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三章 少年情懷
    “大姐,這真的是一個誤會!”看著走在自己身后,卻給人一種女王出巡般的女子,鄭鳴終于下定了決心。

    他不知道這女人的來歷,但是他不能夠給自己的家招惹禍端。這女人來歷不明,說不定后面有什么難以應對的危險呢?

    女子看著搓手的少年,眼中的笑意瞬間多了三分,她輕笑道:“難道夫君你還要對人家始亂終棄不成?”

    “你就當我始亂終棄吧!”鄭鳴一咬牙,沉聲的說道。

    女子朝著鄭鳴仔細的看了兩眼,發現他說話神色鄭重,不似作偽。對于這少年的評價,一時更高了幾分。

    她這次下山,為的就是通過入世修行,從而突破現而今困擾著她的桎梏?墒沁@次入世,她雖然已經走了不少地方,但是依舊難以融入凡俗的生活。

    而鄭鳴攔住她所說的話,卻勾起了她的心頭的一絲靈機,讓她將這當成了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機緣。

    “通常,始亂終棄之輩,都會不得好死的!”女子聲音淡漠,但是一股濃濃的殺機,在這一刻,卻籠罩在了鄭鳴的身上。

    在這殺機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

    他知道這世間有氣勢兩個字,他這一世的老爹鄭工玄,雖然是鹿鳴鎮最強的人,卻也沒有什么氣勢可言。

    而這個女人,光憑著一個氣勢,就能夠讓自己發顫,看來這一次,自己真的是淘到寶了!

    秉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鄭鳴不得不向女子擺手道:“我怎么舍得對姐姐您始亂終棄,那個剛才只不過開一下玩笑而已!”

    “原來是玩笑啊,這樣的玩笑,夫君你以后少開為好,省的我一個忍不住……”忍不住怎樣,女子并沒有說,但是她那陰森森的話語,卻讓鄭鳴心頭亂顫。

    鹿鳴鎮的行人,都用驚艷的目光,偷偷的看著跟在鄭鳴身后的女子,更有人開始傳揚,鄭家二公子一出手就娶了如此一個天仙化人的趣事。

    一時間,鄭鳴好人有好報的說法,開始在小鎮之中流傳開來。

    郁悶無比的鄭鳴,發現自己心頭的聲望值,此時依舊是一,看來除了那位吳半仙大師,整個鎮上,依舊沒有人怕他。

    至于這次欺男霸女之旅,算是成功了呢?還是沒有成功呢?

    朝著自己身后那輕輕漫步的女子看了兩眼,鄭鳴心中怎么都覺得,好似自己才是這次欺男霸女的受害者!

    “那個還沒有請教媳婦你貴姓!”眼看要到家門口,鄭鳴再次扭頭朝著女子說道。

    “傅玉清!”淡淡的三個字,是對鄭鳴問題的回應。

    鹿鳴鎮就那么大,像鄭鳴撿了一個天仙化人般的媳婦這種事情,傳播的速度快于鄭鳴回家的速度。

    還沒有到自己家門口,鄭鳴就看到自己的母親端陽英,在妹妹鄭小璇和幾個仆役的陪伴下,正站在門口等他。

    而妹妹鄭小璇的手中,此時還拿著一條三根手指寬的竹板。

    這竹板,是端陽英以往嚇唬鄭鳴用的道具,只不過現而今看著自己這一世母親的臉,鄭鳴的心中,有一種大事不好的感覺。

    就在他心中思索如何躲過這一劫的時候,八歲的鄭小璇已經蹦蹦跳跳的跑到傅玉清身前,滿是好奇的道:“姐姐就是我二嫂?真是好漂亮,小璇要是長大有姐姐一半漂亮就好了!

    剛才和鄭鳴一起走時,還氣勢十足的傅玉清,這一刻像是變了一個人,好似小媳婦一般柔聲的道:“你哥哥剛才說要娶我,那我應該就是你的二嫂!至于小璇,姐姐覺得小璇以后一定會比姐姐還漂亮!

    鄭鳴看著瞬間變臉的傅玉清,心頭一陣的郁悶。不過當他從郁悶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家門口兩大一小三個女人,已經從陌生,變的相談甚歡。

    “你一個女孩家的,獨自一人奔波怎么行,要是不嫌棄,就在我們家住下,雖然我們家里比不得外面的大戶人家,但是總不會讓你受委屈!

    端陽英滿臉笑容的拉著傅玉清道:“至于鄭鳴的胡鬧,你不用放在心上!當然你要是能給相中我這個兒子,等他年紀大一點,你們將事情辦了也不是不行!

