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一卡在手 > 第583章:雖然我已經很厲害了,但我不能驕傲!
    光芒如熾,映照著空間通道亮如白晝,久久無法消散。

    等李奧煉化完這些食空蠕蟲,并將它們煉化后的能量轉化成一張張卡片。

    眠花這才松了一口氣。

    呼!

    終于數完了。

    好險數數過程中沒有出現錯漏。

    她跟同樣剛剛數完的孤無對了一下總數,發現兩個人是一樣的數字,頓時高興得不行,“李奧隊長,我們已經數完了,食空蠕蟲的總數一共是6666條,我們沒有數錯吧?”

    “干得漂亮!”李奧馬上賞她們一個大拇指。

    “萬歲!”眠花忍不住飛出來跟孤無來個愉快的擊掌,不過旋即又記起自己需要守護李奧的重任,趕緊又飛回李奧的胸衣兜里,仰著小腦袋看向李奧,兩眼滿是小星星,一副繼續給我們發放重任吧的渴望,“李奧隊長,我們還可以繼續作戰喔!”

    “你們先做好準備,到時候我會給你們更加困難的任務!崩願W一本正經地點頭。

    接下來會有更加困難的任務嗎?

    眠花聽得心里有點兒緊張。

    不過更多是興奮。

    她握著小拳頭,向著李奧輕輕的揮舞著,“放馬過來吧,眠花無所畏懼!”

    孤無拼命點頭表示同意,她對于艱苦的重任也無所畏懼,哪怕再數多一倍的數數也絕對沒有問題。

    李奧給她們獎勵了一根彩虹棒棒糖,當然口中不說這是獎勵,“給,這是給你們的戰斗補給,請迅速恢復到最佳的戰斗狀態吧!”

    “遵命!”眠花高興地飛出來,給他一個敬禮,然后美滋滋地捧著彩虹棒棒糖飛回胸兜里。

    幸好巴魯他們五大領主沒有在場。

    否則看見了這一幕。

    大眼珠子非掉落一地不可。

    至于火玫和玲瓏她們,對于李奧這種寵溺眠花想辦法逗她開心的行為早已經司空見慣。

    李奧煉化完畢,大家繼續沿著陰影之網向前趕路。

    很快樂。

    一行人追上了深遠魔王和五大領主他們。

    那是個很特殊的空間通道岔口,在岔口后面有個空間陷阱,敵人很狡猾地自空間陷阱里面召喚了一頭體型超巨型的深淵之口把守著,防止入侵者破壞空間陷阱。

    深淵之口是深淵位面的特有物種。

    它們是一個龐大的種族。

    個體大小不同。

    有的巨大。

    有的個頭跟普通的蟲子差不多。

    不過它們有個特點,體型越大的深淵之口在本能戰力越強的同時往往智力越發低下。

    雖然不是絕對,但普通現象是這樣,超巨型的深淵之口可以稱呼為深淵巨口,它們屬于惡魔怪獸,體型最少在一千米以上,最大的體型能超過十萬米,比如眼前這一只便是這種級別的存在。深淵巨口長相奇特,它們只有一個大得不可思議的頭顱,身體很小,而且更夸張的是它們的嘴巴往往占據了頭部總面積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顯得非常的畸形。

    深淵巨口吞噬各種深淵惡魔生命,但它們的吞食效果非常差勁。

    體積越大智力越低的深淵巨口吞食效果越容易出現問題。

    它們往往可以一口吞掉成千上萬的惡魔蟲子。

    結果卻只能往胃里吞入幾個。

    別的全漏光了。

    不過。

    自它們咽喉里逃脫的惡魔生命會被傳送到另外的空間,誰也不知道深淵巨口會往什么地方漏,所以這其實屬于一種目標地不可控制的傳送。

    有些魔王會在自己的放逐池里養幾只深淵巨口,然后隨意將需要放逐的目標全部扔進它們的嘴巴里。

    兩個污穢神將召喚深淵巨口守在空間陷阱里。

    自然不是指望這個智力低下的家伙能夠一直守住空間陷阱不被破壞。

    而是作為一種消耗手段,假如入侵者想破壞空間陷阱的話,那么肯定會被深淵巨口吞掉,被真正吞食的可能性極低,但能夠將入侵者遠遠的傳送離開,也不失為一種非常理想的結果。特別是傳送目的地不可控制,萬一傳送到極遠的地方,那么還真能消耗入侵者大量的時間。

    深遠魔王對于這個深淵巨口沒有興趣。

    不過食骸他很渴望得到它。

    作為巨噬之神的信徒,如果能夠向自己信仰的神明獻祭一只深淵巨口的話,那么勢必讓神明為之歡喜。深淵之口整個種族都不是巨噬之神的信徒,它們天生是巨噬之神死對頭貪婪之神的信徒,偏偏它們的能力,又涉及了巨噬之神的神職,所以巨噬之神對于深淵之口種族特別厭惡。

    事實上深淵巨口吞食效果那么差,完全是巨噬之神的神咒,否則它們即使再愚蠢也不至于沒有吞食的本能。

    “讓給你吧!”巴魯他一看陰影機械族并不著急,父親那邊也絲毫不在意,于是示意食骸出手。

    “謝謝,大家的這份情誼我將牢記在心!”食骸很激動。

    他平時是很難有機會狩獵深淵之口這個種族的。

    因為深淵之口這個種族數量很龐大。

    一旦出現。

    往往背后有貪婪之神看護,根本無法像現在這樣遇到一個巨大又落單的深淵巨口。

    “褻瀆吾主的下賤生物,看我的巨噬之牙!”食骸爆發最強戰力,身體瞬間擴張至千米之巨,只見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嘴巴全部張開,每一張嘴巴里都呈現出鋒利的牙齒。

