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第九百四十六章 財力和實力的戰爭(2)
    陰烏雙出離的憤怒。

    在無上魔國,他是陰烏鷲的堂弟,極少有人敢招惹他。

    在扶風神朝,作為陰烏鷲身邊最兇殘的鷹犬,他兇名赫赫,能治小兒夜啼。

    他從小到大,沒被人這樣辱罵過。

    “殺了他!”陰烏雙低沉的咆哮了一聲,然后,他突然咧嘴一笑,搖了搖頭“不,生擒他……這小子雖然猥瑣了一些,但是仔細看看,卻也細皮嫩肉的!

    李二狗子在城墻上,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陰烏雙對自己的評價。

    他頓時渾身一哆嗦,身上的汗毛一根根的豎了起來。

    “這……驢-攘的!崩疃纷余馈氨疽詾,你只是窺覷我武國的財富,沒想到,你居然還看上了狗爺我的美色?”

    搖搖頭,李二狗子突然帶著點沾沾自喜的嫣然一笑“不過,倒也有幾分眼力。沒想到狗爺我這般瀟灑風流、玉樹臨風,居然只有狗爺的敵人才能賞識!

    城池地下,巨大的地窟中,巫鐵聽清了陰烏雙的命令,也聽到了李二狗子不知羞恥的自吹自擂。他歪歪嘴,心里一陣的膩味“李二狗子,你若是覺得你真的是傾國傾城……呵呵,爺一腳送你出城如何?”

    巫鐵很陰損的說道“古時,有一種說法,叫和親……或許把你這瀟灑風流、玉樹臨風的李二狗子送給城外那廝,就能免去這一場大戰呢?”

    巫鐵的聲音陰惻惻的在李二狗子耳朵邊響起。

    李二狗子身體猛地一個哆嗦,嚇得怪叫了一聲,忙不迭的尖叫起來“不過了,不過了,這日子不過了……混蛋,你們不讓狗爺好過,狗爺豁出去全部身家,也要和你們拼一個生死!

    陰烏雙在城外呆了呆。

    ‘豁出去全部身家’?

    這是什么話?

    不應該是——‘豁出去全部的身家性命’來‘拼一個生死’么?

    你單單‘豁出去全部身家’?

    ‘身家’,似乎是,‘財富’的意思?

    陰烏雙正計較這說法呢,就看到他的三萬親衛魔軍組成的軍陣又是重重一擊,就聽一聲巨響,殺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城防大陣,再次被斬破了十幾重。

    城墻微微震蕩著,剛才兩百多座炮臺的自爆,不僅僅擊殺了萬多名魔軍,更是對城墻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所以城墻上,有幾處禁制符文裂開了細小的缺口,不斷有火光從中噴出。

    城防大陣被削弱了不少,親衛魔軍的攻擊就變得更有效果。

    陰烏雙咧嘴冷笑,他看著城墻上大吼大叫的李二狗子,開始盤算著要如何炮制他。

    親衛魔軍發出低沉的獰笑聲,三萬魔軍齊齊振奮,軍陣上巨大的魔神虛影揮動長刀,再次朝著城防大陣劈了下去。

    那些被炮臺自爆打得有點迷糊的魔軍也重整旗鼓,二十七支魔軍迅速的相互組合,從分散的二十七支軍陣,組成了三座規模極大、氣勢極兇的大陣。

    一共四座魔軍大陣趁著城防大陣根基動搖的機會,紛紛朝著城池就是一通猛攻猛打。

    眼看著一重重城防大陣所化的光幢炸開,炸成漫天光點飄散。

    陰烏雙身后,一名緊跟著他,沒有上前參戰的心腹將領驚咦了一聲“古怪,這大陣氣象非凡,但是防御力,似乎并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

    話音未落,城墻上,一名白袍陣法師已經踉蹌著順著城墻后的馬道沖了上來,朝著李二狗子放聲哭喊“狗爺,狗爺,咱就說過了,城防大陣里的晶石貪墨不得,貪墨不得啊……”

    “大陣里的晶石數量不夠,數量不夠!”

    “城防大陣的威力,只有全盛時的三成!”

    “只有三成!”

    白袍陣法師哭得眼淚鼻涕一起都下來了。

    陰烏雙呆了呆,回頭看了看自己的這位心腹將領,齜牙咧嘴無聲的冷笑了一聲“對于這武國,諸位兄弟,還有什么想法么?”

    十幾個緊緊跟在陰烏雙身后的將領沉默了一陣,同時比劃了一個割喉的手勢。

    如果武國個個都像李二狗子這樣……呵呵,呵呵!

    下一刻,李二狗子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不過了,不過了,這日子真的不過了……豁出去全部身家……豁出去,全部,身家!”

