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幽冥仙途 > 第九章 鳳凰
    明瀾、岳明風等人并不想和無心宗結仇,也約束弟子不要趁機痛下殺手,所以無心宗的人馬退得也容易,不過幾息的時間,便遁入黑暗之中。

    李珣這時才敢靠近,而且是第一時間跑到林閣身邊,剛剛林閣三兩下就打了心殛子的手段,讓李珣看得又奇又敬,便想著大概只有在林閣身邊,才是最安全的選擇。

    這一戰持續的時間并不長,也算不得生死相搏,但三位仙師中除林閣之外,岳明風受了內傷,明瀾更是戰得幾乎脫力。

    而除李珣以外,十四名三代弟子中有八人受了輕傷,祈碧在此役展現了她高的功力獨擋三人,雖無建樹卻仍全身而退,不愧是三代弟子中的精銳。

    眾人合在一處時,李珣正向林閣懺悔:“弟子無能,累得岳師叔受傷,還只能逃開……”

    “哪有此事!痹烂黠L精悍的臉上略有蒼白,但卻笑容滿面:“林師兄,你這弟子當真了得!竟然能從無心宗兩名高手的圍捕中脫身出來……”

    他轉頭向李珣道:“不要小看那兩個從土中撲出來的家伙,那兩人一個叫宮五、一個叫宮六,是親生兄弟,一起入無心宗修道,乃是三代弟子中極厲害的角色。

    “你修道不過八年,能從那兩人手中逃脫,便等于搧了那兩人的嘴巴,也足以自傲的了!”

    李珣心中自然得意,卻只是低著頭。

    還是林閣道:“罷了,你修道不到十年,剛剛才會御劍,能有什么能耐!你知道審時度勢,及時脫離戰圈,不給大家惹麻煩,就是最聰明的做法剛那拋珠的手段,使得就很不錯!”

    如果對林閣難得的夸獎,李珣還保持那半死不活的模樣,那他就真是笨蛋了,臉上忙露出喜色,喏喏地退向一邊。

    林閣贊完李珣,心情似乎也不錯,便叫過幾個弟子,隨口指出他們在激戰中所現出的缺失。

    眾人這才知道,林閣在為明瀾掠陣的時候,竟還能分心觀察他們的戰況,且言出必中,這種眼力和見識,不愧為“連霞七劍”之。

    誰說他這百年一蹶不振的?

    當然,這個念頭小輩弟子們只是敢在心里想想,絕不敢說出來,而同輩人便沒有這個顧忌了。

    明瀾撫了一下有些散亂的長須,微笑贊道:“見師兄修為更勝往昔,方知這百年絕無虛度之事,想必宗主及各位師長,也會非常欣慰!”

    岳明風在一邊點頭贊同,忽又想起一事,從懷里拿出蛟珠,遞給林閣:“這珠子便交給師兄吧,誰知道無心宗還死不死心!

    這三顆珠子到手時,幾人誰也沒想到其中還有奧妙,此時存心感應,只心神一觸,便知道了大致的情況。

    林閣微一搖頭:“這珠子中的戾氣被‘玉辟邪’化去了大半,無心宗未必會再為此出動人手……還是由珣兒拿著吧,大約三兩天的工夫,里面的戾氣就會被化個干凈,也不會再生出這些事端了!”

    在人前林閣總是稱呼李珣為“珣兒”,但兩人獨處時卻只是你你我我的,從來沒有什么稱謂,也是極怪。

    李珣雖然覺得還是有危險,不過既然是林閣說了,他也不再推托,接過蛟珠又放回懷中。

    林閣抬頭看了一下天色,嘆道:“我們又要另找宿處了!闭f著彈指射出一道劍光,飛劍傳書向宗門報告今夜的情形。有了宗門在后面周旋,想那無心宗也不敢再有什么動作。

    事實上,這種奪寶拼殺的戲碼,在通玄界幾乎是日日上演,以林閣等人的閱歷早就看得煩了,也不會把此事放在心上,倒是李珣第一次碰到這宗門之間的打斗,感覺頗為新奇,也算是長了見識。

    幸而還沒有傷重不能御劍的人,因此在林閣的指揮下,眾人駕劍疾飛數百里,又停在了一處山林之中,林閣命眾人都去歇息,他則帶著李珣去周圍布置禁制,以防萬一。

    因剛剛那一場交戰,眾人都明白了林閣的卓實力,自然不敢有違,還比平日老實得多了。

    布置禁制乃是李珣的最愛,隨著他見識的增長,在禁制這一點上,就是林閣也不敢輕言指點。

    林閣也許心情真的不錯,竟然要李珣來貢獻創意,而他則甘做苦工,耗費真息,將禁制安上。

    李珣難得有這種機會,更是抖擻精神,與林閣在周圍轉了一圈,將禁制布得如鐵桶一般,天上地下無有不包,自覺也是近日來難得的佳作,再經林閣雄厚真息的支持,就算那心殛子卷土重來,一時半刻怕也是攻不進來。

    禁制布置完畢,李珣心情也為之一暢,看著自己的得意杰作,竟頗有些愛不釋手。

    林閣在一邊笑著看他,師徒兩人此時的情形,實是從未有過的溫馨。

    李珣也是知情知趣,他知道在這種時候拍幾句馬屁,效果比平日要好上不知多少,所以在自己盡興的同時,也常說兩句“師父真息渾厚精純”、“劍訣使用出神入化”之類的辭句。

    待他說到心殛子被兩招打跑的情況時,林閣笑了一下,打斷了他的恭維:“你既是從頭看到尾,那么你認為,我當時是如何勝他的?”

