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一章 聲望值
    冬日的暖陽,靜靜的籠罩著整個鹿鳴鎮!

    開滿了各種店鋪的主街道的一個角落里,兩個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風霜的石墩上,坐著一老一少兩個人。

    少年也就是十三四歲,面容清秀,一雙清澈的眼眸,讓人一見難忘。少年的身上,穿著青色的錦袍,一看就不是窮人家的子弟。

    而在少年對面的老者,則穿的有點寒磣,雖然也是袍子,但是已經分不清顏色的袍子上,堆滿了補丁。

    雖然老者看上去,也有些仙風道骨的味道,但是仔細看去,這老者,更多的是營養不良。

    仙人指路!

    用不知道從哪處農家偷來的竹竿上,掛著一塊勉強分辨出是白色的布上,讓人歪歪扭扭的寫著這么四個大字。

    “大師,我有一事不明,特來請教!”少年朝著老者一拱手,鄭重的說道。

    老者的雙眼在放光,他砸吧了一下嘴,讓自己那因為有點冷而顫抖的腿,勉強平靜下來。

    “二少爺您有什么事情,盡管問,只要老朽知道的,老朽一定給二少爺您知無不言!

    “請問大師,什么是聲望?”少年說這話的時候,雙眸緊緊的盯著老者,那摸樣,恨不得現在就將答案,從老者的身上給掏出來。

    “聲望,主要是用在大人物們的身上,比如令尊鄭工玄大人,就是咱們鎮最有聲望的人!”老者聲音平緩,給人世外高人的感覺,可后面,卻拍了少年一個馬屁。

    自然,他這是希望,少年能夠等一下能夠多給他一點卦金,也好讓他等一下喝口熱湯。

    “那大師可知道,怎么能夠得到聲望?”少年的聲音,更多了一絲的急迫。

    大師沉吟了瞬間,這才道:“二少爺,這聲望雖然是一個詞,以老朽之見,要分為兩種意思!

    “一種是名聲,一種是威望。將名聲和威望組合起來,才能夠算是聲望!”

    “很多人有名,但是他們不一定有威望,所以就不能說他們是有聲望的人。就拿令尊鄭老爺鄭鎮首而言,他就是有名聲,有威望,所以我們鎮上的人,都將他老人家列入咱們鎮聲望最高的人!”

    少年的眼睛,變的更亮了幾分,他湊近那大師道:“大師,如何獲得威望?”

    “威望嗎,自然是德高望重,比如令尊鄭老爺……”那老者再次拱手,準備將少年的老爹給吹噓一番的時候,就見那少年此時已經黑了臉。

    雖然這位少爺是鎮上最慈善的主,但是大師也不敢讓少年生氣,畢竟他有兩天沒有好好吃飯了。

    “獲得威望,除了德高望重之外,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別人怕你!”肚子的抗議,讓大師的腦袋有點發暈,所以一時間,他的解釋,偏離了想好的主題。

    但是沒關系,大師是靠嘴皮子吃飯的,所以他很快就圓過來道:“所以說,聲望啊,就是有名氣,又讓人怕你!”

    “這德高望重會有聲望,同樣讓人懼怕,雄霸一方,也會有聲望的。而且這聲望,還是可以爭奪的,當你將一個有聲望的人打敗,那么他所有的聲望,基本上都歸你!”

    少年有點呆了,而大師則輕輕的抹了一下額頭的汗珠,他這一刻,深深的佩服自己的才智。

    “聽大師一席話,我懂了!”少年一下子從石墩上站起來,眼中滿是佩服之色。

    大師看著少年的摸樣,表面上神色淡然,但是心中卻是已經樂開了花。能夠將鎮首家的二少爺忽悠住,這對他而言,本身就是一個不錯的戰績。

    說不定以后,自己還能夠在鎮首那里混個差事。

    “大師,我還有一事,需要大師幫忙!”少年的眼眸之中,充滿了赤誠道。

    “二少爺太可氣了,有什么需要老朽幫忙的,盡管說就是!贝髱熞粨]手,充滿了豪氣。

    少年有些不忍的朝著大師看了一眼,但是最終他還是下定了決心,當下沉聲的道:“既然大師如此豪氣,那小子就不客氣了!

    說話間,少年拳頭揮動,一個沖天炮,重重的擊打在大師那瘦弱的身軀上。

    本來就兩天沒有怎么吃飯的大師,直接被打到在地。凄厲的慘叫聲,頓時惹得四周不少人的回顧。

    少年眼中雖然不忍,但是那拳頭并沒有收回,拳拳朝著大師肉多的地方招呼,只是一會時間,大師的叫聲就越加的凄厲。

    “大師怕我了沒有?”少年在又打了三拳之后,鄭重的向大師問道!

    大師此時除了身體上的痛苦,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迷茫。他就不明白了,剛才這位二少爺還和自己聊的好好的,一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勁頭,可是還沒有一瞬間,怎么就將自己揍的如此凄慘。

    自己可是沒有怎么得罪這位少爺!

    “怕!小老兒怕了二少爺!”那大師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準則,連聲說道。

    少年沉吟了一下,隨即清秀的臉上露出了憤怒之色:“你口是心非,為何你怕我,我身上的聲望值不增加!”

    說話間,少年的拳頭,再次朝著大師打了下去。

    這一次,雖然打的還是肉多的地方,但是大師明確感到,自己的疼痛,增加了一倍。

    大師懵了,聲望值這三個字,他懂前面兩個,后面哪一個是什么意思,他真不知道!