    李二狗子手一揮,一顆水缸大小,通體墨綠色,表面凹凸,有一條條拇指粗細血管浮現的肉球,就從他手指上的指環中飛出,重重的落下了地上。

    “這是……”陰烏雙呆了呆,他身后的十幾個心腹將領也都呆了呆。

    ‘嘭’的一聲悶響,這顆墨綠色的肉球炸開,大片墨綠色的濃煙噴出,頃刻間籠罩了一支九萬人魔軍組成的軍陣。

    ‘嗤嗤’聲中,當即就有千多名靠得最近的魔軍嘶吼著倒下,他們身上的甲胄、皮肉,頃刻間被腐蝕得稀爛,尤其是他們的皮肉,紛紛變成了綠色的毒水,噴灑得到處都是。

    然后有三四千魔軍吸入了這墨綠色的濃煙,他們的七竅中當即就有綠色的毒水灑了出來。

    “毒!劇毒!”掌控這支軍陣的九位魔軍統領齊齊嘶聲大吼“服下解毒丹!”

    作為無上魔國的精銳軍隊,這支魔軍的裝備精良,后勤供應也是一等一的。

    被墨綠色濃煙籠罩的數萬魔軍紛紛掏出藥品,取出一顆顆統一制式,拇指大小,色澤赤紅,表面有一縷縷紅色煙氣繚繞的解毒丹,用最快的速度放進嘴里。

    “沒用的!”李二狗子大半個身體都從城墻垛兒上探了出去,他歇斯底里的尖叫著“沒用的……窮鬼!你們的這解毒丹,如果不是大道寶丹,就等死吧!”

    李二狗子大聲咆哮“這是你家狗爺用來配制‘千毒萬瘴回陽丹’的主藥,千萬年修為的地底黒眚鬼面墨蛛的內丹!”

    “要么是神明境十重天、金剛不壞之軀的修為,要么是專門解毒的大道寶丹……否則,等死吧!”

    李二狗子用力的拍打著胸膛,他甚至脫掉了胸甲,解開了衣衫,露出了白花花一片但是皮包骨頭,一根根肋骨看得清清楚楚的胸膛,歇斯底里的朝著城外咆哮著。

    “這一顆內丹,就價值三個郡!”

    “狗爺我就這么丟出來,我就這么丟出來了!”

    “狗爺我眨眼了么?沒有!”

    口水四濺的李二狗子歇斯底里的尖叫著“狗爺我沒眨眼,沒眨眼……狗爺我就這么大方的,丟出來了!隨手一丟,嘩啦啦,你們死了這么多人!”

    “爽不爽?”

    “嗨不嗨?”

    “還要不要?”

    李二狗子跳上了城墻垛兒,極其風騷的開始搖擺著干癟的臀部朝著城外大吼“狗爺就在這里……求狗爺啊,讓狗爺再給你們一點點厲害嘗嘗!”

    下方被墨綠色濃煙籠罩的魔軍,已經接二連三倒下了一萬多人,所有人都是七竅噴出毒水,然后身體迅速的化為一灘劇毒的膿血噴得到處都是。

    “撤!”陰烏雙陰冷的呵斥了一聲。

    這支被毒煙籠罩的魔軍迅速的向后方撤退,一邊退,還一邊有魔軍士卒倒地身亡。等他們退出濃煙籠罩的范圍后,剩下的魔軍只有不到六萬人。

    并且這六萬人也都人人中毒,他們的面皮發綠,毛孔內不斷有毒水滲出。

    陰烏雙陰沉著臉看著這些中毒的士卒,他沉默了一陣,沉聲道“死一半,總比全死好!

    他舉起右手,向下一揮。

    就聽一片慘嚎傳來,撤出來的這一支魔軍中,恰恰一半魔軍同時化為膿水噴濺。

    剩下的一半魔軍,則是瞬間變得傷勢全無,體內毒氣徹底消失。不僅如此,他們的精氣神還驟然拔高了一大截,所有人的修為都在快速的提升。

    這些魔軍精銳,本來都是胎藏境高階到胎藏境巔峰的實力。

    陰烏雙用極其歹毒的魔功,直接獻祭了一半魔軍,讓他們承受了所有的劇毒傷害。被犧牲的一半魔軍,他們的精氣神,他們的修為,全都一對一的轉移到了身邊的同僚體內。

    那些胎藏境高階的魔軍,大部分突飛猛進,直接抵達了胎藏境巔峰。

    而千多名胎藏境巔峰的魔軍,他們的氣息驟然突破,一道道黑色魔氣沖天而起,這些魔軍體表一條條猙獰扭曲的魔道道紋蜿蜒流轉,他們瞬間跨過了神明境的門檻。

    陰烏雙抬起頭來,朝著李二狗子冷笑“有勞了……犧牲三萬胎藏境,得到一千許神明境,這一波買賣,本將軍,不虧本!”

