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二十一章 九震破山(求推收)
    “氣行督脈,此為一轉……九氣歸一,震山裂地……”

    當自己手心的冰鏡完全化成水的時候,鄭鳴已經將五百多字的法訣,抄寫在了紙上。

    雖然只是五百個字,但是鄭鳴還是忍不住揉了揉眼睛,那冰做的放大鏡不太專業,看起來讓人眼疼。

    同時他又對那將這法訣用如此小的字刻在鐵片上的人腹誹不已,真他奶奶的會想辦法,怎么就想著將法訣,用比針眼還小的字,寫在金屬片上呢。

    按照鄭鳴的猜想,恐怕那位將金屬片藏在金絲甲內的人,也不見得能夠參透這金屬片的奧秘。

    他要不是偶爾抽到了狄仁杰的卡牌,要不是隨手用了,要不是……

    要不是這一切的偶然,鄭鳴就不會發現這金屬片,甚至就算他發現金屬片,也不能參透金屬片中隱藏的修煉奧義。

    在仔細的將法訣讀了一遍之后,鄭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震驚。按照這法訣上說,這九震破山與其說是一種武技,還不如說是一種法訣。

    一種對力量運用的法訣。

    按照這法訣所說,只要將法訣修煉到巔峰地步,就可以在揮拳之間,將自己體內的力量在手臂經脈中形成九個循環。

    而這九個循環之后,一經施展,推出的力量,就是施展者力量的九倍。

    九倍的力量,對于現在的鄭鳴來說,他要催動九倍力量的話,一掌就可以將一個十品的武者,直接擊敗。

    甚至,他可以和將內勁化成真氣的九品武者,爭一下長短!

    這絕對是揀到寶了!雖然不知道這九震破山是什么品級,但是鄭鳴覺得這種秘籍要是拿出去,一定會讓人瘋搶。

    在仔細的將秘籍誦讀了一遍之后,鄭鳴就緩緩的練習了起來,隨著他體內的內勁按照法訣記載的經脈運轉,一道又一道的內勁,開始匯聚在他的手掌經脈內!

    半個時辰之后,鄭鳴的手心,已經聚集了九道內勁!

    只不過這個時候,鄭鳴的臉,已經有些通紅,甚至他的身體,都有些顫抖。

    “啪!”

    鄭鳴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房間內當做裝飾的銅獅子上,一尺大小的銅獅子,直接被拍成了銅餅。

    九倍的力量,果然不一樣,但是這耗費的時間,實在是有點長,這要是和人爭斗的話,誰又會給你時間,讓你這樣一點點的積蓄力量呢?

    而按照九震破山的法訣所說,只要將這法訣練到巔峰,這九倍力量的疊加,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看來還要好好練習。

    第二天清晨,小樹林中,鄭鳴認真地打著熊王拳,隨著最后一式熊王咆哮的施展,鄭鳴的拳頭,帶著呼嘯的拳風,重重的擊打在一棵成人腰粗的大樹上。

    大樹一動不動,鄭鳴的拳頭,從樹身的另一端穿出。

    拳勁含而不露,凝而不散,乃是熊王拳大成的標志。雖然熊王拳只是十品下級的拳法,但是只要將這套拳法修煉到大成,卻可以媲美九品中級拳法的入微境界。

    將拳頭收回,鄭鳴看著那樹洞四周七八道裂痕,心中升起了一絲的失望,他的熊王拳,雖然已經達到了入微的巔峰,但是離大成,還是有一些距離。

    在整個晴川縣鄭家,修煉熊王拳的鄭家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最高的,也只是將熊王拳修煉到會意而已。要是光論熊王拳,鄭鳴在鄭家,已經算是最強的了。

    但是鄭鳴還不滿意,他的蒼熊體,是他現而今最大的優勢,有蒼熊體,他就要將蒼熊體利用到最強。

    而熊王拳大成境界,在最近幾日的修煉之中,他明明已經感到自己快要觸摸到,但是卻好像有一層薄膜,讓他難以突破!

    “你能夠將熊王拳修煉到這般地步,也算是沒有辜負令師的期望,只不過獨自練習,終究不如有人陪練進步快!

    “我現在將修為壓制到和你一樣的級別,施展十品下級武技破云掌,看看你能不能勝我!

    從一棵大樹上輕輕飄落下來的傅玉清,不待鄭鳴答話,手掌輕揮,就朝著鄭鳴打了過來。

    雖然傅玉清說的很是平和,但是這一掌卻是毫不留情,鄭鳴就覺得自己前后左右,全部都是傅玉清的掌影。

    而從傅玉清的眼眸中,鄭鳴分明看到了,這個雍容的女子,分明打的就是揍自己一頓的主意。

    同樣的修為,同樣級別的拳法,傅玉清的話,倒激起了鄭鳴的好勝之心。

    他也沒有答言,一式怒熊咆哮就打了出去,兩個人的拳頭,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一起,鄭鳴感到傅玉清真的控制了自己的力量。

    鐵熊撞樹,黑熊掏心,熊王咆哮……

    入微境界的熊王拳,配合熊抱功里面的招式,鄭鳴隨手拈來,每一拳擊出,拳力所帶的勁風,都在虛空之中形成拳爆!