    李珣怔了怔,知道這就是考較了,絕不能隨意回答,又細思了一下,方道:“師尊攻勢凌厲,兩招之間,已占盡先機,且修為在心殛子之上,所以能戰而勝之!”

    林閣略一點頭:“你看得倒清楚,只是你也修‘靈犀訣’,難道就沒感覺到我出手之時有什么異處?”

    “異處?”李珣撓了撓頭:“師尊那兩招劍訣,都是弟子未曾接觸過的,要說異處,卻難以辨識……!”

    他腦中靈光一閃,不由得叫了一聲:“師尊您的真息……”

    他想到了所謂的“異處”,這便是林閣的真息精純程度。

    按理來說,靈犀訣的真息應是愈修愈精,最后有“氣若游絲”、“靈犀一點”的特性。

    而林閣剛剛的兩擊,真息之渾厚雖是罕見,卻與那“氣若游絲”的特性差得太遠,哪還像是個修習“靈犀訣”的高手?

    林閣唇角微露自嘲之色:“若是明璣在此,也許她三劍之內,奈何心殛子不得,但百劍之中,便能斬其于劍下!

    “若是碰到一個比心殛子強上十倍的真人一流高手,我們兩人均不是對手,但明璣必能全身而退,而我……充其量只能與那人拼個兩敗俱傷吧!”

    李珣聽不明白。

    林閣忽又換了話題,他道:“你當年攀坐忘峰,可遇過絕壁懸崖?如若不能攀上,你該如何是好?”

    李珣心中思索他的話間,嘴里漫聲應道:“自是繞路而行,尋得能上去的路途……”

    “如此方是正道!但你若繞路是否要損了時日?若是能攀上絕壁,是不是會省了很多力氣?”

    “那是自然…尊的意思是……”

    林閣長吁了一口氣,旋又笑道:“不錯,我便是那不繞彎路,直上直下的蠢材!攀上半途便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短時間看我比你要高,可待你尋到了正途,不用多久我便會被你遠遠拋下,只是懸在半空,進退無著……

    “這便是似進實退的蠢路!我走的便是這條,而你明璣師叔走的才是正道。我給你說過的一句話,你可還記得?”

    李珣腦中閃過了那六個字——學老四,莫學我!

    李珣覺得現在的氣氛有些危險,有心想勸說幾句。

    可林閣搶在他之前又是一擺手,就此背過身去,走入林間深處,只有他的話音悠悠傳來:“我能教你的也只是這么多了,以后你還是多和老四學學,至于我……”后面的話,莫名截斷,只有一聲悠長的嘆息,繚繞在草木之間。

    不知為何,李珣心頭狠狠地跳動兩下,很快的,“玉辟邪”出了絲絲涼意環繞心竅之外,這感覺也就隨之煙消云散。

    旅程還在繼續,無心宗也沒有再來挑釁,倒是宗門以飛劍傳書交代了一些事項,并說無心宗一事宗門已經接手,無需顧慮之類。

    沒有后顧之憂,這一路行來,與游山玩水倒也差相仿佛。

    只是有時找一些為害人間的妖邪來練手,李珣也終于開了葷,被林閣指派著去和一只有兩三百年修為的惡鬼拼斗,在此之前,還拿下了他的“玉辟邪”,并勒令不許其它人相助。

    結果李珣花了兩個時辰,硬是憑借著“青煙竹影”劍訣的精微變化,將那惡鬼活活磨死,自己則全身而退,引來了一片交口贊譽。

    自以此后,林閣便不再阻擋他“斬妖除魔”的熱心,也允許他參與一些比較危險的行動,權作鍛煉。三兩場拼斗下來,李珣修為無甚長進,但臨敵經驗,以及對劍訣的精微把握,卻也積累了一些,算是達到鍛煉的目的。

    這一日,眾人正在云層上飛行,林閣忽地想到了什么,做了一個手勢,眾人一起御劍下飛,落在一處高峰之上。

    本來大家還以為林閣現了什么東西,但落下地后舉目四顧,只見高峰旁浮云朵朵遮住下方景物,目力所及,卻找不到半點兒異樣痕跡。

    正奇怪的時候,林閣卻站在一處懸崖邊上,喚李珣過來:“此處是天都峰,你可知道離它最近的是什么?”

