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四十章 舍不得孩子打不著狼(求推收)
    鄭中望大喜過望:“大長老,有什么要求,你盡管說出來,只要我能夠做到的,我一定答應!

    “對,只要是咱們能夠做到的,一定做到!”

    “大長老,此事關系到咱們鄭家的興亡,就算是你要我的性命,我也雙手奉上!”

    鄭家雖然內部也斗的厲害,但是到了生死關頭的時候,大多數的人,還是能夠丟下彼此之間的恩怨。

    大長老朝著四周掃了一眼,這才沉聲的道:“我需要一個人,讓這個人和我一起去沖營!

    “只有他吸引大多數賊人注意力,甚至將羅元浩吸引過去的時候,就是我沖出重圍成功的時候!

    在大長老將這些條件說出之后,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個被大長老要的人,就是死人!

    吸引羅元浩,吸引瀚云寨的賊人,那自然是死路一條。

    可是現而今,已經到了關系到鄭家興衰的時候。雖然世間有膽小之輩,但是也從來都不缺少英雄。

    “大長老,某家不才,就讓我當這個人吧!”一個粗壯的漢子站了起來道。

    有人帶頭,就有人跟著,最后就連鄭鳴的父親鄭工玄,也要求帶頭沖營。

    “工玄,你有這個心,我很高興,但是這個沖營的人,你不行,因為你吸引不了羅元浩,你吸引不了瀚云寨所有的賊人!”大長老在鄭工玄開口的剎那,沉聲的說道。

    鄭工玄這一刻,心頭陡然顫抖了一下,他不傻,隱隱約約之間,他已經猜出了什么。

    “要有一個能夠將瀚云寨所有賊人吸引過去人才能夠讓我這個計劃成功,實際上,我很不愿意用這個計策,但是現而今,家族的存亡,讓俺讓我不得不飲鴆解渴!”

    大長老重重一揮手道:“鄭鳴殺了瀚云寨的五當家盧興霸,整個瀚云寨,可以說對他恨之入骨!

    “只要鄭鳴帶人沖營,一定會吸引所有的賊人!”

    “我這里,還有十名精騎,我愿意讓他們跟隨鄭鳴,一起沖過去,說不定還有機會沖出去!

    鄭工玄整個人,一下子呆在了那里。雖然他的心中,已經隱隱約約感到了這一點。

    但是此時大長老說出來,依舊讓他的心中猶如雷擊一般。

    為了家族的生滅,他可以無怨無悔的將自己的生命給貢獻出去,但是現而今,大長老為了沖營,希望讓鄭鳴當誘餌。

    他不舍得!他不愿意!

    可是一旦沖營不成,所有的人,幾乎都要死在遠駝山上。失去了這些遠駝山上的精英,整個鄭氏家族,也將一蹶不振。

    多年來他在家族之中受的教育,讓他無比的為難。

    “工玄,一切為了家族!”鄭中望說話間,猛的朝著鄭工玄跪了下來!鄭中望在家族之中,權勢雖然看上去還沒有大長老大,但是他畢竟是家主,他這一跪,其實就等于是一座山,壓在了鄭工玄的身上。

    鄭中望剛剛跪下,就接著有人跪了下來,這是鄭家的一個總管,他拍著胸膛道:“工玄兄,我知道你不舍得,但是家族的存亡,就在今朝!”

    “我在這里給你表個態,只要你兒子死了,我兒子就是你兒子,我那姑娘,就是你的兒媳,給你兒子守一輩子!”

    “一切為了家族,工玄兄!”

    大長老沒有跪,他靜靜的看著手顫抖的越發厲害的鄭工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顫栗的道:“工玄,這幾乎是我們可以想到的,唯一的自救辦法!

    “一旦我們這些人死在此地,咱們鄭家幾百年在晴川縣的經營,就要化為飛灰!咱們有何顏面,去見列祖列宗!”

    “讓我單獨給鄭鳴說!”鄭工玄的臉上,帶著一絲堅決的道。

    “鳴哥,你過來我給你說點事!”就在鄭鳴思索著在洞穴之中得到的煉勁口訣時,鄭驚人小心的來到他的身邊道。

    看鄭驚人的樣子,鄭鳴就知道這家伙一定有什么事情給自己說,當下就向鄭驚人走了過去。

    “鳴哥,你快點走!”鄭驚人說話間,將一個包裹遞給鄭鳴道:“這里面是三十只袖箭,你先拿著,然后從這里偷偷的摸出去!

    “我今天查看了一下,這里有一條羊腸小道,最少有三成活命的希望!”

