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二十七章 橫掃(求推收)
    鄭猛,兩招敗于鄭鳴手中。

    鄭勇,一招沒有接下,被鄭鳴轟倒在地!

    鄭云天,勉強支撐三招,無有再戰之力!

    ……

    少年青衣,冷視四方!目光所到之處,就是一些鄭家的宿老,也不由自主的低下頭來。

    “七場了,他已經接連戰了七場,每一場都在三招之內解決戰斗,這怎么可能?”

    “是呀,論起修為,他也就是十一品初期,但卻一連擊敗了兩個十一品中期,三個十一品初期!”

    “這拳法一到入微,是何等的強橫!”

    在那一聲聲的討論中,鄭鳴朝著已經站成一排的進入碧血潭的少年掃了一眼,淡淡的道:“下一個!”

    下一個,鄭鳴面無表情,聲音也是淡淡的,但是此刻,卻好像擁有著一種震顫人心的力量。

    “我……我認輸!”一個面容有些青澀的少年,話語中帶著一絲顫抖的道。

    認輸,這兩個字,讓本來已經不平靜的場景,變的更加的雜亂,因為在鄭鳴還沒有到來的時候,就有人故意用鄭家不要懦夫這個名義,堵住了鄭鳴認輸的路。

    可是現而今,有人居然直接認輸了,但是這個認輸的人,并不是鄭鳴。

    鄭鈞千,一個并不是太出色的名字,但是他的母親,卻是赫赫有名的鄭玉娘!

    鄭玉娘說鄭家看不起懦夫,鄭玉娘說主動認輸之輩,要逐出鄭家,鄭玉娘的兒子,這一刻在鄭鳴的威勢下,二話不說,直接認輸。

    作為晴川縣三十六鎮之中,唯一的女鎮首,鄭玉娘在鄭家的名聲,不次于一些長老。

    再加上她和大長老一向親近,這才從家族之中,給自己的兒子爭取到了一個名額。

    卻沒有想到,她心愛的兒子,竟然在這個時刻,不戰而降!

    鄭玉娘緊緊的咬著嘴中的牙,她沒有想到,第一個出言認輸的,竟然是自己的兒子。

    “鄭鈞千,你要是個男人,就給我出去堂堂正正的打一場!”

    咬牙切齒的鄭玉娘,大聲的朝著自己的兒子吼道!

    可是那鄭鈞千在邁出了兩步之后,又停下了腳步道:“母親,我……我不是他的對手,他……他動起手來,實在是太狠了,我怕他把我打傷了!”

    這句話一出,鄭玉娘的臉色,變的更加的難看。

    “哎呀,鈞千,你娘可是說了,他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懦夫,而鄭家只要出現怯戰的懦夫,按照你娘的提議,那可是要逐出家族的!”

    “莫非,你真的想讓你娘來一個大義滅親不成!”鄭霸說到這里,仰天大笑了起來。

    鄭玉娘的臉,一會紅一會青,她這個時候,除了想要掐死自己的兒子之外,還想要將那鄭霸給掐死。

    這個家伙,分明就是在針對自己!

    再看看唯唯諾諾的兒子,鄭玉娘更加的氣憤,她邁步來到鄭鈞千的近前,抓住鄭鈞千的手,直接朝著鄭鳴的方向扔了過去。

    鄭鳴看著戰戰兢兢的鄭鈞千,目光之中露出了一絲冷意,鄭玉娘的所作所為他看在眼中,所以鄭鈞千就算再表現得像一個弱者,鄭鳴也不會有絲毫的同情。

    因為,要是他沒有今日的修為,是不會有人給他,給他的父親一個退路。

    不論是賺取聲望值,還是堂堂正正的活下去,都要比惡人更狠,讓惡人恐懼。

    “我一個呼吸之間,可以擊出十三拳,而這十三拳,我準備打在你的肋骨上!

    “你知道嗎,人的肋骨,一共有二十四根,左右各十二條,我現在要打斷你左側的十二條,看拳!”鄭鳴的聲音冰冷,一字一句,震顫人的心靈。

    “不要,不要打我,我……我娘是不會放過你的,不要打我!”鄭鈞千手舞足蹈,聲音嘶啞,就像一個情緒失控的瘋子,在虛空之中不斷地舞動著拳頭。

    他的舞動,根本就沒有什么章法,只是瘋狂的舞動。

    鄭鳴冷冷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著拼命舞動拳法的鄭鈞千,等鄭鈞千累的癱坐在地上之后,這才冷聲的道:“垃圾!”

    鄭玉娘的眼中在冒火,她心中很清楚,剛才鄭鳴的喝聲,實際上就是一種恐嚇。

    他恐嚇自己的兒子,可自己這個膽小的兒子,竟然真的就在鄭鳴的恐嚇中,手舞足蹈,丟盡了顏面。

    “將你兒子送下去!”鄭家大長老冷冷的一揮手,怒聲的喝道。

    鄭玉娘帶著自己的兒子,快速的離去,但是她看向鄭鳴的目光,卻是充斥著仇恨。

    “八連勝了,而且還是不戰而勝,不過這小子還真夠狠的,以后鄭玉娘家的崽子晚上不做噩夢,我就姓你的姓!”

