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三十四章 尋山探水
    雖然還沒有進入碧血潭,但是鄭鳴就覺得自己此刻自己的身體,就好像侵入了溫水一樣,無比的舒坦。

    甚至他覺得,自己此刻整個人,都好像要飛起來一般。

    碧血潭能夠鑄體,能夠提升修為,看來真的有他的獨到之處,自己還沒有進入碧血潭,就已經感到無比的舒服,要是進入碧血潭之中,該是一種什么情形。

    順著已經長滿了青苔的石階,鄭鳴來到了碧血潭的旁邊,這里鄭鳴感到的氣息,更加的純正。

    他當下沒有猶豫,就按照自己來時,二長老所交代的過程,脫下衣物,跳進了碧血潭中。

    碧血潭的水,雖然處于洞穴之中,但是并不涼,相反還有一種溫溫的感覺。

    碧綠的水,在侵入鄭鳴肌膚之內的是時候,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肌膚中,好像有一股股的熱流,在朝著自己的肌膚內鉆一般。

    雖然被稱為潭,但是碧血潭并不是太深,只是剛剛掩蓋到鄭鳴的頭部。

    適應了一番碧水潭的溫度之后,鄭鳴就開始瘋狂的修煉起了熊抱功。在潭水中浸泡雖然也能夠吸取碧血潭的靈力,但是在修煉中吸收的更多。

    只不過隨著修煉的進行,所受到的痛苦,也就會越大。

    鄭鳴這次進入碧血潭的機會來之不易,又怎會在乎那一點點的痛苦。

    早就熟練無比的熊抱功,在潭水中一招一式的施展起來,伴隨著第三式施展出來,鄭鳴就感到那些本來緩緩進入自己體內的熱流,這個時候突然變的瘋狂起來。

    就好像一根根的細針,不斷地扎在自己的身上,不斷地沖入自己的體內。

    而那些細針,在進入鄭鳴體內的瞬間,就會快速的融入到鄭鳴體內的三道內勁之中,一套熊抱功剛剛打完,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的第三道內勁,已經開始變的粗壯無比。

    “十一品巔峰!”

    那進入自己體內的靈力,讓自己的修為,進入了十一品巔峰!

    雖然二長老告訴他,修煉熊抱功的時候,最好能夠修煉一遍,休息一會,但是這樣好的效果,鄭鳴不愿意浪費。

    自己只有一天時間,這一天過了之后,就該其他人進到里面吸收這些靈力。

    所以鄭鳴在稍微喘了一口氣之后,就開始繼續修煉熊抱功,小小的空間內,鄭鳴一招一式的打的無比認真。

    而這一招一式的施展,也讓那本來一如細針般的靈氣,慢慢的變的猶如小刀一般。

    小刀在沖擊鄭鳴的肌肉,小刀在沖擊鄭鳴的經脈,當所有的小刀匯聚在鄭鳴身上的時候,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一震,又是一道內勁,出現在了鄭鳴的體內。

    第四道內勁,這平常時候,按照鄭鳴的估計,最少需要半年時間,他才能沖破桎梏。卻沒有想到,在這碧血潭中,只是用了一個時辰不到,就達到了十品。

    武者十三品,其中十三品到十品是一個階段,這個階段的武者,是低級的武者。

    因為這個階段的武者,使用的是最基本的內勁!

    唯有開辟丹田,化勁為氣,才能夠步入九品,成為一個中級武者。

    但是大多數的武者,一輩子都在十品這個瓶頸上難以跨越,比如說鄭鳴的父親鄭工玄,比如說鄭驚人的父親鄭霸,比如說鄭家的那些鎮首們。

    鄭鳴此刻,沒有時間想化勁為氣,開辟丹田的事情,他瘋狂的施展著熊抱功,他瘋狂的吸納著那隱含在碧血潭之中的靈氣。

    他沒有再停下來,他覺得自己一旦停下來,一定會被那巨大的痛苦所壓塌。

    所以他一直鍛煉,他體內的四道內勁,在他的體內,不斷的運轉,不斷地變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力量,已經消耗的干干凈凈,他已經沒有半點力量,在修煉熊抱功。

    他的身體上,每一寸肌肉,都疼痛難忍!

