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四十四章 血在燒
    他擋下了那一刀,他替自己眼中的英雄,替那個讓他佩服,拼死來救他們的人,擋下了這一刀。

    刀光閃動,殺意沖突。追風蝙蝠和那位精騎的死,讓戰場上的血腥氣,變得更加的濃烈。

    “殺殺殺,咱們不能讓六寨主白死,咱們瀚云寨,也是有爺們,也是有英雄!”

    猶如狼一般的吼聲中,無數的盜匪,再次沖殺了上來,而鄭鳴在那精騎倒在自己近前的剎那,就覺得自己的血,這一次真的燃燒了起來。

    他這個時候,已經分不清,自己究竟是鄭鳴還是趙云。

    那本來有點疲憊的身軀,在這一刻,變得充滿了力量,他手中的長槍舞動如棍,剎那間,就將那沖過來的十幾個匪徒,直接擊倒在地。

    血在燒!

    稀薄的炎黃戰血,在鄭鳴的身上,終于顯露了出來!

    在離鄭鳴十丈遠的位置,黑妖狐的臉上充斥著不信之色,自己的一掌,就是化勁為氣的九品武者,也要重傷。

    這小子,怎么還沒有死!

    不但沒有死,還將與自己合擊的追風蝙蝠給殺了,這在黑妖狐的心中,是不可能,但是這件事情,卻真真正正的發生了。

    追風蝙蝠的尸體,就在自己的不遠處。

    她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年輕的少年身上,少年的身板,挺挺的立在戰馬上,而那淡淡的月光,好似在少年的身上,染上一層金色的盔甲。

    “擋我者死!”少年揮動長槍,再次沖擊,他沖的方向,是山谷的方向。

    而少年之所以沖擊,是因為在十數丈的位置,還有一個精騎,正在拼命的支持。

    少年的身后,跟著四個精騎,每一個精騎的身上,都帶著不輕的傷勢,可是這些精騎,此時一個個卻精神振奮,一如下山之虎一般。

    血再飛!

    血在鄭鳴的四周飛濺,一個個擋在鄭鳴身前的盜賊,在鄭鳴的長槍之下,化成了一具具尸體。

    青色的長袍,已經明染成了血紅,沒有一絲雜毛的白色戰馬,此時更像是一匹血馬!

    二十多丈的道路,鄭鳴用了二十個呼吸,而在他前行的路上,倒下了二十具尸首。

    心寒,本來還被貪欲充斥的盜賊們,此時已經開始心寒,已經開始退卻!

    在鄭鳴踏馬前行之時,他們大多數人的選擇,是無聲的后退,是帶著一絲恐懼的后退。

    “能馬踏我瀚云寨營地的,你是第一個!”一身黑衣的羅元浩,在白衣文士的陪伴下,踏步走了出來。

    那些本來已經喪膽的盜賊,就好似流水一般的退到了羅元浩的身后,他們緊緊的盯著鄭鳴,目光中有憤恨,有畏懼,有敬佩,有可惜!

    和羅元浩身后數百人相比,站在鄭鳴身后的五騎精騎,是那樣的少,那樣的單薄。

    好似羅元浩那邊一沖,就能夠將五人淹沒,但是此時,已經傷痕累累的五個人,身上卻充斥著不下于上千人的戰意。

    熊熊的戰意,不屈的戰意!

    “羅某人一直不怎么看得起鄭家,特別是你們那個家主鄭中望,但是我沒有想到,鄭家竟然還出了你這等人物!”

    “你斬殺了我瀚云寨的五寨主、六寨主,但是我們瀚云寨的爺們,依舊敬你是一條漢子!”

    “今日,只要你加入我瀚云寨,你就是我瀚云寨的五寨主!”

    羅元浩聲音雄渾,每一個字,都好似隱含著千鈞之力,在他說完的剎那,更有人高聲的喊道:“大寨主說的是,我瀚云寨識英雄,重英雄!”

    “只要你加入我瀚云寨,咱們就是一家人!”

    “識英雄,重英雄!”喝聲開始的時候,只有幾個人,但是隨后,卻猶如山呼雷鳴。

    雖然瀚云寨的群盜,有不少人死于鄭鳴。雖然瀚云寨的群盜,被鄭鳴殺的膽寒,但是他們的心中對于那躍馬而出的少年,卻升起了一種由衷的尊重。

    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尊重。

    所以對于羅元浩邀請鄭鳴加入瀚云寨,他們的態度不是拒絕,而是歡迎。

    鄭家大長老,此時就好似一條土撥鼠一般,在山石的陰影中不斷地攢動。他在聽到群盜的喝聲之時,還是忍不住朝著鄭鳴的方向看去。

    從他的位置,根本就看不到鄭鳴的身影,但是他能夠想象的到,少年此時的英姿。

    “年輕人,就是有一些充英雄的傾向!”嘴中雖然嫉妒的說了一句,但是大長老的心中,卻對那少年升起了嫉妒。

    畢竟,他這一輩子,還從來沒有在生死殺戮的戰場上,被對手如此敬重。

    識英雄,重英雄!