    “呵呵,你想的美,咱們都是一個老祖宗,你姓我的姓,還不是一樣!

    “我現在倒是覺得,鄭鳴這小子,說不定真的能夠橫推這一次參加碧血潭開啟的年青一代,八連勝了,再勝四個人,他就完成目標了!

    “我可不這樣認為,雖然鄭鳴已經九連勝,但是剩下的四個,有三個是咱們鄭家這一代,公認最強的三個!

    “別的不說,就拿鄭謹斌來說,鄭謹斌的猛虎拳,應該達到了會意的境界,比之鄭鳴入微的熊王拳要強得多。更何況他的修為,是十一品巔峰!兩項相加,他應該可以穩勝鄭鳴!

    “你這么一說,倒也有點道理。不過就算是敗在鄭謹斌的手中,鄭工玄有子如此,也該驕傲!”

    鄭工玄的臉上,神色輕松了不少,他的眉眼之間,甚至有一種神采飛揚的感覺。

    他心愛的兒子橫掃這個家族年青一代,這是以往他都不敢想的。想到鄭鳴的變化,他心中暗道:回去之后,一定要向傅玉清仙子表示感謝。

    也只有心劍閣,才能夠如此快的造就自己的兒子。

    “這一場,我來!”淡淡的聲音,打破了場中的寧靜,一臉冷傲的鄭謹斌,邁步走了出來。

    他對著鄭鳴掃了一眼:“雖然我不喜歡你,但是我還是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不錯的對手!

    “要是沒有我,在鄭家,說不定你還能夠橫推,但是現而今,你不行!”

    “你的實力是十一品初期,而我是十一品巔峰,論起武技,雖然你的熊王拳已經達到了入微的境界,但是我告訴你,你沒有任何的希望贏我!

    “我的猛虎拳,同樣達到了入微的境界!”

    猛虎拳入微五個字隨著鄭謹斌說出口,幾個鄭家的鎮首猛的從座位上站起來。

    他們修煉的是猛虎拳,對于將猛虎拳練到入微的境界有多難,他們心中清楚得很。

    這些人之中,每一個在猛虎拳上侵淫的歲月,都不少于二十年,但是他們在猛虎拳修煉上,最多也只是達到了會意的境界而已。

    而現在,一個不到十四歲的鄭謹斌,竟然說自己的猛虎拳已經達到了入微的境界。

    要是一般人這樣說,他們大概以為是在吹大氣,但是鄭謹斌說出這句話來,他們都信。

    不但因為鄭謹斌的名聲,更因為這個少年此時說話的神態。

    鄭中望看著鄭謹斌,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本來以為這一次就算是不能夠傷了大長老的筋骨,也能夠讓大長老付出一些代價。但是現而今,卻是全落空了。

    鄭謹斌公布了自己猛虎拳達到入微境界之后,他明顯感到那些人看向鄭謹斌的神色不一樣。

    大長老的聲威,好像又有了一些提高。

    從鄭謹斌的身上,他的目光轉移到了鄭鳴的身上,此時的鄭鳴,雖然神色淡然,但是鄭中望對他,已經不抱太多的希望。

    畢竟,他不可能擊敗鄭謹斌,自然也不可能對大長老的聲威,再造成任何的傷害。

    “哈哈哈,謹斌的猛虎拳竟然達到了入微的境界,真是我們鄭家的一件大事,我記得自從二百年前的振威先祖,咱們鄭家,就沒有人將猛虎拳修煉到這個境界!

    三長老說話間,朝著虛空中一抱拳道:“這是天佑我鄭家!”

    “這是天佑我鄭家!”接近二十個鎮首,幾乎同時站起來,朝著虛空行禮道。

    如此多的鎮首站起,讓鄭中望的臉色幾乎僵到那里,他明白,這一刻,最丟人的,是他這個家主。

    “鄭鳴,我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跪下向我磕三個響頭,一切我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

    “我還可以請求我爺爺和家主,讓你第二個進入碧血潭!

    鄭謹斌說到這里,將雙臂收攏在胸前,他頤指氣使的看著鄭鳴,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

    鄭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他笑的很燦爛:“入微境界的猛虎拳,真的很了不起么?我現在倒是很想試試,你入微境界的猛虎拳是個什么摸樣!

    “哼,大言不慚,謹斌少爺,對于這種不知進退之輩,您不必手下留情!”鄭玉娘的聲音之中,帶著怨毒的說道。

    鄭謹斌沒有吭聲,他走到鄭鳴的不遠處,施展出了猛虎拳的第一式猛虎下山。

    這一式很簡單,但是在鄭謹斌施展出這一式的剎那,鄭謹斌整個人在眾人的眼中,就好像一只隨時都準備擇人而噬的猛虎!

    “真的是入微級別的猛虎拳!”二長老圓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汗跡。雖然他早就得到了消息,但是此時看到,依舊讓他難以平靜。

    “工玄,希望這孩子能夠躲過此劫!”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