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一卡在手 > 第533章:新鄰居!
    大爆炸的消息傳得很快。

    附近的幾大領主幾乎第一時間獲得報告。

    不同的領主對此有不同的反應,有的對此漠不關心,態度冷淡;有的對此保持謹慎,認為有可能是新的敵人出現;有的則心生懷疑,覺得有可能是某位競爭對手在故意搞鬼,誤導局勢;還有的對此不屑不一顧,認為只不過是巡邏蟲衛它們主人制造的伎倆,借此威嚇外界,如果自己信以為真,那么才是最大的傻瓜呢!

    比如,隱惡領主巴魯便是判斷為隱藏主人使用伎倆威嚇外界這種看法的一位領主。

    隱惡領主巴魯是一位很老資格的深淵領主。

    晉升領主已經長達數千年。

    只是一直被神力壓制。

    苦無出頭之日。

    他率領種族深深潛藏在地底之下,隱忍發展,千年不出,直到神力壓制消失,才一下子爆發出自己真正的實力,瘋狂向外擴張。

    在進展一切順利的情況下,那個自己虎視眈眈的核心神秘地區,突然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能量爆炸。

    這種異常,自然被巴魯視為自己以及各位競爭對手觸及了那位神秘主人的底線。

    那位神秘主人特意制造出大爆炸來威嚇外界……

    當然。

    也有可能是某位領主與神秘主人悄悄交手,雙主爆發沖突引發的大爆炸。

    巴魯認為大爆炸到底無論是哪種可能,都是神秘主人對外展示自己真正力量的手段,越是那樣,越能反向證明那位神秘主人的虛弱。

    “繼續往我們標記的核心區域派遣更多的探路先鋒,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可以派遣出隱族統領甚至更高一級的隱族將軍。不要忘記其他五位競爭對手,你們一刻也不能放松對他們的監視,特別與我們相鄰的詭影領主和邪魂領主,這兩個家伙極有可能在某種時刻達到臨時盟約,聯手打擊我們!卑汪斪栽煨酮毺氐碾[惡王座上向他麾下的忠誠追隨者施發號令。

    “是!摈庀赂鱾強者無不聞聲低頭。

    外界并不知曉。

    隱惡領主巴魯和麾下隱族大軍的真正實力。

    其他五家領主只以為隱惡領主巴錢的實力與自己相當。

    誰也不知道,隱惡領主和他麾下的隱族只悄悄拿出一半的實力,故意偽裝自己跟周圍其他領主實力相等,暗中圖謀著更深遠長久的一統大計。

    巴魯偽裝得很成功。

    他唯一的遺憾是自己似乎太過低調了一點點,表面實力排不進前三。

    既沒有受到其他五家領主勢力的特別針對,也沒有獲得任何勢力提議聯手的請求。

    空有滿腹陰謀詭計一心用高智商想坑幾個盟友玩玩的巴魯,面對這種局面,苦無發揮的余地。不過數千年潛伏的巴魯耐性十足,他知道平衡局勢早晚會被打破,只要自己慢慢等待,其他五家肯定會按捺不住的,畢竟他們還太年輕。

    跟巴魯是依靠自身天賦修煉上去的不同。

    其他五家領主。

    多半是獲得了某種奇遇。

    比如詭影領主和邪魂領主這兩位,他們原來的天賦并沒有特別出色,只是幸運地撿到了陰影魔眼和遠古惡魔心臟,這才脫胎換骨晉升成為領主的。

    他們晉升得非?,幾百年時間已經突破到了深淵領主級別。

    不過他們的上限也相對有限。

    畢竟獲得奇遇的獲得可以帶給他們一時的突破,而不可能徹底改變他們原來的生命本質。

    “你們退下吧!等等……我看見了什么,在陰影里面,似乎有一位意圖靠近我們的大膽客人!”隱惡領主巴魯忽然發現,在陰影里面,似乎有一縷極其特殊又無比輕微的能量波動。

    他沒有出手。

    在巴魯手下的五大隱族元帥里,有一位脾氣最暴躁的爆炎元帥當場怒吼。

    超過百米之巨的恐怖炎軀往陰影揮灑出一片巖漿之瀑。

    巖漿之瀑里帶有一種殺滅超強的毀滅力量。

    即使是空間陰影。

    也無法在這種毀滅力量下支撐。

    仿佛潛伏在水面的水泡被刺針扎破了,毀滅力量一到,立即有團奇妙的影子自陰影里面輕快地跳躍出來。

    爆炎元帥正要繼續發動攻擊,隱惡領主巴魯卻哈哈大笑地阻止了他,“不要過于粗魯,驚嚇了我難得一見的遠方來客。我的客人很少,上一次像今天這樣悄悄然來到我面前還無人知曉的客人,早已經是千年以前的歷史了。自陰影位面前來,在我得力臂膀攻擊下仍然安然無恙的遠方來客,能說說你前來的目的嗎?老實說,我對你的身份有點好奇!

    奇妙的影子并沒有被發現而顯得驚惶失措。

    它懸浮在天空中。

    滋滋滋。

    隨著一陣輕微的電流閃動,正式顯出了它的原形真身。

    看上去它更像是機械放的機械生命,偏偏外表又帶有明顯的昆蟲特征,看起來又有點像深淵產物。

    “黃蜂種族的機械生命?你是詭影領主的新玩具嗎?不對,你的身上并沒有帶有那種詭影氣息,你身上的能量非常純正,你更像是來自機械境的機械生命……”巴魯一瞬間否定了對方會是自己老對手麾下的可能性,他認為這只奇特的黃蜂可能來自機械境,只是不知為什么跑到深淵位面來了。

    迷路了?

