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四章 惡度不夠使勁揍(求推收)
    “秦大爺,您老就開開恩,行行好,我家阿朵還小,您先暫時緩一緩,那十兩銀子,我家一個月就會還上!”一個聲音嘶啞的中年女人,緊緊的摟著一個彪悍漢子的腿,苦苦哀求道。

    那彪悍漢子兩眼一瞪,一腳把女人踹開,嘴里還惡狠狠的罵道:“老乞婆,你先看清楚了,這上面可是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你丈夫李大牛用十兩銀子,將你女兒典當給我們銀鉤賭坊了!”

    “十兩銀子,老子缺你那十兩銀子?我呸!”

    大漢一邊說話,一邊氣急敗壞的沖后面揮手道:“快點兒,將那小妮子帶走!”

    “娘……娘我不走!”一個稚嫩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造孽啊,這李大牛也真是的,好好的一個家,就因為他爛賭,弄成了這樣!”

    “誰說不是啊,小朵多好一個姑娘,果真被弄到這銀鉤賭坊,還能有個好?”

    “哎,銀鉤賭坊,誰得罪得起哦!”

    眾人議論紛紛,那絕望之下的中年婦人,陡然從地上跳了起來,仿佛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失聲嚷道:“鄭家二少爺昨天說看上我家小朵了,要娶我家小朵,你……你不能拉我家小朵走!”

    婦人的這句話,像是猛的提醒了那些看熱鬧的眾人,這一刻也紛紛跟著嚷了起來:“對,當時我也看到了,鄭家二少爺是說要娶小朵來著!”

    “就是,鄭家二少爺說了,要小朵和他一起回鄭府享福呢!”

    “啊,這件事情我也可以作證,還不放人!”

    那大漢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道:“你是說鄭鳴那小娃子么?哈哈哈,就憑他一個小不點,也敢想女人?”

    “要說他老子,我們銀鉤賭坊給面子,他一個連品都入不了的廢物,我們銀鉤賭坊還沒有放在眼里!

    那大漢說的理直氣壯,一時間,把那些本來要作證的人都給說蔫了。

    在他們看來,鄭家雖然在鎮上強大,但是強大的是鄭鳴他老爹,鄭鳴卻是根本就沒有入品。

    他們對鄭鳴的印象,也就是那個整天滿臉笑容,喜歡幫人的少年。雖然讓人喜歡,但是鎮上誰又對他有半點的畏懼感呢?

    好像他除了昨天揍了吳半仙一頓,還沒有打過人!

    大漢見四周沒有人敢吭聲,大嘴一張,朝著地上呸了一口唾沫,然后朝著后面的幾個漢子道:“趕緊把人給我拉走!”

    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冷不丁的說了句:“你剛才說的是我嗎?”

    聽到這聲音,大漢扭過頭去,就看到一個青衣的少年,正冷冷的看著他。

    秦姓大漢所在的銀鉤賭坊雖然在另一個鎮上,但是他來鹿鳴鎮的時候也不少,自然見過鄭鳴。

    “哈哈,原來是鄭家二少爺呀,您老哪兒來的,就到哪里去玩吧!”說話間,大嘴咧了一下,俏皮的調侃道:“這里,可不是您做好事的地方!

    跟著大漢后面的幾個漢子,也跟著哈哈大笑了起來。

    鄭鳴看著那漢子大笑的臉,手掌揮動,一個耳光狠狠的搧了過去。

    他早就看這個漢子不爽了,不但因為這漢子當街搶人,更是因為這家伙在說到他的時候,居然一臉的滿不在乎!最最重要的,是鄭鳴吃驚的發現,這廝的聲望值,竟然有一千二百多!

    而且,還有繼續增加的趨勢!

    奶奶的,自己好不容易揍一個人,才得到一個聲望值,這恥笑自己的狗東西,竟然有一千二百個聲望值,而且還有增加的趨勢。

    真是豈有此理!

