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三十九章 突圍(求推收)
    “小賊,今日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那站在遠處的黑衣大漢,怒喝一聲,整個人就好似一片黑色云彩,從遠處直沖而來。

    這大漢騰空之間,轉瞬就飛出十多丈,只是幾個起落,就已經開始逼近盧興霸身死的位置。

    “殺了小賊,為五寨主報仇!”看到這黑衣大漢殺來,那些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的群賊,一個個高聲大喝,不少人更是揮動兵器朝著鄭鳴三人沖來。

    正在和黑妖狐爭斗的大長老,在看到那沖來的黑大漢之后,臉色變的更加難看。

    “八品武者,這是八品武者!”大長老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顫抖,而就在他心神慌亂的時候,那黑妖狐的玉掌,重重的在他后背拍了一掌。

    這一掌,讓大長老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

    但是趁著這個機會,大長老飛速后退,已經有點膽寒的他,絲毫不顧忌在他身后的幾個鄭家子弟。

    “嘭嘭嘭!”黑妖狐雖然是女子,但是殺起人來絲毫不手軟,那雙玉手揮動之間,就將五個鄭家年輕武者的頭顱拍成了碎粉。

    退、退、退!

    鄭鳴掩護著鄭工玄和鄭霸飛速的后退,他手中的飛刀已經用盡,此時手中是一把不知道從何處撿來的長刀。

    因為沒有學過刀法,所以鄭鳴只有以熊王拳的手段催動長刀,只不過效果并不是太好。

    越來越多的盜賊,在接近鄭鳴三人,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他們已經退到了山谷下方。

    “殺進去,雞犬不留!”也就在這一刻,那黑袍大漢,已經沖到了鄭鳴十丈之外,他怒喝之中,整個人猶如蒼鷹一般的朝著鄭鳴撲了下來。

    這一撲,讓鄭鳴感到自己難以抵擋!

    他的熊王拳,他的流星刀法,在這一刻,好似都沒有了用處。此時他的四周,唯有那撲下的身影。

    奶奶的,這是你找死!心中怒罵一聲的鄭鳴,正準備催動自己心頭的厲若海,就聽身后一聲尖利的喝聲:“放弩!”

    數十只強勁的弩箭,從山峰上沖下,而他們射向的目標,就是那騰空而起的黑衣大漢。

    此時在空中的黑衣大漢,就好似一個最明顯的靶子,數十只能夠破開鐵石的硬弩,朝著那大漢射了過去。

    “嗖嗖嗖!”

    硬弩的破空聲,讓人心顫!

    而那黑衣大漢看到硬弩,卻是并沒有慌張,他厲喝一聲,那本來在他身后的斗篷,被他撐起一如一片黑云,朝著那飛速而來的弩箭掃了過去。

    大漢的斗篷乃是平常的布匹,但是在大漢內氣的催動下,卻好似一面墻,所有的硬箭在和那斗篷碰撞的剎那,都被打成了數段。

    數十只硬箭,無數近大漢的身,這不由得增強了群盜的威風,當下就有不少人喝道:“大當家威武!”

    不過被硬弩這一阻,大漢凌空飛撲的身軀,也落在了地上,與此同時,鄭鳴等三人也趁著這個機會,飛速的跑到了山谷兩側的小山峰上。

    硬弩不斷地從山峰上射下,在十數名盜匪被硬弩射傷之后,終于算是勉強擋住了盜賊們的攻勢。

    不過鄭家的傷亡,無疑是很慘重,那些早一步跑到了山谷下的鄭家子弟,算是保住了一條性命,至于那些沒有接近硬弩射程的鄭家子弟,大多數都被盜賊斬殺。只有少部分,被盜賊生擒。

    當鄭家逃脫的子弟匯聚之后,鄭中望的眉頭皺的更緊,不說本來雄壯的鄭家弟子,現而今已經剩的不到一半,而且還有多半人身上都有傷勢。

    就算是大長老和二長老,此時也身上帶傷。

    而在山谷外,上千名盜賊,已經將整個山谷圍的水泄不通,無盡的殺機籠罩在山谷之中。

    殘陽如血!

    滿是石塊和荒草的山野中,此時多了兩樣東西——流淌的血、流著血的尸體!

    山谷兩側的山峰上,數十個渾身上下沒有完整的武者,正緊張的握著手中的勁弩!

    每一張勁弩,對于他們而言,都是活命的希望,也正是這些勁弩,讓他們擊破了瀚云寨一次又一次的進攻。

    其中最危險的一次,瀚云寨三大寨主在大寨主羅元浩的帶領下,親自沖鋒。

    托天金剛羅元浩不但勇猛絕倫,本身更是八品高手,他在沖鋒之時,揮手一共投出了十三枚石彈,將鄭家十三位雄壯如虎的武者斬殺當場。

    要不是勁弩鋪天蓋地的掃射,羅元浩就要沖上來,最終羅元浩身中兩箭,不得不退了下去。

    羅元浩受傷了,但是鄭家的危機并沒有解除,甚至可以說,鄭家的危機,變的更嚴重。

    因為羅元浩的傷勢,并不太重,而且這天,已經開始黑了起來。

    “鄭鳴,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小爺我在這里守著就行,你別看小爺兩個眼睛不一樣大,我告訴你,小爺的眼神可是特別的好!编嶓@人來到一塊山石后面的鄭鳴身邊,大聲的說道。

    鄭鳴看著努力翻動自己一大一小眼睛的鄭驚人,心中也升起了一絲的暖意。

    在今日的緊要關頭,要不是鄭驚人不顧家主鄭中望的阻攔,朝著羅元浩放箭,他除了死路一條之外,就只剩下催動英雄牌,這也代表著,他在抽取另外一種英雄牌之前,將失去最有用的一張保命牌。

    鄭鳴也沒有客套,他拍了一下鄭驚人的肩膀,低聲的道:“要是真的頂不住,你帶著親近的人,向我靠攏!”