    一如新媳婦一般的傅玉清,被當成女主角一般的接走了,唯有鄭鳴此時,依舊在凌亂。

    好在作為鎮首的鄭工玄,昨日帶著鄭鳴的大哥鄭亨以及一些護衛隊,去了晴川縣本家繳納今年的供奉,所以過了端陽英這一關,就沒有人再和鄭鳴說什么了。

    躺在自己的床上,感受著心頭那依舊是一的威望值,鄭鳴覺得有些頹廢。

    不過隨即,他就安慰自己,不管怎么說,已經實現了零的突破,大不了自己明天,接著去揍人。

    一天揍五個人,一個月應該就能夠湊夠自己需要的威望值。

    第二天天一亮,鄭鳴并沒有立即去完成他的惡人大計,而是先來到鎮外的小樹林練武。

    雖然他的熊抱功這些年來,一直沒有任何進步,但是對熊抱功的修煉,鄭鳴卻從來都沒有間斷過。

    十六式的熊抱功,鄭鳴打的很仔細,他那白凈的額頭,最后全部被汗水所占據。

    “鐵熊撞樹!”鄭鳴的身軀,重重的撞擊在一顆碗口粗的樹干上,樹枝亂搖,更有稀稀疏疏的樹葉落下!

    此時的鄭鳴,就感到自己的身體上,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但是他沒有理會這疼痛,而是面帶不甘的看著那只是輕輕搖落的樹葉。

    要是熊抱功突破第二重,那么這一撞,絕對可以晃落大樹上所有的樹葉。要是熊抱功突破第三重,自己的體內產生內勁,就可以一撞將這大樹撞成兩段!

    “總有一日,我要站在這世界的頂端!”看著那大樹,鄭鳴大聲的喊道。

    這一聲喊,喊出的是他的不甘,喊出的是他的執著,喊出的更是他這些年來,一直隱藏在他平和面容下的堅持!

    “你的資質,就算是得到九龍金丹,也頂多修煉到七品武者而已,世界的頂端,你差的遠!”

    平靜的聲音中,一身白色長裙的傅玉清,詭異的出現在鄭鳴的不遠處。此刻的她,雖然沒有任何的梳洗,卻越發顯得腰細如柳,亭亭玉立。

    對于傅玉清,鄭鳴雖然早就做了敬而遠之的打算,但是此時她話,還是刺激了鄭鳴。

    “我要是能夠站在這世界的頂端呢?”

    看著雙眸之中,隱含著無窮堅定的鄭鳴,傅玉清的心神,忍不住升起了一絲的搖曳。

    但是她不是普通人,瞬間就恢復了正常。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連武者都不是的少年震懾,一時間心中的好勝多了三分:“別說你站在世界的頂端,只要你能夠突破一品,我就真的給你鋪床疊被當老婆!”

    “那你就給我等著當老婆吧!”鄭鳴的話語平靜,但是充滿了自信。

    傅玉清輕輕的搖了搖頭,雖然鄭鳴這種自信,她很欣賞,但是這世間,并不似說你有自信就行的。

    “少年情懷總是詩!”好似自語一般淡淡說了一句,傅玉清就隨意的扭過了頭。

    從傅玉清的話語中,聽不到譏諷,更聽不到挖苦,鄭鳴能夠聽到的,是一種高高在上的無視。

    來到這個世界,鄭鳴雖然做不到笑看花開花落,但是卻能夠守住本心,不在意他人的閑言碎語。

    他自覺自己不是一個好人,卻也不是一個壞人,他可以為了聲望值,整個鎮的做好事,同樣也能夠揍上招搖撞騙的吳半仙一頓。

    但是這種高高在上的俯視,這種淡漠,卻讓他心中憋了一股火。這股火,并不是只有少部分是針對傅玉清,大部分變成了一種雄心!

    我一定,要讓這個世界都知道,我鄭鳴絕對是站在世界頂端的那個人!

    沒有在和傅玉清說話,鄭鳴邁步離開了小樹林,那該死的聲望值,他今天一定要升上去!

    鹿鳴鎮依舊是鹿鳴鎮,熱熱鬧鬧的早市,依舊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不過那些正準備給鄭鳴打招呼的人,此時看到鄭鳴,卻將打招呼的話,全部咽到了肚子里。

    他們感到,這位一向和善的鄭家二少爺,此時竟然殺氣騰騰,給人一種別惹我的姿態。

    “吳半仙,你個老不死的,你昨天究竟給二少爺說了什么,好好一個人,咋變成這樣了!”正在小心的將最后一口粥咽到肚子里的吳半仙,陡然被人抓住衣領子吼道。

    看到那好似肉山一般的餐館老板娘,吳半仙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他還沒有來得及分辨,就又有七八個人圍了上來,一個個怒視著吳半仙。

    那摸樣,吳半仙要是不給個說法,今日休想從這餐桌跑出去!

    吳半仙此時,淚珠都在眼眶之中打轉,明明是自己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頓揍好不好,怎么這些愚蠢的村婦,還將責任都弄到自己這個受害人身上。

    這真是千古奇冤!

    不說吳半仙在那邊怎么解釋,單說鄭鳴,用他冷峻的目光朝著早市上一個個人掃了過去。

    女的,下不了手,男的,太老,還是下不了手。這個挺壯實,可是這些年對自己一直都是笑臉相迎,也算是熟識,要是直接上去揍一頓,好似不行。

    一個個人否決之后,鄭鳴發現,鹿鳴鎮唯一的一條街,自己竟然已經走了一半。

    不管了,選一個目標吧!

    為了能夠得到他該死的聲望值,自己也只有豁出去了!

    不對,是諸位父老鄉親你們就犧牲一下吧!就在鄭鳴打定主意的時候,前方傳來了一陣的騷動!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