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一卡在手 > 第76章:你的眼睛瞎了嗎?
    伏犀來到新光五莊,當他放下身份加入,立即喜歡上這里。

    這里的人真誠,熱情,知足。

    他們對于生活稍微有點良好改變就感到心滿意足,集體吃個飯,還不算特別的豐盛,可是笑聲簡直沒個停歇的時候,一直在村子回蕩著。

    別說人,就連李奧家那兩條看門狗能啃上幾根肉骨頭,它們都高興得搖頭擺尾,屁顛屁顛的跟著主人打轉。

    這讓伏犀想起自己家那一只懶洋洋明明有上好精肉卻愛吃不吃的寵物狗。

    那家伙長得肉山一樣,肥肉渾身亂顫。

    一對比。

    感覺心又扎了一刀!

    人比不上還可以說自己不夠努力,可是連狗都不如是怎么回事?

    “決定了,我要在這里住下!”伏犀決定不回去了,家里一點意思沒有,還是這里好。村子里的人一個個親切熱情地叫自己伏犀少爺,到哪里都笑臉相迎,這可不是虛偽,而是發乎真心的尊敬。上桌吃個飯,不僅讓自己坐在首席,還給自己準備最好的東西,生怕自己吃得不夠好,會吃不慣,一臉的歉意。

    這種待遇。

    在家族里下輩子也別想有!

    伏犀最高興的是,這里的小孩子一點兒不怕他。

    三歲的小奶娃,敢爬到他的肩膀上,揪著他的頭發將他當馬來騎。

    銀光城那邊根本不存在這樣的弟弟妹妹,他們一個個全部跟小大人似的,特別的有禮貌,言行舉止,彬彬有禮,簡直沒有一點小孩子的感覺……

    “伏犀叔叔你好厲害!”小奶娃特別崇拜伏犀有一個體型巨大的鐵皮犀戰獸。

    “哈哈,我可是很厲害的!不過叫我哥哥就好了,不要叫叔叔!”伏犀耐心地給小奶娃糾正過來。

    “為什么?”小奶娃咬著手指頭表示不解。

    “沒結婚的就是哥哥!”伏犀很肯定。

    “真噠?”小奶娃信以為真。

    “當然!”伏犀點頭。

    “那李奧小叔為什么是叔叔呢?”小奶娃還是不解。

    “他長得像你們叔叔唄,對,就是這樣!”伏犀說了一個自認為很合理的理由。

    在另一邊。

    李奧挨個給小家伙們剪發。

    男娃頭發盡量剪短,統一之余稍作修飾,讓精神氣煥發出來。

    女娃頭發更加仔細修理,按照不同臉型不同設計,有的在頭頂上扎個沖天小辮子,有的在腦勺后面綁出兩個小尾巴,也有的在頭頂兩側梳起兩個小包包,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設計。

    比如小奶娃就是一晃一晃的沖天辮子。

    特別的可愛。

    “到我了,李奧哥哥,到我了!”鈴音已經等好半天了。

    “波普!波普!”一個體型龐大整個身體胖乎乎但又極其可愛萌的巨雀,在她的身邊不停的蹦跳。

    “……”伏犀狠狠地給自己心口一拳。

    又扎心了!

    同樣是胖乎乎。

    為什么李奧家胖乎乎的動物那么的可愛呢?

    再想想自己家里那坨一動不動卻肥肉橫溢的恐怖肉山,伏犀忽然好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大哭一場。老天,不公平啊,怎么所有的好事都讓小李奧得了呢?

    不是說一胖毀所有嗎?我這么有才華的一個人,就因為有一點點胖,臉上稍微有一點點完全不影響英俊外貌的肉肉,已經毀了一大半,最后依靠過人的才華勉強撐住不倒!

    怎么小李奧他們家的胖一點不影響外表觀感呢?

