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隨身英雄殺 > 第五十四章 混元鐵臂
    當周侗的化作一道金光消散在鄭鳴心頭的時候,鄭鳴就覺得自己好似變了一個人一般。

    雖然四周的樹木環境,都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他隱隱約約的感到,這些都不一樣了。

    好似這個世界,變的清晰了,一切的運轉,都開始有規律。

    而鄭鳴那已經大成的熊王拳,在施展了一遍之后,就被周侗發現了九處破綻,并且針對這些破綻,直接找出了新的改進方案。

    這樣一改,鄭鳴不但覺得熊王拳更加的流暢,而且威力比之以往,更加提升了數倍。

    如果說以往熊王拳是十品下級武學的話,那么現而今熊王拳的品級,就生成了九品下級。

    就這一個品級,鄭家的人,都不知道修煉了多少年,卻也沒有任何的改進。但是到了周侗手中,才一會功夫,就改動了如此多。

    值,真他奶奶的太值了,雖然只是簡單的一改,但是鄭鳴的實力,卻提升了一個等級。畢竟九品下級拳法大成,那可是能夠比擬八品拳法的。

    在充斥著熊王拳變動欣喜中的鄭鳴,趕忙將自己心中那實驗一下混元鐵臂的想法給壓了下去。

    周侗不但是一個絕代高手,更是一個名師,光從他教出的那些學生就能夠看出,這位的強大。

    自己現在周侗附體,怎么不利用一下他這點,讓他看看自己得到的那無名口訣。

    “天下竟然有如此口訣?”在鄭鳴將心中法訣調出來之后,應該是周侗的意識,一下子生出了這種的感嘆。

    隨即,周侗就開始推演這套法訣,而隨著周侗的推演,本來鄭鳴心中那些不怎么明了的地方,一下子變的明晰起來。

    地元鐘乳有用,但并不是我這樣吸收的,還有就是煉勁的基礎,應該是在煉體,自己得到的這口訣雖然高明,但是這口訣,明明就是缺失了一套煉體的武技。

    怪不得自己這幾天的修煉,畫虎不成反類犬呢?

    奶奶的,真是夠小氣的,將重要的法訣留下,卻沒有給留下煉體法門,實在是不當人子。

    鄭鳴哪里知道,人家之所以留下法訣,只不過是在修煉的時候,想要隨時參悟,直接寫到石壁上。

    至于鍛體的武技,人家本來就會,自然用不著再往墻上寫。

    就在鄭鳴埋怨的時候,他心頭就出現了一個招式,原來通過周侗的經驗,竟然開始按照這鍛體的法訣,重新擬定鍛體的武技。

    第一招出來了!

    第二招就要出來了,可是就在鄭鳴覺得第二招在自己心頭成型的時候,第二招接下來的部分,他什么也想不起來了。

    原來,這張卡牌的時間,已經用完了!

    怎么能夠在這種關鍵時刻掉鏈子,沒有絲毫猶豫,鄭鳴直接點了周侗的第二張卡牌。

    第二招,第三招……

    三十六式鍛體蒼熊拳,在一個半時辰之后,終于完全成型,以往方家的熊抱功,只能鍛煉出四條內勁,而按照這蒼熊拳的法門,卻能夠鍛煉出九條內勁。

    內勁如龍,則破開上中下三條丹田。

    一條完整的大道,在這一刻,算是真正的出現在了鄭鳴的面前。在這條大道下,他要做的除了靜心修煉,還是靜心修煉就成了。

    揉了揉眼睛,鄭鳴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奶奶的,雖然用的是周侗的卡牌,但還真不是一般的耗費心力。

    這蒼熊拳,以后就要成為自己家的傳家之寶,至于晴川縣鄭家,想都不要想。

    將自己腦子中的東西重新溫習了一遍,鄭鳴這才完全放下心來,而這時他扭頭朝著窗外看去,就發現窗外太陽已經升起了老高。

    一個半時辰,也就是三個小時,一百八十分鐘。

    鄭鳴看著心頭唯一的一張周侗的卡牌,真的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怎么會這樣呢,自己用周老師用的正順手,他怎么就這樣不經用呢?

    他很清楚,在這無數的卡牌之中,想要在將周侗抽出來,那是難上加難。

    老子要是聲望值夠,就直接疊加一百倍!

    鄭鳴晃了晃腦袋,又想到了自己抽取太古金烏時的情形。當時自己好似有七萬聲望值,他奶奶的,怎么不提示自己可以疊加一下呢?

    別說疊加十張,就是疊加兩張,小爺就能夠橫行天下!

    “小璇妹子,你覺得哥哥好不好?”鄭驚人手拿著一朵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錦花,一大一小兩個眼睛眨動,笑吟吟的逗著鄭小璇玩。

    “好!”鄭小璇甜甜的答道。那雙胖乎乎的小手,更是快速的跑到鄭驚人身邊,掙扎著將鄭驚人當樹爬,然后從他的手中,將那朵錦花拿過來。

    鄭驚人將錦花抬得高高的,不讓鄭小璇夠到,嘴中笑吟吟的,就好似一只大尾巴狼一般道:“既然你覺得驚人哥哥人好,那你長大之后,給驚人哥哥當媳婦咋樣?”