    鄭驚人愣了一下,隨即哈哈一笑,然后用拳在鄭鳴的身上捶了一下。

    雖然鄭驚人不明白鄭鳴為什么要自己向他靠攏,但是對鄭鳴的信任,讓他選擇了無條件聽鄭鳴的話。

    就在兩個少年說話之時,在碧血潭的山洞外,鄭中望、大長老等家族之中的掌權者,正商議著接下來該怎么做。

    和前些時候的意氣風發相比,此時的鄭家當權者,一個個狼狽不堪,特別是三長老,他在突圍的時候,被瀚云寨的六寨主給纏住,最終斷了一條手臂,才算是逃了出來。

    “怎么辦?咱們難得就這樣等死不成?”鄭中望快速的走來走去,聲音之中帶著急切。

    大長老和二長老都不吭聲,鄭中望就將目光落在了三長老的身上。

    對于大長老和二長老,鄭中望不敢得罪,但是對于三長老,卻沒有太多的顧忌,他急聲的朝著三長老道:“三長老,你說該怎么辦?”

    三長老的臉色蒼白,他心中雖然對鄭中望這種態度不怎么舒服,但還是沉聲的道:“家主,我們現在除了求援,別無他法!

    “突圍呢?難得咱們不能突圍嗎?”鄭中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失望之色的喊道。

    “突圍,突圍咱們只有死路一條!”大長老冷哼一聲道:“咱們殺死了盧興霸,以羅元浩他們的脾性,不將咱們殺完,他們是不會收手的!

    “八品修為的羅元浩,咱們誰抵擋得?”

    鄭中望在大長老猶如獅子一般的目光下,退縮了兩分,隨機他自語般的說道:“要是不殺盧興霸就好了!”

    “家主,你這意思,莫非咱們殺盧興霸還殺錯了?”鄭霸一腳將一塊石頭踢飛,話語之中滿是憤怒的道:“咱們鄭家被瀚云寨殺了多少人,難得家主覺得,咱們這些家族的子弟,都是該白死不成?”

    “不殺盧興霸,嘿嘿,說起來也是咱們這幫人在自己臉上貼金,盧興霸真是咱們這些人殺的嗎?”

    鄭霸的搶白,說的鄭中望臉色發白,就在他有點無話可說的時候,二長老朝著鄭霸道:“孽障,這里哪是你說話的地方,還不給退下去!”

    兩根火把,將已經有點發暗的洞府,照耀的明亮了幾分。靜寂的夜空中,傳來幾聲寒鴉的叫聲,一時間顯得更加的凝重。

    “求援,咱們現而今唯一的路,就是突圍求援!”大長老咳嗽了一聲,堅定無比的道:“唯有請太上長老以及府主大人出兵,咱們才能夠有一條生路!

    沒有人再說話,在這沉寂之中,算是通過了大長老的提議。

    “求援說來容易,可是現而今如此多的盜匪圍在咱們四周,咱們誰能夠沖得出去求援?”

    鄭中望說話間,就將目光落在了大長老和二長老的身上。

    畢竟,要從上前盜賊之中沖殺出去,最少也需要有九品以上的修為,要不然很有可能還沒有開始沖擊,就會被人直接擊殺在當場。

    大長老二長老兩個人都沒有吭聲,畢竟這沖出重圍說來只是一句話,但是實際上坐起來,卻是難上加難。

    甚至可以說,沖營本來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弟子不才,愿意沖營!”一個三十多歲的鎮首,邁步走了出來。

    這鎮首也就是十品中期的修為,瀚云寨的盜賊之中,一個頭目就有這般的修為,想要沖營,成功的幾率非常的小。

    鄭中望正要說話,大長老已經冷哼道:“就憑你的修為,想要沖出重圍,可能性根本就沒有?你還是呆在一邊吧!”

    說到此處,那大長老又沉聲的道:“就算是我和二長老我們兩個去沖營,成功的可能性,也不會超過兩成!

    “更何況如果我們兩個都離去,咱們這邊就算是有祖上留下的防守此地的強弓,卻也難以攔住瀚云寨的群盜!

    “那時候突圍求援,就是一個笑話!

    大長老這般的一說,就等于他自己,將自己的話給完全否決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大長老,他們覺得,大長老不可能給他們一個無解的提議。

    “我有一個沖營的方案,要是按照我說的做,我就有五成的希望沖營成功!贝箝L老看著四周的人,緩緩的說道。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