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二十章 抽絲剝繭(求推收)
    狄仁杰,技能抽絲剝繭。

    狄仁杰,好厲害,尼瑪還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你讓我抽一個李忠都行,怎么能是狄仁杰呢?

    沒有任何武技的狄仁杰,有個屁用!心中憤怒的鄭鳴,覺得將狄仁杰存放起來,實在是沒有什么用處,所以直接用念頭朝著那張狄仁杰的牌上一點。

    用了!

    帶著狄仁杰畫像的卡牌,在金光之中,消失在了鄭鳴的心頭,也就在這一刻,鄭鳴陡然覺得自己的雙眼,好像多了一些什么東西。他的目光隨意落在自己用的桌子上,一些信息瞬間出現在心頭。

    “這張桌子,用的是三十年的老梨木,從這手藝上看,這張桌子的桌面和桌腿不是一個人做的,那做桌腿的手藝明顯有些生澀,應該是一個學徒……”

    “這張床的床頭,和我坐的椅子用的應該是同一棵樹的樹木,當年我用之前,哥哥用的毫不愛惜!

    “這椅子之所以加塞,應該是哥哥將它弄殘,這才不得不加上了塞,維護穩定……”

    鄭鳴的眼眸從屋子中的一樣樣東西上略過,任何一個痕跡,都能夠在他的腦海中出現一個推論。

    一些他甚至已經忘記的生活痕跡,在他的眼眸閃過之下,都會再次出現在他的心頭。

    可是這尼瑪有什么用處!

    一千個聲望值,就他奶奶的如此失去,實在是讓鄭鳴心有不甘?墒乾F在他們鄭家,也沒有什么案子,需要他鄭鳴來破!

    二十分鐘時間,轉瞬就要過去。

    就在鄭鳴浪費了差不多十多分鐘在他的房間之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套重新奪回的金絲甲上。

    這金絲甲最少有幾百年的歷史,這是劍砍的痕跡,這是斧子劈中的痕跡。

    這一槍真的好兇險,要不是躲閃的及時,恐怕金絲甲的那一任主人,應該會被槍捅死……

    這痕跡,看摸樣應該是五十年前的。

    嗯,這有點不對,這里和其他地方比,怎么厚實了一分,這金絲甲做工精良,不應該出現這個錯誤啊。

    而且此處內襯所用的天蠶錦,雖然顏色一樣,而且織的嚴絲合縫,但卻是后來補上的。

    這里面,一定藏了什么東西!

    推論在鄭鳴的心頭不斷的形成,他稍微沉吟了片刻,就直接拿起一柄剪刀,將金絲甲中他懷疑的內襯輕輕地剪開。

    一片手掌大小的黑色金屬片,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

    不是鐵,比鐵要輕上一半,拿在手中,輕柔一如綢緞,鄭鳴確定,自己絕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金屬。

    金屬片上,是九震破山四個大字,鐵畫銀鉤,第一眼,鄭鳴就覺得一股威勢朝著他直壓而來。

    四個字,占據了金屬片的大半區域,在金屬片下方,則是九副小人的圖像。

    這九副小人的圖像,幾乎沒有太大的區別,就是小人直接揮拳而出,但是通過鄭鳴這雙抽絲剝繭的眼睛,他卻發現這九個小人,每一個的胳膊,都好像有一種差異。

    這種差異很細小,很多人就算是仔細看,也看不出來。

    鄭鳴稍微沉吟了剎那,就決定按照小人胳膊的震動,來練習一下,不過當他揮出第一幅圖之后,還不等他的手臂轉入第二幅圖,拳頭已經打了出去。

    手臂之中的變動,應該在一拳揮出之后變動九次,自己怎么可能一次都變換不出來?

    鄭鳴并沒有立即琢磨,而是繼續朝著那金絲甲看去,現而今的他,已經感到了抽絲剝繭的技能的用處。

    要不是抽絲剝繭,他根本就不會發現金絲甲之中,竟然藏著這個九震破山的秘籍!

    浪費在看家具的痕跡上,實在是大材小用啊。還有大概五分鐘時間,一定要尋找一下,自己鄭氏家族的老祖宗,是不是還留下什么其他的好東西。

    金絲甲的內襯全部剪開,什么也沒有。

    鄭鳴將金絲甲收起,目光再次落在了那金屬片上,他看著那九個圖像,除了稍微一點點手臂的區別之外,依舊看不出其他的東西。

    莫不是這金屬片并不完整?