    李珣怔了怔,看著峰下厚厚的云層,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林閣搖頭一笑,袍袖輕拂,滔滔劍氣排空而出,將大片的云層分開,下方景致登時入目。

    李珣一聲叫了起來,以他的目力,云層之下數十里內的景物,均清晰可見,透過重巒迭嶂望向天地交接之處,隱隱霧靄之中,正有一處雄偉城廓匍匐在地表之上,顯出一圈青黑的顏色。

    闊別八年的記憶,再度涌回了李珣的心中,他呆呆地看向那一處所在。

    那里,是他人生的,八年的王侯歲月。

    “嵩京……”

    這正是人間帝國的都城,嵩京。

    就是珣師弟的故鄉嗎?”心性頗為活潑的齊蕓搭起眼簾,向那邊眺望,她的眼力比李珣要強得太多,李珣只能看到城墻的輪廓,而她則能夠看清楚城內的景致:“人好多!”

    這時,正是帝國中興之際,國力強盛,四海靖平,上京做為最為繁華的都市,常駐人口達兩百萬之多,只這一個城市,其人口便與通玄界的人口總數持平。

    齊蕓等人在人間界行走,大部分時間,都從荒山野嶺處御劍飛過,雖是快捷,卻感受不到人間界的繁華景象,此時難得近距離接觸一下,都感覺到頗為新奇。

    李珣卻知林閣是怎樣的想法,分明就是趁此機會讓他回家探親,李珣這時候才感覺到,林閣對他的愛護之情,絕不比任何一對師徒遜色。

    然而,他現在心中卻不是感動,而是由心底出最深沉的顫栗和恐懼。

    這些為人間繁華所驚訝的修士,哪里知道這顯盡人間榮華的大都市中,正隱藏著一位通天的魔頭?也許那魔頭此時正拿他赤紅如血的妖眸,掃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他正等著那可口的羊兒,自動送上門來!

    “珣師弟?珣師弟?莫不是歡喜得傻了?”齊蕓笑吟吟地推了他一把,將李珣從失神的狀態中給拉了出來。

    李珣知道自己失態,忙作尷尬之狀,先應付過齊蕓,又轉向林閣躬身謝道:“多謝師尊美意,弟子……”

    他喉中略有哽咽之意,卻是說不下去了,這種狀況連他自己都感到奇怪,他的演技有這么出神入化嗎?想哭就哭,還做得如此自然?

    林閣此時反倒沒有什么溺愛之情,臉上是一貫的無謂神氣:“你此次可在家中盤桓兩日,便要隨我們離去。待到水鏡之會后,你可以再回來,在家中一月,盡盡孝道……此后,你怕也是沒這個機會了!”

    他口中冷冷淡淡,但寵溺之情,卻是人們都看在眼中的。

    李珣傻了眼,他本來還想用一些日程緊張之類的理由,來個“三過家門”的戲碼,沒想到林閣的安排卻是如此合理,讓他想拒絕都不成。

    便是明瀾、岳明風,也都說此法甚善,幾個與他較熟的弟子,也開始連聲“恭喜”,如此幾下哄抬,便讓李珣連拒絕的念頭都不敢起了。

    至此,今后兩日的行程,便都定了下來。

    明瀾撫須笑道:“如此,我等也無須御劍,只從山上走下便可,也好欣賞一下這人間景色!”

    這個提議一致通過,當下眾人便收了劍,笑嘻嘻地從峰上走下。

    此時正是深秋,山上空氣清冷干燥,落葉紛飛,游人本就稀少,此處又是猿猱不過的絕峰,眾人走了一段時間也沒有見著一個凡人,估計要到山下通衢大道,才能真正見識到人世的景致。

    他們也不急促,隨意指點山水,興致極高,尤其是天都峰下那一片楓林如血,點染山巒的美景,更是使人忍不住駐足細看。

    李珣心中卻是難過得很,他一邊要擔心血散人的巨大威脅,又要對其他人強顏歡笑,才走了一小段路,便覺得心力交瘁,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

    幸好,人們都以為他是近鄉情怯,并沒有如何疑心。

    倒是林閣看了李珣的表情,莞爾之余,心中卻是一動。

    到了他這種境界,雖然不修什么通達古今的秘法玄術,但臨機感應也是常有之事,往往是因為一點感應,便可知禍福以趨避,算是一種不修而成,躲避劫數的玄功。

    心中只是一動,但再停不下來,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色正在逐漸地僵硬……

    那一絲冥冥間輪轉不息的因果,牽動天地感應,在林閣頭上出了一聲輕爆——這個時候,齊蕓叫了一聲:“好漂亮的葉子…羽毛!”

    林閣心頭一緊,猛抬頭向上看時,正見一根紅瑩瑩,幾如玉石般精致的紅羽,飄飄悠悠,從天空飛下。

    像是在千百回夢里的一樣,他信手一拈,輕拈住羽毛根部,一股熟悉的氣息透指而入,然后,一縷火苗從尖梢開始,瞬間將整個羽毛燃燒干凈,不留半點兒痕跡。

    林閣呆住了。

    天空中,一片火紅的顏色,從遙遠天際蔓延過來,看似緩慢,但只不過幾次眨眼的工夫,那鋪天蓋地的火云便將整個天空全數遮蔽。

    朗朗晴空,剎那間燃燒起來。

    赤紅如血。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