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十章 卷土重來(求推收)
    一個漂亮的女人,很容易成為讓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鹿鳴鎮就這么大,對于像傅玉清這樣一個出眾的女子,衣著華麗,儀態萬方,優雅至極,人們自然不會不關注。因此,在這小鋪還沒有開張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美麗的女子,是鄭二少爺的媳婦。

    此時見鄭二少爺這般和自己的媳婦說話,一時間不少人笑吟吟的看起了熱鬧。

    在大多數人看來,這就是一對年輕男女的打情罵俏。

    傅玉清昂起頭,狠狠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猶豫了剎那,還是端著一個大碗步態輕盈的走了過來。

    “喝了!”重重的將碗放在鄭鳴的面前,轉身就要走。

    鄭鳴還準備說話,就聽耳邊響起了傅玉清的聲音;“我還精通推拿之術,二少爺要不要試試?”

    說出來的話很平和,但是這話在傳入鄭鳴心頭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直冒冷汗。

    這個奇怪的女人,自己還是不要招惹的好。想到傅玉清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鄭鳴頓時將要說的話給咽了下去。

    雖然不再招惹傅玉清,但是在將一大碗稀飯喝完之后,鄭鳴心中還是不由得給了傅玉清一個好評。

    飯是普通的飯,但是味道卻不是一般的好,鄭鳴舀了一口放進嘴里,味道很純很正,綿軟而滑膩。

    鄭鳴甚至覺得,自己一輩子天天喝上這飯都行。

    要是能夠讓這么一個女人給自己熬上一輩子飯,也很不錯!

    ……

    通往鹿鳴鎮的大道上,數十匹駿馬,拱衛著一輛馬車,猶如風馳電掣般的朝著鹿鳴鎮行駛而來。

    那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匹紅鬃烈馬,馬上的大漢高有八尺,粗壯的胳膊,簡直比得上一個妙齡少女的小細腰。

    大漢的雙眸,充滿了暴虐,讓人一見,就不由得從心底,升起一絲本能的懼意。

    “前面就是鹿鳴鎮,都給我跑起來!”大漢手中的馬鞭朝著鹿鳴鎮的方向一指,他的聲音之中,這一刻,更充斥著一種讓人心寒的冰冷。

    “阿虎,有多少年不回鹿鳴鎮了?”一個淡淡的,帶著一絲陰柔的聲音,在那裝飾豪華,由兩匹駿馬拉著的車子內傳來。

    黑色的馬車上,雕刻著一只咆哮的云豹。

    猶如猛虎出閘般的壯漢,這一次,卻猶如一匹小貓一般的柔順,他在馬上一拱手,然后輕柔的道:“回稟三長老,小的已經十年沒有回這鹿鳴鎮了!

    “鄭虎,這次回到鹿鳴鎮,你就是鹿鳴鎮的主人,可要好好招待三長老和我!”一匹雪白的駿馬上,坐著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

    這少年穿著一身白色的勁裝,手中更拿著一柄折搧,很是有一種風流倜儻的感覺。

    對于這男子,鄭虎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不屑,但是他的神色,此次卻是更加的恭敬。

    “三少爺放心,今日鄭虎一定要讓三長老和您滿意,我鄭虎能夠重歸鹿鳴鎮,多虧大長老和三長老提攜!

    “可以說,沒有大長老和三長老,就沒有我鄭虎的今天!我這個人是粗人,嘴笨不會說話,但請三長老和三少爺看俺鄭虎的表現!”

    少年嘻嘻一笑道:“好,鄭虎,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而那行駛的馬車中,則傳來陰陰一笑道:“阿虎,大長老和我讓你重歸鹿鳴鎮,是對你寄予了厚望,鄭工玄傷勢不輕,你盡管放開手腳去做!

    “多謝兩位長老!”那鄭虎臉上升起了狂喜之色,他凝視著已經出現輪廓的鹿鳴鎮,整個人都激動的顫抖起來。

    “鄭工玄,你不會想到,我鄭虎又回來了吧!”

    馬若蛟龍,勢若狂風!

    雖然已經到了鎮口,但是那狂卷而來的車隊呼嘯而過,速度好像比開始,更快了三分。

    幾個正在進鎮的農家漢子,慌忙躲避之間,不但人摔倒在了地上,背在后背上的果蔬雞蛋,更是直接撒了一地。

    “哈哈哈!”

    “骯臟的東西,以后長點眼睛!”一個充滿快意的聲音下,猶如毒蛇般的鞭子,狠狠的朝著一個摔倒的漢子抽打了過去。

    漢子雖然粗壯,但是哪里能夠和武者相比?來不多躲閃的他,被鞭子抽中,劇烈的疼痛,讓他發出了一聲凄慘的叫聲。

    那破爛的棉襖,被鞭子上隱含的一絲內勁直接裂開,破舊的棉絮,瞬間四散開來。

    “這里是鹿鳴鎮,還請收馬慢行!”一個隱含著憤怒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

    而那騎著紅鬃烈馬的鄭虎,在這一刻,卻騰空而起,他的拳頭,朝著那說話的漢子狠狠的打去。

    說話的漢子顯然沒想到來人速度如此之快,來不及躲閃的他,揮拳朝著那鄭虎的拳頭迎了過去。

    “嘭!”