    鄭鳴沒有接鄭驚人遞過的東西,而是凝視著鄭驚人道:“出了什么事情?”

    “麻了八字的,大長老那個老王八為了沖出重圍求救,想要利用鳴哥你當誘餌,你殺了瀚云寨的盧興霸,瀚云寨的那些家伙,可是對你恨之入骨!

    “只要你去沖瀚云寨的陣,他們一定會死命的追殺你,到時候那老王八就可以趁機跑出去求援!

    “我小兄弟給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正在逼迫工玄叔。鳴哥,只要您沖陣,一定會死路一條,趁他們還沒有過來,你還是先逃了再說!

    讓自己沖陣,吸引所有的火力,大長老這個老王八蛋還真想得出來。

    雖然從鄭家的角度來看,大長老這個提議是最佳的提議,但是鄭鳴卻恨得牙根癢癢。

    鄭驚人一大一小兩個眼睛,正急促的瞪著自己。鄭鳴對于鄭驚人在這個時候能夠過來提醒自己,心中也帶著一分的感動。

    他拍了一下鄭驚人的肩膀,笑著道:“驚人你這份心意,哥哥我記在心里,你放心,我有應對的辦法!

    鄭鳴此時的心中,已經有催動厲若海,連大長老帶該死的瀚云寨一鍋端了的想法。

    只不過,將厲若海這種保命的牌浪費在這種垃圾的身上,實在是有點太可惜。

    畢竟還沒有到生死關頭!

    說起來,還是自己儲存的英雄牌太少,要是自己手中有七八張厲若海、龐斑之類的人物,鄭鳴自己絕對不會忍。

    就算是不大殺四方,也要讓一些人心驚膽寒。

    “鳴哥,你今天的殺那盧興霸的時候,小爺我心中只有一個服字。給你說實話,大長老的方法雖然陰損,但是對于鄭家而言,是最佳的選擇!

    鄭驚人誠懇無比的道:“可你要是去沖陣,只有死路一條!”

    鄭鳴知道鄭驚人說的都是實話,要不是他的手中,有厲若海和趙云兩張英雄牌,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夠活著沖出去。

    畢竟他只是十品的修為,而瀚云寨之中,光九品以上的都有七八個人。

    而且這些人,還恨他入骨。

    說不定這些人不會立即殺了他,而會將他擒住,挖心剖腹的祭祀盧興霸。

    “對我有點信心,我絕不會那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编嶘Q鄭重的朝著鄭驚人道。

    鄭驚人還想再勸,就聽到一陣的腳步聲:“鳴兒,你跟為父過來一趟!

    說話的是鄭工玄,這一刻的鄭工玄,看上去和以往,并沒有任何的區別。

    鄭驚人還要說話,鄭鳴已經打斷了他。

    在鄭鳴走向鄭工玄的時候,鄭工玄低聲的道:“鳴兒,爹有事情要你回去辦!

    雖然在夜空之中,但是鄭鳴依舊能夠看到鄭工玄有些花白的頭發。他這一刻,心中已經沒有半點的怨念。

    在這個時代,人受到的教育,都是一切為了家族,為了家族的存亡,殺身成仁的事情屢見不鮮。

    自己的父親受到家族教育多年,此時的他,在家族大義的壓迫下,不得不犧牲自己,也不是不可原諒。

    畢竟,這是一個時代的理念。

    “鳴兒,等一下,你偷偷的從這里從這里潛出去,我觀察了,哪里是一個豁口,你等夜深的時候,趁著盜匪疲勞,小心的跑出去!

    “出去之后,立即到鹿鳴鎮,帶著你母親和大哥,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晴川縣。對了,你無論如何,這一次也要請傅仙子幫忙,給咱們家安置一個地方!

    鄭鳴聽著鄭工玄的安排,眼中的淚水,一下子忍不住涌了上來。

    他本以為,這一次父親無論從哪一個方面著想,都會讓自己擔任這個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十死無生的任務。

    畢竟,這一切,都是為了整個鄭氏家族。

    卻沒有想到,父親最終的抉擇,還是讓自己偷偷的潛逃出去,讓自己活命的機會增加。

    這樣一來,自己是有很大的可能逃出性命,但是自己的父親,就走到了絕路。

    甚至可以說,自己的父親,就無路可走。在家族之中,他會被人唾罵,而在他的自己的心中,恐怕也會痛苦不已。

    “父親,那您呢?”鄭鳴的聲音中,帶著顫抖。

    “我是鄭家的鎮首之一,現在根本就出不去,放心吧,我跟著家主他們,活命的機會也不小!