    而且讓大師更難以接受的是,為什么鄭家二少爺覺得打自己,他的什么聲望值就會增加呢?

    不過迷茫之中,大師對于這一個一向在全鎮人眼中,都是文明陽光好少年的鄭家二少爺多了三分的懼怕。

    也就在這三分懼怕出現之后,那揮動著拳頭少年停了下來,他的眼中,充斥著驚喜。

    “給你買點吃的吧!”少年扔出了一把銅錢,然后大踏步的離開,只不過他的眼眸中,充斥著狂喜之色。

    “哼哼,吳半仙這老家伙,一定是說了不該說的話,要不然鄭家二少爺怎會揍他!”一個看熱鬧的漢子道。

    漢子的話剛剛說完,就受到了其他看熱鬧的應和:“鄭家二少爺,那可是咱們全鎮最好的人,去年我肚子疼走不動路,還是他帶著人把我送去了醫館,還替我服了藥錢!”

    “就是,鄭家二少爺,是最好的人!”

    “吳半仙,你個壞人,你究竟對二少爺說了什么,讓我們全鎮的九好少年,會忍不住打你!”

    一時間,三姑六婆們,紛紛加入了對吳半仙的征討之中。雖然算卦不怎么靈,但是吳半仙在鹿鳴鎮,也算是一個人物,這一刻,卻成了過街老鼠。

    拼了老命,終于逃出圍剿的吳半仙,在一處破爛的小巷子里,淚流滿面,無語問蒼天。

    為什么?

    為什么那位被譽為九好少年的鄭家二少爺會揍自己?為什么明明是自己挨了一頓揍,那些三姑六婆,竟然還征討自己,為什么呢?

    還有什么是聲望值?

    ……

    “哈哈哈,聲望,他奶奶的,我終于明白聲望的真意啦,原來老子這些年,一直都鉆進了牛角尖里!”鹿鳴鎮外的小河邊,少年鄭鳴仰頭大笑!

    幸虧此時,小河邊沒有洗衣服的婦人,要不然人們一定會以為鄭家的二少爺瘋了。

    鄭鳴沒有瘋,鄭鳴很清醒!

    他之所以這般表現,是因為他終于弄明白了一個問題!一個從他來到這個世上,就困擾著他的問題。

    聲望值!

    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鄭鳴不但帶著前世的記憶,而且還帶著一副牌!一副存在他頭腦中的英雄牌!

    鄭鳴的前世,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除了為生存打拼之外,唯一的愛好,就是玩一些三國殺、英雄殺之類的卡牌游戲。

    只不過再好的游戲,也有玩膩的時候,結果隨手搜尋同類游戲的鄭鳴,搜到了一個小網站。

    一款超越三國殺,超越英雄殺,囊括遠古、上古、中古國內外所有英雄豪杰的棋牌類游戲,讓你爽到爆炸,讓你爽到飛起……

    接近千字的介紹,鄭鳴還記得清清楚楚?墒蔷驮谒麆倓傔M入游戲界面,那游戲的對話框中剛剛彈出歡迎進入游戲,系統將送您一百聲望值,幫您激活游戲這一番話。大地一陣震顫,然后鄭鳴覺得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當鄭鳴醒來的時候,他就成了這個世界的鄭鳴,跟著他一起來的,除了記憶,就是那沒有激活的游戲。

    經過對那副號稱囊括近代、古代、中古、上古、遠古國內外所有英雄豪杰卡片的研究,鄭鳴發現來到這個世界的自己,可以兌換卡牌上所有英雄人物的技能。

    而兌換所用的東西,就是聲望值!

    從來到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鄭鳴就想著如何獲得聲望值,只不過來到這個世界的前六年,他基本上什么也沒有做。

    因為前六年他的重點是在長身體。

    六歲之后,在被確定為普通修煉體質,以后難以入品之后,鄭鳴就開始了他賺取聲望值的道路。

    開始他覺得,聲望就應該是一個好名聲,所以幫人帶孩子,扶老人過馬路,還有帶著一群小屁孩給寡婦抬水送柴……

    這些好事,鄭鳴做了一籮筐,也得到了全鎮最好美少年的名頭,可是和那副牌一起進入他心頭的聲望表,卻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動。

    相信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的鄭鳴,好事堅持做了七八年,聲望值依舊是零。

    當他發現照顧自己的丫鬟阿花的聲望值都是五的時候,他徹底有點崩潰了!

    這才有了他尋找大師,說出心中郁悶的事情。

    之所以找大師,除了他是全鎮唯一的算命先生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透過他心頭的聲望表,鄭鳴發現這位大師的聲望,竟然是全鎮第五!

    第一自然是他爹鄭工玄!

    終于實現了零的突破,這對于鄭鳴來說,是一個歷史的進步。

    不過要想激活他心頭的那副牌,用聲望值兌換牌里人物技能的話,他還需要九十九個聲望值。

    那大師不是說聲望值可以掠奪嗎?自己已經將大師給揍了一頓,為啥他那足足有三千多的聲望值,自己只得到了一個呢?

    思索了好一會,鄭鳴沒有想出所以然,但是這對于鄭鳴來說,并不是問題。

    既然做壞人,讓別人怕自己,就能夠得到聲望值,那說不得,自己就要在小鎮之中,做一做壞人啦!

    而做一個壞人,首先要做的,就是做壞事!

    想一想自己就要做壞事,鄭鳴的心中,不知道怎么著,升起了一絲小激動!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