    “嘻嘻,你只要答應了,以后整個鹿鳴鎮的花,不對,是整個晴川縣的花,都是妹子你的!”

    看著鄭驚人手中的錦花,鄭小璇遲疑了起來,她將白嫩嫩的小手放在嘴里,一副為難的樣子。

    “小璇妹子,我家可是在城內,有好多好吃的,對了,還有更多好看的衣服!编嶓@人繼續輕聲的引誘,那摸樣讓人很想揍上他一頓。

    鄭亨和李小朵站在一邊,笑吟吟的看著鄭驚人逗孩子的鬧劇。其實這種把戲,有時候他們也對鄭小璇玩。

    最終,鄭小璇做出了艱難的決定;“不行,人家要嫁,也要嫁給隔壁的小胖墩,驚人哥哥你太丑了!

    “看到你,很多人都要做噩夢的!”

    鄭驚人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崩潰了。而鄭亨和李小朵則很是沒有風度的哈哈大笑了起來。特別是鄭亨,對于自己妹妹的回答,那簡直就是太得意了。

    雖然在交情上,他已經將鄭亨放在了好兄弟的位置,但是鄭亨這個人當兄弟可以,當妹夫嗎?那絕對不行,理由鄭小璇已經說了,太丑了!

    “你要是想給我當妹夫也行,只要你能夠受得了我一拳,我就求我爹,講小璇許配給你!毙σ饕鞯穆曇,這個時候,從院子外面傳來。

    一臉笑容的鄭鳴,笑吟吟的走了進來,他你樣子,怎么看,都怎么給人一種不懷好意的感覺。

    鄭驚人看著鄭鳴,以及笑的快玩不下腰的鄭亨等人,猛的一咬牙道:“不就是接你一拳嗎?為了小璇妹妹,我就接你一拳,哼哼,小爺我雖然比不上你這個變態,但是接你一拳,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鄭鳴笑了笑,沒有吭聲,而是來到了不遠處的一塊足足有萬斤重的假山石前。

    “鄭鳴,你不會想要先對這假山石練手吧,那你盡管來,我可告訴你,這石頭可是從青云山上弄下來的條云石,就算是拿錘,你也要砸半天!

    鄭驚人說話間,手中更做了一個夸張的姿勢道:“來來來,咱們的鳴少要砸石頭,他說了,要是他砸不動這石頭,小璇兒就是我媳婦!”

    “哥哥不要,驚人哥哥太丑了,人家才不要給他當媳婦呢?他……他應該找前門的阿花!”鄭小璇看著那巨大的石頭,可憐兮兮的道。

    隔壁的阿花是誰,鄭驚人還真的認識,那是一個能吃能睡又能干的姑娘。

    因為跟鄭家住的近,所以經常出入鄭家賣力氣干點活,給家里掙一些錢。

    想到阿花姑娘那好似比自己腿都要粗的胳膊,鄭驚人實在是有點受不了了,他以一種受傷的目光看著鄭小璇,那摸樣,可以說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不過鄭小璇可不理會正經人這種表現,她繼續纏著鄭鳴道:“哥哥,你把阿花介紹給驚人哥哥吧?”

    鄭鳴一笑道:“好好好,就算是哥哥打不斷這石頭,也不會讓咱們的小公主嫁給丑八怪,我一定會想辦法,將阿花介紹給你驚人哥哥!

    鄭驚人做了一個心傷的動作,而就在這個時候,鄭鳴已經開始蓄氣。

    他此時準備施展的,就是鐵臂膀周侗的混元鐵臂。十張周侗的卡牌用下去,雖然沒有讓鄭鳴直接繼承周侗的能力,卻讓他將周侗那混元鐵臂的法門,摸得清清楚楚。

    今日待著這機會,他到要試試,這混元鐵臂是不是真的如周侗所說,只要施展,就會讓手臂堅硬如鐵,穿石碎鐵,無物不破。

    按照心頭的法門,鄭鳴催動體內的勁力,剎那間,他就覺得自己的手臂陡然鼓脹了起來。

    伴隨著鄭鳴的拳頭擊出,鄭小璇嚇的捂上了眼睛,她生怕看到自己哥哥手上流血的摸樣。

    當下的眼睛,從自己的小手縫隙中朝著那條石看去的時候,就見自己的哥哥已經將手臂從條石上抽了出來。

    一個深有兩尺,粗有人拳大小的洞,出現在了條石上。

    而在條石的四周,卻是沒有任何石塊破裂的痕跡。

    ps:新的一周要開始了,對于貓,對于隨身來說,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周,因為,這可能是本書,最后一個星期的新書榜,所以貓這次,一定要沖擊一下,推薦票,每增加五百票,貓加一更,兄弟們的收藏,每增加三百,貓加一更,咱們沖進新書榜前十,貓再加一更,戰斗,戰斗,貓要戰斗!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