    大漢顯然被這一巴掌打愣了,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在全鎮人眼中,一直都是陽光帶笑的少年,居然會一反常態的動手打人,而且,還是眾目睽睽之下,一個巴掌搧在了他的臉上。

    “好小子,竟然敢打老子,今天我秦猛要代鄭工玄好好教訓你一下!”大漢惱怒之下,揮拳就朝著鄭鳴打來。

    秦猛這家伙雖然個高兇猛,但是完全沒有入品。他揮拳雖快,但是哪里比得過鄭鳴多年的鍛煉?

    雖然沒有產生內勁入品,但是鄭鳴的熊抱功極其精準,剎那間,鄭鳴的身體,就以鐵熊撞樹的姿態,狠狠的撞在了那秦猛的腹部。

    要說秦猛這一次,也算是倒霉,他要是認真打,還不一定能夠打得過鄭鳴,更別說現在了!

    這一撞,雖然沒能把秦猛撞趴在地上,卻也讓秦猛的肚子疼痛不已,抱著肚子蹲在地上的秦猛,此時滿頭是汗。

    “兄弟們,給我揍他,我負責!”秦猛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腦,大聲的朝著他下屬的那些漢子喊道。

    那幾個漢子都是爭狠斗勇之徒,此時聽到秦猛的吩咐,立馬來了精神,全都朝著鄭鳴圍了上來。

    鄭鳴雖然練習熊抱功,但是畢竟沒有入品,對付一個秦猛,倒還湊合,但是一下子對付這么多人,確實有點力不從心。

    不過,好在鄭鳴也沒有準備動手,他朝著身后不遠處一揮手道:“力叔,有人要打我!

    這句話剛剛說完,十幾個身穿青色短袍,一個個雄壯如山的漢子,漫步走了過來。

    走在最前面的漢子名叫鄭大力,乃是鹿鳴鎮鄭家護衛隊的隊長,十三品修為的武者,四十多歲,模樣粗豪。

    他大眼朝著那些圍著鄭鳴的漢子看了一眼,然后冷聲的道:“竟敢對二少爺動手,真是放肆,給我狠狠的打!”

    這句話一出口,他身后的護衛隊成員,也不給秦猛那幫人解釋的機會,一個個爭先恐后的沖了過去,三拳兩腳之間,就將那些家伙揍倒在地上。

    秦猛想要站起來說話,也被一個護衛隊成員二話不說上前搧了兩個耳光,并順勢跺倒在了地上。

    “大力哥,我是銀鉤賭坊的秦猛,是小的該死,不該沖撞二少爺,我們今天認栽,等過兩天,一定過來向鄭鎮首賠禮!”

    那秦猛雖然魯莽,卻也是識時務之人,知道進退,當下急聲的朝著鄭大力說道。

    鄭大力皺了一下眉頭,銀鉤賭坊雖然不在鹿鳴鎮,卻也有不小的實力,鎮首鄭工玄也告誡過他,沒事不要得罪銀鉤賭坊。

    雖然現在自己這里占了理,也不能將這些人往死里得罪。他們既然服軟,這件事情,就不能往下做的太狠。

    就在鄭大力準備點頭的時候,就聽鄭鳴道:“把那賣身契拿出來!”

    “二少爺,這就是賣身契!”秦猛猶豫了一下,就將賣身契拿出來道:“我剛才以為這些人胡說八道,若是知道這是二少爺您看上的女人,我們說啥也不敢要這賣身契呀!”

    鄭鳴看著站在中年婦人身后,正用一雙水盈盈的眼睛看著自己滿臉崇拜的女子,猛的意識到一個問題:可不是嘛,這姑娘不就是昨天自己準備欺男霸女的對象么!

    而就在他看向那女子的時候,站在他一邊的鄭大力,也咧開嘴笑了起來,并用一種戲虐的口氣道:“二少爺您真的是長大了!

    長大你妹!

    鄭鳴這一刻,猛的意識到了自己心頭的聲望值,竟然一下子沖到了八十六!

    從一到八十六,就揍了秦猛一下,這幸福來的有點太快了吧,不行,不能輕易放了這秦猛走!