    還是另有目的?

    只見帶有黃蜂特征的機械生命一邊在天空中比劃著一種符文圖案,一邊用極其機械的深淵語緩緩開口,講述自己前來的目的。

    “陌生又神秘的領主閣下,大黃蜂向您致敬。請原諒大黃蜂的不邀自來,大黃蜂代表偉力無窮的陰影機械領主閣下,向您帶來了她的口信我們沒有惡意,如果領主閣下愿意接受一位友好又強力的新鄰居為伴,那么接下來我們彼此會有更多的善意交流甚至合作,期待我們成為朋友的那一天。以上,陰影機械領主幽雅!

    除了深淵語之外,天空中還有符文圖案羅列天空。

    它們無聲地展示著陰影機械領主的問候。

    當然了。

    如果不懂得這種源于天界的符文,那么肯定不認識它的真誠問候和實力展示。

    “原來是這樣,一位來自陰影位面并且愿意進入深淵位面發展的新領主嗎?大黃蜂,你們幽雅領主的問候我已經收到了,你可以這樣轉告她,我巴魯對于幽雅領主閣下以及你們陰影機械一族持歡迎態度,我們隱族對于新朋友從來不會抗拒和排斥,只要幽雅領主建立勢力的范圍并不與我們隱族固有地盤發生沖突,那么我們很歡迎一位新鄰居的到來!卑汪數目跉夂孟袷钦麄萬古虛空里最好的大善人。

    “非常感激!秉S蜂特征的機械生命用平緩又冷漠無情的聲音表示謝意。

    “大黃蜂,我很喜歡你,你是個讓人喜歡的小不點。如果不是我知道你有任務在身,再加上你是第一次前來我的宮殿,我的言行很容易讓你產生誤會和戒備,那么我肯定會留下你進行熱情的款待。讓人喜歡的小使者,你可以自由離開了,不用擔心,在這里,不會有任何人阻止你的離開。另外,請允許我代表我的麾下爆炎向你發動攻擊表示歉意,當時的他并無惡意,請你原諒!卑汪敱仁篱g任何一位君王都要仁慈。

    如果不知道他是深淵的領主,無惡不作,那么還會誤會他是一位天生善良的精靈族國王呢!

    帶有黃蜂特征的機械生命微微施禮表示感謝“再次感激!

    滋滋滋……

    一陣輕微的電流閃動。

    這架帶有黃蜂特征的機械生命化于無形,一瞬間融入陰影之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良久。

    隱族宮殿內一片的沉默。

    無論隱惡領主巴魯,還是他麾下的五大元帥,無不在消化著新鄰居出現的消息,因為這個消息來得真是太突然了。

    “你們都說說你們的看法吧!”巴魯示意幾位得力部下開口。

    “有沒有可能是那位神秘主人派遣出來的?”有一位外表極其老邁仿佛隨時會倒地死去的元帥緩緩開口。

    “你的猜疑并非沒有一丁點可能,不過,那位神秘主人的真正身份,我隱約能猜到幾分。如果沒有特別的意外因素,剛才的大黃蜂不可能是那位神秘主人的麾下,它身上攜帶的陰影能量太過純正了!卑汪敺裾J了大黃蜂是那片核心區域神秘主人的手下。

    微微沉吟后。

    巴魯又作出他的判斷,“我的看法是,一位新鄰居的可能性更大,但為何而來,背后支撐是天界哪位陛下,這個還需要更多的信息資料來判斷!

    剛才出手發動攻擊爆炎元帥開口,聲如沉雷“這個大黃蜂以及它背后的陰影機械領主幽雅,很有可能是針對我們來的。我懷疑它們有可能是來自機械境以及陰影位面的某個特殊種族,受到詭影領主或者其他領主的邀請,也可能是受到那位神秘主人的邀請,自陰影位面入侵我們深淵,并且前來試探我們對此的態度!

    “爆炎,你那個總是過熱的腦子總算好好的利用上一回了,我很高興!卑汪敼笮。

    “那么我們接下來的應對是全力備戰?”又一位元帥帶點試探地問。

    “不,恰好相反!卑汪敳⒉煌膺@種應對。

    “我懷疑新來的這位幽雅領主會尋找時機,向我們之中最弱的一位領主出手,它們必定會邀請我們參戰,表面上分享勝利果實,其實是借此暗中削弱我們的實力!敝澳俏煌獗順O其老邁的元帥說了出他的看法。

    “換成是我,我也會這樣做!卑汪敺浅Y澩@種判斷。

    “那我們要配合對方?”爆炎元帥帶點驚訝地問。

    “這難道不正是我們一直想要做又在短時間找不到合理借口的事情嗎?假如其他五位領主第一目標是那位新鄰居的話,那么我們身上的壓力會減少很多!卑汪敼笮。

    “尊敬的領主閣下,請您注意避免這一點,那些破銅爛鐵有可能將第一攻擊目標放置在我們身上!庇形辉獛浐鋈婚_口提醒。

    “是的,這就是為什么我并不掩飾自己強大實力的原因。相信我吧,你口中的那些破銅爛鐵,而在我看來相當強大的機械一族,它們不會愚蠢到將第一目標放置在我們身上的,它們遠遠比我們想像中更加的聰明!卑汪斪屪约旱膶傧虏灰獡倪@個問題。

    “以后我們如何反制這些機械生命?”最后一位元帥忽然提出了這個問題。

    “現在我還不能完全確定,但我已經有了一定的把握,你們只需要聽令行事即可,這一仗我們勝算極高!彪[惡領主巴魯對于跟新鄰居的合作有著謎一般的自信。

    當然他也可能是真有某種必勝的把握。

    否則不會如此淡定。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