    武者第十品中期,熊抱功更是達到了第六重,再進一步,就是破開丹田,化勁為氣。

    雖然依舊有一絲絲的靈氣,從潭水中涌入鄭鳴的身體,但是這個速度,已經變的很慢。

    按照二長老叮囑時的說法,自己這個時候,應該已經算是完成碧血潭的鑄體,因為一旦出現這種情況,那就表明,自己體內隱含的靈氣和碧血潭內的靈氣達到了平衡。

    這個平衡,讓自己在難以吸納靈氣。

    動了一下筋骨,鄭鳴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肌肉,都好像比以往重了三分。

    這三分并不是太多,但是這三分,卻是涌入他體內的靈氣,這些靈氣,在改變他的體質。

    碧血潭的靈氣會越來越少,而第一個進入的人,吸納的靈氣也就越多。

    看著顏色已經變淺了一分的碧血潭,鄭鳴覺得一陣的可惜,碧血潭之中的靈氣自己只是吸納了十分之一多一點,實在是讓人感到有些不甘心。

    按照鄭家的傳說,有天才人物,在進入碧血潭之中,足足吸納了一日。自己雖然吸納的時間不短,但是和那位天才人物,還有一些差距。

    靜靜的斜躺在碧血潭邊的石頭上,鄭鳴的眼眸這才有時間朝著四周打量,他發現這碧血潭的上方,有一些石鐘乳,不時的有一些水漬滴入潭中。

    這小小碧血潭的水,應該就是這些鐘乳滴下來的。

    要是這樣的話,那么碧血潭之中隱含的靈氣,是不是從這些鐘乳之中出現的。

    這個念頭,讓鄭鳴心頭一晃亮,讓他頓時來了興趣。能夠產生碧血潭這處領地的靈地的地域,說不定會有什么寶物。

    鄭鳴的眼眸,從一塊塊石頭上閃過,他看著那些隱含在石頭上的水滴,在心中推測著要是有寶物,那寶物究竟會藏在什么地方。

    半個時辰之后,鄭鳴來到了洞窟斜側的一個鐘乳旁,按照他細致的觀察和心中的推算,此處應該是最有可能隱藏寶物的地方。

    但是當他探手在鐘乳的四周摸了幾下之后,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的古怪。倒不是說他摸到了什么毒物,他是摸到了東西,而且摸到的,還是讓他哭笑不得的東西。

    “后來者,不用再摸了,本天才將這個洞都找遍了,什么東西也沒有。鄭明玉!”

    對于鄭明玉這個名字,鄭鳴并不陌生,倒不是說他認識,實際上他也不可能認識鄭明玉。

    這個人已經死了三百多年,乃是鄭家最有名的祖先之一,正是在這個鄭明玉的手中,才成為了九品世家,更擁有了晴川縣一縣之地的統治權。

    而從自己撫摸地方的光滑程度,應該也有不少人摸到過鄭明玉的字。

    有些失望的鄭鳴,在地上一坐,心說這聰明的人,看來不止是自己。

    莫不是這里面,真的是天然生成,并沒有什么寶物。不死心的朝著四處查看了一番,鄭鳴得出的結論,還是要有寶物,就在那石鐘乳處。

    可是那里除了一個鄭明玉的留言,卻是什么東西都沒有。

    要是自己狄仁杰的卡牌沒有用,說不定運用狄仁杰那超凡的抽絲剝繭能力,自己能夠找到碧血潭的靈氣,究竟是從何處而來。

    只不過,狄仁杰那張卡牌,已經讓自己用了。

    想到狄仁杰,鄭鳴陡然想到,自己的手中,還有一張徐霞客的卡牌。徐霞客的卡牌能力是尋山探水,不知道會不會對自己有幫助。

    反正徐霞客那張卡牌,對鄭鳴來說也沒有什么用處,所以鄭鳴根本就沒有猶豫,就直接將那張卡牌在心頭點開。

    在自己腦中感到金光閃爍的鄭鳴,再次將目光落在碧血潭,以及碧血潭四周的墻壁上時,無數的信息,快速的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水走龍脈,山為虎形,此地乃是水龍脈龍眼的下方,所以才會有點點靈氣流下……”

    “按照山水的走勢,往東走十尺,應該是通往龍脈的孕靈之地,應該就是這里……”

    鄭鳴剛剛要騰空飛到一塊石鐘乳的上方,陡然又停了下來,心中右有一段信息閃了過來。按照這段信息的說法,此地的龍脈呈現出乾坤顛倒之勢。

    那孕靈之地,不應該在碧血潭的上方,而應該在鄭鳴走下的臺階左側的位置。

    第三個臺階,往下三尺三寸!

    來到第三個臺階,鄭鳴朝著臺階的四周尋覓,卻是半點都沒有發現,但是一個信息在這個時候,又出現在了他的心頭。他的雙手,按照心中出現的信息朝著臺階下方一抓,竟然從臺階下,抓出了一塊拳頭大的石頭。

    石頭的下方,是一個小洞。

    鄭鳴手伸入小洞,就發現在小洞之中,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圓石,他輕輕的推動了一下圓石,在臺階的左側處,陡然出現了一個五尺大小的洞口。

    此地早有機關,看來是早有人發現了這處龍脈孕靈之地,只不過不知道什么原因,此地被人丟棄,這才會讓鄭家撿到了碧血潭的便宜!

    只不過這碧血潭的水,是普通的洞穴鐘乳水,因為龍脈孕靈之地流出的一些靈液進入那水內,所以才有了鍛體的功效。

    鄭鳴心中念頭閃動之間,就邁步朝著那推開的洞穴走去,他雖然還有點不明白,此地為什么叫做龍脈孕靈之地,但是那腦中突然出現的各種知識,卻催促著他,快點走進去。

    這里面,又會有什么呢?

    ps:隨身現在迫切需要推薦,有推薦票的兄弟,麻煩您在看完更新之后,動一動手,將推薦票給隨身,小貓在這里拜謝了。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