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十一章 三孫子(求推收)
    鄭工玄緊緊的攥著拳頭,一股火焰,在他的心中瘋狂的灼燒!

    他和鄭虎之間的恩怨,幾乎整個晴川縣都知道,而現在,家族讓鄭虎在這個時候當副鎮首,還說什么在他受傷之際掌管鹿鳴鎮的目的,是昭然若揭。

    雖然是家族的命令,但是實際上是大長老他們在作祟。

    而他們作祟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沒有痛痛快快,恭恭敬敬,將自己拼了命給兒子換來的進入碧血潭的機會讓出去。

    看著那趾高氣昂的鄭虎,看著那站著鄭虎旁邊,用一雙陰森眼眸看著自己的三長老,鄭工玄知道這一刻,自己要忍。

    且不說三長老九品的修為,就是鄭虎,身受重傷的自己,也沒有一戰之力。

    更何況他們現而今拿著家族的命令,自己要是反抗的話,不但自己,這個家很有可能,就會萬劫不復。

    “大力叔!”站在鄭工玄身后的鄭亨,大叫一聲,朝著被人用條繩子拖著的鄭大力。

    剛才還好好的從鄭府走出去的鄭大力,此時已經渾身是血,奄奄一息了。

    鄭大力和鄭工玄一家關系很好,可以說鄭大力是鄭工玄的第一心腹,更是鄭工玄的兄弟。

    鄭工玄的眼眸,充斥著怒焰,他冰冷的看著被猶如豬狗一般癱在地上的鄭大力,那心頭的怒火終于還是沒有忍住道:“三長老,鄭大力乃是我鹿鳴鎮的護衛隊長,請問他犯了什么錯,被責罰成這樣?”

    “沖撞三長老車架,罪無可赦,要不是三長老仁慈,對于這樣目無尊長之徒,我早就一刀砍了他!”

    鄭虎說話間,一伸手,直接抓住沖過來的鄭亨,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道:“小崽子,長的不小了,讓叔叔試試,你修為怎樣!

    隨著這話語,就見鄭虎的胳膊,陡然鼓動了起來,鄭亨被鄭虎握著的手,更是發出了骨節的震顫聲。

    鄭亨的臉開始發白,雖然他的修為也到了十一品,但是和十品的鄭虎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

    更何況只論力氣,他也不是鄭虎的對手。

    但是這一刻,鄭亨一句話也不說,他催動自己的內勁,抵擋著鄭虎那足足有千鈞的力量。

    鄭工玄看著兒子的摸樣,哪里還顧忌自己的傷勢,手掌揮動,一式熊王拳中的熊王咆哮,朝著鄭虎狠狠的砸了過去。

    鄭虎另外一只手揮動,同樣是熊王咆哮施展了出來,兩個人在熊王拳上的造詣差不多,但是鄭工玄畢竟在攻擊虎咆寨的時候,受了重傷。

    雙拳碰撞,鄭工玄退了三步,一滴滴的血,更是從他的衣服中滲透了出來。

    “爹,您現在不能動手!”鄭亨這一刻,猛的掙開被鄭虎抓住的手臂,快速的向鄭工玄跑去。

    “哈哈哈,鄭工玄,看來你還是要多休息休息!”鄭虎看著鄭工玄身上的血漬,仰天大笑道。

    看著鄭虎的摸樣,幾乎所有鄭家的人,眼中都充斥著火焰,更有人的手,已經握在了兵器上。

    他們的目光都看著鄭工玄,只要鄭工玄一聲令下,這些跟隨了他多年的衛士,就要沖過去,將鄭虎先剁了再說。

    可是鄭工玄下不了這個命令。

    他知道,自己要是下這個命令的話,不但出不了氣,而且整個鹿鳴鎮鄭家就要完了。

    三長老陰森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種冰冷的笑意,從他的笑容之中,不難看出,他很期待鄭工玄喪失理智攻擊自己等人。

    趁勢斬殺鄭工玄,那就名正言順,水到渠成了!

    “三長老,您里面請!”鄭工玄揮了一下手,鄭重的說道。

    鄭工玄的聲音不高,但是這聲音之中,卻隱含著一種冰冷,一種咬牙硬挺的冰冷。

    這種冰冷,讓三長老的心中有點發寒,而他除掉鄭工玄的決心,也變的更加堅定。

    “哈哈哈,一群沒膽鬼,你家的破院子,我早就沒有興趣進了,省得臟了我的腳!讓你們家那廢物出來,老子是來赴約的,可沒有時間和你們這些人磨嘰!闭驹谌L老身邊的鄭謹瀧,懶洋洋的說道。

    鄭工玄看著一副看囂張摸樣的鄭謹瀧,恨不得將他直接揉成碎粉。

    為了兒子,他拼了命弄到的機遇,竟然要讓給這種王八蛋,他怎甘心!

    但是現而今的局勢,他沒有別的選擇。

    鄭謹瀧有十二品初期的修為,鳴兒不會是他的對手。

    “三長老,這次比試,我們認輸!”猶豫了剎那,鄭工玄終于下定了決心。

    “哼,你說取消就取消了?你覺得你是什么東西,大爺辛辛苦苦從晴川縣來到你們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你想一句話就把老子打發了?”

