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燃鋼之魂 > 第四十九章 名為悲傷的哭泣
    忽視了時間與距離,當銀星撞碎了那往昔耀眼奪目的封印之后。

    “好!”

    “打碎了嗎?!”

    “打碎了!”

    “漂亮!”

    “干得好!”

    “但戰斗還未結束,還沒到可以慶賀的時候!”

    深淵的下層,六神坐鎮的七環封印中,六位神明在短暫的短暫的交流過后,都摒去臉上的喜色,而是嚴陣以待的凝視著極黯深淵的深處,因為祂們知道,之前的一切奮斗,只不過是為了能夠‘勝利’而付出的代價,而現在,則是真正的為了勝利而戰斗的時刻了。

    能夠聽見,隱隱約約的轟鳴聲

    眺望無盡遠方,冥河的終點,在那里,諸神能夠看見,無數終焉星體陷阱的背后,重生封印真正的核心部位,有層層疊疊,無比巨大的物質洪流與正朝著前方奔流。

    被擊碎了約束自身的封印,被強制壓縮了數千年的混沌力量開始瘋狂的朝著外界噴涌,大片大片的混沌凝塊混雜著破碎的世界殘骸在黑暗中飛馳,這些脫離了束縛的混沌凝塊就如同一顆顆質量無比沉重的隕石,就這樣拖拽著長長的暗色軌跡,撞擊在黑洞陷阱上。

    不過頃刻之間,整個極黯深淵中就回蕩起一陣低沉的嗡鳴聲,緊接著,整個冥河都開始劇烈的震動。

    很快,一陣陣清脆的啪嚓碎裂聲從黑暗深處蔓延而出,就像是某種堅固的水晶被一股巨力碾碎那樣——這聲音由遠到近,由小變大,倘若是常年居住在海邊上的人,那么他說不定會很熟悉,因為這聲音與潮汐起落,大海沉浮帶起的浪聲非常相似。

    而實際上,這的確是海浪,只是這里并不是大海,而是深淵,翻涌的也不是海水,而是無窮的混沌與世界的殘骸。

    萬界震顫,混沌自極黯之淵奔騰而出,如黑海之怒濤襲來。

    六神能夠看見,黑色的混沌海嘯,帶著低沉轟鳴與深淵劇烈的震動,如同沖垮大壩那般,將本應堅不可摧的黑洞陷阱直接摧毀,然后悍然撲向外側的七環封印!

    “來得真快。”距離內側最近的守護與進步之神叼著煙斗,拿著鐵錘,祂神情嚴肅的看著奔涌而來的混沌之潮,狠狠的吸了一口根本沒有任何煙絲的煙斗,低聲自語道:“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呢。”

    雖然說是這么說,但下一瞬,守護之神便拋下了煙斗,能夠看見,巨大的書本與鐵錘形狀的圣徽在矮人神明的身后浮現,站立于核心錨點,元素黑洞的正上方,易轍調動起自己的神力,鐵灰色的神光在便憑空化作了一圈厚實的神力巨壩。

    不僅僅守護之神如此,其他的五位神明也都嚴陣以待,不約而同的調動起神力,開始交錯著開始以神力塑造如同迷宮一般的巨壩,準備應對接下來的混沌沖擊。

    原本,諸神重啟的七環深淵封印,是為了阻止外界世界星河中,因世界被毀滅而誕生的混沌進入深淵涅槃之地,刺激到未知名邪神,令其覺醒,祂們是為了阻止外界的混沌進入內部,所以強權之神才會燃盡自己,暫時的斬斷冥河,令極黯深淵暫時與外側深淵孤立。

    但是現在,祂們的目的,則是為了阻止內部的混沌逆流回外部。

    在極黯深淵中,堆積了數千年的混沌是如此的可怖,整個深淵涅槃之地,都被足以侵蝕神力的混沌給占據,如果不是黑洞陷阱鎖住了最核心區的混沌力量,那么溢散的混沌恐怕早就將昔日重生計劃設下的錨點全部都寢室一空。

    但是現在,喬修亞擊碎了封印的核心,被壓縮了數千年的混沌頃刻爆發,甚至沖垮了那一層以黑洞作為墻壁的巨壩,逆流而出的混沌假如不加以阻止,那么結果恐怕不僅僅是深淵全滅,整個世界星河都會化作比核泄露后形成的廢土更恐怖千萬倍的混沌廢土!