    鄭鳴心中念頭閃爍間,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四個大字上,這四個大字,鄭鳴用眼睛盯了瞬間,一個個判斷再次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這四個大字,雖然寫的氣勢十足,好像一氣呵成,但是在某些地方,好像有些生硬,而且每一筆,都好像有無數個點組成,看上去好像紋路,但是這些點應該不只是紋路。

    這些點太小,自己用眼睛看不清楚,可是以往,有人在小小的米粒上,都能夠刻下一首七言絕句,莫非這四個字,才是這九震破山的關鍵。

    就在鄭鳴一點點分析,越分析越覺得自己接近了事實的時候,外面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

    “哥哥,嫂子在找我,我躲一下,你不要告訴她我在這里!”就像一只歡快的小鹿,鄭小璇氣喘吁吁的從外面跑了過來,小臉紅撲撲的,像一只熟透了還掛在枝頭的蘋果。在光照下,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說話間,鄭小璇就慌里慌張的鉆進了鄭鳴的床底下。

    鄭鳴看著躲在床下向自己著急的揮手的妹妹,忍不住搖了搖頭,隨手將小鐵片收進了兜里。

    就在這時,傅玉清邁步從門口走來,寬大的袍子,在燈光下,越加顯得亭亭玉立,好像一朵嬌艷的出水芙蓉一般!

    鄭鳴扭頭朝著傅玉清看去的時候,一組信息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袍子前后差距一尺,腰間和臀部在運動中折疊有五寸,初步判斷,傅玉清的胸圍,應該在三十六D,這怎么可能……

    按照鄭鳴對傅玉清的印象,這個女人清麗雍容,應該屬于那種身細如柳的類型,怎么也沒有想到,通過這抽絲剝繭的技能,竟然出現了這樣一個判定。

    “胸大屁股圓,好生養!”

    這句話,是鹿鳴鎮吳半仙經常說過的一句話,因為它比較通俗易懂,所以鄭鳴記了下來。

    而就在這一刻,鄭鳴隨口說了出來。

    正要進屋的傅玉清,在鄭鳴說出這句話的剎那,耳根陡然一紅。隨即她邁步來到鄭鳴的近前,伸手朝著鄭鳴抓了過來。

    還沒有等鄭鳴反應過來,他整個人,就直接摔倒了地上。

    而當鄭鳴再次站起的時候,傅玉清已經扭頭而去,看著那背影,一組判斷的信息再次出現在他的心頭。

    按照后面衣衫震動的程度,這個女人臀部和腰直接形成的……

    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身上運用狄仁杰卡牌的狀態,陡然消失的干干凈凈。那就要得出的結論,卻是他無論如何用腦袋想,都想不出來。

    他不知道,剛才對于傅玉清的推斷,算不算這一次運用狄仁杰卡牌的一次收獲。

    “這小娘們兒,動手還真狠!”拍了拍手,鄭鳴心中越加肯定透過那抽絲剝繭技能的判斷。

    要不然傅玉清也不會摔的那樣狠,分明就是惱羞成怒。想到傅玉清雍容清麗的面容下,竟然是那樣一副讓人惹火的身材,鄭鳴不由感慨了一下心劍閣的伙食。

    真是養人!

    只是他扭頭而去時,結合自己前世知識的判斷,卻一直都沒有得出來,這讓鄭鳴的心里有點癢癢,他恨不得再抽中一張狄仁杰卡牌,讓自己完成這個判斷。

    “哥哥真好!”鄭小璇見哥哥替自己支開了嫂子,心里很是受用,從床底下爬出來,小手抱住鄭鳴的手臂,用力搖了搖道:“以后再和嫂子玩捉迷藏,快找到我的時候,二哥還要幫我!”

    鄭鳴一見到鄭小璇那張可愛的小臉,一聽到她那含嬌帶嗔的聲音,他的心就酥了,隨手在妹妹的臉蛋上捏了一下道:“這個自然,二哥不幫你還能幫誰?”

    “哥哥,你說的胸大屁股圓是什么意思呢?”鄭小璇歪著腦袋笑著問道。鄭鳴有些尷尬,他怎么好給一個小孩子解釋這種詞語呢?

    因此,想了想,鄭鳴勉強笑道:“那個……那個我是在夸你嫂子漂亮!

    “小璇等一下也要去夸嫂子,嫂子好喜歡小璇呢!编嵭¤f話間,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鄭鳴看著離去的鄭小璇,心中一陣凌亂,他好像看到了鄭小璇夸獎傅玉清的情形,這種情形,實在算不得美麗。

    咂巴了一下嘴,鄭鳴還是將這件事情扔到了腦后,他重新將那金屬片拿出來,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四個大字上。

    四個大字,在他的眼中依舊是鐵畫銀鉤,依舊有一股壓迫之力,但是那細密的筆畫紋路,在鄭鳴的眼中,就是這金屬片的花紋而已。

    想到自己通過抽絲剝繭得來的結論,鄭鳴最終還是決定相信一下施展卡牌時的判斷,畢竟那個判斷,讓他覺得可信度更高,更何況現在,他也沒有別的辦法。

    九個只有胳膊有一點點差異的小人,實在是讓鄭鳴無處下嘴,還不如試上一試。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