    鄭工玄故作輕松的道:“我怕家里來不及防御,而那些瀚云寨的匪徒,去騷擾咱們家!

    “我說的不是這個,我說的是,我要是這樣偷偷的走了,您怎么去給大長老,去給家主,去給整個家族的族人交代!”鄭鳴一字一句的道。

    鄭工玄愣住了,他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看著自己兒子那鄭重的神情,鄭工玄陡然道:“你立即給我走,不然你就不是我的兒子!”

    這句話,斬釘截鐵,沒有絲毫商量的余地。

    看著一臉堅定的鄭工玄,鄭鳴哪里不知道,父親這個時候想的是什么。

    他逃出去之后,父親面對的是一條死路。

    “父親,我去闖營,您放心,您的兒子,沒有那么容易死!”鄭鳴說到這里,邁步就朝外走去。

    “你給我回來,你要是不走,我現在就死在你面前!”鄭工玄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柄利刃,他對著自己的胸口,沉聲的說道。

    看著用刀頂著自己的鄭工玄,鄭鳴的眼濕潤了。他喘了一口氣道:“父親,我知道您這樣做,一切都是為了我好!

    “但是,這件事情,孩兒不能聽您的,我不能用您的性命,來換取我的活路!”

    “更何況孩兒得傅仙子傳授,這點小陣仗,還不一定要了孩兒的性命,您就上面放心看著,我一定能夠從這些人里面,殺一個三進三出!

    鄭鳴說話間,陡然大聲的喝道:“家主,大長老,讓我沖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們要答應我的條件!

    黑夜之中,山谷本來就不大,鄭鳴的聲音瞬間傳出很遠。

    鄭中望、大長老、二長老等十幾個人,從黑夜之中露出身來,他們看著英姿勃發的鄭鳴,心中感慨不已。

    就算是親自說出這個計策的大長老,心中也生出了一絲的猶豫,如此少年,當是振興鄭家的千里駒,可是他為什么,就不在自己一脈。

    用他沖陣,自己雖然有一點點的私心,但是總的來說,他們鄭家也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鄭鳴,家族興衰,就在你一人肩上,請受我一拜!”鄭中望說話間,朝著鄭鳴行禮到。

    有鄭中望這個家主在前,大長老等人就算是對鄭鳴心中再有氣,也只能跟著行禮。

    鄭鳴也沒有客套,這些人既然讓他去送死,受這些人一禮,也沒有什么錯處。

    “讓我沖陣可以,不過家族之中,要答應我兩個條件。第一個條件,那就是此次大戰,要絕對保證我父親的安全!

    “我的第二個條件,就是咱們家族在府武院中,有一個名額,今年這個名額,歸我哥哥!”

    兩個條件,讓鄭中望瞬間遲疑了一下,第一個好說,讓鄭工玄跟著自己就是,但是那個名額,他可是已經確定了給鄭謹斌的。

    現在讓給鄭鳴的哥哥,那鄭謹斌就需要等一年。

    “這個我替家族答應了!”大長老絲毫沒有猶豫,直接了當的說道。

    雖然和大長老一直是敵對關系,但是此時聽到大長老的話,鄭鳴心中對于大長老也升起了一絲的佩服。

    別的不說,大長老在決斷上,可以說比之作為家主的鄭中望,要高上不是一點。

    鄭工玄的淚水,忍不住掉落了下來,他在這一刻,想要開口,卻又不知道說什么好。

    “工玄,鄭鳴吉人天相,說不定不會有什么事情!编嵃暂p聲的對鄭工玄說道。

    只不過他這安慰的話語,連他自己都有點不相信,以他的修為去沖陣,也是九死一生。更不要說鄭鳴在瀚云寨眾人的眼中,那就是一個眼中釘。

    畢竟瀚云寨的五寨主盧興霸死在了鄭鳴的手中,這對于瀚云寨的人而言,就是一種刻骨的仇恨。

    鄭鳴此去,可以說是有死無回!

    一道道目光,凝視在鄭鳴的身上,一匹白色戰馬被牽了出來,陪同這戰馬的,還有一桿精鋼長槍。

    雖然鄭家修煉的武技之中沒有什么有名的槍法,但是對于沖陣而言,戰馬和長槍,都是必不可少之物。

    鄭鳴看著那戰馬和長槍,一時間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種躍躍欲試的想法,他跳上那匹渾身上下好似沒有一點雜毛的駿馬,眼中升起了一絲的期待。

    “這一次,看我也殺一個七進七出!”

    <rf=p://.qidi.>.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閱讀。</>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