    這些牙齒自動脫落,并且帶有食骸的意識向空間陷阱飛去,形成一道不停開合看起來極其詭異的牙潮。

    進入空間陷阱后,它們一部分被空間陷阱炸個粉碎。

    但更多強行穿過了空間陷阱。

    撕咬在深淵巨口的身上。

    它們的每一咬。

    其實都是向巨噬之神的虔誠獻祭,對于食骸本身沒有任何的能量補充或者好處,但深淵巨口會有這種帶有神性的撕咬下受創,每一口都會帶下足夠多的身體結構。不管原來防御如何,只要被巨噬之牙咬中,那么該部分的身體結構會自動轉化成獻祭之物,直接消失。

    深淵巨口對于這種神性能量攻擊感到恐懼和憤怒,立即張開巨口,同樣向那些滿天飛舞的牙齒吞去。

    一口就干掉了九成以上的巨噬之牙。

    只剩下少量的漏網之魚。

    還在繼續撕咬。

    但空間陷阱的連環爆炸很快將它們炸個粉碎。

    雖然說食骸的第一次攻擊并不算失敗,但最少他沒能取得明顯的戰斗成果。

    “我來破掉陷阱吧!”腐爛看見后面的戰戟無雙號帶隊趕了上來,深怕食骸浪費太多時間,于是站出來相助。

    只見他爆發戰力后身體膨脹到兩千米以上,變成一個腳底是腐爛深潭但身體是無數腐爛之物構成的恐怖腐爛之軀。腐爛領主的身體任何時候都有腐爛之物往下滴淌著,而且他所呆的空間,也迅速轉化成腐爛空間,明明是空無一物的透明空間,亦被腐爛之力成功污染。

    眠花看見了,雖然有戰戟無雙號的能量隔絕,可以阻擋住腐爛的臭味,但她也接受不了如此惡心的構造,立即抱著小腦袋躲進李奧的胸兜里,一副我什么都沒看見的可憐模樣。

    本來她以為惡臭沼澤的泥沼蛙已經夠臟夠臭夠惡心的了。

    哪想到跟腐爛領主根本沒法比。

    盡管隔著戰戟無雙號的機艙,但眠花還是感覺自己被腐爛領主的身體惡心得快要窒息了……她很不明白,干干凈凈的不好嗎?為什么非要把自己弄成那樣呢?難道不是漂漂亮亮的而且身體香噴噴的更受大家歡迎嗎?誰會喜歡這么可怕的腐爛之軀呢?

    腐爛領主如果能夠聽到眠花的心聲吐槽,說不定會淚流滿面。

    自己有選擇的可能嗎?

    出生就是腐爛種族。

    你讓我怎么選?

    再說在深淵位面這種地方,別人會不會喜歡你根本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你能夠強大到什么境界。

    腐爛領主不知道也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他將游動的腐爛之物統統流淌向空間陷阱,原來能把巨噬之牙連環爆炸給炸個粉碎的它,現在徹底失靈了,腐爛之物不在乎爆炸,更不在乎攻擊,相反接觸得越多,那么污染的地方越多,轉化的腐爛空間也越大。

    “吾主,賜予我吞食天下之口,賜予我吞噬天下之牙!笔澈∠蚓奘芍耱\祈禱之番,再隆重拿出他的終極大招,將身體上萬張嘴巴合攏成一個恐怖巨口,然后將黑洞般的恐怖巨口隔空噬向目標。

    那個被腐爛之物搞得痛苦無比的深淵巨口,同樣爆發最大力量。

    將嘴巴張開到極限。

    仿如一個深淵。

    迎著食骸的恐怖巨口對啃過去。

    轟!

    兩口對啃,立即爆發了一場猛烈的能量沖擊波,不僅如此,還成功引爆了達到最后搖搖欲墜的空間陷阱和積攢了無數爆炸能量的腐爛之物。

    頓時滿天腐爛之物、空間碎片和各種莫名其妙不知屬于什么生物身體結構的碎塊,滿天飛濺。

    一道臭不可聞的惡臭隨著沖擊波席卷全場。

    火玫和玲瓏她們很聰明地躲到月紗駕駛的圣甲蟲號后面,只見所有污染之物在接近百米之前即被凈化之力徹底湮滅掉。非但如此,圣甲蟲號身體的能量瞬間爆發,凈化之力百倍增長,嚇得剛剛抵御惡臭沖擊擊的巴魯、寄生和邪魂他們拼命逃跑遠離戰場。

    至于食骸和腐爛更是嚇個半死,用盡了平生的力量,瞬間飛逃出數十公里之外。

    才勉強敢停滯下來回頭觀看。

    “月紗姐姐太厲害了,如果我也這么厲害就好了!泵呋ㄓ芍缘牧w慕。

    “現在還不行,以后你也可以這么厲害的喔!”李奧安慰她。

    “真噠?”眠花太高興了。

    聽李奧這么一說,她忽然發現自己似乎也很厲害的樣子。

    嗯!

    雖然我已經很厲害了,但我不能驕傲!

    我一定要繼續加油,變得更加厲害,然后在李奧隊長這里完成更多和更加艱巨的任務!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