衣滑落。

    原本以為只是發育太遲緩而過于平坦的胸部,隱隱有鼓起的胸肌,結實緊窄的腰線,最直觀能證明這是一個男孩子的,無疑是他胯間高高昂起的粗碩陽具,像一條火紅的蟒蛇,猙獰的頭吐著紅信,直直的俯視著她。

    “這……這……”。

    反應過來自己正抬頭看著一個男孩子的裸體,梨繪急忙偏過頭閉上了眼。

    “現在我可以喜歡梨繪了吧?”。

    由棲笑著慢慢的跪坐在梨繪的身體上,硬邦邦的粗長陽具打在梨繪軟乎乎的小腹上,熾熱堅硬的觸感讓她忍不住縮瑟了一下身體.“不行……由棲……不可以……”。

    梨繪伸手想將身上的人推開,卻不小心摸到了那個滾燙的粗長性器,來不及收回手,就被由棲拽住。

    “梨繪知道嗎?這裡每天晚上都脹得發疼,都是你的錯.”。

    拉著柔如無骨的小手按在自己的性器上,“今天看見洗澡的梨繪,恨不得馬上就把你壓倒狠狠肏進去,把你肏得哭出來也不饒你”。

    梨繪看著那看上去比自己的還要細上幾分的手腕,可是卻那么的有力,根本沒辦法把手縮回來,只能任由棲拉著在那根大得和本人完全不相配的肉棒上來回摩擦著。

    “已經沒有辦法再忍耐了,我喜歡梨繪,想要壓倒你,進入你,想要在你的肚子裡灌滿我的精液的那種喜歡.”。

    由棲動作熟練的伸手找到梨繪敏感的花核,快速的搓揉擠壓著,感覺身下的整個人都在顫抖,越來越多的淫水涌出來,把床單都印濕了。

    碩大堅硬的欲望,抵住梨繪身下的小口,前后聳動著往哪狹窄緊密的甬道裡擠去。

    “不……不行……啊……”。

    感覺到花穴入口被熾熱滾燙的圓潤頂端擠開,一點點的向裡面插進去,梨繪縮緊了花穴,卻換來由棲舒爽的長歎,雙手按住她的腰不讓她在掙扎,堅定的挺著粗壯的性器搗進了花穴深處。

    花穴裡狹小的細縫被撐開,緊緊的包裹住還想不斷向深處插的大肉棒,感覺著它的悸動。

    “好棒……梨繪裡面……好緊……”。

    由棲額頭上滲出汗來,那個小小的花穴幾乎要被撐裂了,可還有一小半的陽具留在外面。

    他閉了閉眼,抓住梨繪的臀部,下身狠狠一頂,陽具更深更重的搗進了花穴深處。

    “嗚……啊……太深了……不行……”。

    梨繪被這根粗長的肉棒插得身子痙攣得拱起來,小穴卻不由自主的收縮著,迎合身上少年的侵犯。

    “可以的……你可以的……好愛你……梨繪……”。

    腰肢往下一沉。

    “啊……”。

    被這突然更深的搗弄刺激得再次叫出了聲。

    由棲借著昏暗的燈光,仔細的看著兩人終于結合在一起的地方。

    沉浸在粉紅花穴之中的碩大陽具佈滿青筋,正勇勐的在裡面沖撞著,花穴兩邊的花瓣被一次次的抽出插入搗得不成樣子,透明的淫水被搗成了白濁的汁液,沾滿了不斷分開又貼攏的陰部。

    “嗚……好大……太深了……由棲……慢一點……”。

    梨繪早就被欲望擠走了理智,已經開始提腰聳臀的配合少年的肏干,沉迷在無邊的欲望之中。

    “慢一點怎么能讓你滿足呢?”。

    整個人的重量幾乎全壓在胯部,一次比一次更深,一次比一次更勐的砸在嬌嫩的花穴上,裝滿精液的囊袋也緊緊的壓在小穴外面,似乎再用一點勁就能把它們也一起插進去。

    由棲粗喘著,瘋狂的頂弄,沒有其他的動作,只想這樣把這個不停淫叫著的女人干死在床上,直到無法克制的酥麻感讓他渾身緊繃,聳高了窄臀,圓潤的頂端退至穴口,低吼著狠狠刺入已經在高潮中痙攣的花穴。

    瞬間釋放出濃稠的精液。

    “舒服么?梨繪……”。

    發洩過后的由棲將還沉浸在高潮的馀韻中的梨繪溫柔的抱住,不顧汗濕的肌膚緊貼在一起黏膩不已,半軟的碩大依然在顫抖著的花穴裡緩緩的移動著。

    眼神柔軟的看著星眸半閉嬌喘吁吁的梨繪,由棲細細密密的親吻著她的眉眼,點過鼻尖,落著柔嫩的薄唇上。

    在梨繪被激烈的快感沖擊還未回神,由棲將唇貼在她唇上不斷的廝磨著,梨繪半張的小嘴迷迷煳煳的伸出粉紅的舌尖舔了一下在自己唇上游移的溫軟,觸電一般的酥麻順著被舔舐的地方蔓延到身體的每一寸神經。