    但就是這樣,他和傅玉清的比試,他依舊處在下風。傅玉清的破云掌鄭鳴能夠看得出來,并不比自己的熊王拳在招式上高明多少,但是她的拳法圓潤自然,每一拳攻出,往往都讓鄭鳴有一種顧此失彼的感覺。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認輸!

    戰戰戰!

    一拳接著一拳,慢慢的,鄭鳴已經忘記了自己這是在戰斗,施展著熊王拳的鄭鳴,就覺得自己化身成為了一只巨熊,在無盡的大地上對抗著敵人。

    熊王三躍,熊王揮鞭,熊王咆哮!

    再次揮出熊王咆哮的鄭鳴,并不知道,在這一拳揮出的剎那,虛空之中的勁力,就形成了一只蒼熊手掌的摸樣,重重的朝著傅玉清拍了下去。

    傅玉清開始的時候,是游刃有余,她雖然控制自己的力量和使用的武技,但是她的眼力,卻遠遠高于鄭鳴。

    心中藏著一股火氣的她,準備好好教訓一下鄭鳴,所以并不準備一開始就擊敗鄭鳴,她要讓這個可惡的家伙,吃到苦頭。

    想到今天早晨的事情,傅玉清那平淡的心,就有一種咬牙切齒的感覺。

    但是這件事情,她雖然氣憤不已,卻還不能將這個氣發在那說話的鄭小璇身上。這也是她,為什么老遠跑來和鄭鳴比試的原因。

    她要好好的收拾這家伙一頓!

    但是隨著鄭鳴拳法越來越強,傅玉清的神色也開始變的凝重起來。雖然她應付鄭鳴的拳法,有的是手段,但是光憑著破云掌,她覺得自己開始有一點捉襟見肘。

    怎么會這樣?要是敗在這小子的手中,那可就成笑話了。

    而就在傅玉清打定主意,準備早點擊敗鄭鳴的時候,鄭鳴那一拳熊王咆哮轟了過來。

    看著那虛空勁力在鄭鳴手掌四周凝結而成的蒼熊手掌,傅玉清也忍不住生出一絲的感嘆,鄭鳴竟然能夠在這個時候,將自己的武技突破到大成境界。

    大成境界的熊王拳,以她只是會意境界的破云掌,絕對破不了。傅玉清看著臉色緊繃的鄭鳴,兩根芊芊玉指伸出,朝著鄭鳴的拳頭點去。

    鄭鳴就覺得一股鋒利無比的力量,從他的拳頭傳到了他的身體,然后他的身軀,直接倒飛了出去。

    “你這也是破云掌?”鄭鳴怒視著傅玉清,狠狠的說道。

    雖然傅玉清的力量鋒利無比,但是對于鄭鳴并沒有造成什么大的傷害,只是讓他重重的摔倒地上而已。

    傅玉清的眼中,這一刻露出了一聲笑意:“女人的話,你也相信?”

    說話間,傅玉清拍了拍手,留給鄭鳴一個優雅的背影,不過就在她要走出樹林的時候,陡然扭過頭來道:“你要是再教壞小孩子,小心我揍你!”

    教壞小孩子,什么情況?

    鄭鳴拍了拍手,從地上站了起來,雖然傅玉清這個小娘們兒沒有遵守規矩,但是和她的對戰,也讓自己的熊王拳,突破到了大成的境地。

    似乎自己也沒有怎么吃虧。

    就在鄭鳴思索著是不是在這里練習一下九震破山的時候,哥哥鄭亨跑了過來,鄭亨看著鄭鳴,臉上盡是古怪之色。

    “二弟,你……你以后和妹妹說話注意點,那個……那個不要教壞了小孩子!

    又是不要教壞小孩子,這究竟是一個神馬情況,鄭鳴狠狠的瞪了大哥一眼道:“哥,有話說清楚,要不然,咱倆練一練熊王拳!

    提到熊王拳,鄭亨的臉色就變了,他這幾天,和鄭鳴對戰的時候,每一次都被鄭鳴虐的喘不過來氣。

    同樣是熊王拳,就是在施展同樣的招式,挨打的都是他,雖然是兄弟之間的較量,但是他還是心有戚戚然。

    “二弟,這句話是母親讓我告訴你的,你……你不知道,今天小妹跟著傅姑娘去賣早點的時候,當著全鎮人的面,夸傅姑娘胸大屁股圓!哈哈哈!”

    鄭亨說完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是個老實人,越笑越是有點收不住,最后整個人都蹲在地上。

    鄭鳴這一刻,才算是明白為什么傅玉清如此主動的和自己比試,想一想妹妹鄭小璇一本正經的夸傅玉清時的情形,鄭鳴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就是不知道當時的傅玉清,是一個什么樣的表情,當時自己不在,真是可惜的很。

    哎,要不要再誘惑一下自己的妹妹,讓這個無辜的小姑娘再說一遍!

    “對了,爹讓我找你過去,咱們家的客人,說是要見見你!编嵑嗤O滦β曋,這才想到了自己這次來的正事,趕忙沉聲的向鄭鳴說道。

    客人要見自己,自己昨天回去的晚,都不知道這客人是誰?他見自己干什么?

    ps:新書裸奔,呼喚收藏推薦票票!祝各位兄弟周末愉快!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