    這六個字,無論此戰的結果如何,都會伴隨著少年的名聲,傳遍四方。

    山嶺上的鄭家少年,一個個也精神振奮的看著山下的場地,他們的血,在不斷的沸騰。

    “鳴哥就在前方,誰愿意隨小爺下去助鳴哥一臂之力!”大小雙眼一起瞪起的鄭驚人,大聲的喊道。

    在這喊聲中,鄭驚人更是騰空而起,準備朝著下面沖去。

    “我去!”剎那間,十幾個少年,一起喝道?墒窃谶@喝聲之中,已經躍起的鄭驚人,被二長老一腳踢飛在了地上。

    “不要給鳴少添麻煩,你們下去,只是累贅!”二長老目視眾少年,厲聲的說道。

    鄭驚人從地上爬起來,不甘的在自己腦袋上拍了一下,隨機大聲的道:“奶奶的,總有一天,小爺要和鳴哥一樣!”

    鄭家大多數的人,都不吭聲,他們緊緊的盯著下方!

    “多謝羅大當家的看重,不過大當家的既然以英雄看待鄭鳴,羅大當家應該知道鄭鳴的選擇!”鄭鳴看著羅元浩,揮手將自己手中的長槍舉起:“沖!”

    白馬飛起,猶如利箭!

    鄭鳴所沖的方向,就是羅元浩所站的位置。

    羅元浩的手中,多出了一柄斬馬長刀,他沒有吭聲,雙眸只是冷冷的逼視著前方。

    就在鄭鳴沖到他十丈遠左右的剎那,他手中的斬馬刀陡然劈出,洶涌的殺機在他的長刀前,匯聚成一道半尺長的刀芒。

    刀芒,是武者將氣勁聚集于長刀之上,形成的鋒芒,這種鋒芒,威力巨大,無堅不摧。

    很多時候,刀芒對于武者來說,就是聚集了他們全身之力的一擊,是他們在生死薄命之時,才會施展的手段。

    現而今,刀芒聚集在羅元浩的刀上,讓羅元浩的這一刀,一往無前,所向披靡。

    策馬前沖的鄭鳴,一刀斬出的羅元浩,都好似兩個最強的流星,在蒼茫的大地上碰撞。

    這一刻,誰也退不了,不論誰在退縮,最終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得更快。

    雖然五個精騎,在鄭鳴的身后緊追,但是他們絲毫幫不上忙,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鄭鳴和羅元浩的碰撞。

    同樣的道理,羅元浩的身后群盜,都靜靜的站著不動,他們明白自己幫不了忙,所以他們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生怕錯過這燦爛的一擊。

    黑妖狐看著躍馬而出的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她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那策馬而來的少年所融化。

    少年挺立如槍,少年一往無前,少年無所畏懼,少年……

    一時間,黑妖狐有點癡了,雖然在她的心中,少年最終的結果,是喪身在羅元浩的刀下。

    羅元浩不是追風蝙蝠,他是八品高手,而他這一刀,更是羅元浩偶爾得到的七品武技破月斬的殘篇!

    這應該是自己最后一次見到這少年,但是她相信,哪怕到她老到癡呆,她也不會忘記這少年,也不會忘記今日月光下,燦爛的一幕。

    她知道,接下來的一幕,將是極其血腥,少年的血,少年的肉,少年的身軀,恐怕都要在大刀下被劈斷。

    她不是一個心軟的女人,但是她這一刻,心中很不愿意看到這一幕。

    可是她依舊緊緊的睜著眼,她希望將今日的一幕,全部印入自己的眼中,她不能放過一分一毫的情景,她不能失去一絲一點關于少年的東西。

    鄭鳴并不知道,在盜匪群中,正有一個女子,如此的關注著自己,此時的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戰!

    羅元浩凌空劈出的一刀,他已經感覺到了那一刀之中隱含的磅礴威勢。

    不長的刀芒,在月光下,寒人心肺!

    這是鄭鳴第一次見到刀芒,光憑著這刀芒的力量,就可以將他心頭的盤龍槍法全部摧毀。

    雖然槍法已經大成,但是盤龍槍法,依舊沒有辦法擋住這兇猛一刀。

    在精湛的招式,在磅礴的力道之下,都將被碾為碎粉,就好似無論在美麗的容顏,也無法阻攔歲月的侵蝕一般。

    對于鄭鳴而言,現而今最好的選擇,就是將趙云的英雄牌換成厲若海,唯有厲若海的丈二紅槍,才能夠讓他必勝。

    但是,鄭鳴心頭,不,應該說這一刻,鄭鳴的身上,有一股血,讓鄭鳴戰意磅礴。此時,此刻,此地,鄭鳴分不清,這血,究竟是他的,還是趙云的。

    炎黃戰血!

    如果說剛才,他再次沖陣的時候,炎黃戰血已經發動,那么現而今,他的炎黃戰血,已經開始沸騰。

    手中的長槍,座下的戰馬,在這一刻和他心頭的血匯聚如一,炎黃戰血,將他的精氣神全部提到了一起,鄭鳴就感到自己這一刻,已經到了一個奇妙的狀態。

    羅源好的長刀,已經劈下,簡單、直接、又充滿了摧毀萬物的力量!

    鄭鳴手中的長槍,在哪刀光落下的剎那,一連朝著虛空刺出了一百零八槍!

    PS:血在燒,血在沸騰,血在翻滾,貓貓這兩章寫的非常喜歡,希望各位兄弟也能喜歡,兄弟們,隨身的成績一直在后面,貓實際上也挺著急,只不過一直讓自己裝淡定,F在,貓淡定不下去了,貓的血再燒,貓希望,咱們能夠沖上去。點擊,收藏,推薦,你們在哪里?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