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一卡在手 > 第498章:我太難了!
    李奧跟一幫老頭子談完出來。

    猛發現擂臺上,伏犀大佬被人打得滿身是血,觀眾們還不斷鼓掌,不禁有點愕然,發生了什么?

    眠花舉手。

    李奧只好聽她的報告。

    眠花小臉一本正經:“伏犀哥哥被打是好事喔!”

    李奧聽了絕倒,這是誰說的?誰那么大的仇恨要在擂臺上當眾暴揍伏犀?

    “以伏犀胖子的欠揍表現,有這種事發生,難道不是很正常的嗎?”火玫覺得沒有人想打伏犀那才叫怪呢!

    “雖然是那樣說,但總不至于發展到人人叫好吧?”李奧很汗。

    “對方用了督促伏犀突破自我的借口!绷岘嚱忉尩。

    “懂了!崩願W秒懂。

    這幫家伙還真是怕伏犀被打得不夠慘烈!

    竟然用上這樣的名義來光明正大地打他,話說回來,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迅速想出這個作為借口的人,絕對是一個人才!

    李奧有點不由好奇,問:“誰想出來的?”

    無影伸手一指那幫大叫我們是害蟲的狂歡團隊:“就是他們!”

    李奧想了想,招招手示意方巖、烏釘和火眼他們幾個同學過來:“現在交給你們一個任務,你們想辦法用各種借口加入各個跟我們密切相關的團隊,收集他們的情報。有好的東西我們可以主動扶持,有不好的也不要干預,先默記下來,到時候說不定能利用上!

    方巖他們一聽狂喜。

    他們正盼有個發揮自身特長的機會。

    要說上擂臺比賽,那不是他們最擅長的東西,不過加入各種團隊秘密收集情報嘛,這東西簡直不要太簡單好不好?特別還有李奧隊長同學的身份作為招牌,更是無往不利!

    “放心吧,別的我們不敢說,但變成一只只眼睛和一只只耳朵,我們是絕對沒有問題的!”方巖大拍胸口。

    “我的特長就是這個!”烏釘更加激動。

    對于李奧的任務。

    他們覺得這不僅是李奧給予自己表現的機會,還是及時掌控世界之門計劃如何發展的預先布局。

    能夠身為其中的一分子,貢獻自身的力量,他們不僅可以通過這個任務,印證自身價值,還能在未來結算個人功勛的時候,提前增加一筆隱形的功勛,何樂而不為呢?說句俗一點的話,未來李奧構成神國成功,自己要是實在沒有什么前途,混不出什么名堂,有了這筆功勛打底,進去李奧神國當個神民也能有個正大光明的通行證!

    至于構建共同神國。

    那個不是自己這幫渣渣可以幻想的。

    別說自己這幫渣渣了,即使是霜寒和蒼月他們,要想晉升成為神明,也是千難萬難的事情。

    所以方巖他們別的先不想,咱們混個神民作為保底,別的東西慢慢努力。

    如果自己一點功勛沒有,光是掛個同學的身份進去當神民?

    即使李奧同意。

    那么自己也沒有臉進。

    有了功勛又不同,咱們是為了共同神國立過功的,名正言順的進去當一個幸福樂無邊的神民,到時候又可以跟一幫志趣相投的損友同學一起天天快活了。

    “怎么這么快談完出來了?”玲瓏有點奇怪,她還以為李奧要談到正賽開始。

    “其實我只是走個過場,主要談的不是我,而是心眉導師他們,我在場他們反而不好談!崩願W雙手一攤。

    “我們要過去給伏犀哥哥加油嗎?”眠花覺得被打成落水狗的伏犀或許需要自己的加油才能振作。

    “你去吧!”李奧忽然想回去請教一下素琴導師。

    “好噠!”眠花高興地點頭。

    她和孤無飛近擂臺,過去給伏犀加油了。

    不僅是她,還有一大幫小精靈,看見眠花行動,她們同樣興高采烈地飛過去加油。

    擂臺上的飛沙表面雖然一本正經,可是內心樂得不行,多點人來加油正好,我再打得重一點,我這不是很偉大地制造壓力讓伏犀大佬往上突破嗎?不用力一點怎么制造突破契機?

    眠花她們的加油聲越大。

    飛沙的拳頭就越重。

    打完。

    他還給伏犀秘密傳音:“大佬你能撐得住嗎?實在不行我認輸算了,我實在打不下去了!”

    伏犀大佬只好含淚拒絕他的好意:“你一定要打,我絕對可以突破的,相信我,我有感覺了,就差一點點!”

    飛沙大義凜然地給伏犀點頭:“那請大佬你一定要堅持住,為了你的突破,我不惜背上毆打大佬的惡名,內心無比的悲痛,如果你不能堅持到底,那么我們害蟲守護團的一番苦心完全白費了!站起來,伏犀大佬,你能聽見場下的加油聲嗎?那是眠花親自帶隊給你的加油!還有歡呼聲和掌聲,無數的觀眾都在支持你!”

    伏犀本來想放棄的。

    因為太痛了。

    反正自己只有兩千戰力,打不過六千多戰力的飛沙很正常。

    既然打不過飛沙,自己又何必一定要留在場上受罪呢?這家伙可是真打,而且拳頭專往臉上打來……

    不過仔細想想,害蟲守護團的確是一番苦心。

    自己要是早早放棄了。

    那么又什么資格怎么當他們的大佬呢?

