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二十六章 快意恩仇(求推收)
    一個正在和旁邊友人說話的鎮首,在鄭桐被打飛出去的瞬間,愕然的道:“鄭桐不是說要讓三招嗎?怎么這么快就出手了?”

    這位鎮首的疑問沒有人回答,他也不用回答?粗呀浵袼拦芬话愕乖诘厣系泥嵧,他目瞪口呆。

    本來,他以為倒在地上的那個人應該是年少輕狂的鄭鳴,卻沒有想到,居然是鄭桐!

    對于年輕一輩的實力,在場的人都了解。除了鄭謹斌一騎絕塵之外,鄭家最強,也是最有前途的少年中,鄭桐絕對是其中的一位。

    甚至有人打賭說,日后,說不定鄭桐還能夠登上鄭家長老的位置,可是現而今,長老的位置沒有登上,卻被鄭鳴,一拳給揍趴在了地上。

    這怎么可能?

    “鄭鳴那一拳,明明已經用盡了拳式,他怎么會詭異的打在鄭桐的臉上,這鄭鳴一定練了什么高級拳法!”

    “不對,鄭鳴施展的還是熊王拳!”

    “那熊王拳怎么可能如此快的擊敗鄭桐?我練熊王拳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聽說熊王拳有這種變化!

    “你不知道,并不能說明它不存在,只能說明,你的修煉還不夠,鄭鳴的熊王拳,可是已經達到了入微的境界!

    “而一種武技只要達到入微的境界,就可以隨意變幻招式!”

    “你說這小子的熊王拳已經達到了入微的境地,真是沒有想到!”

    “可不是嘛,我聽說咱們整個鄭家,能夠將熊王拳練得入微的,也就二長老而已,而且二長老還是十五年前,才將熊王拳練到入微境界的!

    “那鄭桐還真是夠冤枉的,他要是知道鄭鳴的熊王拳達到了入微的境界,就不會這樣的大意,以他的修為,勝負還很難定!

    鄭中望,鄭家大長老、二長老等人的目光,同時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小小年紀,竟然能夠將熊王拳修煉到入微的境界,真是不簡單!”鄭中望看著鄭鳴,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感嘆的說道。

    坐在他旁邊的大長老,此時則冷冷的道:“以狡詐勝人,勝之不武,這等人,遲早是我鄭家的禍害!”

    鄭工玄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剛才你們如此逼迫我的兒子,現在我兒子勝了鄭桐,作為鄭家大長老,竟然說出這等侮辱的話來,真他娘的不要臉!

    “工玄,那大長老不是你能夠得罪的!编嵃岳∴嵐ば。

    鄭工玄猶豫了剎那,最終還是站起來道:“大長老,血口噴人,也不是長者所為!”

    這句話,頓時讓大長老的臉色一變。這么多年來,鄭家還沒有人敢如此冒犯他。

    他的一雙眼眸,這一刻就好像一雙利劍,狠狠的盯著鄭工玄。

    鄭工玄絲毫沒有退縮,他昂首挺胸,同樣冷冷的看著大長老。

    二長老嘿嘿一笑道:“不管怎么說,鄭鳴已經勝了一場,按照咱們制定的規矩,我看咱們該進行下一場排位比試了!”

    大長老哼了一聲,他哪里不明白這是二長老在幫著鄭鳴轉移注意力,但是他怎么會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哈哈哈!本以為黃口小兒口出狂言,卻沒有想到,竟然還真的有三分本事!

    “既然你有橫掃我鄭家年輕一輩的信心,本長老就給你這個機會,鄭紅龍出場!

    大長老的一番話,頓時讓四周一片的靜寂。幾個并不屬于大長老派系的鎮首,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諷。

    他們哪里會看不出大長老的意思,這大長老分明就是抓住鄭鳴剛才的話茬,要用鄭家的少年精英,耗死鄭鳴。

    鄭紅龍,修為為十一品初期,雖然不如鄭桐等人那么耀眼,同樣是鄭家這一代的精英。

    要不然,也挨不到他進入碧血潭。

    隨著大長老的話落地,一個粗壯的少年,從人群之中飛身而出,他朝著大長老一抱拳,隨即向鄭鳴道:“鄭紅龍請教!

    這個時候的鄭紅龍,面對鄭鳴有一些緊張。

    他雖然主修的并不是熊王拳,但是他也修煉過熊王拳,知道一旦熊王拳修煉到入微境地,就可以媲美九品初級武技。

    雖然他修煉的掃山腿是十品中級武技,但是只有小成的過山拳,絕對不是鄭鳴的對手。

    但是他的驕傲,絕對不允許他不戰而退。

    鄭鳴沒有理會鄭紅龍,此時他正在計算自己身上的聲望值,擊敗了鄭桐之后,他的紅色聲望值,一下子增加了一百多,而那黃色的聲望值,則增加了六十多。

    現而今,他黃色的聲望值,已經差不多要達到六百之數。

    也不知道黃色聲望值,究竟有什么樣的作用?

    鄭紅龍見鄭鳴沒有反應,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惱羞成怒之下,冷哼一聲,腿如狂風,朝著鄭鳴重重的踢了出去。

    三腿裂山!

