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替天行盜 > 第四百二十九章【不是偶然】(上)
    羅獵看到龍天心一身內衣就沖了出來,雖然龍天心的身材絕佳,可在這樣的情況下羅獵也沒有欣賞的心情,抓住龍天心的手,向外面逃去。他們尚未靠近大門,就聽到外面傳來尖叫和哭號之聲,顯然這些野獸已經沖進了酒店。

    羅獵抄起燭臺,將房門拉開一條縫,卻看到外面成群結隊的野獸正在瘋狂捕食著客人,一頭成年的大象剛好從門前經過,羅獵趕緊將房門關閉。

    那頭犀牛已經撞開了里面的房門沖了過來,羅獵將燭臺交給了龍天心道“我引開它,你再回去!

    龍天心驚聲道“什么?”里面已經沒有了窗戶的隔離,不知有多少野獸會沖進來?伤R上就明白了羅獵的意思,其實外面也是一樣現在已經沒有了絕對的安全區域,到處都是一個樣子。

    羅獵扯下桌布,向犀牛揮舞著,犀牛猩紅色的小眼睛被羅獵成功吸引了注意力,它先是輪番抬了一下兩只粗短的前蹄,然后低下頭顱,宛如一頭推土機般向羅獵直線沖去,根本無視前方的障礙,桌椅板凳,只要是它經行之處全都如同摧枯拉朽一般撞飛。龍天心咬了咬嘴唇,趁著犀牛主攻羅獵的時候,向自己的房間狂奔。

    羅獵在犀牛即將到來之前,猛地一抖桌布,閃身從犀牛身邊躲過,犀牛撞了個空,想要停下腳步可惜笨重的身體根本反應不過來,獨角撞在落地窗上,將這一面的落地窗又撞了個粉碎。

    一直在外面徘徊的血狼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原地騰躍撲到了犀牛的背上,一口咬住犀牛的脖子,它的牙齒雖然鋒利,可是犀牛的皮膚也極其堅韌,這一口竟然沒有咬進去,犀牛低頭將血狼甩了出去,然后低頭想用獨角將血狼的身體挑起。

    血狼行動靈活,原地一個翻滾就爬了起來,在犀牛發動攻擊之前,已經沖入房內,在嘗到犀牛的厲害之后,血狼也放棄了和它搏殺的打算。

    龍天心看了看破破爛爛的衣柜,里面爬滿了眼鏡蛇,她的行裝都在里面,可是借她一個膽子,她也不敢去拿。

    羅獵隨后跑了進來,看到龍天心仍然呆在那里,大吼道“傻愣著干什么?快走!”

    龍天心這才反應過來,跟著羅獵一起從剛才被犀牛撞碎的落地窗逃到了外面,外面極其混亂,各種動物之間的隔離帶已經被打開,動物之間彼此相互捕食殘殺,驚慌失措的客人也有不少逃到了這里,羅獵從地上撿起石塊,全力扔了出去,龍天心順著他投擲的方向望去,看到那石塊正中一頭猛虎的鼻子,砸得那頭猛虎鼻血長流哀嚎一聲,掉頭就走,放棄了攻擊他們的打算。

    羅獵向周圍看了看,很快就辨明了方向,想要脫困最好的辦法就是盡快到達停車場,在那里有不少景區的車輛,只要他們能夠上車就可以暫時躲避這些兇猛的野獸。

    龍天心跟著羅獵跑了幾步,忽然哎呦叫了一聲,卻是剛才逃跑的時候,足底不慎扎入了玻璃。

    羅獵看她一瘸一拐的樣子,無奈搖了搖頭,躬身道“你上來我背著你!