    在碰撞的剎那,鄭虎的身軀,就好像一個陀螺一般,重新落在了紅鬃馬上,但是那出面的漢子,卻直接被轟坐在了地上。

    一口鮮血,更是從那漢子的口中噴出了出來。

    “鄭大力,你給鄭工玄這老家伙捧了如此長時間的臭腳,修為依舊是這么差,哈哈哈!”鄭虎坐在紅鬃烈馬上,仰天大笑道。

    鄭大力這一刻,才看清來人的面目,他的目光一凝,然后怒聲的道:“鄭虎,你……你還敢回來!”

    “哈哈哈,我有什么不敢回來的,我現在已經回來了!”鄭虎頭發聳立著,眼里射出冷洌而陰沉的光,說話之間,朝著后面的漢子一揮手道:“鄭大力沖撞三長老座駕,給我打他五十鞭!”

    “三長老?鄭虎,這里是鹿鳴鎮,你……”鄭大力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有兩個漢子沖上來,直接將鄭大力給摁住,更有一人手持馬鞭,揮手朝著鄭大力的頭臉打了下來。

    而鹿鳴鎮四周的人,此時已經躲得遠遠的,更有人的臉上,露出了恐懼之色。

    鄭大力是鹿鳴鎮的衛隊長,很多時候,他幾乎代表的是整個鹿鳴鎮的臉面。

    二話不說,直接責打他,那就是打作為鎮首的鄭工玄的臉。

    “鄭虎回來了,鄭虎回來了!”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漢子,在朝著鄭虎的臉仔細打量了幾眼之后,就好像瘋了一般,朝著鎮里跑去。

    伴隨著這喊聲,瞬間安寧了下來,剛才還是人如潮水的大街上,像是刮過了一陣風,大街上的行人一下子變得寥無,不少人就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跑,只是一刻鐘的功夫,鹿鳴鎮上只剩下大貓小貓三兩只了。

    正面帶笑意給客人盛飯的傅玉清,看著瞬間空空蕩蕩的街頭,秀麗的眉毛挑了一下。

    “鄭虎是誰?”

    “鄭虎是……是鹿鳴鎮最大的惡人,我聽我媽說,要不是鄭工玄鄭老爺趕走了鄭虎,整個……整個鹿鳴鎮都會被他禍害,他……他怎么又回來了!”李小朵一邊說,一邊拉著傅玉清道:“少夫人,這……這鄭虎一定是沖著老爺來的,咱們快躲躲!”

    傅玉清秀美的眉毛挑了挑,一股冰冷的殺機就從她的身上蜂擁而出,不過在這殺機就要爆發的剎那,她輕輕的自語道:“不行,師尊讓我入世體驗,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用劍法來解決問題!

    那沖天的劍意,頃刻消失的干干凈凈,不過在被李小朵拉入店中的時候,傅玉清嘴中冷冷的吐出了四個字!

    “狗娘養的!”

    五十鞭子很快,但是這五十鞭子,卻將鄭大力一個生龍活虎的漢子,打成了半死。

    讓人拉起鄭大力,鄭虎簇擁著三長老乘坐的馬車,轟然朝著鄭鳴家而去。

    “轟!”

    鄭虎的腳,重重的轟擊在了鎮守府的大門上,黑漆的大門,被重重的擊飛了出去,兩個躲閃不及的仆人,更是被門板拍在地上,發出凄厲的嚷叫。

    “鄭虎,你這孽障,竟然還敢來鹿鳴鎮撒野,今日,我要讓你來得走不得!”在鄭亨陪伴下走來的鄭工玄,雙眸緊緊的盯著鄭虎道。

    鄭虎同樣瞪大眼眸的看著鄭工玄,他的眼眸之中,充滿了仇恨的火焰:“哈哈哈,鄭工玄,你真是好大的威風,讓我來得去不得,就憑你么?”

    “我告訴你,我今天不但來了,而且還堂堂正正的來了!我今天就是要讓整個鹿鳴鎮都知道,我鄭虎回來了,所有欠我鄭虎的,他娘的都要統統給我還回來!”

    鄭工玄沒有吭聲,他邁步而上,這一刻,他沒有選擇,雖然身上有傷,也要出手。

    “鄭工玄,你要干什么?”淡淡的聲音,從馬車中傳來,一個身穿黑色長袍,個頭不高,狹長的臉上,長著一對不打眼眸的五十歲老者,從車上走了下來。

    “都說你在鹿鳴鎮飛揚跋扈,我還不信,今日一見,才知道你鄭工玄不是一般的飛揚跋扈,你的眼中,還有沒有家族,還有沒有我這個長老!”

    看到這老者,鄭工玄的心就是一抽搐。

    “按照家族的決定,為了保障鹿鳴鎮的安全,從今日起,鄭虎擔任鹿鳴鎮的副鎮首,在鄭工玄養傷之際,負責整個鹿鳴鎮的管理!”三長老踱步到鄭工玄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說道。

    ps:新書裸奔,期待兄弟們收藏推薦,多多支持,您的支持就是老貓用心碼字的動力!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