    未知名邪神倘若覺醒,那么整個世界星河中不會有任何人可以幸免,但是打碎催生它的封印,同樣會造成如此恐怖的后果。

    所以,為了避免這種事的發生,七神才會與喬修亞如此分工——如果說,戰士是長矛,那么祂們就是盾牌,七神沒辦法像喬修亞那樣,背負諸神的祝福,如同流星一般貫穿混沌領域,擊碎核心的封印,而喬修亞也沒辦法和七神那樣,如同一座座山峰那般,站在深淵與正常星河的正中間,擋住從所有方向席卷而出的混沌。

    守護與進步之神并不擔憂這件事能不能成功——哪怕是祂將力量催生至自我毀滅的神滅境界,祂也一定會擋住這一波混沌浪潮。更何況,七重封印分流,哪怕是真的邪神覺醒了,恐怕也沒辦法瞬間將其打破,更不用說這些早就分散成無數個‘1’的混沌浪潮。

    最重要的問題,根本不在這里。

    “拉德克里夫呢?”

    隔著面紗,目光掃過整個混沌之潮,生命之神凝重的低聲喃喃道:“難道,他沒有順著這個混沌浪潮沖出來嗎?”

    雖然,喬修亞的確是抱著必死的覺悟前去沖進核心封印,但是那也并非是必死的任務——根據之前七神與戰士的預測,當喬修亞本體世界攜裹七神的無疆神力,撞碎核心封印的時候,他就會立刻順著爆發的混沌浪潮,沖出最危險也是最混亂的深淵核心地帶,回到七環封印之中。

    但是現在,別說是看見銀色的世界了,生命之神就連明顯的鋼之力都感應不到,至多只能看見混沌浪潮中攜裹著大量零碎的鋼之微粒。可是喬修亞卻又沒有死——憑借之前贈與他的祝福,所有神明都能清晰的感應到,喬修亞的存在之火并沒有熄滅。

    人未死,卻也沒有出現,既然如此,那么答案已經很明顯。

    喬修亞,根本就沒有出來。

    現在,他還在極黯深淵之中!

    與此同時。

    深淵涅槃之地,極黯深淵最深處,能夠看見,有一顆黯淡的銀色星辰。

    喬修亞的精神從一片渾渾噩噩的虛無中蘇醒,他立刻就意識到,自己之前原本預定好的計劃肯定出現了差錯。

    以七神儲存了千年的無疆神力為炸藥,以自己的世界之軀作為核心,喬修亞將自己化作一枚史無前例,最強最硬的鋼芯穿甲彈,直接了當的撞在核心封印之上——在那一瞬間,神力與封印符文爆發的溫度與沖擊全面超越超新星爆炸,甚至已經開始逼近創世之初的至高溫度,就連中子星都能撞碎的沖擊力在粉碎了封印的一點,進而令其如同多米若骨牌般崩潰的同時,也讓喬修亞的本體也蒙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創。

    回憶起那時的情況,喬修亞不禁下意識的感慨一聲。因為即便是被七神的無疆神力保護,在這過于猛烈決絕的自殺性沖擊中,自己能夠活下來這件事,完全就是運氣——他還記得封印破碎之后,那簡直就像是爆炸一般噴涌而出的壓縮混沌,倘若那時的自己被這混沌浪潮沖到了黑洞封印之上,可就沒有什么然后了。

    不過。

    現在,自己在哪里?

    當開始思考這一個問題的時候,喬修亞便重新在體內構筑出大量思維器官,加速思考。很快,思維漸漸恢復正常的喬修亞,不禁面露凝重。

    “這里,還是極黯深淵!”

    “我……根本就沒有被沖出去!”

    在通過觀察周圍的混沌濃度和情況,確認了這一點后,喬修亞是真的感覺到震驚了——自己還在極黯深淵中?這怎么可能?!打碎封印的那一瞬間,他就應該直接被第一波混沌浪潮沖出去了,即便是現在告訴他,他已經被沖出了七神的七環封印之外,喬修亞都不會有半點驚訝。

    唯獨停在原地……唯獨這一點無法理解!

    而就在喬修亞對這點感到不可思議的時候,突然,他又發現了更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銀色的星辰世界中央,一個極高密度的能量太陽轉動了自己的角度,喬修亞本體的核心中樞開始環視自己的軀體,然后,他便再次震驚的發現,自己的軀體外殼,也即是世界屏障上,有很多明顯損壞非常嚴重的區塊,明顯是因為之前撞擊封印時破損的,但是這些被損壞的非常嚴重的區塊,已經被某種粗淺的手法修復完畢。

    而喬修亞能夠看得出來,用來修復自己世界屏障的材料,并非是什么‘鋼之力’。

    而是混沌。

    柔和的混沌翻涌著,點點凝塊如同鵝毛大雪,覆蓋在了銀色的星辰之上,黑色的凝聚物質修復了星辰之上的損傷——或者說,填充了那些空洞的凹陷,在令星辰變得看似完整起來的同時,卻也令他的光芒愈發黯淡。