    掃山腿之中的絕學,一連三腿,可以說一腿快似一腿,一腿強過一腿。很多人能夠躲過第一腿和第二腿的攻擊,但是面對那第三腿卻無能為力。

    這些年,鄭紅龍在這三腿裂山上,可是下了不小的功夫,要不是將鄭鳴當成自己的大敵,他也不會一上來就施展這三腿裂山的絕學。

    對于鄭紅龍的三腿裂山,鄭家的高層看了也點頭不已,作為鄭家家主的鄭中望撫須笑道:“這招三腿裂山,已經盡得掃山腿的精髓,看來這次,要有一場龍爭虎斗!”

    二長老點頭應了一聲,而大長老則冷冷的看著已經被鄭紅龍的掃山腿逼近的鄭鳴。

    他知道鄭紅龍不是鄭鳴的對手,他之所以在這個時候讓鄭紅龍出手,不過是消耗鄭鳴的實力。

    等這個狂妄的小子實力耗盡,就是他倒霉的時候。

    鄭鳴在鄭紅龍的三腿裂山踢來的瞬間,一招神熊破山就打了出去,這一拳,正好打在鄭紅龍舊力已盡,新力未生之時。

    伴隨著這一拳的打出,鄭紅龍整個人朝后退了三步。而鄭鳴的身體,也朝后退了三步。

    這摸樣,是勢均力敵!

    可是就在鄭紅龍準備再次進攻的時候,鄭鳴的身軀扭動,整個人詭異的朝著鄭紅龍撞了過去。

    鐵熊撞樹!

    鄭鳴的身軀,快如閃電,根本就不等鄭紅龍做出任何的反應,身體已經重重的撞在了鄭紅龍的身上。

    鄭紅龍直接撲倒在地,一口鮮血,更是從他的口中噴吐而出。

    倒地的鄭紅龍,萬分惱怒的看著鄭鳴,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如此簡單的敗了。

    一招,他不甘心,但是想想鄭鳴招式的變化,他看向鄭鳴的眼眸,更多了一絲恐懼。

    鄭鳴所用的招式,他都學過,甚至可以說,鄭鳴所用的招式,他都熟練于胸,游刃有余。

    可是他沒有想到,這兩種自己已經丟棄的招式,在鄭鳴的手中,竟然妙然天成,一招之間,將自己打敗在地。

    雖然他心中還有一些不服氣,但是想到剛才交手的瞬間,他覺得自己和鄭鳴的差距,好像真的不小。

    “還真是驚呆小爺了,他……他又是一招!”鄭驚人重重的在自己大腿上拍了一下,喃喃的說道。

    “這怎么可能,要是剛才說鄭桐是不小心的話,那么現在的鄭紅龍,可是拿出了真正的本事!

    “看來,這小子張狂,還真是有幾分張狂的資本!”

    此時所有鄭家武者的目光,都落在了鄭鳴的身上,如果說剛才他們還覺得鄭鳴有些自不量力的話,那么現而今,他們都覺得鄭鳴本該如此。

    “聽長輩們說,將任何一種武技修煉到入微的境界,就能夠碾壓同級別武技,看來這是真的……”二長老在鄭鳴的臉上仔細的打量了兩眼之后,沉聲的說道。

    二長老的話,引起了不少的共鳴,幾個和二長老關系好的鎮首,更是大聲的道:“這鄭鳴果然有兩下子,看來咱們鄭家,又添了一天才人物!”

    “怪不得鄭工玄就算拼死,也要給這小子弄一個進入碧血潭的名額,這樣的人才,如果不進入碧血潭的話,那才是咱們鄭家最大的損失!

    “沒想到武技達到入微,還有這種好處!“

    在一片嘖嘖的稱贊聲中,作為族長的鄭中望也點頭道:“有鄭鳴這樣的子弟,真是天佑我鄭家!

    “以后我們鄭家的未來,就要落在鄭驚人、鄭鳴和鄭謹斌這些少年英才的身上!”

    大長老的牙齒,這一刻咬的咯咯響。一直以來,他的孫子鄭謹斌,都是公認的鄭家年青一代第一人,可是現而今,鄭中望不但將這個鄭鳴放在了心愛的孫子前面,更將鄭驚人也放在了鄭謹斌的前面。

    這根本就是在針對他這個大長老。不過大長老畢竟是大長老,喜怒不形之于色的本事他還是有的,因此,把心頭的怒氣壓了壓,然后沉聲的道:“鄭鳴雖然是個人才,但是這一身狂傲之氣,卻需要磨練磨練!

    “畢竟,玉不琢不成器,一個人才要是太狂了,那對他以后的發展,也沒有什么好處!

    “他口出狂言,要挑戰所有進入碧血潭的晚輩,那就需要讓他知道,他這般的囂張,會對他自己,造成什么樣的危害,讓他深深的記住這個教訓!”

    “鄭猛,這一次你上去!”

    大長老一番義正言辭的話,讓不少人佩服不已,雖然在場的人都知道,這是大長老故意要讓鄭鳴好看,但是他的話,卻讓人挑不處理來。

    現而今,不少人的心中嘀咕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鄭鳴究竟能夠連敗幾人!

    ps:求推薦收藏票票!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