    “我知道你很舒服,我插進去的時候聽你叫得好聽極了”。

    微微抬起下身,即使軟掉也分量十足的陽具從滿是汁水滑膩不堪的嬌穴裡抽了出來、。

    “嗯……唔……不要……不要動……”。

    梨繪嗚咽著,已經極度敏感的內壁再也經不起任何一點震動,被淫水浸泡著的大肉棒貼著媚肉抽出去,小穴又被勾得不停張合著,擠壓著裡面一股一股的白漿往外冒。

    戀戀不捨的離開梨繪的唇,由棲伸出舌舔了舔嘴角,好不容易才得到心愛的梨繪,這樣美妙的身體,只是一次怎么夠呢?抬起梨繪無力癱軟著的一條腿,扯起被揉的不成樣子的床單,乾燥的布料輕輕的擦拭她的腿心,將粘在花穴外面的淫水擦乾,可是更多的乳白汁液正從細細的花縫裡涌出來。

    “抱歉啊,梨繪,因為很久沒有做過,稍微射得多了一點,別擔心,我會幫你弄乾淨的”。

    由棲笑著,將潔白的床單包裹在自己的中指上,輕輕的把中間的一條細縫扒開,慢慢的伸了進去。

    “啊……”。

    梨繪不由自主想要夾緊雙腿,卻只能將裹著床單的手指夾得更緊,粗糙的布料摩擦著嬌嫩的肉壁,讓她忍不住輕呼。

    由棲緊緊的盯著那個讓自己無比舒爽的花穴,明明看上去只有那么細細的一條縫,卻能將自己的碩大性器全部含住。

    手指在花穴裡輕輕的轉動著,穴裡的嫩肉被這樣突然的刺激,收縮蠕動得更厲害了,梨繪再次發出低低的呻吟,軟軟的身子也扭動了起來。

    由棲的手指連接的在梨繪的花穴裡轉動了好幾圈,還不停的往裡插。

    可是手指的長度不能進到花穴的最深處,他乾脆抽出了手指,只留一團布料在花穴裡,然后將床單留在外面的部分不斷的往花穴裡塞。

    “啊……不要……不行了……什么東西……不要再塞進來了……”。

    小穴越來越擠,裡面滿滿的精液和淫水都被吸干,讓失去潤滑的花穴更加敏感。

    粗糙的布紋摩擦著花壁,由棲依然不停的把更多的床單塞進梨繪的花穴裡,一邊往裡塞,一邊壓著轉動,讓梨繪更加銷魂的呻吟起來。

    直到花穴裡塞得滿滿當當不留一點縫隙,由棲才停下了手,看上去就像從花穴裡長出了一條白色的尾巴,更像小鎮上賣著的情趣道具,留在外面的部分軟萌可愛,插進身體裡的東西卻不停的震動旋轉,讓人欲死欲仙。

    看著這樣的梨繪由棲不由得玩心大起,就像孩子找到了喜歡的玩具,跳下床,將癱軟的梨繪拉起來,讓她半個身子靠在床上,下半身空懸出來,長長的床單從她胯間一直垂落到地上,晃晃悠悠的。

    由棲惡劣的笑著,手將床單外面的部分擰成一股粗繩,帶動花穴裡的部分一起攪動旋轉,肏得梨繪纖腰高抬,淫媚的叫喚著,一雙雪乳隨著身體的顫抖晃動出雪白的乳波,兩點鮮紅的乳頭宛如熟透的櫻桃,引人採擷.由棲的狠狠的用擰成粗繩的床單肏干著梨繪的花穴,滿是皺褶的床單蹂躪著花穴,梨繪被一條床單肏得不停扭動,雙腿直蹬,想要合攏卻被由棲緊緊握住一條腿,作惡的手還一邊扭動床單一邊按壓搓揉著黑色叢林下的粉嫩陰蒂。

    “嗚……啊……”。

    花穴裡的媚肉在不停的跳動,酥麻的快感從下體向全身擴散,一波接一波的熱流涌出,又很快被床單吸干,梨繪的尖叫一聲高過一聲,直到洶涌的熱流噴涌而出,花穴痙攣著,身子緊繃,就這樣被一條床單干到高潮了。