    水牛嬸胖胖的非常的親切,笑得來特別爽朗。

    小奶娃胖胖的怎么看怎么可愛。

    就連戰獸。

    胖胖的波普雀,才幾十點戰力的弱渣,同樣萌得不得了!這簡直就是違背正常事物發展規律…………

    “前面剪一個齊劉海,兩邊,咱們留下兩縷直發,這樣看起來又可愛又有動感,活力十足。耳后的頭發輕輕的攏起來,稍微修理一下就行,真漂亮!最后是馬尾辮,咱們將它提高一點點,再小小修一下,好了完美!”李奧幫鈴音快速修剪好。

    鈴音站起來,興奮地轉了一圈。

    伏犀感覺她好像在發光。

    情不自禁。

    伸手揉了一下眼睛。

    這哪是人類啊,分明就是閃閃發光的白精靈嘛!

    “太漂亮了,太可愛了,我也好想有一個這樣的妹妹!”伏犀絕望地流下了兩行熱淚,為什么小李奧的妹妹這么可愛?自己的妹妹卻擁有自己雙倍的體重呢?最絕望的是自己的妹妹還認為她是銀光城最美的一個!上天,我比不上小李奧我認了,你給我一個他這樣的妹妹彌補一下也好!

    “謝謝李奧哥哥!叭滋!”鈴音又賞李奧一個清脆的響吻。

    “誒?”伏犀看得兩眼發直。

    還有這種操作?

    我的妹妹怎么從來不會……等一下,如果我的妹妹抓住我強行親上一口,我的臉可能會腫半天吧?

    伏犀讓自己的假想嚇出一身冷汗,算了,那么恐怖的事情還是不要發生的好!

    幸好沒有發生過!

    好險!

    波普雀朝鈴音這個渾身上下煥然一新的主人發出波普、波普的叫聲。

    胖乎乎的身體繞著她一蹦一蹦。

    節奏感極強地跳起舞來。

    口中。

    一邊發出波普波普。

    鈴音看了,輕盈又快活地配合它,嬌柔的身體一邊蹦跳一邊搖擺。

    伏犀帶點期待地看向自己的鐵皮犀,體型巨大的鐵皮犀無辜地看著伏犀,不會跳舞怪我?再說我一跳舞不得地震?伏犀一想還真是,自己沒教過,怪它干嘛?可是再看體形同樣龐大的巖熊屁股一扭一扭的加進去,甚至還懂得帶著小奶娃她們一起跳舞,頓時開始懷疑人生了……

    幸好小李奧是我的小弟,否則我光是吐血都是死上一百遍了!

    伏犀揉了揉自己千瘡百孔的心口!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沒事。

    李奧他是我小弟啊,我一個大佬跟他計較什么?再說他的妹妹不是我妹妹嗎?他的巖熊是很聰明,不過我也經常投喂啊,我的功勞很大滴!

    有這么強的小弟,有這么可愛的妹妹,有這么聰明的戰獸投喂,自己還有什么好抱怨的?

    這么一想,伏犀就覺得自己的人生完整無缺再無遺憾了!

    放開心結的伏犀加入這場歡樂的農莊大餐之中。

    他拿起酒碗跟每一個人拼酒。

    直到爛醉倒地。

    這刻他感覺自己不再是孤獨的一個人,而是人群之中的熱點,是歡笑的中心,是快樂的源泉……他長期以來渴望的東西,在這里輕易就能夠獲得。直到今天,伏犀才意識到自己之前努力的方向錯了,如果換一個目標,那么自己簡直超乎想像的優秀,而且超乎想像的受人歡迎!

    “這家伙干嘛要來我們這里?他們這些大少爺不是應該在銀光城那邊吃喝玩樂嗎?”鈴音有點好奇。

    “可能他想改變一下他的生活方式吧!”李奧讓她不用在意這些。

    “要將他搬回房間嗎?”水牛嬸想知道如何處理伏犀。

    “讓他睡院子得了!”李奧擺擺手。

    滿院子的醉漢。

    能管幾個?

    再說他們喝醉了抱在一起睡不是更加親密?