    心中打定主意的鄭鳴,嘿嘿一笑道:“既然這賣身契是李大牛輸給你的,那咱們也賭一把,我要是輸了,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贏了你就將賣身契留下,怎樣?”

    看著鄭鳴的目光,秦猛的心中有點不舒服,但是這條件,卻讓他心中覺得很值,輸了的最壞結果,也就是留下這賣身契而已。

    “咱們賭反正,正就算是我贏,反就算是你贏!闭f話間,鄭鳴拿出一個銅錢,在地上一扔。

    這一刻,不少人都捏了一把汗,尤其是那中年婦人。她的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疑惑的看著鄭鳴,不知道這位二少爺為什么還要賭一把!

    秦猛可是已經爽快的將賣身契奉還了!

    那銅錢從天上落下,不知道牽動了多少人的心。

    反面!

    這個結果,讓不少人的心揪了一下,那本來用一雙水汪汪眼睛看著鄭鳴的小朵,更是哇的一聲撲進她娘親懷里。

    “二少爺,實在對不住,這一次是小人贏了!”那秦猛心里無限欣喜,心說這個二少爺,莫非是不愿意得罪他們銀鉤賭坊么,要不然怎么會用這種方式,讓自己將那小美女帶走?

    可是就在他的話說完的剎那,一個耳光,重重的搧在了他的臉上,就見鄭鳴一臉兇狠的質問道:“你哪只眼睛看到這是反的?”

    “我兩只眼睛都看到了!睉嵟碌那孛,怒聲的說道。

    “那說明你兩只眼睛都瞎了,這瞎了就要治,你說是不是!”鄭鳴說話間,又是一個耳光,重重的搧在了秦猛的臉上。

    秦猛這一刻想要蹦起來,可是他肚子上的疼痛,已經讓他難以動彈,更何況那鄭大力的手掌,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壓在了他的背上。

    眼瞎,這兩個字,讓秦猛的心哆嗦了一下,這一刻,他看著那臉色冰冷的少年,心中不由得暗暗吸了一口涼氣。

    奶奶的,這位陽光少年的鄭家二少,也是一個狠人!

    一時間,秦猛的心里多了一絲畏懼。

    “啪!”秦猛一個耳光,重重的搧在了自己的臉上,他大聲的道:“這銅錢就是正,我剛才沒有看準,眼瞎了,哈哈!”

    秦猛帶著人走了,他的眼中,隱含著一絲恐懼和怒意,當他離去的時候,鄭大力輕聲的向鄭鳴道:“二少爺,這樣得罪銀鉤賭坊不好!

    鄭鳴當然知道,這樣撕破了臉皮不太好,但是這一刻,他心里卻樂開了花。

    “奶奶的,不將老子放在眼里,就該好好的收拾!”說話間,鄭鳴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之中,哆哆嗦嗦的李大牛。

    “大力叔,你把他給我抽一百鞭子,告訴他,他要是再敢出去賭,我見他一次,抽他一次!”

    鄭大力答應一聲,揮手就讓兩個護衛隊的成員,直接將那四十多歲的李大牛給捆在了不遠處的小樹上。

    “二少爺,他就是一時糊涂,您就饒了他吧!”那中年婦人趕忙跑到鄭鳴的身前,哀求道。

    “我說大娘,我要是放了他,他說不定還要再去賭,再將小朵給賣了當賭資,對這樣的家伙,就應該狠狠的抽,讓他記住這個教訓,你放心,這抽完他之后呢,醫藥費我出!”

    那中年婦人猶豫了一下,沒有再說話,而隨著護衛隊成員鞭子的揮動,李大牛的慘叫聲,開始在整個鹿鳴鎮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本來還看熱鬧叫好的人,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除了尊重,更多了一絲畏懼。

    而這畏懼的產生,讓鄭鳴心頭聲望值的數字,在快速的變化。ps:新書裸奔,期待各位兄弟收藏推薦,多多捧場!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