    鄭謹瀧說話間,朝著三長老道:“三爺爺,這次我既然來了,那就要召集全鎮的鄭家族人,我要當著大家的面,讓大家知道垃圾就是垃圾!

    “讓一個垃圾浪費家族的資源,是對家族的一種侮辱!”

    垃圾,家族的資源,鄭工玄的手握得更緊,什么叫做家族的資源,這碧血潭的機會,可是他拼死掙來的。

    要不是他中了人家十刀,要不是他現在傷勢太重,怎么會讓鄭虎如此的囂張。

    就算是有三長老,他鄭工玄,也能夠要回一些顏面。

    “你就是三孫子!”一句話,這一刻在眾人的耳邊響起。雖然這句話只有六個字,但是隨著這句話的出口,不少剛才還憤怒不已的鄭家人,此刻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三孫子,這三個字用的好!

    鄭謹瀧的臉色,一下子變的通紅。一直以來,他都驕傲,驕傲自己是鄭家大長老的三孫子。

    很多人對他的稱呼,都是三公子,現而今竟然有人稱呼他三孫子,這讓鄭謹瀧如何受得了。

    老子又不是你家的三孫子,你用叫的如此親熱嗎?

    當鄭謹瀧用一種憤怒的目光朝著說話的人看去的時候,就見一個青衣少年,正朝著他挑釁的一笑道:“這個比試,在哪里開始都行,省的一些人仗著自己是三孫子,就覺得自己可以在晴川縣一手遮天!

    又是一個三孫子,這讓鄭謹瀧雙眼發紅。

    “撲哧!”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緊接著,那些鄭家的護衛隊,一下子笑成了一片。

    跟著鄭謹瀧來的那些騎士,此時一個個也都繃著臉,他們也想笑。雖然他們是跟著鄭謹瀧一起來的,但是說實話,他們并不喜歡這囂張霸道的鄭謹瀧。

    只不過,他們要生活,他們不敢得罪大長老。

    三長老的臉抽搐了一下,他同樣看不上鄭謹瀧,此時這少年兩個三孫子叫的,讓他覺得好像也不錯。但是他知道,這個時候,無論如何,他都要替鄭謹瀧解圍。

    “牙尖嘴利的東西,給我掌嘴!”

    就在三長老吩咐的剎那,鄭虎就準備騰身而起,而就在鄭虎準備動手的時候,鄭謹瀧沉聲的道:“阿虎你不用動手,等一下,我親自打掉他嘴里面的牙!”

    說話間,他陰陰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道:“我本來準備一招擊敗你,這一次,我要讓你敗在第三招!”

    鄭鳴那伸向自己腰部刀囊的手,也停止了下一步動作,只要鄭虎動手,他的飛刀,將會第一時間飛出來。

    此時他的眼睛,正緊緊的盯著三長老,就好像一只餓狼,在盯著一塊肥肉。

    一萬三千聲望值,而且在那一萬三千聲望值的左側,還有三百多黃色的聲望值。

    傅玉清的一萬聲望值,完全都是黃色的,這三長老也有三百多黃色的聲望值,看來這黃色的聲望值,應該有自己不知道的妙用。

    而自己,這一刻,只有一個黃色的聲望值。

    將三長老的聲望值掠奪過來,自己最少能夠抽十多次隨機牌,說不定還有機會,抽出和厲若海差不多的寶貝卡牌!

    “鄭工玄,召集所有族人,現在開始比試!”三長老不容置疑的說道。

    他雖然覺得鄭鳴兩句三孫子叫的很不錯,但是他絕對不會讓大長老的心中,有任何的芥蒂。

    “爹,讓我試試!”鄭工玄正準備再次強硬拒絕的時候,鄭鳴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看著鄭鳴堅定的神色,鄭工玄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的猶豫。

    沉吟了剎那,他終于點頭道:“不行就認輸,這次機會沒有了,咱們還有下次!”

    鄭工玄的話,說的很輕松,好像這只是一次機會,而不是他用命換來的!

    鄭鳴點了點頭,他的目光,這一刻落在了鄭謹瀧的身上,鄭謹瀧的聲望值,雖然比不了三長老,但是卻也不差,紅色的聲望值八千二,黃色的聲望值四十五!

    這在鄭鳴看來,也是一塊肥肉,更何況他的心中,也很想教訓一下三孫子。

    更要狠狠的打一下三孫子身后,那些臭不要臉的人的臉!

    他要讓那些人知道,他們鹿鳴鎮鄭家分支,也不是讓人隨意揉搓的!至于召集族人,在所有的族人面前比武,鄭鳴對于這個提議,是再歡迎不過。什么是聲望值,聲望值是名聲,是敬畏,有什么比當場擊敗對手,更能夠長聲望的。

    “小心應付!”鄭工玄拍了一下鄭鳴的肩膀,隨即朝著鄭亨道:“你吩咐人調咱們家的神弩隊過來!”ps:新的一周,求推薦收藏票票!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