    陰烏雙笑著向李二狗子指了指“倒是你這顆千萬年的墨蛛內丹,有點可惜了。完全沒對本將軍的兒郎,造成半點兒殺傷嘛!

    李二狗子的臉色微微一變,他冷笑道“你這一支九萬大軍,只剩下不到三萬人,六萬多人被狗爺我干翻了,你說沒有半點兒殺傷?”

    陰烏雙冷笑連連“我無上魔國,最重實利,不在乎虛名。一千多神明境,價值比百萬胎藏境還要強出一大截,所以,這一波,本將軍,賺了!”

    李二狗子駭然看著陰烏雙“六萬多人命呢?”

    陰烏雙喜笑顏開的看著李二狗子“你當本將軍,你當我無上魔國,在乎這區區六萬人?”

    陰烏雙通體黑氣彌漫,一張生得頗為猙獰的臉上,一絲極其陰冷的笑容浮現“你以為,什么是魔?”

    “繼續進攻!”陰烏雙怪笑了幾聲,右手向著城墻用力的一揮。

    千多名正在突破境界的魔軍沒有動彈,剩下的兩萬多魔軍一聲吶喊,分成了兩隊,融入了另外兩支九萬魔軍組成的軍陣,繼續向城池發動了猛攻。

    白袍陣法師聲嘶力竭的尖叫著“狗爺,擋不住的,擋不住的……”

    李二狗子一腳將這白袍陣法師踹飛了出去,指著他厲聲呵斥“混賬東西,如果你不是狗爺第九十八房小妾的第五個通房丫頭的親爹,狗爺這就剁了你!

    “哭什么?喊什么?哭喪?狗爺還沒死呢!狗爺我活得龍精虎猛呢!”

    李二狗子厲聲喝道“你們這群蠢貨,一個個睜大眼睛看著,看狗爺是如何克敵制勝,戰勝強敵的!”

    咬著牙,李二狗子喃喃咕噥道“這一仗打贏了,陛下不給咱封個公爵,真是折本了!

    地下,地窟中,巫鐵翻了個白眼。

    城墻下,剛剛那顆內丹爆炸開來,墨綠色的濃煙只是籠罩方圓數里的范圍,這團濃煙稠密異常,性質沉重而陰柔,就算是狂風吹過,這濃煙也是絲毫不動。

    三支魔軍軍陣避開了這團濃煙的籠罩范圍,沖著護城大陣又是一通亂劈亂砍。

    眼看著城防大陣一層層光幢破開,眼看著城防大陣回力的速度越來越慢,最后兩三重光幢都要分崩離析的樣子,李二狗子再次狂吼了一嗓子“不過了,不過了……敗家子又如何?狗爺我就敗家子了……誰讓狗爺我是獨子?”

    “萬畝田里一棵苗……狗爺我就敗家了!”

    一聲大吼,李二狗子抖手,向城外丟了幾顆水缸大小的物事。

    一聲吶喊,城外三支攻城的魔軍向后急退。

    ‘咚咚咚’幾聲悶響,幾顆水缸大小的物事落地,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三支魔軍來去如風,他們向后退卻,頃刻間就退出了近百里地,然后二十幾萬魔軍同時回頭望了過來,頓時一個個臉色精彩到了極點。

    那是……一大堆一大堆分紅粉綠的肚兜、汗巾,用一條條色澤曖昧、氣息濃香的軟繩索纏在一起,緊緊綁扎成的水缸大小的‘錦緞繡球’。

    在那幾顆繡球上,分明還黏著大量來歷不明的胭脂水粉的痕跡,更有一些不明所以的……怪異的痕跡密布其上。

    包括陰烏雙在內,一眾魔軍的臉色都變得極其的精彩。

    李二狗子呆了呆,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狗爺果然是天才,哈哈哈,這些物件,是狗爺的相好們送給狗爺留個念想的好寶貝,居然能把你們給嚇跑!

    “二十幾萬彪形大漢,居然被一群娘兒的物件嚇跑!

    李二狗子指著城外的魔軍,大聲吼道“你們,還有臉來攻城么?”

    有臉沒臉,陰烏雙的臉已經氣得漆黑。

    他拔出腰間佩刀,一聲大吼,親自策騎朝著城池沖了過來。

    二十幾萬被弄得沒頭沒臉的魔軍陰沉著臉,一個個好似和李二狗子有殺父之仇一般,嘶聲咆哮著朝著城墻猛沖。

    kaitian

    。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