    “什么糟糕的情況。”

    喬修亞吐出一口氣,徹底從之前的昏迷中蘇醒過來的戰士,感應到自己體內的鋼之力已經陷入近乎死寂的狀態,它失去了一切神力,銀色的鋼之霧就像是普通的霧氣那樣,與混沌接觸,卻沒有半點反應。

    在鋼之力陷入‘死寂’的時候,混沌以自己的力量修復了喬修亞的傷勢,他能夠感應到,一層層溫和,但卻龐大厚重的混沌力量正在自己的星辰本體周圍凝聚,凝固。

    就像是空氣中的水分因空氣中的灰塵而凝聚,冰冷美麗的冰晶以凝結核為核心變大延伸,化作雪花。

    飄蕩的混沌霧氣需要一個核心,才能凝聚在一起,變成實體的水滴亦或是冰晶。

    僅僅是一瞬間,喬修亞就明白了過來,為何自己沒有被混沌浪潮沖出去,為什么自己居然會被混沌修復了傷勢,為什么周圍的混沌明明被他擊碎了封印核心,卻仍然沒有化作千千萬萬個‘1’。

    答案實在是太簡單了。

    在失去了圣賢的核心封印作為凝聚自身的核心之后,那崩潰的未知名邪神,本能的找上了在場的完好的第二個凝聚核心——這個核心堅固,能夠承載足夠強的力量,雖然比起原本的圣賢封印,他顯得要小上太多,但畢竟情況緊急,也沒有什么存在會在意這點。

    喬修亞感應著周身愈發濃厚的混沌力量,感受著周身愈發活性化,越來越接近‘邪神’的波動,在匪夷所思之余,他也立刻奮起反抗,鼓蕩起滔天的混沌浪潮,開始對抗對方給自己帶來的束縛。

    現在看來,或許那個一覺醒就來了侵擾整個世界星河的混沌邪神的可能性,應該是被他和七神一齊消滅了,但是,稍弱一籌,比世界星河要小,比尋常邪神更強大的邪神覺醒的可能性,卻并沒有笑死。

    極黯深淵中堆積的混沌力量實在是太多太多,多到倘若不是有著昔日黑洞構成的封印,它早就滿溢而出,倒灌進正常的世界星河——只要邪神覺醒成型,哪怕是它一開始沒那么強大,但只要后續沒有存在去擊潰,攔截它,它一樣能憑借極黯深淵的力量迅速成長到它本來能夠成長到的地步。

    為了避免這一未來的出現,喬修亞知曉,自己必須竭盡全力——能夠看見,銀色星辰之中,那顆高密度的能量恒星開始劇烈的收縮,時空驟然扭曲,世界內部頓時傳來了極度破碎的嗡鳴聲,在世界屏障內部散布的銀色金屬大陸齊齊朝著內部靠攏,整個鋼鐵之星都緊縮了整整一大圈,這瞬間就擺脫了大量原本依附在銀色星辰周邊的混沌。

    下一刻,銀色星辰急速膨脹,然后劇烈的震動著,就像是要爆炸開來那般,將周圍的混沌全數震散開——他寧肯將所有混沌修補的傷勢全都再次震裂,也絕不愿讓混沌有半點重凝的可能。

    實際上,喬修亞早就做好了自爆的準備:這件事他太熟練了,哪怕是死,戰士也絕不容許自己成為未來邪神的核心。

    但是,就在他的心中閃過‘死’這個想法的瞬間。

    喬修亞,忽然聽見了一聲哭聲。

    極黯深淵,無盡的混沌包裹中,原本奮力掙扎的銀色星辰,忽然僵立在原地。

    ——不,并不是一聲。

    而是無數聲。

    這是無窮無盡,悲傷的抽泣聲。

    孩童的,老人的,男人的,女人的,悲傷的,絕望的,嘶啞的,虛弱的。

    他們,她們,它們……所有的一切,都滿溢著哀傷與絕望,仿佛未來已經終結,長路路走到了盡頭,前方看不見任何風景。黑暗之中,愛與希望都不復存在,勇氣也早就熄滅,只剩下無盡的迷茫在黯色的痛苦中徘徊,直至沉淪的永恒。

    喬修亞嘆息著吐出一口氣,他知道,自己聽見的究竟是什么。

    那是世界的悲傷,萬物的痛苦。

    那是一個種族,一個文明連帶世界一起滅絕毀滅之時的哀歌,是它們的名字消失在世間時的哭泣。

    這就是世界的殘骸,火焰的灰燼,早已逝去的死之國度,也即是所謂的——

    混沌邪神的聲音。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