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五十二章 破開丹田
    十個技能,讓鄭鳴看的眼花繚亂,雖然這些技能,都沒有介紹什么大成小成,但是鄭鳴可以肯定,這些技能只要用一個,最少都能夠赤地千里。

    奶奶的,我這是造了什么孽。不對,這是敲破了多少的木魚,竟然讓我抽到了這個。

    心中興奮不已的鄭鳴,恨不得現而今就化身成那太古金烏,讓自己施展一下太古金烏的神通。

    可是施展二十分鐘之后,這太古金烏就會消散。這比之那厲若海,才是真真正正的保命牌!

    這次真是走狗屎運了,不行,再抽一張,只要再抽中一張,老子立即將那個狗屁的小子宰了下酒。

    心中打定主意的鄭鳴,當下再次催動心頭的洪荒牌,開始了他第二次抽取。

    這一次和上一次相比,鄭鳴表現的赤誠的多,也認真的多。甚至在開始翻牌的時候,鄭鳴都感到了自己嘭嘭直跳的心跳聲,真是太讓人期待鳥!

    當時當他翻開紫色牌的瞬間,那紫色的牌面上,別說有金烏了,就是一只蒼蠅都沒有。

    不急,再抽,哥們有的是聲望值,這一次說什么,也要將那個臭屁的小子給搞死。

    搞的他死得不能再死!

    沒有、沒有、沒有……

    當鄭鳴抽到了第二十次的時候,他終于停下了抽洪荒牌的步伐,心疼自己的聲望值是一方面,實在是心理有點受不了,每一次都是那樣滿懷希望的去抽,每一次抽的結果,都是什么也沒有。

    這種情況,不是一般人能夠受得了的。

    算了,十萬分之一的幾率,真不是那么容易碰的,能夠碰到一個,已經是自己祖墳上冒青煙了。

    等等,剛才之所以抽到洪荒牌,是因為被傅玉清說了一段話,要是傅玉清在給自己說一段,是不是就能夠再抽到一張洪荒牌了呢?

    這個想法,鄭鳴覺得極其不靠譜,但是洪荒牌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只要有兩張洪荒牌,他立馬用一張立威,然后剩下一張保證自己可以過幸福美滿的生活。

    鄭家的后花園,傅玉清、李小朵兩個女孩子,正在看著鄭小璇歡快的踢著毽子,一陣陣猶如銀鈴般的笑聲,不斷的從鄭小璇的口中傳出。

    “傅玉清,你將剛才說的話,再給我說一遍!”急匆匆跑來的鄭鳴,大聲的朝著傅玉清喝道。

    傅玉清看了神色敗壞的鄭鳴一眼,隨機就朝著鄭小璇道:“小璇真聰明,你要將腳尖的勁用均勻,絕對能夠多踢十個!”

    鄭小璇正看著神色著急的哥哥,不過在聽到自己嫂子的話之后,隨即就玩心站了上風。

    “你咋不說!剛才你不是挺能說的,現在你要是有膽子,再給我說一遍!编嶘Q見傅玉清還是不吭聲,當下聲音越加高了三分。

    可是傅玉清還是不理會他!

    傅玉清這種淡漠,鄭鳴雖然懂,但是對于他老兄而言,他是真的很想要聽傅玉清說那些話,畢竟那些話,可是關系到他能不能再抽到洪荒牌。

    在威逼利誘了好一會,卻最終沒有任何笑過之后,鄭鳴終于拿出了殺手锏:“媳婦,那就再說一遍吧,人家求你了!”

    他這般一求,最終傅玉清三人都用鄙夷的目光朝著他看了一眼,然后一起離開了花園。

    唯留下鄭鳴一個人,在風中立凌亂!

    放棄了洪荒牌的抽取,鄭鳴就決定試試封神牌,很可惜,在砸了一萬聲望值之后,什么也沒有得到的他,再次選擇了放棄。

    抽了五次仙俠牌,依舊沒有什么用處,他的好運氣,好似被那一次洪荒牌的抽取,給用盡了。

    用心神觀察著存放在自己心頭的太古金烏牌,鄭鳴的心中實在是癢癢的很。他真的很想催動這金烏牌,讓自己化身為太古金烏,橫行于天地之間。

    馬勒戈壁的,看來以后還要多多努力,多弄一些聲望值,十萬分之一的幾率,老子要是抽取十萬次,就不信不能夠中上一次。

    鄭鳴這個決心挺好,但是他好似將學習數學學到的概率知識給忘掉了。

    十萬分之一的幾率,有時候就算是你抽取十萬次,也不一定能過抽到東西,甚至一百萬次,也不見得行。

    聲望值的數量,再次從六位數變成了五位數,雖然這個五位數開頭的數字是七,但是依舊讓鄭鳴覺得可惜不已。

    覺得今日不宜再抽的鄭鳴,在母親端陽英的招呼下,歡快的回到了家中的大廳,然后和鄭家人一起,進入了歡樂的海洋之中。

    歡樂的過了頭,那就要付出代價,比如今日鄭鳴,就為自己的太過歡樂,付出了代價。

    頭疼!