    龍天心也沒有跟他客氣,趴在了他的身上,羅獵背起她向停車場的方向大步奔跑,龍天心緊貼在羅獵的身上,她只穿了一身內衣,無論是前生還是今世她都沒有嘗試過和一個男人如此親近過,龍天心俏臉發熱,內心怦怦直跳,因為害羞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危險處境。只是覺得什么都不用去管,反正有羅獵在,他一定能夠帶著自己逃出困境。

    羅獵逃出一段距離,發現前方有二十多頭狼堵住了道路,被堵住道路的斑馬群調轉方向朝著他們跑了過來,這群斑馬有數百頭之多,還未靠近,就已經感到地面震動,宛如地震來臨。

    羅獵的臉色變了,如果被這群斑馬撞倒在地,只怕會被踩踏成為肉泥,他的目光向周圍望去,看到了不遠處有一棵大樹,羅獵背著龍天心向那棵樹逃去,來到樹下,他大聲催促龍天心上樹。

    龍天心沿著他的身體攀爬上去,踩著他的肩膀爬到了樹上,可龍天心剛剛爬到樹上,斑馬群就已經來到了近前,羅獵還沒有來得及爬上去,他的身影就被斑馬群淹沒。

    龍天心看到消失不見的羅獵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羅獵!”她竟然流淚了,斑馬群接二連三地從下方狂奔而過,卷起的煙塵讓龍天心看不清下方的情景,她的腦海也變得一片空白。龍天心從未感到如此傷心,羅獵若是死了自己怎么辦?

    狼群追逐著斑馬群從樹下經過,塵煙漸漸散去,樹下只有密密麻麻的蹄印,根本沒有羅獵的身影,龍天心失魂落魄地從樹上爬了下來,四處尋找羅獵的身影,顫聲叫道“羅獵……羅獵你在哪里?”

    龍天心忽然停下了呼喊,因為她看到不遠處一頭青狼正望著自己,龍天心咬了咬嘴唇,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這種時候,她只能依靠自己了。

    青狼緩緩向龍天心走來,越走越快,它開始奔跑騰躍,龍天心雙手揚起樹枝狠狠揮了出去,卻打了個空。

    她聽到骨骼碎裂的聲音,青狼就倒在她的面前,一塊飛來的石頭砸中了青狼的腦袋,龍天心轉身望去,卻見羅獵騎在一頭斑馬的身上,剛才正是他扔出石頭在危險關頭救了自己。

    龍天心抹去臉上的淚水,她笑了起來“我就知道你沒那么容易死!”

    羅獵翻身從斑馬身上跳了下來,剛才斑馬群沖來的時候,他已經沒時間爬上大樹,所以只能看準機會爬到了一匹斑馬的背上,他控制住了那匹斑馬,在奔行一段距離躲開狼群之后又繞行了回來,剛好看到龍天心遭遇險情,羅獵及時扔出石頭救了龍天心。

    龍天心朝羅獵走了幾步,腳印沾滿了血跡。羅獵沒有說話,轉身蹲了下去,龍天心感到一陣溫暖,羅獵雖然不說話,可仍然是關心自己的。

    羅獵看到了前面的燈光,他們距離停車場已經不遠,然而停車場的方向不時傳來槍聲和慘叫聲,看來停車場的狀況也不容樂觀。龍天心道“整個野生動物園的安防系統都出了問題!

    羅獵道“不是偶然吧?”

    不是偶然就是人為破壞,龍天心暗忖,這件事難道是針對他們?好像又不太可能,畢竟他們并沒有本來的身份入住。羅獵閃身到建筑物的黑影中,前方一人亡命逃跑,可沒跑出幾步就被后方追逐的黑熊撲倒在地。

    羅獵看到不遠處的窗戶開著,背著龍天心悄悄進入,他們從窗戶進入房內,一道黑影沖了上來,揮刀向羅獵刺去,羅獵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就勢一擰,對方發出一聲痛苦的嚎叫,手中刀當啷一聲落在了地上。

    借著外面的燈光,羅獵認出這名襲擊者竟然是他們白天所遇的大學生之一,羅獵放開了他,那大學生這才意識到進來的并不是野獸,他歉然道;“我……我們太害怕了……”

    從暗處又走出兩位女孩,都是他的同學,羅獵此前都見過,那位男同學已經被野獸殺死了。羅獵向他們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龍天心一瘸一拐地找了張椅子坐下,每走一步足底都宛如刀割。

    羅獵發現這是一間警務室,他從警務室內找到了一個醫藥箱,來到龍天心面前,示意龍天心將腳抬起來,幫她清理足底的傷口,龍天心強忍著痛。

    羅獵道“你的藥那么好為什么自己不用,留給別人用?還真是大公無私舍己為人!