    反正有鐵皮犀和大角牛幾個戰獸守著,根本不會出任何問題。

    “小李奧你也早點休息吧,泡澡的熱水我給你準備好了!彼鹛貏e心疼李奧,今天他可是大家敬酒的主要對象之一,還好身體變強了酒量也變好了,否則非跟伏犀一樣醉倒在地不可。

    “好的!”李奧沒喝醉一是身體素質變好了數十倍,二是將絕大部分的酒裝進了本命卡空間。

    伏犀仗著自己身體強悍瘋狂牛飲。

    豪邁得不行。

    而且實在。

    別人敬一碗他干一碗。

    一個村子男女老少圍著他攻,他不倒才怪呢!

    洗完澡,臨睡前,鈴音忽然悄悄的自門后探頭出來:“李奧哥哥?你明天就要走了嗎?”

    李奧走過去輕輕拍了一下她的頭頂:“我決定過兩天再去上京,因為之前已經跟同學們約好了。鈴音,現在你的實力還不行,我沒辦法帶你去探險……”

    鈴音聞言滿臉的不舍,水汪汪的大眼睛隨時要哭出來。

    李奧想了想:“這樣吧!你先在家里努力練習,我明天起教你一些秘法,你要是努力練習了,達到標準了,我就回來帶你去上京,觀看我的畢業匯演!記住,練習時間不多,只有兩個月多一點,你可要努力才有可能達標!”

    鈴音一聽,立即高興得跳起來。

    只要有機會努力。

    那么她肯定會拼命追趕,不讓哥哥把自己拋離得太遠。

    “先回去睡吧,休息好了,明天我再教你!”李奧捏捏她可愛的小鼻梁讓她早點休息。

    “哥哥晚安!”鈴音張開雙手飛撲過來,給李奧一個滿懷的擁抱,再心滿意足又帶點羞澀地逃回自己的房間。

    李奧笑著搖了搖頭。

    他躺在床上。

    一動不動。

    呼吸氣息漸漸變得悠長,渾身的能量波動一點點隱藏起來。

    巖熊注意到了主人身上的異常變化,它趕緊走到房門口,繼續盡職盡責地站崗。

    它不知道主人又要干什么,不過它知道,自己需要在主人離開的時候,看守好這個房間,看守好這個家。

    此時。

    在一千公里外。

    狂風城的上空游來了兩條自夜色降臨開始就一直向這邊趕路的虛空游魚。

    當它們來到狂風城的上空。

    根據主人的指令。

    兩條虛空游魚開始建造一個全新的空間漩渦。

    躺在床上的李奧身體慢慢地滑入影子,通過陰影小徑,閃現在天空百米高度的空間漩渦之內。

    穿過空間漩渦。

    瞬間穿梭到千里之外。

    李奧瞬移到兩條虛空游魚的身邊。

    等他自天空緩緩降落地面,任意幻化外形的幽影之戟已經按照他的意愿,幻變成了一件銀色斗篷以及隱藏在銀色斗篷內里密密麻麻的武器裝備。

    銀色斗篷怪人打扮的李奧不停地走入陰影,時隱時沒,每前進一步,都前進百米以上。

    直到來到一間叫做狂風黑十字召喚師協會的古堡大門之前。

    才停下腳步。

    李奧邁開正常步伐。

    一步步踏上狂風黑十字召喚師協會門前的臺階。

    然而,站在狂風黑十字召喚師協會門口的一個高大看守,他表情輕蔑地用手指敲了敲墻壁上醒目懸掛著的黑十字徽章:“我說鄉巴佬,你的眼睛瞎了嗎?這是什么標志你不知道嗎?用你還沒有醉醒的狗眼看個清楚明白,我們這里是狂風黑十字召喚師協會,只允許會員進內,不歡迎外人!你馬上給我滾蛋,否則,我不介意將你這個鄉巴佬活活吊死在街口那邊的木樁上!”

    “暗號回答錯誤!崩願W此時發出一種毫無人類感情色彩的機械音:“你還有一次嘗試的機會!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