    自己這個大佬必須當得讓他們每一個人都心悅誠服才行!

    還有那些暗中嫉妒自己創建了第一個守護團的觀眾,自己也必須讓他們認可自己,自己不是沒有實力,而是隱藏起來了。話說那個遠古怪物為什么還沒有冒頭呢?只要它稍微冒一下頭,那么不管輸贏,我就有理由立即宣布停止了!

    唉!

    我太難了!

    我這個大佬當得真是太難了!

    還是小李奧的大佬好當,什么條件也不用,他甚至還從來不向自己揮拳……跟這幫有強迫癥非要自己突破提升的害蟲完全不一樣!

    在伏犀挨揍的時候。

    李奧悄悄然返回了本命卡空間。

    他感應到,虛空旋魚已經突破深淵位面的空間壁壘,很快就可以進入深淵位面了。

    表面上看這件事非常順利。

    只是。

    它們進入的是深淵。

    那可是深淵之神的真正老巢。

    所以即使再順利,自己也不能掉以輕心。

    為了防止自己在這件事情上面的判斷產生了某種不可預知的偏差,李奧決定去詢問一下素琴導師,看看她在這件事情上面的看法。

    素琴導師正在叮叮咚咚地彈著琴,李奧過來坐下,專心靜聽。

    當一曲完畢。

    他感到身心好像被洗滌過似的,充滿了純凈和寧靜,此時準備好請教的說話,一句也說不出來。

    倒是素琴導師看見了李奧站起來想走,輕擺擺手,示意他有話直說,不需要多慮。

    李奧重新坐下。

    稍微整理一下思緒:“我近來有種莫名的擔心,當我站在一個十字路口,我的選擇有可能產生事物的偏移。如果我不走捷徑,順著大道前行,可以會對整個大局有好處;如果我走了捷徑的話,選擇一些挑戰,那么說不定會增加更多的歷練和突破!

    素琴導師聽了忽然失笑:“你怎么知道什么是大道什么是捷徑?難道你以前走過?”

    李奧很想說自己是根據上輩子的記憶推斷的。

    當然他知道素琴導師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她說的是自己不能給選擇下定義。

    任何東西。

    任何事物都有正反兩個面。

    有的時候看起來是好的,說不定剛好跟事實相反;有時候看見似乎是壞的事物,真正做起來又是好的結果。

    素琴導師以手指輕輕的拂掃了一下古琴的琴弦,讓潺潺流水般的美妙和音飄揚起來:“小李奧,你難道你從來沒有意識到,你只是一個年僅十六歲的小家伙嗎?如此青春年少,理當意氣風發,干嘛暮氣沉沉,活得像一個小老頭呢?世間有什么是正確的,什么是錯誤的,在它沒有正式化為現實之前,你能準確下判斷嗎?而且即使你能夠給予一件事物下判斷,干嘛非要按照這個所謂最正確的方向去走呢?”

    李奧在想素琴導師到底想給自己一個什么啟示呢?

    他肯定她是針對自己來找的這件事。

    難道自己真的過于保守?

    李奧陷入了思考。

    素琴導師又輕輕一拂琴弦:“我想在你的心中是不是有一點點恐懼?”

    李奧微微一愕:“恐懼?我內心中真有恐懼?”

    素琴導師輕輕的搖頭:“你對于自己,內心是沒有恐懼的,這一點我可以肯定。你自己在內心世界的確是勇猛無畏的存在,不過對于身邊的親人朋友嘛,我覺得你有一點點猶豫;蛟S你不敢輕易破壞他們或者她們的命運,擔心一些事物因你而改變,這是其一;另外是你擔心你的選擇,你的某些決定,會危及他們或者她們的未來,因此產生了一點點顧慮,這是其二!

    李奧對于這個是承認的,點頭稱是。

    素琴導師抬手,向李奧輕輕一點:“在凡人的領域,在凡人的世界,你這么一點點恐懼,是沒有影響的,但是在神力或者神格可以觸及的世界,你內心任何的東西都會千百倍放大,成為致命弱點!

    李奧完全同意這一點。

    頓了頓。

    又問:“那么我該怎么做?我接下來是認準一點,不作選擇;還是聽取百家之長,擇優而定?”

    素琴導師微微一笑:“我不會告訴你怎么做,因為這是你的人生,你需要給自己作出一個帶有自己個人意愿的選擇!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的命運是注定的,那么無論你怎么走都不會錯,它都會在它的軌跡之上,即使你怎么選擇,也不會脫離其中的變化。如果你的命運是無常的,無論你怎么選擇都不可預知,它都有自身的演化,即使你如何顧慮或者如何決擇,也無法掌握其中奧妙。與其擔心多多,不如勇猛無畏,這是我的個人忠告!

    李奧站起來,向素琴導師深深一鞠躬。

    盡管素琴導師表面上沒有告訴自己到底要怎么做,不過,她暗地里已經指明了方向。

    無論對錯。

    成敗。

    又或者最后的結果是什么。

    只要勇猛無畏地去做,自然一切水到渠成。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