    昨日和鄭驚人拼酒,結果看上去干瘦的鄭驚人,竟然好似一個酒桶一般,無論灌下去多少,他都沒有半點的醉意。那兩個大小不一的眼睛,在喝酒之后,大的眼睛變得發紅,而小的眼睛,卻變的發綠。

    這不得不讓鄭鳴佩服鄭驚人。

    要是自己現在化勁為氣就好了,只要運動內氣,就能夠將那些酒氣直接逼出來?上,鄭鳴現在有的,只是內勁,所以他只能默默忍受著酒帶來的痛楚。

    一時間,他突破第九品的心思變的更加的強烈!

    “黑熊擔山,熊震四域,猛熊掏心……”

    已經將熊抱功練的滾瓜爛熟的鄭鳴,整個人騰跳之間,每一式拳法,都好似羚羊掛角,讓人無跡可尋。

    他身體之內的內勁,此時更好似四道蛟龍,在他的體內不斷的運轉,而隨著這四道內勁匯聚如一,鄭鳴的身軀,重重的朝著一棵足足有成人雙臂環抱那樣粗的樹撞了過去。

    “轟!”

    大樹傾倒,樹干遮斷的位置,光滑如鏡,么有半點凹凸不平的痕跡。

    熊抱功巔峰,內勁匯聚之間,有四千斤的力量,而且這四千斤的兩,還要會運用。只有將熊抱功煉制真正的大成巔峰,才會出現如此的景象。

    撞破了大樹的鄭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于那普通鄭家弟子可以說一輩子都難以達到的境界,他的臉上并沒有什么喜色。

    熊抱功巔峰,第四道內勁,也運轉自如,可以說現在的他,在修為上,已經達到了第十品的巔峰。

    這在晴川縣,是很多人一輩子可望不可即的事情。

    可是現而今,鄭鳴面對這個成績,并不滿意。這已經是從碧血潭回到家中的第五天,早在前兩天,鄭鳴的修為,就已經達到了十品的巔峰。

    這兩天,雖然每天在鍛煉熊抱功的時候,鄭鳴也吞下一滴地元鐘乳,但是那地元鐘乳,卻難以再讓他的修為,有什么明顯的提升。

    至于那道無名口訣之中的第五道、第六道內勁,鄭鳴更是有點摸不到頭緒。雖然鄭鳴并不笨,但是想要將那幾百字的口訣吃透,好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自己好似走了彎路,怎么隱隱約約的覺得,自己好似有一種要突破十品,達到破開丹田的感覺。

    這可不行,鄭鳴雖然前世并不是什么武學大師,但是他深知打好基礎的重要性。這就好似蓋大樓,你一層的地基,頂多也就是蓋七八層,要蓋摩天大樓,沒有一個好的基礎不行。

    如果鄭鳴不知道世間有那修煉九條內勁的口訣,他說不定還會盡快破開丹田,成為九品。

    但是他知道了有這種法訣,他就不愿意放棄。更何況這法訣九條內勁,鍛煉的可是三個丹田。

    要不回去和傅玉清探討探討,說不定她能夠給自己點提示。鄭鳴心中念頭閃動,就決定找傅玉清談一下。畢竟修為這東西,一旦突破了,就很難再練回去。

    “二少爺早!”

    “拜見二少爺,這是山里打的野兔子,二少爺拿回去讓人燉著熬湯喝,一定大補!

    “二少爺,您要是喜歡,這東西盡管拿去,都是自己種的東西,并不值幾個錢!”

    鹿鳴鎮上,不斷的有人給鄭鳴打著招呼,不過這些人除了熱情之外,更多的是敬畏。在鄭鳴走過之后,更會有不少人對他指指點點。

    “看到沒有,那就是鄭家的二少爺,在遠駝山那邊,可是在瀚云寨的賊窩之中,殺了一個三進三出!

    “我一直覺得二少爺不凡,卻沒有想到二少爺那么厲害。盧興霸知道吧,還不是死在了二少爺的拳腳下!”

    “這就是鄭二少爺,我覺得他最少是那種身高一丈,膀大腰圓的大漢,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這般的模樣!”

    對于這些指指點點的聲音,鄭鳴并不放在心上。鹿鳴鎮這些天除了對他的議論,并沒有什么大的變化,吳半仙這家伙,依舊在哪里算卦,而傅玉清和李小朵的早餐攤子,好似更加的紅火。

    手持著飯勺,快速的將一個個飯碗打滿的傅玉清,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鹿鳴鎮女子。

    當然,這個女子的容顏實在是太漂亮了點?粗β档纳碛,鄭鳴搖了搖頭,還是決定等中午的時候在找她。

    PS:票票,貓貓要各種推薦票,各種點擊,各種收藏,求求求啊!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