    龍天心咬著嘴唇,滿頭是汗,她顫聲道“你盡情地挖苦我吧!

    羅獵道“這些野獸為何如此殘暴?”

    龍天心道“為了保持它們的野性,動物園的管理方每隔一段時間會給它們注射激素,以保證它們的野性不會退化的太厲害!

    羅獵道“也是你們公司生產的?”

    龍天心沒有說話,等于是默認。

    羅獵嘆了口氣,用鑷子將龍天心足底最大的一塊碎玻璃拽了出來,龍天心痛得慘叫了一聲。

    羅獵用止血凝膠幫助她的傷口止血,然后又幫她包扎起來。此時幾名大學生道“老虎……外面好多老虎……”

    羅獵道“有心情害怕還不如仔細找找,這里還有沒有可用的武器!

    羅獵的話起到了穩定軍心的作用,三名大學生都開始四處尋找了起來。

    羅獵將龍天心的腳包好,龍天心自始至終笑瞇瞇望著羅獵,等到羅獵結束了包扎,她柔聲道“謝謝!”

    羅獵沒有搭理她,轉身去洗了把手,透過窗戶望去,外面的混亂仍然在繼續,人們大都退到了對面的觀景臺上,那里居高臨下,易守難攻。動物園的警衛封鎖了幾個入口,可危機很快就到來了,因為觀景臺是露天的,雖然他們能夠暫時防住走獸的進攻,但是一片黑壓壓的飛禽來到了他們的頭頂。

    警衛們瞄準空中開槍,禿鷲和山鷹中彈后不時墜落下去,也有躲過子彈的猛禽撲向人群,躲在觀景臺上的人們利用石塊和木棍和猛禽近距離廝打著。

    停車場內停著不少的車輛,有部分汽車已經被掀翻,周圍有不少尸體,此前也有游客冒險沖向停車場試圖駕車離開,可是沒等他們靠近汽車就被猛獸撲倒。

    那三名大學生找到了一支霰彈槍,還發現了兩只消防斧。

    羅獵道“你們會開槍嗎?”三人同時搖了搖頭,羅獵將霰彈槍扔給了龍天心,接過一柄斧頭,向那名男學生道“我沖在前面,你負責斷后,咱們護送她們三個去那輛汽車!”羅獵指了指距離他們最近的一輛觀光車。

    男學生蒼白,雙手握著消防斧明顯在顫抖著。

    羅獵拍了拍他的面頰,大聲道“打起精神,你是男子漢,記住,男人就該無所畏懼,大不了就是一死,沒什么好怕!”

    “是……”

    羅獵道“你叫什么?”

    男學生顫聲道“周……拓……”

    羅獵道“有沒有喜歡的人?”周拓向其中一位女生看了一眼,她叫于曉蓮,周拓一直暗戀她可是還沒有來及表白。羅獵大聲道“那就為了她活下去!”他抬腳踹開了房門,一頭早已守在門口的金錢豹撲了過來,羅獵眼疾手快,一斧劈在金錢豹的面門上,金錢豹哀嚎一聲,被羅獵一斧頭劈翻在地。

    龍天心一瘸一拐地跟在羅獵的身后,羅獵給她的雙腳纏了兩層繃帶,里面的是為了掩蓋傷口,而外面的故意纏得很厚,這等于給她套了雙鞋子。

    龍天心舉槍瞄準了右側,蓬!霰彈槍將兩頭沖向他們的野狼射得倒飛了出去,落地之時已經是血肉模糊,龍天心暗贊,這槍威力不小。

    兩名女學生在他們三人的護衛下向觀光車靠近,他們行進到中途的時候,有不少野獸已經發現了他們的動向,紛紛向他們靠近而來。

    羅獵提醒他們加快步伐,龍天心槍法很準,接連射殺了五頭意圖靠近他們的野狼,此時他們距離觀光車已經不遠,羅獵大聲道“周拓,帶你同學先上車!

    titianxgdao0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