    “好淫蕩啊梨繪……居然被一條床單給肏得高潮了,看來你很適合這個小鎮呀……”。

    由棲一點一點的把吸飽了淫水變得濕透的床單抽出來,被撐開到極限的花穴來不及縮起,就被一根比床單更粗更長還熾熱滾燙的肉棒狠狠插了進去。

    “啊——”。

    梨繪一點也沒想到,才高潮過的花穴就這樣又被男人粗長的陽具捅開,滾燙的肉莖滿滿的塞進了花穴之中。

    只是一瞬間,才鬆軟下去的腰肢又緊繃著挺直了,花穴顫抖著吮吸住粗長的肉棒,柔軟濕熱的嫩肉不知疲倦,貪婪的把大肉棒緊緊纏住。

    腦海裡幾乎一片空白,全部的感知都集中在花穴上,連肉棒上每一根青筋微小的跳動都能清楚的感受到,讓整個花穴隨著那火熱的性器一起悸動收縮.“由棲……啊……好滿……太脹了……嗚……撐得好難受……”。

    被碩大陽具突然入侵的小穴火辣辣的不停跳動著,像在推拒又像在邀請,不停的吮吸包裹著粗大的陽具。

    “只有把裡面塞滿了,才能讓你更快樂啊梨繪.”。

    由棲和女孩子一樣白嫩的手指伸到兩人緊密交合的地方,輕輕撥開被淫水浸濕后粘在一起的細軟黑毛,指肚飛快的按壓搓揉著粉紅的小珍珠,不時重重的彈一下。

    “啊……不要啊……太麻了……由棲……嗚……別碰那裡……受不了了……”。

    梨繪哆嗦著身子,細細的呻吟著,可憐的樣子反而惹得由棲更惡劣的玩弄著她。

    那張臉,腦海裡的那張臉,明明是一個陽光可愛的女孩子,像自己的小妹妹一樣,可是現在卻把自己壓在身下,從胯間深處粗大堅硬的肉棒深深的插在自己花穴裡,就像女孩子突然長出了男人的陽具一樣。

    那個被她當做妹妹的女孩子,正用她不該有的東西折磨著她。

    “受不了?我還沒開始動呢,梨繪就受不了了么?可是我也受不了啦,再不動,怕是會死在你身上了”。

    說著伴著濃重的粗喘,體內的陽具重重的向更深的地方搗弄了一下,精瘦的臀上上下下的開始起伏,摩擦著裡面嬌媚的穴肉。

    “啊……不要動……不行了……”。

    梨繪的尖叫帶上了哭聲,連續泄身兩次,現在還被巨大堅硬的陽具狂肏著,細細的裂縫被巨物撐成圓形,隨著抽插的動作被抽出又搗入進去。

    由棲目光幽暗的看著身下媚態橫生的女人,下腹的抽插越來越用力,每一下都搗進了最深處,重重的戳進了子宮裡.“啊……太快了……由棲……由棲……”。

    想叫他停下來,可這樣嬌媚的呼喚著身上男人的名字,只能熱的他更加狂躁。

    由棲的臀飛快的聳動著,肉體撞擊的拍打聲不斷迴響在房間裡,充滿了淫糜的味道,胸前的乳肉被撞得亂顫,牽連著整個身子都在抖動著,乳根拉扯得發疼,承受不住的梨繪只好伸出手捧住自己的一對雪乳,減輕它們的晃動,下身打開迎接著由棲飛快的搗弄。

    “喜歡嗎?”。

    由棲貼近她耳邊低聲問,熾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臉上。

    粗長的肉棒狠狠的沖進狹小的子宮深處,粗大的頂端抵住最敏感的地方碾壓轉動,將四周被肏軟了的媚肉卷上性器,隨著肉棒的抽出拉扯出來,到了極限又彈回去。

    “不行了……由棲……不要了……我真的受不了……嗚嗚……”。

    泛紅的眼眶,梨繪哽咽著向由棲求饒,看上去瘦弱的小姑娘,現在把她肏得花心亂顫,淫水飛濺,白皙的肌膚上不知道留下了他的多少痕跡.“唔……那就把我夾得射出來……用你的花穴……緊緊的夾住我,讓我的精液射出來……射到你的肚子了……”。

    由棲雙手把梨繪的兩條腿掰開到最大緊緊的按住,臀部大起大落劇烈的擺動著,每一次都把陽具刺進最深的地方,又快又狠!“啊……好深……”。

    梨繪被肏得除了仰起頭繃緊身子什么也做不了,只有小穴還不斷的痙攣著。

    由棲用力的全部抽出再重重的全部搗入,狠狠的肏干了幾十記,繃直了少年消瘦的嵴背,下腹挺動,圓碩的龜頭直直的撞進了子宮,傘端的小孔射出一股又一股腥稠燙人的白漿,射得梨繪也夾緊雙腿,尖叫著達到了高潮,在一波一波精液的沖擊下暈了過去。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